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修煉風雨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回顧自己十年來的修煉歷程,是在不斷的去怕心的執著中跌跌撞撞的走到現在的,沒有大法的指引,沒有師父的慈悲看護,不會有我的今天。

一、修去怕心 走正助師正法路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開足了馬力,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誹謗誣陷大法,誣陷師父,殘害大法弟子,這對於我剛剛得法不久的新學員來講,確實是放下生死的修煉過程。

回想煉功前,我被類風濕、眩暈症、膽結石等十多種疾病折磨的苦不堪言。學法煉功一個月,全身病痛全無,成為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親身經歷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我無法用人間的語言來對師尊的感恩,感覺自己是世上最幸福最幸運的生命。可是,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信師信法不到位,放不下生死,不能走出去證實法、替師父說公道話,躲在家裏看書,煉功。

怕的執著越來越重。特別到了所謂敏感日,一聽到警車鳴笛聲心裏就恐懼。再後來聽甚麼車鳴笛都像警車鳴笛聲。晚上睡覺總覺的樓下有人被抓。就這樣在舊勢力安排的路上走著,自心生魔了還不悟。突然有一天,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覺的四肢不靈了,口眼歪斜的面目皆非(常人腦血栓病狀)。

主意識尚存的一點正念提醒自己,我是修煉人,不能離開大法,不能失去千萬年等待修煉機緣,心裏說:師父我錯了。

我決心從新做起,奮起直追。走正師父為大法弟子安排的正法修煉路。在證實法,救度眾生,反迫害的修煉中歸正自己,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在同修的幫助下,我請回師父「七•二零」前後在國內外大部份講法經文,力求多學法,儘快提高。一位同修帶我去學法小組集體學法。通過集體學法相互的切磋,隨時解決修煉中的問題,使我提高很快,能隨同修走出去散發真相資料了。

有一次我們倆進樓發真相資料被人跟蹤,當時我又生起怕心。這位同修神態自若的問那人:某某醫生住六樓嗎?那人回答沒這人。同修自言自語:哦,我走錯樓了。在師父慈悲呵護下,我們有驚無險。回來切磋時,同修指出我的執著,並慈悲的告訴我要多發正念,信師信法。

有一次在切磋時,同修在講述馬三家教養院的邪惡之徒如何殘害大法弟子,悔恨自己被非法勞教,並做過對不起大法的事,傷心極了,表示一定奮起直追,加倍彌補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聽過同修講述之後,我又產生怕心,怕我和她在一起給自己與家人帶來危險。從此同修再來找我,我就不給開門了。

同修只好把送來的資料悄悄的放在我家報箱內。每次看到同修焦急無奈的走開,我心裏又怕又內疚。想想同修兩次遭受非法勞教迫害,還如此堅定的信師信法,精進不止,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半天功夫就勸退二十幾個人,送《九評》四至五本。做事謹慎可謂無私無我,慈悲於眾生。相比之下與同修之間差距多麼大,信師信法多麼的不堅定,找自己的不足是基點錯了。怕自己和家人受牽連,是舊宇宙生命為私為我的觀念,放不下執著。

我歉意的把同修請進門,自那以後我們又在一起學法,切磋,及時在法上交流解決修煉中遇到的問題。同修還帶我去很遠的地方取資料,回來分裝,一部份送往別的同修,一部份我們自己出去散發。有時順便買回筆、墨、布等回來製作真相條幅標語。哪有同修被邪惡迫害,就去哪掛,每逢邪惡的「敏感日」都要去最敏感地方掛上幾條,大大的震懾邪惡。

有一次,有位同修被邪惡迫害,在市中心醫院灌食,幾位同修當晚就在這所醫院附近掛了十幾條真相條幅。不到一週那位被迫害的同修就正念回家。

還有一次某派出所惡警非法綁架了當地大法弟子,又是這位同修和我當晚乘車趕到派出所附近。在一處有外廊的獨樓,二樓掛上了「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等橫幅標語。第二天切磋時,同修說:有的同修真了不起,把真相橫幅掛到派出所院裏了!我也感慨的脫口而出:真了不起!她問我「你知道是誰?」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昨晚我倆掛條幅的地方是邪惡黑窩!

我在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中不斷的修掉許多執著心,特別是對「怕」的執著,逐漸的體悟到師父慈悲苦度,教誨弟子不斷精進「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的內涵所在。只有在實修中真正的修煉自己,找出自己的執著,修去它。沒有了「怕」,師父才能把「怕」的因素為我們拿掉。就這樣,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有同修的無私幫助,我終於走進了證實大法的洪流中。在此叩謝師尊慈悲苦度!也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在救度眾生中,我能堂堂正正的運用真相紙幣,傳播真相,救度眾生。我散發真相傳單、明慧小冊子、週報、貼不乾膠、面對面傳真相光碟《九評》,掛真相條幅標語,到邪惡黑窩近距離發正念震懾邪惡,營救同修。

有一次,我在買菜付款時遞給菜農一張伍拾元真相紙幣,他接過看後,高聲念道:「法輪大法好!」旁邊還有三位買菜的都笑了。他們都看到了生命的希望,能不笑嗎?

在正法修煉路上,通過學法實修,向內修自己,找執著,堅定了自己信師信法的正念。講真相救人方面做的也精進了,當然與其他精進實修的同修相比還相差很遠,勸「三退」過程中時不時還有怕心冒出來,有時錯過讓眾生得知真相的機緣。

零六年夏天,我勸一位市人大離休老幹部「三退」時,用中共腐敗賄賂,無官不貪,獨裁暴政,一言堂,殘害民眾,歷次運動迫害好人的罪行作為切入口,勸他「三退」(因為他也是被中共文革迫害的險些喪命,哮喘病折磨讓他苦不堪言)他立即說:「我退!我真的退!我叫李文(化名)。」邊說邊用拐杖在地上寫出李文兩字。接著說:還有我家三個孩子都是黨員都給退了。我說:這要他們同意,我才能給退。 回頭他又問我,他說他很有主見,我用甚麼威力把他說服了?我又進一步給他洪法,用自己親身經歷講述大法的神奇與美好,並送他一張真相護身符,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他高興的接受了。

沒想到第二天他來找我,一反常態,氣呼呼的:「你怎麼搞的,怎麼給我弄的,告訴你我十六歲入黨,黨齡比你年齡還大呢!我可以打個電話,立刻把你送個地方!」很顯然是被邪惡操控說出的話,我心裏動了一下,感覺確實是被人心帶動。立刻師父的話打到我腦中:「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

我立刻發正念,解體他背後操控的邪惡生命,與此同時說,我是在救你。一邊慈悲的對他說你要幹甚麼?你不是叫李文嗎?剛才那些話可不是你說的!他立刻噗哧一聲樂了,好像甚麼也沒發生過。

通過這件事,我想該認真找自己的不足了,勸「三退」洪法,整個過程做的挺好,這麼大個人物「三退」後又得法,怎麼會出現第二天的一反常態現象?正是自己認為做的「挺好」產生了歡喜心,這不是執著嗎?再找歡喜心背後還隱藏著名利心,分別心。

我悟到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沒有貴賤高低之分,世間上的人都是師父的親人,都是要救度的對像。我決心破除舊的觀念,修去人心,在今後救度眾生中做的更好。從那時起,李文有時打來電話叫我去他家坐坐,給他講大法的神奇與美好,講一些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就他自己認為不能被勸退的老伴(原某廠邪黨書記)也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全家「三退」,認同大法,身帶護身符,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前兩天我去看望他時,老人還要求再教他幾遍,唯恐忘記。因為正在吸氧,用手在半空中比劃。問他幹甚麼呢,他說「我寫下來!」我無比感慨之時,感謝師尊洪大慈悲救度了這可貴的生命!

二、修掉怕心 帶好小弟子

二零零一年,小孫女、小孫子相繼出世。此時我深知自己肩負的責任──帶好大法小弟子將成為我修煉中的一部份。

小生命出世一個多月就特別愛看師父法像和法輪圖形。我學法時只是給他們看看法輪圖形和師父法像,他們立刻很活躍,手舞足蹈,眼睛瞪的大大的。再長大些,就開始搶我手中的書了,拿到手裏往臉上貼。

我學法讀出聲,他們會靜靜的聽,不哭不鬧。上幼兒園時,他們開始學背師父的《論語》、《洪吟》。至今他們已經分別是小學四年、三年級的學生了,都能流利的讀《轉法輪》,背《論語》,能背幾十首師父的《洪吟》,稱自己是大法小弟子了。放學回家基本上能做到找時間學段法,經常看明慧小冊子、週報等真相資料,大人讀《明慧週刊》,他們有時也跟著聽,所以他們也知道救人。

有一次學校打預防針,小孫女把護身符給同桌同學,告訴他心裏念「法輪大法好」打針不痛。有幾位同學也搶著要,果真小孫女在書包裏又找出兩張來。三位同學扎完針回來都說:真靈,沒疼!回家後小孫女感到奇怪,她問平時書包裏只放一張,怎麼一著急又找出兩張來?我告訴她說:師父看你有救人的心,幫你的!

還有一次小孫女告訴我說;今天學校操場颳風沙,好多同學都倒了。我默念「法輪大法好」,那旋風從我身邊過去了,一點也沒刮著我。

再說說小孫子,他能流利的背師父的《論語》和四十幾首《洪吟》,還有幾首《洪吟二》,去姥姥家串門背給姥姥聽,姥姥高興的說這是孩子在哪學的這麼多詩,挺好聽呢!每週一升旗儀式,他首先帶好護身符,老師要求學生向血旗行隊禮時,他就默念發正念口訣。

小同修們在師父慈悲呵護下長大了,漸漸走向成熟。今年暑假期間我想應該帶他們一同去做真相資料救人了。可是怕心立刻冒出來:大陸邪惡迫害仍然在繼續,大法弟子都在巨難中修煉。他們才是個八歲多的孩子,他們的父母知道不會允許。一旦有甚麼危險怎麼面對?這個責任如何承擔的了?

通過學法,我悟到這是一顆保護自我的人心,是怕心,為私為我的舊宇宙觀念。是大法弟子必須修去的舊的觀念。我立即否定,清除,在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認識到同修年紀雖小,可做的是救人的大事,他們也是對師尊立下誓約的,而且有師父法身保護,不會有任何危險。產生怕是自己信師信法不到位的又一表現。

放下執著,全身輕鬆。於是我便問:咱們出去做真相資料救人,你們去嗎?他們齊聲答去。我嚴肅的對他倆說:這和玩不一樣,必須聽話,做完救人事再玩。「好!」安排好注意事項我們出發了,一路發正念,來到一住宅樓門前,見有一排很矮的報箱。我首先放進一份真相小冊子,示意他們也這樣投。小同修們像是愛玩耍敏捷的各投一份,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每次帶小弟子出去,我都要首先請師父加持,所以整個過程都很順利,小弟子配合的也好,有人走近了他們就開始猜拳玩,顯的很活潑,其實是在發正念。有時我進門洞,他們就發正念。有一次我正往報箱放東西,剛放進一個報箱,後面走來一個穿迷彩服男子。「你們找誰家?」兩個小弟子像沒聽見一樣繼續玩猜拳。我聽見有人走近立刻請師父加持,邊發正念走近人問:楊林住這樓吧?那人立刻就笑了:「這大姨真有意思,找人記不清住哪樓。」這一次是師父的慈悲呵護,使我們有驚無險,平安離開。

有一次只帶小孫女出去的。因為樓洞沒燈,小孫女說:「哎呀太恐怖了!」顯然是害怕了。我輕聲對她說:師父跟著咱呢,一點不怕。她點點頭。她做了兩份真相資料還貼了一張大的真相不乾膠。我親身體悟到大法小弟子也在巨難中修怕心。還有一次我們走在一個T字路口,在一家菜園邊陰涼處有一個水泥電線桿,來往的人和車很多。正好是貼不乾膠的好地方,我對小孫女說,一會我站起來擋著,你貼不乾膠。就在我站立的同時,她麻利的就把不乾膠貼好,立刻向前走出去。看見她那機智,敏捷,又穩重的動作,真不敢相信她才八歲半。一星期後路過此地,看到那張真相不乾膠仍牢牢的在水泥電線桿上貼著呢!

要帶好小弟子還要善於發現他們的執著,幫他們在法中歸正,例如他們單獨做事,以為對方不知道,見面互相告訴,出現興奮心理,顯示心,妒嫉心或不修口現象,這就需要我們大法弟子善意的把他們當作同修,和他們一起學法。慈悲的很自然的指出來。我和他們說:咱做大法事最好不跟媽媽說。他們會反問為甚麼?我就告訴他們,媽媽還沒修煉,可能不理解。再說身為大法弟子,要修口。

今天回過頭看看小同修的成長過程,我覺的就是我逐漸修去怕心,帶好小弟子共同修煉的過程;也是自己心性不斷提高,境界昇華的過程。我的修煉狀態好與不好都能在小弟子身上找到答案。需要自己提高心性的時候,他們也會表現出不太盡人意,比如:讓他們來學法,他們會找出幾件事作為理由推脫,或者躲到房間裏不露面,或學法不拿書躺著聽。實在躲不開,學完一小段就不學了等等被動狀態。我對照法找自己,向內找出自己的各種人心、執著,如怕吃苦、圖安逸心、懈怠、懶惰、爭鬥心、妒嫉心等各種人心,小弟子的各種表現就是自己的種種人心、執著促成的。如果我們認真學法,及時用「真善忍」標準衡量歸正自己,那麼小弟子「不盡人意」的狀態隨著也就歸正了。小弟子的狀態就是自己的修煉狀態的對應。修煉人身邊的小弟子就是自己的一面鏡子。

三、補上集體學法這一課 建立集體學法小組

在七•二零前走入大法修煉的老學員都有參加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珍貴經歷。因我是七•二零前一個月才得法,沒有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這一經歷,所以缺了這一課。直到零七年,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和同修的幫助,我參加了同修的學法小組。通過這一段集體學法使我受益匪淺,真是見識了另外一片天地。同修們那種學法熱情和沐浴在法中的幸福場面深深的觸動了我。

集體學法是偉大的師父為大法弟子開創的學法修煉環境,是大法弟子修煉圓滿必經之路。我心裏也萌生了要成立學法小組的念頭。

附近有個學法小組人數偏多,就從中分出幾個同修到我家。從此這個姍姍來遲的學法小組產生了。同修都很珍惜這個學法小組,共同遵守學法時間,都是提前到達。不論颳風下雨特殊天氣,還是大小節假日照學不誤,從沒間斷過。學法小組所有學員都很珍惜學法時間。我們每次都準時發正念半小時,清理本地和另外空間干擾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之後開始學法。

在三個小時的學法時間裏我們不浪費一分一秒,不嘮常人嗑,不做常人事,完全進入修煉狀態。以通讀《轉法輪》為主,有特殊情況時也選學師父的其他講法或經文。通讀過程中,我們有一個規定,那就是師父的法一個字不許讀錯,大家輪流讀,一人讀錯多人指正。閒餘時間,可以用於法上切磋交流,促進互相提高,比學比修,從而促進學法小組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我們的學法小組成立兩年多了,同修們在大法中受益匪淺。大家都說參加集體學法自己精進了。原來經常讀錯字,丟字,添字現象有了很大的改進,少讀錯或不讀錯了。原來讀法不太流利的現在能準確的流利的讀了。同修的變化都很明顯,都精進了,原來不敢走出來的,現在都能走出去做真相資料,貼不乾膠,勸三退救人的事了。所有同修都曾去過本地區迫害大法弟子黑窩近距離發正念營救同修,有的不定期的經常去。

在正法修煉路上,學法小組的所有同修邁出了可喜的一步。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就是要聽師父的話想師父所想,做師父所要的。在修煉路上就是要時時事事向內找,向內修,找自己,修自己。我們要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肩負著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與責任。不容推托,不容懈怠,不容懶惰,沒有安逸!

同修們都走出來吧,收救師父的親人──自己的有緣眾生!千年的等待近在一瞬間!

四、學電腦 建立家庭資料點

從開始接觸電腦,學習電腦到建立家庭資料點直到獨立運作的整個過程,確實是一個不斷的改變人的觀念,不斷的去各種執著心的修煉過程。當然首先我要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與呵護。感謝技術同修的無私幫助和辛苦付出。

由於我存在「怕」的執著,加上舊的宇宙為私為我舊觀念的干擾,認為中國大陸邪惡迫害嚴重,學電腦會給自己與家人帶來不安全。另一方面,一直以來認為電腦對我來說是高不可攀的尖端科技。連個英文字母都不認識,要從拿鼠標學起到建立家庭資料點,真不知道是多麼遙遠的路程!三年前,有同修勸我學電腦時我想都沒想就拒絕了。

幾年來,我和部份同修的明慧資料一直以等靠要維持著。直到奧運前,協調同修被邪惡迫害,我們一些同修失去了資料來源。技術同修主動找上門勸我學電腦。也許有點被逼迫的因素吧,同修與我一同悟法,切磋。想想明慧編輯部倡導的資料點遍地開花,做師父要求的,成為資料點萬花叢中的一朵!我決心堅定正念,有師在,沒有大法弟子做不到的事情。

剛剛開始學電腦的時候,由於自己的急躁心,怕學不會,浪費同修時間。恨不得一天全學會。雖然同修講解耐心,細緻,明瞭,而且我的筆記也記得很細緻,可不知道為甚麼自己獨立操作的時候,總是出現「卡殼」練不下去的情況。找兒子幫助吧,兒子第一句話總是「你要幹甚麼?」我心裏急,每次都是不歡而散。

向內找自己,發現自己不但執著於著急,還存在很重的依賴心和爭鬥心。覺的兒子幫助母親天經地義,情的干擾也很嚴重,悟到是人心執著才造成的「卡殼」。技術同修和我一起切磋幫我悟法,使我悟到學電腦的過程也是向內找向內修的修煉過程。正念正行,順從宇宙「真善忍」的法理才會順理成章。擺正了基點,修去了人心後,學電腦的狀態也發生了變化。操作也覺的順暢了。很快我就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打印明慧各類真相資料,還能發送三退聲明等。

之後同修又教我刻錄光碟,打印盤貼,鏡像技術,都能獨立操作了,可以為我們學法小組救度眾生所用!除此之外,同修還教我其它一些技術如:小紅傘更新,全盤掃描,建文件夾,系統恢復,打印機清零等。

從學電腦到建家庭資料點是一個艱辛付出和剜心透骨的去人心的過程,由於篇幅有限,不多寫了,但我想說的是自己付出再多與師尊給予的不能相比。沒有師尊的給予,自己甚麼也不是。

我體會到,家庭資料點的運作過程中千萬不能忘記、忽視身邊的所有法器,大到電腦,小到墨水,針頭,訂書釘等,我們必須正念以待,注意保持它們的清潔。做前先發正念,清理空間場。它們會做的非常完美。可是該提高心性的時候不能馬上提高上來就會出現雜音,卡紙,只打半張,電腦故障等,如果能馬上靜下心學法,向內找修心性提高,達到標準,故障可能也很快不修自好。

一年多來,我感到,建資料點的好處太多,大大減輕同修的負擔,為他們提供時間學法和安全保障,做資料方便,可以隨時有時間隨時做。隱蔽性好,安全,看網上文章可以擴大視野,提高快,昇華快;又可以互相借鑑,切磋,從而達到大法弟子的整體提高和昇華。

回顧這一年,特別是近期師父多篇講法經文的反覆學習領悟,使我真正悟到,大法弟子的修煉過程就是找自己,修自己的過程。同時也悟到向內找向內修的重要,達到標準才是真修。

「大法弟子是各民族得救的希望。要想做好救度眾生的事,首先就得修好自己。多學法才能正念足,學好法才能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致巴西法會》)

對照自己,離師父的要求標準還相差很遠,目前修煉中還存在許多不足。依賴心、求安逸心、怕吃苦等執著時常障礙著自己精進的步伐。

我要不斷的精進,在大法中修煉,早日同化大法,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做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