在實修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我是從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去同事辦公室同事正在看書,告訴我是《轉法輪》,一部修煉的書,問我看不看,我一聽很高興說看。因為我相信修煉的事,從小就嚮往修煉,從此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感覺自己能得到這麼好的法真是太幸運了,能成為大法的弟子感到非常自豪。

一、走出家庭關

得法前我是一個沒甚麼主見的人,大小事依著別人,實際就是怕自己受傷害,抱著得過且過的心。得法後整個人精神起來了,逐漸找回真正的自己。知道按照《轉法輪》這部法去修就能修成。悟到師父有無邊的法力。我的膽子變的也大了,遇事能主宰自己不再茫然。

我開始修煉時丈夫並不反對,因我當時不懂得如何修,沒有注重學法修心性,遇到矛盾就用人心去解決,對丈夫的情難以割捨,「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佛不放」。得法幾個月後,丈夫開始干擾不讓修煉。

一次我在單位看《精進要旨》,一句法理打入腦中:「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精進要旨》〈無漏〉)我悟到自己得捨。回到家,丈夫正在院子裏坐著,看見我就說:咱倆都退一步,你在家裏學,別出去(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我想這哪行啊,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這是師父給弟子開創的修煉環境,再說不見同修我也做不到呀,答應也是騙他,也沒有做到真,也不符合法。我說「不行」。當時說這話也真是剜心透骨,總覺的丈夫對我太好了,有一種對不起他的感覺。我始終被「對不起他」的這種思想障礙著,做不到真正的捨,過關總是拖泥帶水。其實已經觸動了我根本的執著,但當時根本認識不到。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丈夫對我看管的更嚴了,發起火來魔性很大,對我一頓打。我對他產生了怨恨,看到他所承受的壓力又心疼,自己提高不上來讓他也陷在魔難中又感到內疚,愛恨交織在一起非常痛苦,其實就是情放不下被邪惡鑽了空子。

慶幸的是我始終和同修聯繫著,《明慧週刊》沒斷過,同修給了我很大的幫助。通過不斷的學法,和同修不斷的切磋,自己在法理上也在不斷的提高著,明白了一切干擾都是舊勢力安排的。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大法弟子也不承認。開始我郵寄真相資料,買東西的時候送真相資料,我在不承認舊勢力安排中也盡力做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這樣才覺的踏實。

一次,吃完晚飯我準備出去發真相資料,剛走出大門口碰上丈夫正在門外乘涼,事已至此,我倒坦然了,笑著問他去不去,他也很坦然的說:不去,你自己去吧。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往村外走,剛走出幾十米遠的時候,師父將一句法打入我腦中:「大法可正乾坤,當然就有其鎮邪、滅亂、圓容、不敗之法力。」(《精進要旨》〈定論〉)我悟到真相資料本身就具有大法的力量,本身就能起到鎮邪滅亂的作用,因那是不同層次的大法弟子的正念組成的真相資料,那一切也是法構成的,也帶有不同層次法的力量。以至於後來我建立家庭資料點,也沒有出現太多的干擾,比較平穩。

走出家庭關出現一次質的變化是最後一次搬家,師尊給我安排了一個同修住對門,幫我一步一步走出來,走出人來,我切身感受到了師尊對弟子的慈悲呵護,用語言是無法表達的。

和同修接觸機會自然就多了,也就是這個時候建立的家庭資料點。丈夫不在家我就去對門同修家學法,但總是膽膽突突怕他知道。一天晚上丈夫值班,兒子在家學習,我去學法,丈夫打電話發現我不在家,大發雷霆,罵個不停。兒子也又哭又鬧,讓我打電話跟他爸說好話。我電話打過去,他罵個不停,放下電話,兒子不幹,還讓我繼續打電話,電話又打過去,他還是罵個不停,兒子哭鬧說明天不去上學了。我明顯看到了兒子的怕,外面丈夫加壓,眼前兒子以不上學相逼,我的壓力很大,心裏煩,看到兒子哭鬧想發火,但還是忍住了。我想為甚麼這樣呢?向內找,哪的事呢?我突然明白了,是恐懼心!

當我找到的時候,就感到包圍我的這種物質在解體,我一下子就感到輕鬆了,兒子也不鬧了,說睡覺,明天上學去。我坐下來開始發正念,感到一切都過去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拿掉了這種物質。丈夫也開始變了,說:我不在家你出去我不管,我在家你就別出去了。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我想這樣下去也不行,沒有走師父安排的路,看到同修在一起學法近在咫尺自己不能參加,心裏很不是滋味。知道是放不下丈夫的那一念造成的,發正念也不見效。

我想怎樣才能在法上認識上來呢,琢磨來琢磨去,終於明白了:大法是圓容的。我出去學法,師父肯定不會讓他在家有寂寞的感覺,這一切師父都會給安排好的。當我從法理上認識上來後,我再出去學法,心裏也不惦記他了,他再也不干擾我參加集體學法了,控制他的邪惡解體了,他現在整天樂呵呵的。

二、在單位開創修煉環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我的修煉環境被破壞,不敢公開學法了,在壓力下說過不煉功的話。過後我知道錯了,又繼續煉。單位領導說,你說了不煉了,再煉你師父也不要你了。我堅定的說:「要!跟你們(邪黨組織)不一樣!」

那時候同修們大都是走出來講真相、發資料,我也跟其他同修要了點資料準備發。一次我在單位看真相資料,看後正念很足,沒有怕,覺的句句能打動人心,就拿給其他同事看,並幫同事看場,儘量不讓其他人打擾。以後我陸續拿真相資料給其他人看。後來不知被誰告到單位領導那裏,領導把我叫到辦公室,很不高興。我就藉機給他講真相,告訴他大法是被迫害的,是叫人做好人的,告訴他怎樣才能得到福報,怎樣才能給子女積福,迫害大法弟子對自己不好,理解他在邪惡環境下所承受的壓力,用真心給他講、為他好,講了很長時間,收到的效果很好。現在才明白當時是順著他的執著講的,他才願意接受。日後又給過他其它資料及《九評》,為以後幫他退出邪黨組織打下了基礎。

我的工作很輕鬆,有很多的空閒時間,可以悄悄的學法。隨著不斷的學法,正念越來越足,環境自然越來越寬鬆。去年奧運前,單位領導通知我和另一同事到市裏談話,實際就是對我們施加壓力進行迫害。當時我正做晚飯,聽到通知時沒有太緊張,因前幾天發正念時正好清除的是中國大陸破壞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及因素,思想純淨感覺能量很強。但丈夫聽到此事很著急,我不被他所干擾,心態平和也不怕,抱定一念就是不去。不一會丈夫也安靜下來了。

我和同修切磋,如果我們被動的去了,就會對大法造成負面影響,對救度同事可能會增加難度,會增加他們的恐懼心,使他們不敢了解大法真相。我和同修發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一起去單位領導家講真相,否定迫害。在講的過程中我們告訴他,如果我們不去,上邊不知道本單位有大法弟子,你們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如果我們去了反而對你不利,有可能成為邪惡迫害你的藉口。領導商量後,不讓我們去了。邪惡的安排解體了。

每走過一道道關,闖過一個個魔難時,在當時都是剜心透骨的苦,但回過頭來一看,甚麼都不是,太容易了,都不值得一提。這都是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感謝師尊!感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