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的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儘管自己在常人中是個知識份子,能寫點專業的文章,因自己修的不好,從來不敢想寫稿的事。做常人時我最執著的就是好與人爭論,整天與人爭論不休,不論甚麼事情都要爭的面紅耳赤,沒完沒了。修煉後改掉了弊端,但看到不合常理的事還是免不了指責別人,尤其是我的職業是大學教師,一旦看到學生的毛病,就會嚴厲批評和指責。明知道這就是師父說的以惡制惡,但總是改不了。師父讓善意的提醒別人,也做不到。儘管事後很後悔,但到時候還會發火。為此我常常打自己的嘴巴,就是改不了。

近兩年看師父的講法,常常會看到一個「笑」字,就是師父在講法時的「笑」。開始時我覺的怎麼師父把「笑」也整理在講法的經文中呢?後來又看《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我一下明白了師父的笑也是在給我們講法呀。師父在甚麼時候「笑」呢?一個是弟子做了好事,師父會開心的笑,為弟子高興;再一個就是弟子做的不好或者是弟子不爭氣做錯事的時候,師父也會笑,有時是含淚而笑。我看到,有的弟子不爭氣,師父很無奈,甚至眼裏充滿了淚水。但這時候,師父的眼中都沒有氣憤,也沒有指責,反而是慈悲的「笑」。我總算明白了師父的「笑」,師父是在告訴我們,如何對待別人的缺點和錯誤,在看到別人的錯誤時,不是指責,也不是嚴厲批評,而是慈悲的、善意的、含笑的為別人指出不足,把一切錯誤都解決在善意和含笑之中。明白之後,我慢慢的總算學會了「笑」。現在很多時候對待學生不學習、上網吧、打遊戲等的不良行為時,我也會笑著與他們交談了。但有時候還做不好,說明我還需抓緊實修。

在明慧網、正見網上看到了幾個典型的事例,對我觸動很大,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首先是學法,一位同修每天看三講《轉法輪》,而且長年累月,天天如此。所以,三件事做起來得心應手,件件順利。我覺的自己常人工作多,每天給自己規定了學一講書的指標,結果沒事還好說,工作事情一多,就擠學法時間,法學不好,其它事情也幹不好。說穿了,就是正念不足,沒有把做好三件事放在第一位,把事業、把工作、把休息看的太重,求安逸,求穩定,擠佔學法時間,學法煉功跟不上。有一位同修,常人工作和協調工作任務非常多,每天只睡一~三小時,可學法煉功從來沒有耽誤過,精力特別旺盛。看看自己,特別臉紅,差距實在太大了。

發正念,我雖然堅持在全球統一的四個正點時間發正念,但總是堅持不好。深夜、早晨兩個正點還行,中午、晚上就容易被事情沖掉。前段時間,看了一位同修的經驗,他每天二十四小時全部正點都發正念,一次不落。看到後覺的自己的差距實在太大了,二十四小時發正念,我想都不敢想,可有的同修做到了,並且是長期堅持做。二十四小時,這需要多大的決心和毅力,需要多麼堅強的意志和正念,決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了的。可同修做到了。我捫心自問,再修十年我能做到嗎?做不到,差的太遠了。實在是應該向同修學習呀。

講真相,昨天在明慧網上看到一篇文章,一位湖北同修趁早晨出去買飯買菜的工夫就勸退了八個人。而我有時為了勸退一個人,一次說上一兩個小時,連續說上一兩個星期,還是解決不了問題。心裏乾著急,可人家就是不退。為甚麼?實際上也認識到了就是學法少,正念不足。正念不足就救不了人。所以多學法,添加正念才是根本。看來今後學法的力度是應該好好加大了。

向內找,很多時候我還是能夠向內找,遇事找自己的不足,但與明慧網小冊子《向內找 勇猛精進》交流文章相比,還是差的很遠。比如妒嫉心,我一直覺的自己沒有妒嫉心,但對貪官污吏的貪拿搶佔吃喝嫖賭還是心裏不平衡,實際上這也是自己沒有覺察到的妒嫉心。師父不讓我們管常人的事,但看到有的領導貪公家的錢財,心裏就不是滋味,慢慢的妒嫉心理就越來越明顯了。直到有一天,為一點小利益與一位領導發生了矛盾,我才看到了自己的妒嫉心。如果平時真的能夠做到向內找,我想就決不會與常人發生矛盾。

說到向內找,我還要談一點與同修交往的感受。我看到,有很多同修不會向內找,也不知道怎樣向內找。出了問題乾著急,就是不知道怎麼辦,不會找自己的原因。這主要是很多同修沒有看到這方面的經驗文章,也沒有這方面的思想意識。遇到這種情況,不要責怪他們,也不要批評他們,辦法之一就是給他們下載打印一本《向內找 勇猛精進》的小冊子,讓他們看一看。我發現,原來不會向內找的同修,看了《向內找 勇猛精進》的小冊子,就都學會向內找了。所以建議資料點的同修印一些向內找小冊子,發給同修,人手一本,讓大家都學會向內找。我覺的,如果真能這樣,那可能因此就會大大降低中國大陸同修再講真相的風險,因為如果人人都會向內找,人人都能向內找的話,那邪惡就很難再抓到迫害大法弟子的把柄了。最近幾年,師父每次講法都讓我們向內找,向內找,我想師父就是要讓我們儘快提高上來,不再給邪惡留任何把柄,邪惡的迫害也就沒用了。

注意安全,這不是我自己存在的主要問題。但是我看到和聽到了一些同修不注意安全造成損失的例子,我覺的很不應該。師父一再強調要注意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安全,可有的人就是聽不進去,環境稍一寬鬆,就忘了自己和同修的安全。實際上中國的環境還是惡黨統治的環境,只是它們的迫害更隱蔽、更狡猾邪惡了。前些日子魯中地區一大法學員,把真相資料擺在集市的地攤上,公開發放。有同修提醒他注意安全,根本不聽,說環境變了,不要有怕心。結果被警察跟蹤盯梢,把周圍區縣的資料中心破壞掉了,二十多萬元的設備被洗劫一空,一、二十個同修被抓進了牢房。我聽了很傷心,建議以後凡是碰到這樣的同修,都不要與他聯繫,讓他自己想辦法做資料講真相不是更好嗎?為甚麼要給他提供破壞大法資料點的環境呢?我因為工作變動,沒有跟新單位的同修聯繫上,多與老單位的輔導員單線聯繫,在新單位不公開身份講真相發資料相對安全性比較大,所以除當年去北京伸冤之外,這些年在新單位很少碰到邪惡找麻煩。沒有資料了自己做真相幣,我也是拿到數里之外的市場上去使用,防止出現不必要的受迫害。我認為,在中國,保證安全,是能夠做好三件事的前提,被抓進去了,連做三件事的機會可能都沒有了,還怎麼修煉和講真相。所以,目前階段,中國同修還是應該特別注意安全。

因修的不好,與同修差距太大,所以,對法的認識就顯的膚淺,體會也不深刻,只期望與我有類似情況的、修的還不夠好的同修,共同引以為戒。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