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同修幫助下重返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我於一九九五年接觸法輪大法,一九九七年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走進大法。當時悟性太低,只注重煉功,不太注重看書學法,又執著人世間虛假的情,結果與大法失之交臂。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更是聽信了江氏與中共的謊言,對大法很抵觸。

離開大法的幾年來,不堪回首。在污濁的社會中與人爭爭鬥鬥,搞得渾身是病:嚴重的失眠、偏頭痛、美尼爾氏綜合症、咽喉炎、食管炎、胃炎、腸炎、婦科病、風濕病,最要命是得了肌無力症、心臟病。肌無力病表現是渾身無力,上眼皮自動下垂、胸悶、呼吸窘迫,走百米要歇歇腳,成天巴不得躺在床上,不想做事;心臟病表現是在安靜的環境裏,只要有一點聲音,我都會嚇得驚慌失措,口中發苦,心臟怦怦亂跳,久久不得平息。為此我痛苦不堪,認為人要這樣活著,還不如死了。

是慈悲的師父看我還有一點真念(在我放棄修煉大法後,曾對他人說過:將來等心境平和時,我一定重修大法),不忍放棄我,把我安排調到與一個非常精進的同修在一個辦公室工作,在同修的引導下,我於二零零六年又從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一、 精進同修的耐心攜帶

和我同一辦公室的這名同修非常注意修口,我們在一起交流,只談法理,從不談不相干的話題。到目前為止我不知道其他同修的情況。因此我也很注意,不隨便說出同修的情況,只說事不說人名。他從不被我的情所帶動。剛開始,我常常談些常人的事,林林總總一大堆,他總是靜靜的聽我說完,然後再一條條的指出我是哪顆人心作祟,背出相關的法理,希望我遵照法理修去人心。

有時我都覺的自己很俗,忍不住問他:「你會不會覺的我很煩,層次太低,不願和我一起交流呀?」他微微一笑:「不會的。剛開始修煉,很多人都會這樣的。多看書,多學法,明白法理後,以後自動不會再說這些事了。」他從不誇耀自己,有時我讚歎道:「你修的真好!」他淡淡一笑:「我只是比你多讀了幾年大法的書,遇到的事情多一些。你所經歷的,我都經歷過。我只是把我經歷的體驗講出來。要多學法,以法為師。」

在修煉路上,同修手把手、一步一步帶我走到今天。我所有的資料都是他給的。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我不敢開口,他不勉強,只是說:這一世的親人與你有很大的緣份,你連自己的親人都不救嗎?我一想也是,自己的親人都不救,豈不太自私了。於是一個個找到親人,單獨講真相、勸三退。發資料,我不敢。他很輕鬆的說:看完之後,隨便放在哪家門口就行了。不會很難的,只幾秒鐘的事情。我回去一試,果然不難。貼不乾膠,他先拿幾張給我,說:拿幾張給你看看,不乾膠是怎麼一回事。我嚇一跳,覺的壓力很大。他看出來了,說:其實很簡單啊!他示範給我看,並反覆說:不會很難,你只要有那顆救人的心,甚麼事都好辦。我於是晚上出去貼了幾張,覺的蠻簡單的。師父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同修與我交流:我們每個人都要做自己世界的王,不能依賴別人。於是我下定決心買回電腦。之後在同修的幫助下,學會了安全上網,下載資料,發表文章和三退名單,減輕了同修的負擔。同修也很注重手機安全問題,每次見面提醒我是否帶手機、或手機電池是否拆卸。在他的帶動下,我與其他同修交流,或與他人講真相時,從不把手機放在身邊。

在他的幫助下,我心性提高的很快。有一次我遇到一九九七年煉功點上的一位同修,她驚訝的說:「哎呀!你只修煉兩年,比我們那裏修了十多年的還要好!你怎麼修的呀?」我由衷的說了一句:「你不知道我的身邊有一位多麼好的同修呀!」我曾感慨的問他:「我們之間是甚麼緣份?」他很認真的說:「我們是一起下世助師正法的。同來時,互相提醒說:在塵世中,如果誰要是迷失了,一定要叫醒他呀。」我聽後眼眶濕潤了,感謝同修的叫醒。

在此我想:如果每位一九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像我身邊的這位同修一樣,耐心細緻帶身邊後出來的同修,包容新學員的不足,很多後出來的同修也會做的很好(我在這兩年多的時間內勸退八十多人,也讓一、二十人明白了真相)。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不要過多的批評、指責,讓他們失去信心。

二、孝敬公婆 贏得尊重

得法前,由於經濟上的原因,我和公婆鬧僵了。結婚十八年沒正經同婆婆講一句話,開口不是夾槍帶棒,就是指桑罵槐,也沒正眼瞧一下公爹,跟姑嫂沒好氣說過一句話。善良的丈夫常常因為我和公婆的矛盾,暗自落淚。得法修煉後,我知道以前對婆家人的一切言行都是錯的,知道他們和我有很大的緣份,知道只有歸正自己的言行,才能救度他們。於是我發自內心對公婆好:給他們買吃的,買穿的,買用的,陪他們逛街、聊天,逢年過節接他們來我家小住,生病了端茶送水。婆婆逢人就誇我如何孝敬他們二老。

二零零八年元月底,江南發生大冰災。得知婆婆高血壓、心臟病復發臥床在家,我冒著漫天大雪,不顧路滑、車堵把公婆接到家中。公婆很感動,我趁機給他們講真相,並告訴他們只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病可祛病,有難可消災。婆婆馬上接過護身符,說:「我早知道共產黨是最壞的,但以前不知道法輪功是好還是不好。我看你煉法輪功以後,變的對我們那麼好,我就知道他(法輪功)一定是好的。」老人的悟性很好,拿著護身符念了一晚上,第二天病好下床做家務了。我很驚訝,同時被師父洪大的慈悲深深感動:婆婆只是有一個虔誠的心,哪怕九字吉言念錯了一個字,師父都幫她祛病。寫到這,我不禁流下了感動的淚水。同修呀,有如此偉大的師尊,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好好的修煉呢?

從此,經常住院看病的婆婆,再也沒住過醫院,現在身體硬朗的很。她說:「我天天把護身符戴在身上。只要不舒服,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一會兒就會好的。」

對婆家其他人也是笑臉相迎,熱情招待。雖然修煉人不管常人中的閒事,但他們凡事喜歡找我商量,說就是信任我。丈夫的哥哥說我簡直變了一個人,好的沒話說!小姑子說:「這叫脫胎換骨!」我笑著說:「是法輪功改變了我。要不我和從前一樣(自私、冷漠)。」他們點頭認可,說法輪功真好!接下來講真相,勸三退就順理成章了。

三、 歸正言行 公開修煉

修煉前,我是一個性格孤傲、自命不凡、脾氣暴躁的人。平時開口說話簡直不能稱之為說話,確切的說是吼叫。由於身體不好,許多家務事都由丈夫和兒子做。就這樣,稍不如意,我會對兒子拳打腳踢,對丈夫破口大罵。經常罵丈夫幾個小時不歇氣,丈夫則總是苦笑的勸我別生氣,不要把身體氣壞了。有時把丈夫逼急了,他會提出離婚,那我更是不依不饒。吵架後,幾天不理他,不幫他洗衣服。因此丈夫和兒子經常看我臉色行事,生怕惹我發火。娘家人罵我神經病。

得法後,我知道以前所作所為是在造業。於是下定決心痛改前非。在生活上體貼丈夫,一改女強人的作風,去掉瞧不起丈夫的思想,盡一個妻子的義務,把家務事全包攬下來。在言語上和顏悅色,輕聲細語。遇到矛盾,不再爭執,同時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是我錯了,我會馬上說:「對不起!馬上改!馬上改!」是他的問題,我會善意的指出。因此丈夫由開始的強烈反對,到後來支持、督促我修煉。

剛開始我只是背著丈夫,早上起來煉功,晚上反鎖著門看書(我與丈夫分房而居)。同修一再提醒我,要光明正大的學法煉功,給大法一個正確的位置。我於是試探著告訴丈夫,我在煉法輪功。性格溫順的丈夫由於被中共謊言欺騙了,竟立馬變臉:「你竟然敢煉法輪功!誰教的?我馬上打電話叫『六一零』辦公室的人把他抓起來。你這是在害我們全家,你要保證今後不煉了。要不,我要跟你離婚!」然後丈夫給我講了許多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開除公職、罰款、坐牢、孩子不能當兵、考上大學不能讀等等。當時我並不知道「六一零」是幹甚麼的,也不知道迫害有如此嚴重,加上學法不深,被他一講嚇一跳,不做聲回房了。

第二天我和同修交流,他問我:「你還煉嗎?不煉就把書還給我。」我斬釘截鐵的說:「煉!」當時師父許多講法都沒看,很多法理不清,不知道發正念清除丈夫身後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同修把師父的各地講法請來給我,要我多學法,多給丈夫發正念。我看完講法後,明白許多法理,知道該怎麼做了。

當丈夫再次把《轉法輪》搜走時,我很堅定的告訴他:「不管你打算怎麼做,我一定要煉下去!」丈夫很疑惑的看著我:「這本書對你就那麼重要?」我上前接過書,大聲說:「這本書叫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哪有一點錯?通過看書煉功,我身體好了很多,脾氣改了很多,這你是知道的。難道要我回到從前去嗎?」「那好吧!在家煉,不許在外傳。」他悻悻的回房間了。

之後,我每天繼續對丈夫發正念。經常同他講修煉的故事,講大法的神奇,講善惡有報,講神傳文化。他通過婆婆身體的變好,我身心的變化,知道大法好,慢慢的他接受了大法,認同大法好,知道共產黨壞。但懼怕共產黨的淫威,只默許我給家人講真相。有時到了發正念的時間,他會提醒我說:「你要煉功課了!」晚上學法他不來打攪,主動幫我做家務,騰出時間讓我學法。有時我與他爭執時,他會嘲諷我:「還修煉呢!原形畢露!魔性大發!你跟我吵,你會掉層次的。」我一聽立即不做聲,強迫自己向內找,就這樣丈夫幫我修去不少人心。

丈夫在我的影響下,知道不失不得的道理。別人送來的禮品、購物券等東西,他一概不收。有時實在推不掉,他只接受一些水果和土產。他說:「這是跟你學的。」我說:「如果人人都像你這樣的,社會就不會這樣混亂了。」

有時丈夫感慨的說:「我何德何能!有你這麼賢惠的妻子。我真是太幸福了!」我說:「你是享我師父的福。我如果沒煉法輪功,根本不會是這樣的。」他笑笑承認了。

四、講清真相 救度世人

二零零七年底,同修覺的我的心性提高不少,就提醒我要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了。開始我法理不清,有怕心,認為是搞政治。同修笑我被共產黨洗腦了,還中毒不淺呢。那時,師父的講法只看了部份,沒悟到講真相是救人之舉。於是有一次跟家人講,講了一晚上,我自己把自己給繞進去了,家人也聽的稀裏糊塗。

二零零八年底,在同修的建議下,我買了電腦。把師父的所有講法從頭到尾仔細的看了一遍,反覆看《九評共產黨》光盤,經常聽《解體黨文化》錄音,認真閱讀同修講真相、勸三退的交流文章,終於明白講真相、勸三退是救度世人。於是抓緊時間、把握機會救人。先給娘家人講,再給婆家人講,後來給來我家做客的人講。開始我以第一人稱講,很多人的反應是嚇一跳:別給我講這些!你這是參與政治。你敢講,我還不敢聽呢!我跟同修交流,同修說可以以第三者的身份向世人講真相。「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於是我改變策略。每當客人到我家之後,我就把事先放在奶箱裏的真相資料拿回來。這樣客人的心理壓力就小一些。並告訴他們經常有這樣的小報和光盤放在門口,於是順理成章的講真相:「我表妹在日本留學,去年回來講法輪功在國外很紅火: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有人在煉呢。就台灣一地就有五、六十萬;香港、澳門、日本、韓國也有很多人在煉呢。為甚麼中國大陸就不准煉呀?」是呀,為甚麼大陸不准呢?客人也會有這樣的疑惑。我接著說:「我表妹說,共產黨是無神論,是獨裁專制,不許老百姓有其它的信仰,只允許信仰它。『文化大革命』時,拆了多少廟宇,砸了多少佛像,就是讓全中國人尊它為『大救星』;其實煉法輪功的人也就只是信仰『真善忍』的。一九九九年時,煉法輪功的人有一億,大家都很尊敬李洪志先生。那個江澤民就不幹了,妒嫉的不得了,要把他打壓下去,並誣蔑法輪功。」

接著我又講了「四﹒二五」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天安門自焚」偽案,講了中共的殺人的歷史,當今社會的腐敗,天災人禍的頻繁,講到「藏字石」,講「三退」。他們絕大多數在不了解真相前,聽信了惡黨對法輪功的抹黑之詞。我講真相,他們願意聽,並且同情法輪功;勸三退,卻本能的抵觸。我一邊對其發正念,清除控制他們的邪惡因素和生命,一邊打開電腦,搜索「藏字石」給他們看,很多人一看就明白,立即點頭同意三退保平安。時間充裕的情況,我會放光盤給他們看,一般放《風雨天地行》、《預言與人生》。有的人,我叫他把真相資料帶回家給家人看。

我們講真相、勸三退都曾遇到過家人的強烈反對。他們對三退更是感到困惑。我一般先是感謝他們的關心,接著安慰他們不會有事的,最後向他們提三個問題,要他們回答。第一,如果有一個人救了你的命,現在他被壞人誣陷了,你明知恩人是被冤枉的,你是站出來給他說一句公道話呢,還是沉默不語?他們一般的選擇:出來說句公道話。我說,如果我不煉法輪功,現在不是躺在床上起不來,就是死掉了。我是法輪功的受益者,我要為師父說句公道話。同時,我也要爭取合法煉功的權利。第二,當你知道不久的將來會有災難降臨,你作為我的一個親人,你會告訴我如何躲避災難嗎?他們會脫口而出:當然會告訴的。我說,不久的將來,凡是加入共產邪黨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的人,會被淘汰掉的。對於不信者,馬上打開電腦在百度搜索「藏字石」,二億七千萬年前的石頭上寫有「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字。我說:「我們叫人三退,不是搞政治,是為了讓人將來不被淘汰掉的。現在災難太多了,三退以後可以保平安。如果我現在由於自私害怕,不告訴你,將來你會怪我,我也會很遺憾的。」他們一般會沉默不語。第三,現在麻煩事太多了,出門就能遇上。如果你知道一個很好的方法,能夠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你會聽嗎?他們會問:「甚麼方法?」我說: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接著我舉了幾個身邊親人誠念九字吉言得福報的事例。最後他們絕大多數人會說:「我們也知道法輪功好,共產黨惡。可現在就這世道,共產黨就這麼邪,不講理。我們還不是擔心你的安全啦!以後小心點。」

五、善念善行 助人得法

在講真相的時候,遇到對大法感興趣的人, 我會馬上把自己裝有法輪大法講法錄音的mp3送給他們。為此我已經送了三個給親朋好友。

有一位老年同修,剛得法不久回到家鄉。在家鄉聯繫不到同修,我就把我裝有法輪大法音象資料的mp5送給他。及時把新經文送到他手中,教他發正念的方法。每年利用節假日的時間,和他在一起學法,同他交流,善意的指出他的不足。每次去,他都激動不已,就像看到多年未見的親人,突然來到家裏。

每當想到偉大的師尊把我從無比骯髒的地獄撈起、洗淨,我不禁淚水漣漣。並暗自下決心:在正法最後的這段值千金、值萬金的寶貴時間裏,堅修大法,助師正法,抓緊救人,圓滿隨師回家!

向偉大的師尊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向明慧網的同修致以最真摯的感謝!

與全體同修共同精進!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