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得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日】

得法

我是一九九九年元月喜得大法的,今年五十多歲。得法前,因車禍做了胎腦移植手術,把我的脊梁、骨膜上了鋼板。因車禍住院期間,每天下午四點左右,在醫院的高樓上就會聽到一種音樂很好聽,非常舒服。我就叫老表弟去找,甚麼也沒找到。

出院回家,親戚朋友看望我後,多方求醫,有個醫生說,我這種狀態是永遠沒有辦法了;外國醫生說,給他二十萬人民幣,他都沒辦法;還有一個醫學界高醫說,做胎腦移植手術純屬騙人,血型不合做了也要死人。現在想起來,我的第二次生命是留下來得大法的。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親友耳聞有一種中國新型氣功叫法輪功,還說這種功法特別好,甚麼病都能治,問我學不學。我說學,當時是想反正躺著沒事,就當雜誌看消磨時間。然後,我的一個多病的不同姓妹子去幫我請書,說來也是緣份,在請書過程中她找到了一個煉功點,進去後,輔導員讓她跟著煉,她就站在那兒和他們一起煉了起來。據妹子說:她賣了一對肥豬九百元錢,全花在醫院了,一點療效也沒有,煉了三天法輪功病全好了,幹活能擔六十公斤大糞桶,家裏農活一個人就幹完了。

妹子開始幫我請來的是手抄本《轉法輪》中的兩小節〈法身〉、〈開光〉,我就翻來覆去的看,雖然沒有文化,我還是抄了下來。接著又請來師父《美國法會講法》,叫我趕緊看完,因為書很缺乏,要輪著看。後來又給我請來了《轉法輪》、《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還說,得到這兩本書是我緣份好,又說三天之內必須把《轉法輪》看完,要轉到別處去。我捧著書就開始看,看起來就越看越想看,越看越舒服,因看的很慢,除吃飯外,不知不覺就看到第三天早上六點鐘,睡一會兒覺,八點吃完早飯接著看到下午三點,拿書的到了,把《轉法輪》拿走了。我在那本《轉法輪》的翻蓋處寫下了我的姓,希望有一天會轉回來,可是,那本書轉走後就再也沒轉回來了。

在開春前,我的《轉法輪》寶書終於請回來了,我不停的一遍接一遍的看,看到第四遍時,發現書裏的字和筆劃閃著金光,擦擦眼睛又看到了,這《轉法輪》真是一本寶書啊!看到師父法像,我就想起以前算卦的說我有天上文曲星保護,雖然大難多,關關都得過去,這李老師可能就是文曲星化身或是神佛下世救人讓我遇著了,我下定決心修煉法輪功了。

我每天必須學一講《轉法輪》,然後就照著《法輪佛法 大圓滿法》學動作,開始學法時,很多字不認識,我就寫在一張白紙上問別人,儘管我的動作做不全,能做的就做,不能做的就在意念上跟著做,這段時間裏我去掉了爭鬥心和利益心。

一九九九年二月份我得到了師父的教功錄音磁帶,聽到音樂,才知道這就是我在醫院想找又沒有找到的好東西。同年五月,我家辦起了煉功點。

堅修大法心不動

九九年「七﹒二零」後,邪惡謊言鋪天蓋地,惡浪大翻滾,大喇叭、電視台極盡誹謗、造謠,惡毒的攻擊大法和師父,就沒有同修來煉功點了。邪惡的謊言絲毫沒有動搖我對大法的信念,學法煉功一天也沒耽誤過。我還是每天學一講《轉法輪》,再學師父各地講法和經文。學法時,我就讀出聲,家人就罵我,親朋好友們都說,你還敢大聲讀啊!我理直氣壯的說:「隨其自然。」接著就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雖然我是鄉下人,不懂高科技,但我是燒過幾年磚瓦窯的,磚瓦窯火爐堂一般是二米五至三米長度,寬度七十至八十公分,一個人坐起大約一米,而窯子發火要用一百多斤稻草、三四百斤木材,加近一噸煤炭,點火時,也沒有那麼大的煙,我自己用理髮電剪給自己理過發,用兩把鏡子對照,前後都可以對照理髮位置,所以我當場就斷定那個黑煙是別處拉鏡頭來合制的。江氏邪惡集團妒嫉法輪功,利用電視台等媒體,亂說亂宣傳,我本人就被偽科學騙過,就像地方上,那家吃的起飯、有點錢,地方上就勾心鬥角找茬子去整人家。我們師父教我們不參與政治、不貪佔、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聽我講過的人,有連笑帶諷刺的說對的;有輕言細語說,那你就好好學吧,反正你都沒事幹;還有的說,你讀書別那麼大聲,這是大路邊。我當時的理解是讀出聲是最好的,就讀出來了。我不能像別的同修能夠出去證實法,只要有人與我接觸,我就告訴他們大法真相。從那以後,我由原來的一天學一講《轉法輪》增加為兩講,在二零零三年我又抄了一遍《轉法輪》。只有學好法才能更好的證實法,我更堅信師父講的:「破除一切謬見,而予以正見」(《轉法輪》〈論語〉)。

我們這裏的同修不多,我又還不能走路,同修也好長一段時間沒來交流了,家人也順向惡勢力,我就請師父加持弟子,在我們這一片下上「神劍」,不讓邪惡干擾我們。晚上在夢境中,只見青山綠水,天空一片藍天,空中有兩個穿紅色衣服的七、八歲小孩在煉劍,有一個聲音大聲叫著「神劍」「神劍」,劍閃著紫光。醒來後,我知道這是師父點悟:「口中利劍齊放」(《洪吟二》〈快講〉)。自從師父在我們這一片下上「神劍」以後,邪惡一次都沒有來干擾過。

法度有緣人

因我每天都在家裏,只要是來我家的人,就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有一個很重的病人,我給她講了真相後,送給她一個真相護身符,第二天早上就好了,下田栽秧去了。有個人明白後,讓全家都退了團、隊,洪水期間,眼看大水就要進屋,就是進不去,三退保平安了。還有個人明白真相三退後,現在還幫著用真相紙幣。一個和我要好的鄰居,搞行政管理的,是剛加入的邪黨黨員,在零七年前勸他退黨,他只笑,一句話也不說,在近一年裏,我沒向他談退黨的事,在零七年八月我再次給他講真相,他還是不聽,我就發正念清除他背後阻擋他得救的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一切不正的邪惡因素與生命,讓他常到我這裏來。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份他終於答應退出邪黨,臨走時,我說,給你取個名叫「輪力」吧,希望以後你能為法輪功出一把力,他答應了。在兒子結婚的頭一天晚上,我把同修帶來的真相資料認真看了又看,第二天,來我屋裏看我的親朋好友,我都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明白真相後的世人,有的走進大法中來了,有的得福報了。這裏就不一一表述了。

一次,我妻子得到十張一元的真相幣,她拿回家問我,用得了嗎?我說,用得了。第一天,她說想用兩張,因為不是我本人用,我就讓她拿過來,發正念讓真相紙幣順利用出,去救度更多世人,第一次順利用出去了。第二次,她說想用四張,我還是叫她拿過來,雙手打著大蓮花手印,正念加持紙幣能到有緣人手裏,這時看到師父法身從紙幣上閃過,四張紙幣順利用出,十張紙幣很快就用完了,妻子也明白了大法真相。

妻情與色慾

家裏沒有收入,妻子不得不出去打工,臨出家門時,妻子對我放心不下。三年後,聽鄰居說,妻子有了外遇不回來了,八十歲的母親心疼兒子,出去了解情況,回來後,含淚告訴我說,是真的。我說,不可能,我們一起生活了二十幾年,我了解她,再說她也是知道大法真相的。我知道這是對我親情的考驗,我把心一放,對母親說,真是這樣,也是緣份已到,留也留不住她,我真是一點也沒動心。兩個星期後,妻子回到了家,原來是妻子一個親房的姐姐,十二年前丈夫死了,現在從新找了戶人家。這個親情大考驗就這樣過去了。

色慾這個問題是修煉人很難割捨,但又必須要去的。因家裏沒有浴室,妻子長期端一大盆水在我屋裏洗澡,還要我幫她搓背,(沒修煉前就是這樣的)經常引起我色心翻滾,有無數次還在發正念時間上。不能再這樣下去,我必須要過這一關,在今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我立掌發正念:「不要叫我給你搓背,我下決心不給你搓背了。」結果,從那天晚上開始就沒讓我給她搓背了,甚至連衣褲都背著我穿了,現在把水都端別處去洗了。這困擾我十年的色慾關過去了。

我是開著天目修的,在修煉路上,與別的同修比起來我是微不足道的,十年的病業關,那是剜心透骨的傷痛,師父沒有嫌棄我滿身的業力,一次次把我從地獄中拉回,把大法的美好一次次展現在我的眼前,師父為我承受了太多太多,我的生命是屬於大法的,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慢慢可以站起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