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份答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我和我女兒是一九九七年有幸喜得大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後我就和換了一個人一樣,得法後每天學法、煉功修心性和大法弟子們切磋。心裏別提多高興了。心裏就和安了一扇窗戶一樣。每天幸福的工作生活著。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一股邪風壓來,把我從美好的生活中,拉到了真正嚴肅的修煉當中。

參加集體學法

二零零七年,我從外地回到家鄉後,馬上去找同修,可是我去幾位同修家,不是沒有人,就是不開門,有開門的見到我也很冷淡,說: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有特務,有的同修被抓進去就出賣人。現在都是在家背法實修,你就不要到處亂跑了。我是看在你以前修的不錯(沒出賣過同修),我才給你開門的。

我回家後就想:這是怎麼了,她們怎麼這樣哪?我從來沒有出賣過同修,也沒有轉化過,也沒有給它們寫過任何東西,為甚麼她們不理我哪?她們不能這樣對待我呀?我不管她們了,我自己修自己的,按照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就行唄。

首先學法。當我學法時,向內找,我發現,我有好多的執著心:1、對同修的情。2、遇事埋怨別人。3、不理解同修。找到這些執著後,我悟到,這也是舊勢力對我們的迫害,它是想給我們造成間隔。我不能消極承受。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是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開法會,切磋。我又去找另外一位同修:我要參加集體學法。這位同修說好,那咱倆一起學吧。我在這位同修家學了一星期後,她才把我帶到了學法小組。我去外地五年,這期間只回來過二次。這位同修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她自己先和我學法,看看我怎麼樣,再把我帶到學法小組。同修為法負責,我非常感動,我很慚愧自己修的太差太差。

這個小組有四位同修,都是六、七十歲的老年同修,她們讀《轉法輪》一句話,要讀三遍,一講要讀四個小時。把我急得不行,到我讀法時,就和炒豆一樣。其他同修根本就跟不上。這時,我問了一位同修,我沒來時,你們學法,也是這麼慢嗎?她說也慢,沒有現在慢。那為甚麼我來後,他們讀的都這麼慢哪?這裏也有我該修去的東西吧。不然,師父不會讓它出現的。我悟到,這是加深對法的認識。去我學法走過場的心。看不上其他同修,嫌棄她們讀錯讀慢,沒有慈悲心。修煉人應該有一顆寬容的心。當我悟到這裏,我們這兒的情況就發生了變化,同修讀錯的也少了,讀得也快了,一講只用一個多小時。

向內找,是我修煉的法寶。

建立資料點

我在學法小組學法一段時間,發現真相資料少。我就萌發想做資料的想法。當時我女兒剛上大學。我又沒有工作。家裏沒有錢。我想先賺點錢,買打印機。同修知道我的想法後說:錢不是問題。我們年齡大了,想做資料也不會,你想做我們出錢。這樣我就成了萬花叢中的一朵小花。

我只有小學文化,英語根本沒學過,要做資料哪有那麼容易呀。教我做資料的同修來了幾次,我就再也聯繫不上她了。怎麼辦哪?我只怨我自己沒有和同修好好學技術。同修來教我時,我都覺得會。同修一走我就啥也不會了。現在連打印機都不動了。同修囑咐我資料點要保密。你家不要叫別人來等。我現在自己又不會,又聯繫不到技術同修。花這麼多的錢買的打印機就閒著。這可怎麼辦哪?我對著師父的像哭,求師父幫幫我吧。我求過師父後就學法。等我再打開電腦,發現我把打印機設置到暫停打印。是師父幫我又走過來一關。弟子感謝師父。

初學做資料,打印還好。裝訂可不那麼容易呀。我做出的《九評》,不是歪,就是扭。送給同修,人家不願意要,嫌做得太粗糙。我心想,《九評》是資料中最難做的。你們做做看?一個發給常人的東西,差不多就行了唄。又不是收藏,做那麼精緻幹啥?常人又不懂愛惜。看不看都不知道哪?有一天我去超市買東西,服務員送給我一個喝水杯。我一看,這個杯子做得這麼粗糙,我不要。回到家裏我就想,我嫌人家那杯子粗糙就行,那我做的《九評》人家嫌粗糙就不行啦?我是大法弟子呀。做事是代表大法的形像的,救人是這麼重要的事。再說,這是修煉哪。同修不願意要,我還不高興。啊呀!怎麼才悟到呀?快!快!快!向內找。這時,找到自己怕麻煩。平時自己做甚麼事都是粗。愛聽好聽的。不願意聽同修給我指出的不足。執著自我。當同修給我指出,要注意安全。尤其手機,我就說她們有怕心。同修注意安全。我說:要站在法上,不要用人心。

同修給我指出來,我還不接受。師父啊!太慈悲了。利用一切點化我。我要修去它。從這以後,我先學法,多發正念。不管甚麼時候,就是同修要的急。也要穩住心,這是修煉,不是工作。這樣一來,情況又發生了變化。我做的《九評》也好了。家裏也不像印刷廠了。以前,一進來就像印刷廠。到同修家,也不帶手機了。同修再給我指出不足,我真是發自內心感謝同修。都是為我好,幫助我提高。從這以後,我學會安裝系統、刻錄、打印、印書等等。我還幫助其他同修建立資料點。這些都是學大法增智增慧呀!

找回昔日小同修

二零零九年二月一天,我女兒寒假結束要返校的前一晚,我們一起學《新經文》,她讀著讀著就哭了,說:「我對不起師父。有一段時間,我對大法產生了懷疑。師父說:到最後了。怎麼總是最後,總不結束?媽媽,我太執著時間了。」我說:「我在我這個層次上是這麼悟的,當初,你和媽媽多次上北京護法做得很好。可是你現在這樣了,如果結束了你怎麼辦哪?是把你當人?還是把你當神哪?我修得也不好,也有很多執著。師父就是等著我們哪!」她說:「媽媽,你放心吧!從現在開始我要勇猛精進了。我們倆比學比修。」

女兒回學校後,三件事堅持都做,我們每天短信聯繫,互相鼓勵。我就想,當初和我女兒在一起學法的小弟子,他們現在都怎麼樣了?我想暑假找他們集體學法。有了這個想法後,我和女兒切磋,她非常贊成。

剛剛放暑假,我就分別去找昔日的小同修(應該稱青年同修了)。就這樣五名昔日的小弟子陸續的到我家來學法,他們如今都是二十幾歲的大學生了。他們都是一九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平時對自己要求不嚴,家長也不精進,隨著年齡的增長,被常人大染缸污染了,都放棄修煉了。

我先和他們學《轉法輪》。他們有幾人,學法時有半躺著的,有開著玩笑的,有不認真趕著讀、搶著讀的,我看著他們,想:我該怎麼辦哪?我放下急躁的心,堅信通過學法,他們會轉變過來的。一星期後,我們到整點發正念,有幾人連正念都不會發,我把師父的經文找來,讓他們知道怎麼發正念。再過一星期後,我們就開始煉動功。這樣一個月下來。每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

我們還在一起切磋,找自己的心性。有一位青年同修說:「長時間沒有學法,對法已經忘記了。這回學法覺得,師父把好多的事情,都講得明明白白,自己以後就知道如何去做了。原來,我對真相幣不理解,現在通過學法,看《九評》就明白了。」另一位青年同修說:「這個暑假沒白過,我的心性提高了,特別願意學法了。」他父母也反映:他一有時間就學法,上網玩遊戲也少了。

這幾位青年同修的家長,有的父母都修煉,有的被非法關押,有的邪悟了,有的是常人,大多數家長對我帶他們學法都表示高興。有的家長在青年同修的帶動下,也精進了。

在這一個月的學法裏,大家感到無比的幸福、快樂。青年同修們快要開學了。我說:我們保持聯繫。師父有講法,我會通知他們的。我們大家比學比修。寒假時,我們再在一起學法。

大法弟子是一家

我今天去了一同修家。她現在被非法勞教一年了。我才去她家,我有不去她家很多的理由,甚麼以前我和這位同修不認識啦,又不知道她們家住址和聯繫方式啦。她丈夫對大法的態度啦,等等;我悟到,這都是人的觀念。修煉不是修去人的觀念嗎?我要突破人,走向神。

她丈夫和她兒子在家,當我詢問了他們的生活情況,孩子大學畢業是考研究生,還是要工作,以及同修在勞教所的情況後。我說:以前,我和你不認識,又不知道你們家的聯繫方式。所以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上你們家,看看你們。其實,這都不是理由,都是我做的不好,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大法弟子是一家。都是我沒有做好,請你們原諒。你看我能幫你們做些甚麼?聽到我這麼真誠的說後,她兒子說:我現在為甚麼不找工作。其實我很想我媽媽。我想等她回來後,我再找工作。我媽媽現在「轉化」了。我說她在那麼邪惡的地方,要做好也是不那麼容易的。回到家就會好的。那我和你一起去看看你媽媽好嗎?他們父子倆著急的說:你可不要去,他們太邪惡了。不讓煉法輪功的人去看,還要開好多的證明信很麻煩的。九月份就回來了。我說:「等我女兒回來,你到我家學法吧?」他兒子說好吧。她丈夫說:「謝謝你。」我說:「咱們本地的大法弟子,沒有忘了你們。是大家委託我來看望你們的。全市的大法弟子,每天多次發正念,加持被非法關押大法弟子,早日闖出魔窟。」他們父子倆都含著眼淚,說:「謝謝!」

現在我和兩位有病的同修在一起學法,不管和哪個同修學法,都有我要修去的執著心。都是我修煉的好場所。

我修煉了十二年,自己總結起來:一、聽師父的話;二、多學法;三、發正念;四、講真相;五、難的時候,求師父;六、不被常人的假相迷惑。

二零零二年,我被綁架到洗腦班,「六一零」的頭子說:某某都轉化了。還有某某,她還是站長哪。我說:「你不用和我說這個,自己的路自己選擇,修大法我是要修到底的。只要有一口氣,我就得修煉。」

現在我知道,那是我的誓言。師父請放心。我一定兌現我的誓言。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圓滿隨師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