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正念維護好我們的學法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我今年六十五歲,老伴去世多年,兒女都失業,我自己靠打工維持生活。一九九五年底,我幸遇法輪大法,從那時到現在身體都很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後,我就回了老家給親朋好友講真相,告訴他們電視裏污衊法輪功的宣傳都是欺世謊言,因為我有親身體會,法輪大法好,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

大約在二零零零年,有天半夜二、三點鐘我和同修一起去發資料,發了三、四百份,幾乎家家門上都有資料,我快發完時,只剩下兩份時,突然一樓有戶人家的婆婆將門打開,她大聲喊家裏的人出來打強盜,但都沒喊醒,她就擋在路上,我快步上了樓頂,請師父加持我快快走出去。那時不知道發正念,但我知道打蓮花手印、喊師父。然後我就從樓上下來,從這個婆婆拿著的打人的棍棒下快速離去。

那時當地很多同修被抓、被關,我就承擔起傳遞師父經文和真相資料的任務。開始還是有點害怕,但我認識到這是我應該做的,有師父法身看護我。

有一次我去照顧一「六一零」人員病重的母親,一開始我不知道他是「六一零」的人員,知道後我就下決心跟他講清大法的真相。結果他們全家六兄妹全部都知道了法輪大法是被迫害的。

我講真相一般都很順利,因為我學法較多,平時講真相,心態都很平穩。三個女兒和女婿,都很支持我,家庭環境很好。

集體學法是師父給我們定下的修煉形式。「七•二零」後,我們當地的集體學法的環境被破壞,有的人在壓力面前不學了,學法小組在迫害初期一直成立不起來。有的成立了幾天,有的幾個月,就停了。看到這種情況我很著急,就想在我家裏成立學法點,給同修們一個穩定的學法環境。想到這,我就嚴格要求自己心性要提高,因為要成立學法點,方方面面都要考慮。因為我是單位職工的家屬,從未上過班,只是一名家庭婦女。但為了學法點的安全。我就想和單位領導講真相。為學法點開創一個寬鬆的環境。同時也解決自己生活來源問題,於是我要求領導幫我找點事做。開始他們不同意,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單位裏有一所小學和初中,加上單位裏的職工,大約有三、四千人,衛生很難搞。他們確實找不到像我這樣吃苦耐勞的人,就同意了我的要求。安排我打掃衛生。自從我做了這份工作後,他們都很滿意,我就借此機會講真相。

學法點成立之初,經歷了很多魔難。有常人告密,說我在家裏開法輪功大會。單位保衛科就找我談話,我說:我們只是幾個年紀大的人在家裏學佛法,法輪功教人重德做好人,你們應該尊重我們信仰。

還有一次被一不明真相的人告密,單位保衛科的人就將我劫持到派出所,一到派出所,我就習慣性的盤上腿,其中一位女人,惡狠狠的叫我放下腿,於是我就開始講法輪功真相,有個男警察說:「政府不准煉,你們難道不怕嗎?如果還煉就抓你……」我就說法輪大法好,兒女們沒工作,我全靠煉功身體好打工養活自己。如果你要抓我,你要負責贍養我。聽後他很感動,派出所裏的人都默不作聲,於是該男警察就送我回家。

因為迫害之初大法書,坐墊,李洪志師父的法像等等,我全都保護下來了,成立學法點後,我就將師父法像,法輪圖形等等都堂堂正正掛在牆上,大法書擺放在抽屜裏,同修們的坐墊屋子裏擺了一圈。在車子將我快送到家裏時,我就要求師父加持我,誰也不能動我的東西,那個送我回家的警察,一進我家門就每間房子看了一下,到了我學法的房間時說:「一看你家就是一個煉功點,但我不動你的任何東西,你老人家要煉就在家裏煉,希望你過個好年。」這件看似很危險的事情,就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平靜的過去了。當有的同修知道這個情況後,有的就提出先停幾天再說。但大部份同修都說要加強正念,維護好我們的學法點。

直到現在近六年了,我們學法點都沒有停過,同修們天天都堅持到我家學法。自從學法點成立後,每天都接觸很多同修,有的是外地的,心性的魔煉很多,心性提高也很快。我真心希望所有的中國大陸同修都能參加學法小組學法,因為有一個穩定的學法環境,很多具體問題都可以用法來對照,不走偏,才能更好做三件事,完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

要講的還有很多,今天就講到這,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