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講真相、相互配合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隨著師父正法洪勢的快速推進,我認識到,舊宇宙的屬性、修煉人的「自私自我」,是要在師父正法和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過程中徹底去掉的。怎麼去掉?在做好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的過程中去掉,在做好大法弟子的助師正法的各種救人的「項目」的過程中去掉,在最大限度的放下「自我」去圓容師父所要的一切的過程中去掉。師父看重的就是這些過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將來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師父在這個過程中恩賜的。去掉這一舊宇宙的屬性在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中的體現,協調配合,整體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師父的正法洪勢就把大法弟子整體帶上來了,昇華上來了,這就是我近來所做的一點點。

一、寫真相信 在證實法救人的過程中修去人心

法輪功的真相在大陸早已是遍地開花。但是,很多人對大法弟子散發的打印的真相資料不珍惜,有的看都不看就放在一邊。這樣的人明白真相就困難。針對這種情況,同修甲就想出一個辦法:用手寫真相信,郵寄給世人看。辦法是有了,但是她不會寫,希望我能配合做這個救人的項目。當時我正在做另一個項目,同時又要參加一個重要的考試,要複習,時間相當緊。我用大法對照,覺的同修甲在法上,是個好辦法。我想:既然這事在法上,就應該最大限度放下自我,無條件的去協調配合,把這個項目做好,把我原來的項目也要做好,把考試也要做好,還要把上班的工作做好。這就要求我要把自己的時間安排好,活動的先後順序安排好。這是思想上的認識。

但在實修的過程中,我發現,有時很順利,寫真相信一氣呵成,其它的事做的也好;有時阻力重重,寫真相信時思維貧乏,寫不下去,其它的事做的也不稱心如意。如:我早上三點五十分起床參加晨煉、六點發正念,接著背《轉法輪》至七點三十分去上班,中午做我原來的項目,下午上班,傍晚六點發完正念後複習功課、處理家務事至七點五十分,發完八點正念,學法一小時後,開始寫真相信。這時,真相信寫的很快,思如泉湧,一氣呵成。同修甲看後,覺的寫得好。如果沒有按這樣安排做,我做的就差。

向內找,我發現:沒有參加晨煉時,就有貪圖安逸之心在作怪;不參加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就是不知道修煉的嚴肅性、不知道發正念的殊勝的變異之心在作怪;不重視多學法學好法而去做證實法的事,就是幹事心、事業心、功利心、證實自己之心等人心在作怪;不做好工作,就是不負責任之心、走極端之心等人心在作怪;寫真相信時思路閉塞,就是寫信的基點不正,或者有顯示心、歡喜心、幹事心、證實自己之心、怨恨心、分別心、怕麻煩、完成任務之心等人心在作怪;不做好家務事,造成家庭矛盾激化,就是走極端、不理智、缺少平衡能力的變異之心等人心在作怪。所有這一切人心的背後,都是那顆最不好的、作為大法弟子最應該去掉的「為私為我」之心在作祟。我決心去掉這些不好的東西,用純淨的心態寫出帶有純善的能量場的真相信,作為救人的法器,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把自己的所得與同修甲交流,在法上認識法,一致認為要用心做。

在寫信的過程中,我把要救度的人依據其工作單位和性質來分類,如:公安局、國安局、法院、檢察院、監獄、勞教所、派出所、看守所、政法委、社區、學校老師、學校學生、企事業單位、市委書記等,根據他們的具體情況,寫出不同內容的真相信,解開他們不同的心結。我寫信,同修甲抄信,字寫的工整,一格一字,用心抄寫。這樣的真相信發出後,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如:我單位一位領導平時對法輪功很有誤解,當收到手寫的真相信後,他仔細看,明白了真相,並把信給周圍的同事看,把信的內容講給同事聽。他這樣做,實質上起到了宣傳真相的作用。

堅持寫真相信,越寫越順手,思路越開闊,心態越純淨。回過頭來看這一過程,原來我寫真相信,表面上是在幫助同修甲 ,實質上是同修甲在幫助我,讓我在這過程中昇華;原來這其中的合理安排時間和順序的本身,就是修煉境界的體現,也是修心性修出來的。同修甲要我配合,原來是大法要求我在配合的過程中去掉自我自私這舊宇宙的屬性,擴大容量,協調配合同修,更好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圓容師父所要的。

二、傳授「打真相語音電話」技術

得知同修乙打真相語音電話而不會改手機串號、問我會不會時,我毫不猶豫的答應幫忙改。

其實,早在今年一月份,我就在研究手機,準備做這個救人的項目了。改串號,是這個技術的一個環節,也是核心技術。我早就學會了。只不過,這個核心技術環節,也是邪惡最看重的,在死死的盯著這個環節。要想做好這個項目,從世間層面看,這個環節是最應該重視和熟練掌握的,也是最危險的。

但我知道,打真相語音電話,是很好的救人項目,覆蓋面廣,不受區域的限制,速度快,傳遞真相能直截了當,在一定成度上類似於最好的「面對面講真相」形式。危險,是對人而言的;對能正念正行的大法徒,根本不起作用。對我而言,危險不危險,就看我是人還是神了。心中認為危險,行為上就會膽怯,就會招來邪惡,這就是人,其背後是怕心、求安逸心、為私為我之心等人心,根子裏是承認舊勢力迫害的存在,思維是在舊宇宙中;心中很坦然,沒有危險不危險的概念,只要是大法的需要,只要是師父所要的,就理智的去用自己最好的辦法來圓容,這就是神,是為他的生命,連舊勢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認,思維是在新宇宙中。我願意成為為他的生命。既然同修乙不會這個技術,有不足之處,需要我的幫助,我就應該無條件的去配合,共同做好這個救人的項目,整體昇華。

在改串號的過程中,有時會閃現出怕心來,怕遭到邪惡的迫害。一有這個怕心,我就用神念清除它,洗淨自己,不斷歸正自己。用純淨的心態改串號,是最安全的。因為我知道,邪惡的迫害是從另外空間開始的,一旦有某個人心太強烈又長時間不悟不去,就是承認了這個「東西」的合法存在,就可能會成為邪惡迫害的把柄和藉口,另外空間的邪惡就會高一層操縱低一層直至操縱人世間的壞人或者有邪黨文化思想的人,實施迫害在世間修煉的大法弟子。如果在世間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邪惡看到就膽寒,逃跑都來不及,更不可能實施迫害了,邪惡就是不存在的。這就是最安全的。

同修不但要我幫著改串號,還要求我教這個項目的技術給其他同修,準備把另外的同修帶到我家中來。開始,我不同意。我只願意教同修乙。我說:「我把你教會,你再去教別人。」意思是教更多的人危險。回家後,越想越不是滋味。向內找,發現:是怕心、維護自己的心、看不起人的心、疑心、沒有耐心等人心在作怪,從根本上講還是「為私為我」的心。我要拋棄它,從根本上洗淨自己。

於是,我用神念清除這些不好的髒東西後,用純淨的心態,在紙上寫出手機的詳細操作步驟,並且用圖示,既簡單又明瞭,易於掌握和運用。將這個救人項目推廣,讓更多的同修參與,協調配合,整體昇華。

在傳授「打真相語音電話」技術的過程中,我深深體會到「相由心生」的法理。我有怕心,就會有很多人要學技術,人多口雜,看我怕不怕;我有不耐煩的心和看不起人的心,就會有「很笨」的人要學,看我耐煩不耐煩;我有疑心,就會有種種跡象(假相),像是被邪惡發現似的;等等等等。這時,我要是向外看,就會認為那都是別人的錯;這樣,自己就失去了昇華提高的機會,也會給大法帶來損失。這時,只要是我能向內找,就會發現那都是自己的不足造成的;去掉它,就在昇華,也圓容了大法所要的。因此,「向內找」真的是師父傳給我們的「法寶」,我們會「向內找」,就真的得到了師父的真傳,真的是師父的弟子。時時刻刻這樣做的弟子,就不會有任何危險,就會最安全。

三、編輯當地真相資料

從邪惡的黑窩正念闖出來登錄明慧網後,看到沒有當地的真相傳單和明慧週報。我就想:在修煉中,在明慧網上,沒有當地的真相資料,這就是當地整體上的最大的一個不足,我應該去修補這個漏洞,用心默默的做好,不需要任何人安排,也不需要任何人知道,只要是大法的需要,是師父所要的,我就應該無條件的拿出自己最好的辦法去做好。

在編輯當地資料的過程中,我遇到了幾個困難:一個是我自己沒有能上網的電腦,投稿不方便;二是當地的被迫害的已經上網的信息不多,編輯資料無素材。怎麼辦?多學法,大法就會給我智慧和正念。於是,我每天用大量的時間學法,系統的通讀師父在各個時期的講法,在法上提高。沒有能上網的電腦,我就到網吧裏去上網,突破網絡封鎖。去上網之前,先在家裏發正念,清除干擾我上網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並請師父加持,請護法正神護法。每次,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都是安全順利的返回;對於缺乏素材的難題,我一方面在明慧網上搜索,收集當地有關的內容,一方面和同修交流,了解當地的有關迫害信息,寫成文章後在明慧網上曝光,曝光後的文章就是我要的素材。這些困難就及時的解決了。

在投稿的過程中,我也遇到了幾個困難:一個是在投稿時,電腦提示成功,但是,明慧同修收到的文件卻是空的,我當時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裏;再一個是明慧同修認為我的稿件不符合要求,要我修改。這兩個問題是我最頭疼的事。我知道,投稿的過程就是我修煉洗淨自己的過程。

怎麼洗淨?開始時,我還不知道這樣的事也要向內找,總是怪我的電腦技術水平不高造成的。明慧同修收到這樣的空文件後,及時的給我發回了關於如何處理空文件的電腦軟件,但是我看不懂,也不願意花更多的時間去研究它。好在我備了份,我再去發送郵件,結果還是如此。我失望了。這以後,我連「站內信箱」也打不開了,有時打開了,卻又發不出去郵件了。我當時好沮喪,覺的這條路走不下去了。但是,一看到師父的慈悲眼神,我又不願放棄。

這一段時間,我就多學法,向內找,在法上提高。向內找時,我發現,我把編輯資料當作我的事業在做,我有幹事心、完成任務的心和事業心。這是我在常人工作中形成的後天觀念和人心,我要去掉它們。去掉後,在學法的過程中,我突然明白了造成我發送的文件是空的的原因,是我把文件複製在手機內存卡中了,再用讀卡器插在「USB」接口在電腦上發送文件。當我在電腦上點擊內存卡文件時,我發現文件打不開。原來我把本來就打不開的文件發給了明慧同修。這樣不負責任的文件,浪費了明慧同修的寶貴時間。從這件事中,我又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怕心(認為手機內存卡小,在網吧上網安全)、做事馬虎不負責的心、沒有為明慧同修著想的私心。我及時用正念清除它們,洗淨自己。

幾期傳單如期在明慧網上發表後,再投稿時,明慧同修來信說,稿件不符合要求,得修改。收信後,我真有點想不通。儘管我心裏想不通,但我知道,我應該無條件配合明慧網同修;同時修煉提高,是要求放棄自我固守的東西。法理我明白。我在行為上是放下了,但在心裏還是放不下,憋了相當長一段時間。後來,通過多學法,向內找,發現:我在這過程中早就暴露出了「對自我執著的心」、聽不進別人的意見的心、固守自己的觀念不願改變的心,可我卻沒有及時的發現它們,不但沒有去掉,還一味的滋養著它們,造成好幾期傳單沒有及時發表,給當地同修救人造成了不必要的損失,這是我的失職。

在編輯當地真相資料的過程中,我深深的體會到:編輯資料的過程,就是不斷暴露自己不足的過程,就是不斷去掉不好的東西洗淨自己昇華的過程,就是突破舊勢力的各種間隔圓容整體的過程。

四、協助協調人搞好協調工作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認識到,同修之間能協調配合,整體力量是最大的。師父的正法進程也是要求大法弟子協調配合,發揮整體的巨大作用,人人走向成熟。如何協調配合?這就涉及到協調人的問題。在目前的正法進程中,要求大法弟子人人都是協調人,人人都能協調配合,發揮整體的作用,人人走向成熟。但是,當地大法弟子離大法的要求還有一段差距。從一個協調人,到人人都是協調人;從不成熟,到走向成熟,有一個修的過程。這個過程,需要時間。這個時間越短越好。我不是當地的協調人,但是,當我看到不足時,我願意默默的協助協調人,搞好協調配合工作,儘快促成更多的人能獨當一面,走向成熟,更多的人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這是我的願望。

在做好協助協調人搞好協調工作的實修過程中,我深深體會到大法弟子的成熟協調人是有其獨特能力的。這種能力與常人的一切能力都不同。這種能力體現在:遇到矛盾時,及時用大法對照,及時向內找,發現自己的不足,及時去掉自己的不足,真正的為他人著想,修出慈悲善心來。這時,回頭再一看,矛盾的另一方也不知不覺的變了。這是用慈悲來擺平矛盾,而絕對不是用暴力來解決問題。這是和常人根本不同的。

例如:有一次,同修丙出現「風心病」的症狀,生命垂危,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針對這個情況,當地協調人D通知同修發正念,解體利用「病業」假相迫害同修丙、干擾同修丙做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我也到醫院看了她,近距離發正念。同時,我發現同修的法理不清,頭腦不清醒,有想先走的念頭。而其他同修沒和她交流過這方面的法理。我就主動與她談了這方面認識,沒有指責、沒有抱怨、沒有強加於人的心。她邊聽邊微微點頭,並發出一念:師父救我!隨著這一念的發出,她的臉色轉紅潤,眼神也有了光彩,呼吸也平穩了許多。真是人神一念哪!從中我看到了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威力。之後,我向內找:為甚麼讓我知道這件事?要我修甚麼?我是個醫生,遇到這樣的情況,看我是怎麼想的:是用大法衡量,還是用西醫知識對待?當時,我完全站在大法的基點上,與她交流的,思想中完全沒有現代醫學知識概念,全是為他的正念。正念能打動人心,力可劈山。她很快好了。

在這個過程中,我體會到,最忌諱的是:想改變別人的心、想把自己的認識和做法強加給別人的心、一味指責別人的心。有這些心時,是不可能擺平矛盾的。我過去在當輔導員時,總是犯這樣的大忌而不自知。這是常人的工作方法,而不是修煉的協調人的做法。這方面的教訓太多了。現在回想起來都後悔,在做輔導員工作的過程中,師父一次次給機會讓我提高,我卻一次次失去了。那都是不會「向內找」、習慣於「向外看」的人心造成的。我深深體會到「向內找」真正是提高心性的「法寶」,是打開通向新宇之門的金鑰匙。在神的路上,我會更加熟練運用這把金鑰匙,還要默默的幫助更多同修也能熟練運用這把金鑰匙,救度更多的眾生,助師正法,圓容師父所要的。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