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中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

一.得法

我是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大法弟子。老伴先得的法。看到老伴修煉後,骨瘦如柴的身體變的白白胖胖的,多年不能根治的許多疾病都不翼而飛,我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隨後我也步入了大法的修煉之中。

得法前,我有腰脫病,犯病時,腰不能動,冠心病又很重,經常心臟偷停,多次住院也無法根除,每天都是在非常痛苦中生活著。得法後,這些病先後都得以康復,真是感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每天與大家在一起煉功,如果沒得大法,真不知自己以後如何生活下去,「要真能夠得大法,這個人簡直太幸運了。」(《轉法輪》)是啊!我太幸運了,感謝師尊慈悲苦度。

我把大法的神奇與超常講給身邊的人聽,向他們洪法,有許多人先後得法,並在以後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證實法中履行自己的誓約。

二.證實法,救度眾生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出於妒嫉心,與中共邪黨相互利用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謊言,欺騙,鋪天蓋地,對師父和大法誣蔑,對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我心裏很難過,在痛苦中,我決定與老伴去北京證實法,為大法鳴冤,為師父討回公道。到了北京被警察劫持到小石山,後又送到天壇體育館,同修們聚在一起背《論語》、《洪吟》,邪黨被嚇破了膽操控著警察把我們圍三層,我們依然心不動,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後來警察一車車地把我們送回當地。

這以後我與老伴寫真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大粘貼。有一次我與老伴晚上去東小區粘貼真相,樓群中最高是7層,我和老伴一家不落的粘貼,當時我們已是七十來歲的人了,我們粘貼了五百多戶人家,回到家裏已是下半夜三點多鐘,我們卻一點不感到累,這都是在師父的加持下,才有這麼大的神威。

隨著不斷的學法和看明慧切磋文章,我認識到,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帶著歷史使命來的,不但要修好自己,還要救度眾生。

學習《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篇經文,我體悟到師尊慈悲救度世人的急迫心情和大法弟子的重大責任,我決定與老伴同修配合好抓緊救度眾生,這以後我與老伴經常去農村挨家挨戶講真相,到親朋好友家講,在生日壽辰,婚喪嫁娶中講,購物講,利用真相紙幣講,坐車講,散發真相資料粘貼真相不乾膠。

下面就把我幾年來講真相的實例中僅舉幾例,與同修切磋

自本市區有資料點以來,我與老伴分別去取資料,回家我們裝好,散發出去。散發前我總是先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請師尊加持弟子,然後出去散發。有時遇到不明真相的人看見,我也不動心,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所以總是有驚無險。

有一次,我與老伴晚上去農村散發真相資料,粘貼真相不乾膠時,被一個不明真相的男子看見了,他說:「你們這是反黨。」還大喊大叫的要構陷我們。我心態平穩的發出一念:「讓他定住別動,住嘴。」結果他真的在那不動了,師父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師父講的這段法現在我才深深地體悟到,就這樣我們接著把剩下的資料發完,安全返回住處。

還有一次,我與老伴去農村挨家挨戶講真相,一個講一個發正念,配合的很好,退了許多人。當我們又進一戶農家時,她們家裏只有娘倆在家,我們跟她們講真相,那個女孩不信,還要構陷我們。老伴發正念,我說:「我們一無親,二無故的,素不相識,一百多里路來到你家,七十多歲的人啦,圖個啥,不就是來救你的命來了嗎?你還要構陷我們,這麼做,對你有甚麼好處呢?你這不是在害你自己嗎?」我把善惡有報的實例講給她聽,把大法的美好帶給她,把三退保命的方法也做了說明,她明白真相說,你們走吧,儘管她們沒退,最起碼她知道了大法真相,給以後大法弟子講真相打下了基礎。

我在購物時,始終如一的用真相紙幣。有一次,我對小區賣貨的人講真相,並給他們兌換上百元的真相紙幣,當我把真相紙幣給他,讓他數一數時,他卻說,你們煉法輪功的我信的著。看得出來,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給世人留下美好的印象。

零九年神韻光盤一出,我就在左鄰右舍中面對面發放光盤,有時坐車與同車的人搭上話就給他們光盤,讓世人看到神韻光盤後都能對大法有個正確的認識。隨後我與家裏同修開始在本小區大量發放神韻光盤,這樣大大地震撼了邪惡,救度眾生。

三.到派出所等地要人

零四年當地派出所,街道,來我家非法抄家,把家中的錄音機,電飯煲,電視等物品都搶走了,又非法把老伴綁架到洗腦班,我去派出所,街道要人和要回搶走的物品,他們非常邪惡,不僅不放人,還不歸還物品,當時我學法少,悟性差,正念不強,沒曝光邪惡,每天在極度痛苦中煎熬,直到老伴闖出魔窟。

隨著不斷的學法和同修切磋,再加上多次對老伴的迫害,我體悟到,應該站出來制止邪惡,停止迫害,決不聽邪惡安排。

零六年老伴在家,被當地派出所的惡警綁架到看守所,惡警抄走了大量的真相資料,大法書和錄音機,當時正有一個同修在我家走脫。派出所的惡警讓老伴說出此同修,老伴不說,惡警又來找我到社區要口供,說出走脫的大法弟子是誰,說出來就放你老伴。我不配合他們就是不說。惡警無奈讓我回家。到家後我又通知所有本地同修,又與家裏同修去街道,派出所要人。

第二天同修們就曝光了邪惡綁架老伴的過程。還有的同修往派出所和社區打電話講真相,要求放人,也有的同修在家發正念,同修之間配合的很好。我們家裏同修每天去派出所要人,老伴在看守所正念很強,這樣二十天後,邪惡把非法判老伴一年的通知單送到我家,讓我簽字,我不簽,拒絕收此單。他們當天就把老伴送勞教所,我通知所有能通知到的同修發正念,解體邪惡,不承認它。結果勞教所拒收老伴,下午老伴就正念闖出魔窟。整個過程體現了在師父的加持下,大法弟子整體配合顯神威。

四.及時建資料點 為救度眾生創造條件

在邪惡最猖狂的時候,周邊資料點的同修被邪惡綁架,抄走了全部機器,我很痛心,再建資料點資金不充足,在這種情況下,我與老伴商量,決定把我們多年積存下來的一部份錢給協調人,重新建點,協調人先後又建了三個資料點,為及時救度眾生創造了條件。

結束語

修煉幾年來,由於間斷學法,悟性差,人心很重,有時有怕心,不會向內找,師父多次點化也不悟,每當摔了跟頭時,才如夢方醒。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