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實實的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七日】

得大法

我是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得法的,當時帶著病業,一位同事跟我說,你試一試法輪功吧,這是第一次有人跟我講法輪功的事,我當時有點反感,因為當時對法輪功的印象只停留在邪黨宣傳那一點上,但那天我回到家,心裏開始琢磨,那位同事一看那麼善良,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我決定試一試了。

然後我開始看《轉法輪》,我發現在我看的過程中,我的病業就減輕了不少,但當時對法的理解沒有很深,只覺的好。有一天,我坐在車上,看《首屆北美講法》,有一段話打到我的心裏,當時我渾身一震,這不正是我在尋找的東西嗎?我不正是想過這樣的生活嗎?這個法我得定了。

之後,我把師父所有的講法都看了一遍,也引導我十歲的女兒學大法。那些天真是,每天下班回家我就是看師父講法,覺的心可真清朗啊,這麼好的法,我怎麼得的這麼晚呢?兩個月後,我的病就像飛了一樣,那個時候,真想上大街上喊,我的人生過了三十幾年,因為得了法,我的生活變的這麼美好!

我總覺的法得的晚,我能不能算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呢?所以看經文時,我特別注意這方面師父的回答,但每次師父都回答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於是我想,反正法也得了,慢慢修吧,這一世修不成,下一世接著修,當看到《新西蘭法會講法》有人問,「弟子:我擔心自己修不成。也下決心今世不成下世修。」「師:看上去很有決心,其實你一點兒都沒有決心。你下世如果再出現這個狀態呢?那就我下世再接著修,是吧?要有不錯過這一機緣的堅定,這一世就一定能成。」

我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從此,學法更加精進了,煉功從來不缺,每天都樂呵呵的,感到充實和幸福。

證實法

得法半年以後,我對同修說,我也想去發資料,當時我也沒有怕心,所以幾乎每天都帶上資料去發,跑遍大半個城市。

二零零四年底,《九評》發表後,我就開始講真相和勸三退,我講的第一個人是我過去的同事,我首先講了我的修煉過程及我的變化,然後給他講了三退保平安的事,他很信服,當場用真名退黨,我很受鼓舞,從此凡是到單位來辦事的人,我基本上都能給他(她)們講真相,勸退。我的工作中能接觸很多企業的人,在每次我接到工作任務時,我首先想到的是講真相,在工作接觸中,我都能為他們著想,在一次工作中,一人跟我說:「我和政府職能部門打過很多交道,你是第一個為我們企業著想的人。」我說:「你知道是為甚麼?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接著我就向他洪法,勸三退,他非常認可。

在工作中,還經常有人送我紅包和卡,我首先謝絕,然後告訴他們我為甚麼這麼做,就這樣講真相的效果都非常好,這些客戶都和我成了老朋友了。最近一次我出差到一個企業,我知道這個企業農民工很多,所以我安排了另外兩名同修和我去,兩天的時間我和同修對五十多人講了真相,其中有人第一天沒聽夠,第二天又把我叫去,讓我給昨天沒聽過的人再講講,其中有好幾個人要學功,我看到了眾生急盼得救的心情,同時也感到了自己的責任重大。

二零零五年,我得法將近一年時,我高中同學聚會,那時我得法時間短,只給五、六名同學講了真相做了三退,二零零七年,我大學同學聚會,我全部給講了真相,只有三人沒做三退,今年我初中同學聚會,我基本上全部都講了真相。有時我想,這麼多同學,只有我一個大法弟子,我真得精神點兒!

一個某單位的領導來我單位辦事,我只是多搭了一下話,在以後幫助他們的過程中,我給此單位的人都做了三退,所以只要我們留心,師父就會把有緣人送到我們身邊。有的時候帶著做事的心講真相效果就不好。

有一次去河南出差,一路上真相沒少講,只有一人做了三退,有時勸退的人多了,就生了歡喜心,有時同事不接受,就生了怨恨心,從此不想再和其接觸,能被常人心帶動就是自己有了執著的心,講真相的過程也是實修自己的過程,這也是我在今後必須提高的,由於實修自己不夠,影響了救人,將來後悔都來不及呀!

實修

開始得法時,我每天都處在興奮狀態,總想多學法,以法為大,以我為大,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歡喜心講到的情況一樣,單位去旅遊,我想,我可不去,來來回回的,我可沒有玩的心,耽誤我學法;親戚朋友叫我去飯店吃飯,我想,我可不去,反正真相我都講了,吃飯太耽誤我學法;有時讓孩子自己去上課,怕耽誤自己學法。看著這些事好像是以法為大,學法精進,其實已經走的很偏了。

有一天丈夫說:咱家都快成廟了。我沒有圓容好法,沒有把師父給我安排好的環境作為我實修的環境,沒有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只知道學法、發正念發資料、講真相是修煉,其餘的當成是干擾,其實這就是我和私的最大表現,但當時不知道,通過和同修的交流和學法,自己慢慢從那種狀態中走出來,但是不會向內找,不會用師父給弟子們的法寶。

開始時,不會否定舊勢力,當時明慧出了一本小冊子,專門講怎樣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師父說過,過去的宇宙是為私的,我們的一思一念都是舊勢力安排的,我們走的路是很窄的,一不注意,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所以我開始檢查自己的一思一念,在法理上也清晰了,碰到甚麼事情,也知道去否定了;後來明慧又出了關於修心斷慾和妒嫉心方面的小冊子,對我都震動很大,原以為自己在這些方面做的挺好的,好像師父講的法是講給別人的,從此以後我才開始學著向內找,但有時向內找還是停留在表面,找了一會兒就像完成任務一樣了,在實修中做的很不踏實,所以身體出現的病業一拖就是好幾年,有時灰心喪氣,有點修不下去的感覺,心裏想:我法學的不少了,學法時通過背法方式學法,怎麼還有這麼多魔難,覺者是大自在,我怎麼越修越苦,越修越累呀?

「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師父說在修煉過程中你所碰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常人的理是反的,我就誤在這個反理中了,總把常人的不舒服當作是不舒服了,沒有及時向內找,讓這些魔難多來,快來,好多去執著心,在修煉上前進一大步,這就是我感到修煉越來越難的原因,總是摟著執著心不放,摟著一大堆觀念不去,不能「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法學了不少,但學法時不入心,沒有對照著自己去學,有走過場的感覺,法學不好,當然就不能做到無條件向內找,把執著和觀念修掉,等到魔難來時,才被動的找自己,為解決問題而解決問題,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其實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所以才出現多次消極的狀態,所以,修煉是極其艱苦的,非常嚴肅的,修煉無小事,所以在今後修煉中,我更應在實修上下功夫,在學好法的基礎上,踏踏實實的實修自己,善修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

結語

在這幾年的修煉中,我走的深一腳,淺一腳的,多虧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修煉環境,我單位大法弟子較多,每天我們都有在一起切磋、學法的機會,在這個比學比修的環境中,對我的修煉提高幫助非常大,我們也都很珍惜這個環境,遇到問題時,大家不斷在法理上切磋,形成整體,邪惡一直不讓我們形成整體,通過大家不斷的講真相,發正念,我們的學法環境一直保持著。

講真相我一直在做著,但有時做事心、證實自己的心很重,願和不認識的人講,跟同事不能深入的講真相,一直想上農村發資料,總沒時間,做不好的地方其實是有執著,這都是我今後要改進的地方。

芸芸眾生,我有幸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更應珍惜這萬古機緣,完成好自己的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