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沒有「事事不如意」的感覺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我沒有文化,想到哪兒就說到哪兒,想到甚麼就說甚麼吧。

我從小就比人家吃苦多,事事不如意,處處不如願,長得醜、體型不好看;人家有的我沒有:工作沒有、夫妻恩愛沒有、家庭幸福更沒有,總之,我這半輩子沒享一天福,沒有一件順心的事,站在人面前,總覺得矮一截……。

九六年我隨著丈夫「農轉非」來到了城鎮居民區。那時正是法輪大法盛傳的年代,為了給丈夫祛病健身我們一同走進了煉功點。

因為自己不識幾個字,也沒有真正明白法理,斷斷續續的煉了幾天就忙著幹家務活不煉了;但是丈夫煉功後,不怎麼罵我了,更不像以前那樣舉手就打我了,開始或多或少的關心我了,有時還幫我做點家務……。我就覺的這個法好,所以一直支持丈夫煉功。就是九九年「七﹒二零」開始鎮壓,邪惡上門收大法書時,也沒把大法書上繳,我把所有大法書、經文包的裏三層外三層的,轉移到了農村老家,全都保存下來了。那時我就想:這個法能改變我丈夫,肯定是好法,以後我也學學。

直到二零零三年初的一天,在路上遇到了原煉功點的一位輔導員跟我說:師父在國外的講法來了,講的可好了,你看嗎?師父可不想落下咱們,你快煉吧!我接過師父的講法回到家中連續看了一個星期,儘管沒有全看明白,但是從那時起我卻真正的走進了修煉的門。

煉功後,首先遇到的困難就是學法:我每天晚上六點多開始學法,學到十點多,《轉法輪》也只能學四、五頁,而且還有好多字不認識,怎麼辦呢?我下決心學好法,就想出了辦法:學法時準備好紙、筆,把不認識的字「描」下了,第二天拿到同修家裏,讓同修幫我認字。開始時一個晚上就能描滿一張紙的生字,逐漸的不認識的字越來越少,學法也由一個晚上讀四、五頁到一晚上能讀六、七頁,八、九頁,以後逐漸增加。在學法小組裏,同修們都幫助我:不嫌我讀的慢,幫我糾正讀錯的字。就這樣在同修的幫助下,用了半年的時間,我讀完了第一遍《轉法輪》。經過幾年的學法,現在我一個晚上能讀兩講《轉法輪》,並且很少有讀錯字。

自從學法後,再也沒有「事事不如意」的感覺了,再也感覺不到比別人「矮一截」了,每天都能感受到師父對我的慈悲,我真是太幸福了。

從回大法後,每天學法、煉功一天也沒落下,師父讓我們重視發正念,我就堅持正點發,零點的正念幾乎就沒落下過。

由於自己的怕心很重,初期發真相材料時心跳的不行,腿哆嗦的不聽使喚,這時我心裏對師父說:請師父加持我,讓我不要再怕。我又對自己說:我是來救人的,我做的是最神聖的事、最偉大的事,怕甚麼?就這樣慢慢的心跳正常了,腿也不抖了,時間不長一包真相資料發完了。這時,我感到是那麼的輕鬆和愉快。

經過大法弟子這幾年不斷的發真相資料,我們這裏都覆蓋了多次了,於是就開始了面對面的講真相。我先從家裏開始講起,然後是認識的、不認識的、本村的、外村的,在集市上講,在路上講,越講越會講。通過面對面講真相,周圍很多人都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我也記不清退了多少人了,反正方方面面的人都有:有普通百姓、學生、教師、醫生、護士、病人,也有軍人、村幹部、政府官員等等,只要和我接觸的人,我都不放過救他們的機會,就像遇到親人那樣,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大法蒙受冤屈、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退出邪黨組織保平安、保生命等,很多的人都能認同大法,痛恨中共的邪惡,願意退出邪黨組織。

我雖然沒有文化,但講起真相來,卻滔滔不絕,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怎麼我有這麼好的口才?這不就是師父在幫我嗎?師父時時刻刻都在我們身邊,真正救人的不就是師父嗎?「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只要我們有一顆純正的心,師父就幫我們。

總之,這幾年來我得到的太多了,三天三夜也說不完。今後我會更加精進,多學法,向內找,把自己不好的全修去,用最純正的心救度更多的有緣人,真正的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路,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

不對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