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我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

一、不明白的問題先放放

很長時間以來,發現在自己講真相的過程中,給別人發真相光盤,有的人說家裏沒有VCD或電腦,有的得到了別的同修發的光盤,也沒看。我在和同修交流時他們也說到了這樣的問題。

因為當時用的光盤是不可打印的,大多時候是在光盤上寫幾個簡單的字。比如《九評共產黨》寫上「九P」、《傳統文化是我們的根》寫上「根」。我就想著有時間要給光盤配卡片或簡介。這樣有緣人得到光盤以後,能了解光盤內容,促使他們看光盤。起碼也能讓他們了解真相。退休後,我就開始找資料,給光盤加簡介。

有一次做了一批,正準備分給同修,同修B來了,看後說這樣做不合適,特別是《神韻為甚麼一枝獨秀》,用的是神韻晚會圖片,更不合適,同修B說出的理由,我不理解。因為光盤是同修A刻的,刻出來後,我加簡介,簡介做出來後,跟同修A切磋過,也建議她拿給別的同修看看,然後我才做的。當時同修A也在場,我就徵求她的意見。這時候她也說那就別用了,也說出了不在法上的理由。

我說那就別用了,幸虧沒有都做完,我們三人動手往外抽,抽出一大堆,好幾百張啊!都是彩色的。同修B說:「要不你再跟別的同修切磋切磋。」我說:「不用了,肯定是我這的問題,我會明白的。」

修煉十多年來,我有一種感覺:在和同修交流的時候,同修們的各種意見都要先冷靜的聽一聽。如果自己對這件事情的法理很明白,就能看出同修錯在哪了,心裏非常清楚,那是法在背後起的作用;如果某件事情同修意見跟自己不同,而自己對法理解又不到位,心裏就是模糊的。但是以後在學法的過程中,看到師父的某一句話,忽然就明白了。實在弄不明白的,師父也會點化給自己。

除了正常做三件事,只要需要我做資料,我就會晚上很少睡覺,白天可以吃一頓飯,啃饅頭就行,也不餓不睏,(因為平時丈夫、女兒都不在家)所以同修經常提醒我別起幹事心。這次也一樣,當時有四種光盤,要給每張光盤配簡介,幾天裏一點一點找資料,然後打字,排版,印好。自己對電腦操作還不熟練,打字都是用一根指頭慢慢在鍵盤上找著敲出來的。這麼多資料,都是我想要去救人的心。但是同修講的話在理,我也知道,必須走正修煉路,不能因為自己付出了心血,明知道已經出現了問題,還堅持錯誤的方法。那樣救不了人。同修間互相交流,就是要互相指正,相互提高,用法理修正自己的行為。當時毀掉那些光盤簡介的時候,心裏真是無法形容的難受,畢竟是自己的心血。

我還是正常做三件事,只是在心裏想著,為甚麼會是這樣,過一段時間我也沒明白,就又問了問同修B,還是不明白。又過了幾天,突然我的腦子裏反映出:「還有的人想把法或動作改動後成為他自己的」(《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竊〉),我一下子明白了,這是竊法行為,好後怕呀!在我明白的一瞬間,感到大法神聖、莊嚴、壯麗輝煌、金光閃閃,自己被罩在佛光裏,一身輕鬆。對師父為甚麼讓我們學好法又有了新的認識,學好法才能少走彎路啊!做甚麼事不能憑著「好心」、「人心」去做,要用法去衡量,只有學好法才能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

見到同修B後我又給她交流,我說那件事情我明白了,是竊法行為。我跟她交流我明白法理的過程。她也找自己說,你從法理明白了。你又不是故意的,我當時怎麼能那樣說你?

通過這件事情,對師父的法:「其實對於大法的干擾,多來自我們內部,外來的因素只能亂個別人,不可能使法改變。無論現在和將來,亂我們法的,那只能是內部弟子,千萬注意!」(《精進要旨》〈金剛〉)「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因為他是宇宙眾生的,其中包括你。」(《精進要旨》〈法定〉)又有了新的認識。在這個學法得法的過程中,更理解了師父為甚麼不讓我們執著自我。也更理解了一個法理,放下人的東西,才有神的東西。

二、和同修共同提高

我做了一百多本大法書,需要同修幫忙裁一下,同修接到後,就說幫我裝訂。我說不用,我知道同修都很忙,尤其做書的同修,我就是不願意伸手要書,才自己做的。《精進要旨二》中師父的照片需要冷裱,同修幫我做成書後還給了我。還給我一大疊書皮紙。問我需不需要冷裱膜,我說,我自己買吧,以後我還想做。

到我自己需要冷裱書皮的時候,同修交代好到哪買冷裱膜,我就是找不到,最後還是同修帶著我一塊買的。又教給我怎樣冷裱,使我很快掌握,一次成功,節省了時間,也節省了材料。

我拿著《精進要旨二》,左看右看師父的照片,真好啊!冷裱一下這麼好。後來才知道同修看我製作的師父的照片是用普通紙打印的,就幫我換成了雙面彩噴紙。

我看到了同修的心,都想把大法的事做到最好。寫到這,不由的我淚流滿面,因為九月份,我們地區多名大法弟子被綁架,其中有她。

我在看《精進要旨二》的時候發現,師父的照片不應該放在前面,應該放在本書的某一頁,因為目錄上有。我給同修的時候是按照明慧排版打印的,同修裝訂的時候放前面了。我想還是跟同修交流後再換吧。

我跟她交流的時候,沒有指責她為甚麼自作主張把師父的照片放在前面,而是聽聽她當時怎麼想的。她強調師父的照片應該在前面,說一堆自己的理由。

她說完後,我給她講了一個同修製作光盤簡介,從不明白到明白的過程,幸虧當時沒有堅持自己,差點釀成大錯呀。我說我從明慧網上查過,師父的書都是師父同意後交出版社出版的,法這麼大,咱們真是很難理解大法的博大精深哪!釋迦牟尼的法被破壞的原因咱們應該吸取教訓,再說這本書的目錄已經標明師父照片的位置……

她趕快拿過書說:「我沒看。」一邊看一邊說:「趕快換過來。我以前沒做過《精進要旨二》。」我看她著急的樣子就說:「那兩本我會換的。」她一愣,想了想說:「不對,不對,是四本。」我笑了,看她真的明白了,說:「放心吧,我肯定都會換的。」

三、通過學法改變了自己的壞脾氣

我以前脾氣很壞,得理不饒人,無理辯三分,身邊的人都知道,他們也不相信我真的能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但是當我真按煉功人標準要求自己了,在中共對大法迫害的過程中,單位的人不但不和惡黨一起迫害我,反而在他們來調查的時候都幫我說好話。

我在家裏一直沒做好,女兒總說我脾氣差。這次女兒回來,發現她爸爸脾氣很差,動不動就吼一頓,而我卻在一邊一聲不吭,該做的家務照做。女兒說:「媽媽你咋回事的?我爸三把手都成一把手了。」

前一段女兒想吃腌韭菜花,買了五斤,晾好後,想讓我丈夫幫忙搗爛。已經商量好的事,到快幹活的時候,我丈夫牢騷滿腹的對我們吼叫。我沒理他,自己把菜裝在高壓鍋裏,用擀麵杖一會就搗爛了,他過了一會一看,我們娘兒倆已經做好了。整個過程我沒有覺得煩,心裏很平靜,跟女兒說說笑笑就把活幹完了,看著我們的勞動成果心裏挺高興的。這以後,我丈夫也很少發牢騷了。

一點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