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基點 才能過好每一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那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我再次被綁架。那天,六個當地派出所的惡人闖入我家,不由分說,就要我收拾東西進洗腦班。在我的追問下,他們才說因為有人說我發資料。他們連拉帶拖,幾個人從樓上把我拽下來,塞入車內。在車上我說:你們為了升官發財,為了個人利益,不分善惡,不要良知,毀了自己。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發資料,講真相,也是為你們好,讓你們認清謊言,是在救人,不是搞政治,再說也是符合憲法的行動。接著我講了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出現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的「藏字石」,並被中科院的專家考察鑑定是天然形成。我說,難道這塊石頭也是在搞政治?你們真的認為法輪功學員是在搞政治,是一群傻子嗎?大法弟子不求名利,冒著風險給世人講真相,為的就是救人的命,石頭上的字昭示天意,天要滅這罪惡滔天的共產黨,你們難道還要做它的陪葬品嗎?關乎自己性命的事,明智的人應該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警察無可奈何的說:上面有指示,對法輪功人員要輪流辦班,只學習一個星期。

到了洗腦班才知道,裏面已被關押了幾十個大法弟子。每個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個「陪教」,有的還有兩個人輪流換守。陪教人員對大法弟子寸步不離,隨時向「六一零」彙報學員的一言一行,協助「六一零」轉化大法弟子,每層樓都設有「六一零」的辦公室,看起來氣燄囂張。

我是最後一個被關進去的。我的陪教每天更換,而且都是鎮政府工作人員,是些受邪黨毒害較深的人。而一般陪教都是本單位、本村或本居委會的。惡黨為甚麼要在我身上花那麼大力氣呢?「那麼也就是說呢,你們在救度眾生、證實法中所碰到的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曼哈頓講法》)肯定是我有一顆甚麼心,我必須向內找。那麼,他們是衝著我的哪個心來的呢?我反覆回憶師父的講法,把自己擺在正法中。我想到,他們是衝著我的怕心,在這種情況下看我還敢不敢向他們講真相,敢不敢當著陪教煉功、發正念和背法,三件事還敢不敢做?於是我否定迫害,正念清除黑窩內的一切邪惡,高密度的發正念,不忘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我知道只要我都按大法的要求做了,就一定能闖過去。

當天下午惡警叫陪教帶我去電視廳看誹謗大法的片子。我不去,結果陪教說,你們在救度眾生、證實法中所碰到的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他們逼我必須去。我又想,去也行,我可在電視廳發正念。走進去環顧了一下,已有二十幾個人在那裏了,彼此都不打招呼,大部份人都閉著眼,只有幾個人在看陪教,陪教可以進出。我坐在最後,低著頭,兩手捂著耳朵,閉著眼睛發正念:徹底清除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操控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舊勢力的一切邪惡安排,徹底銷毀誹謗片背後的邪惡因素,並請師父加持。

大約半個鐘頭,我走出電視廳,門口站的惡警也沒吱聲,我直接上樓回宿舍坐在床上繼續發正念,再也沒有人來干擾我。這一關就這樣就闖過去了。再後來也沒再放過甚麼影片了。

第二天看我的所謂「陪教」就要換人了,我必須找機會給她講明真相。吃過飯,我主動叫她和我一起到操場上散步,輕鬆一下,她說,「我也正想和你談談,我明天就要走了,你應該和他們配合,早點回去。」散步時我說,和你相處也是我們的緣份,雖然在這種特殊情況下。為了你能夠平安度過劫難,有個美好的將來,希望你三退保命吧,在車上我也談了,你也都聽了,現在有幾千萬人都退了,有好多高官、名人都在退了,而且你只需取個化名退,上天知道,你自己知道,別人誰也不知道。你不要怕,我們是真心為你好。她說,「那你就給我退了吧,我沒入過黨,只入過團和隊,我自己取個化名。」我說,好,我真心祝福你有美好的未來。她說,謝謝你。我從心裏說,你應該謝謝我師父,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個「陪教」得救了,同時也使我突破了一關。

以後輪換來的六個人中,只退了兩個,雖然沒有都退,但我衝破了這個「怕」的關,也使他們不同成度了解了真相。

這幾個沒退的回去向鎮政府的有關人說我「很頑固」,他們不但沒能勸服我,反倒是我給他們講真相。結果到第七天,他們派來了由外面雇來的一個不識字的農民,每天給她四十元,她當然就很滿足。她完全不知道法輪功是甚麼,只知道電視中播放的謊言,說甚麼法輪功要殺人,很兇,家人叫她要警惕點,如果實在不行就回來,不要為了錢傷了命,等等。這是她來後的第三天給我講的。我叫她趕快給家裏打電話報平安,請他們放心,告訴家人法輪功是好人。她打電話回去後家裏人很高興。共產邪黨的謊言毒害了多少眾生,使他們糊裏糊塗的仇視法輪功。這就需要我們大量的講真相,才能救了他們。

在自己的修煉歷程中,有意想不到的欣慰,也有突然出現的驚險。

記得有一天傍晚,我從家裏出去轉轉,看看能否遇上有緣人,可剛到十字路口,一個熟人叫住我要跟我說點事(此人已三退),不到幾分鐘,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婦女推著自行車走到我們中間說,阿姨,請你給我看一下車子,我進這裏超市買點東西,只要幾分鐘。我欣然同意了,心想,這絕對不是偶然的。不一會兒她買了東西回來了,我和她拉了兩句,就直接問她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她說,沒聽過。我就從天災人禍、汶川地震、預言、藏字石講到了天滅中共,三退保命,她聽完後痛快的同意退隊(她只入過隊)。我告訴她在劫難中,在危難中,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將來一定有美好的未來。沒想到我剛一說完,她馬上給我跪下,我慌忙把她扶起來,她嘴上不停的說,「謝謝!謝謝!」我很感動,當時也不知道該說甚麼好,因為她這一舉動太突然了!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我想,這可能是她明白的一面看到了甚麼,或者是她這個有緣人盼望等待的太久了,更可能是師父在鼓勵我加緊救人,總之這件事對我的激勵很大,使我更加堅定了加緊救人的信心。

還有一次,我坐三輪車,這個車主是個年輕人,大概二十五、六歲吧。我先清理他背後被邪黨毒害的因素。因為這些年輕人沒有經過任何一次運動,更不知道共產邪黨的殘暴,可能要多費些功夫,誰知我剛一講,他就說,「婆婆你真好,不用你講我都知道了,《九評》我也看過,你們的真相資料我也看過,只是沒『三退』,我一直沒見過法輪功的人,只是在我的車上有時會發現你們的資料。我現在就退,我入過團、隊,我叫某某。我很佩服你們,你們真了不起。」他臉上流露出很高興的神情。我說,你也可以煉法輪功啊!他沒馬上表態。我下車後,他說,您慢走,保重!其實世人很多都已清醒,只是他們迫於邪黨的淫威,不敢公開去講。特別是對法輪功敢於公開表示敬佩的人還是不多。所以這個事也給我莫大的欣慰。

記得有一次,我在大街上發資料,剛把一份資料放入三輪車斗裏,對面一個婦女就高聲喊叫,你把甚麼東西放車裏了,趕快拿出來。大街上很多人的眼睛一下都朝我盯過來了。就在那一瞬間,我馬上朝著那位婦女走過去,正念一起,雙手合十,說:給你送福報來了,祝你一生平安,請你珍惜!我看到她氣憤的臉色馬上消失了,說:「好,你走吧。」圍觀的人馬上散開了。當她一喊時,我就聽到有人說,「快打電話,舉報一個法輪功可領三百元錢。」那時我心裏有點慌亂,想走,也躲不開,就在那一瞬間我的正念起來了,在強大的正念作用下我才知道怎麼做,做的那麼好。當我離開那裏時,聽見有人說:這法輪功人也太膽大了,大白天在街上發資料,他們不怕被抓嗎?現在政府到處宣傳舉報法輪功有獎。有個人說,這種錢不能要,那要遭報的。

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師父說了,師父只看弟子的那顆信師信法的堅定的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