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九評》使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九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女弟子,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一個大都市,因為母親(同修)修煉大法,一直對大法有正面的認識,九九年前看過《轉法輪》,但沒看完,因為爸爸反對我修煉,當時我只是個高中生,由於沒有堅定的正念,也放不下對常人生活的執著,一直沒有走入修煉。

二零零四年底,大紀元發表了《九評共產黨》,我從網上下載了《九評》的MP3,這時正好我也新買了一個MP3,平時上下班在坐車的時候,閒來無事就聽。由於當時已經有了破網軟件,我和同修可以經常上網看到外面的消息,於是我把通過破網軟件下載的《九評》及講真相資料放到MP3里,上下班就拿來聽,漸漸我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意義在於返本歸真,千萬年來我們都在等待著大法洪傳的這一刻,終於我決定不管任何困難我都要修煉(之前一直因為邪黨的迫害和父親的反對,所以沒有走入大法,說來還是怕心和人心作怪,自己也沒有正念,對修煉的概念不清)。

我通過聽《九評》,真正認清了邪黨的本質,並在大紀元上發表了退團、隊的聲明。我覺的當時也可能是《九評》清除我身上共產邪靈的毒素,使我能有幸走入大法修煉。在此之前我一直思考人生的意義,人到底為甚麼活著,生命的意義是甚麼?難道只是賺錢、享受?可是當一個慾望被滿足後,又會有新的慾望產生,然後人就在不斷的滿足自己無限擴大的慾望,就像師尊在《精進要旨》〈悟〉中說的「混世難悟之人,為錢而生,為勢而斃,為蠅頭小利而樂而憂,苦苦相鬥,造業一生。」而大法使我真正認識了生命的意義和希望。

現在已經是二零零九年了,一晃我也修煉了有四年多了,幾年來一路走來磕磕絆絆的,多靠師尊的慈悲苦度與同修們的無私幫助,特別是母親(同修),她在我身邊會不斷的督促我。

這裏值得一提的是每日的明慧交流文章對我幫助很大,就像和同修們開法會一樣,大陸因為邪黨的迫害,一般沒有機會和其他同修接觸,我能接觸的就是家人同修,而且只有母親一人,這樣對學法提高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每日上明慧網看交流對大法弟子來說就顯的更為重要了!

我一般是這麼做的,下載每日的明慧文章,然後保存成一篇文章,是一個TXT文件,放到一個目錄裏,目錄的名字就是當天的日期,比如:mh091010,再複製到MP4里。(我的MP4可以看電子書,現在大陸的MP3和MP4都很便宜,而且大多數型號的MP4都可以看電子書,這裏也建議只要有條件的同修都去買一個,現在我們這一片同修基本都有MP3或者MP4,可以聽法、看新經文,尤其《明慧週刊》和最新的交流文章,這樣也節約資源。)同修會將這個目錄也複製到其它的MP4中,這樣只要想看,大家都可以共享。電腦裏存個備份,在MP4上看完一篇交流文章可以刪除,好的文章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保存到其它目錄中,我和同修都覺的這樣的方法很好,藉此也推薦給其他同修。

講真相我雖然做的不怎麼好,但在這其中遇到過許多明白真相覺醒的生命,對此我真心為他們感到高興。但也有一些似講明白而又不明白的生命(講的時候表示理解,但之後一些問題上又不明白,說明沒有完全講清楚,所以講真相需要我們不斷的堅持講下去),或者一些不明白的生命,這些需求我們繼續努力,師尊在經文中一再要求我們要多救人搶人,可是有時自己不精進,思想中就會被不好的因素干擾,有時腦子會閃過:就這樣吧,反正我也明白大法好了,也三退了,反正也能留到未來。總是不時會被這些私心干擾。寫到這裏我明白了,這些思想不是我的,是舊宇宙為私為我的因素在干擾大法弟子救人,使大法弟子不能兌現自己的誓約,以後我會主動的去清除這些不好思想和觀念,在寫出來之前我一直把它當成自己的想法了。

記的一次和同事講真相,這個同事家人是邪黨機關裏的,對利益的事也看的很重,對大法弟子講真相不是很理解,我一再的和他講真相。當時爭鬥心也很重,不過當時我要離職了,以後可能沒機會遇到他,覺的這個生命要是不了解真相就太可憐,於是我不斷的和他講,最後他同意三退,並說如果路上有人這麼告訴他,他一定不相信,但自己的同事說,他就覺的可以聽聽,他還說當時迫害時,他想這個功法有這麼多人煉,一定有他好的地方。

還記的一次我終於突破自己給新認識的同事看《風雨天地行》等真相資料,(順便說一下《風雨天地行》對講真相真的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一次我到同學家去,在同學家放,結果當時他們就明白了真相,並說邪黨迫害大法實在太壞了),同事明白了真相後,說在不知道真相前,知道法輪功被迫害,但覺的沒甚麼大不了的,明白真相後,就覺的蠻同情的。還有同事成了神韻的忠實觀眾,並說如果讓邪黨中迫害大法的人員都看看神韻,估計它們就不敢迫害大法弟子了。這時我真覺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在講真相中,師父就把這些有緣人帶到我的身邊,讓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救他們。

還有一次我和一對情侶講真相,一開始他們覺的邪黨迫害大法是不對,但無能為力,還覺的退出中共沒有意義,但表示他們不會入黨,於是我針對他們提出的問題,給他們看了《解體黨文化》和《斯特哥爾摩綜合症》的視頻,下午我們一起去吃飯,我就不停對他們發正念,求師父加持,讓這兩個生命能得救,因為我馬上要離開那裏,不知道甚麼時候再有機會見到他們了。下午我又和他們繼續講,因為發正念,我的心態比較穩,當我和那個男孩說到蘇家屯活摘器官,他很受觸動,當時就表示要退出邪黨,然後他的女朋友也一起退了,讓我馬上在大紀元上發表聲明。之後我的眼眶就濕潤了,為這些生命的得救而高興呀。

但講真相中也遇到說不好聽的,不理解的,這時我會有爭鬥心和不耐煩的心,我知道我要修掉這些不好的思想,因為只有純淨、祥和的心態才能真正救度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