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每件小事上努力按大法的要求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我在師父法像前,寫完了這篇修煉體會。

我今年七十歲。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時候,我全身是病:先天性頭痛;腰椎一至五節變形性狹窄;甲亢;膽結石;上肢麻木;婦科病……整個身體沒一處是好的。到處求醫,沒好效果,整日全身疼痛,艱難度日。

一天,親友送來一本書《轉法輪》,她說:這本書很好,看了能祛病。我請了兩本,送你一本吧。我雙手接過書,還沒翻開,頭痛的像錘子砸一般。親友說:「我聽別人說,有反應是好事,你就忍一忍吧。」

從下午一點直痛到六點,整個頭象要爆炸了。家人要送醫院,我沒同意。突然,我感覺一股涼風圍著頭旋了幾圈,一下子頭不痛了。當時我還不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給我承受了這巨難,從那以後,我幾十年醫院無法治療的頭痛就好了。

後來我找到了同修,每天到煉功點學法煉功,身體一天天好起來。有一天,心想:我能把這本書抄下來多好啊!就這樣,我用了三個月把《轉法輪》抄完了。反覆對了三次,沒有誤差封面也是照書上面要求畫來的。我把書抄完了,全身的病也都好了。走路一身輕,早上到煉功點煉功,晚上學法,生活過的很充實。

我的路我自己走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我做了一個夢,現在歷歷在目。一座巍巍大山,只一條路直通山頂。我沿路上到山頂,右邊真是仙境,金光晃的睜不開眼,無比寬廣,難以言表。左邊是黑乎乎的萬丈深淵,這陡峭的深淵就在腳下,稍一動就會掉下去……我嚇醒了。早上,我到煉功點,同修們正在議論:這麼好的功法不准我們煉了是何道理?我也迷惑不解。

居委會的惡人收繳大法書,師父的法像,我的大法書,師父的法像也被搶走了。這是我修煉中最大的污點。惡警到家騷擾,女兒打電話不准煉功……「為甚麼不煉?」我打斷她的話,掛斷了電話。兒子也趕回來勸說:「媽呀,您要為我們想啊!我們掙到這一步不容易呀……」丈夫也在一旁說:「你就聽他們的吧,誰敢與××黨硬來。」真有天塌之勢。我嚴肅的對他們說:「你們要我的命,給你。你們阻擋我修煉,不行!如果我煉功影響了你們,現在我與你們割斷一切關係,寫好條約到公證處去公證,以後我與你們沒啥關係了,我的路我自己走。」兒子馬上轉變口氣:「您不同意就算了,何必動這麼大的氣呢。我是考驗您的心性,看您堅不堅定。」以後,他們就不阻擾我學法煉功了。

邪惡迫害越來越猖狂,同修也不出來了,更找不到同修交流,失去了學法煉功環境,我自己也鬆懈了,迷失了方向。難道就讓邪惡橫行嗎?我很著急。

那晚在朦朧中,一條大河望不見對岸,我一個人在岸邊走著,腳一滑掉河裏了。我使勁掙扎,越掙扎水越往上湧,水淹到我的嘴邊了,我大喊救命,可河邊一個人也沒有。突然,山頂上出現一個很大很大的巨人,他衝著我喊:「你別動,我能救你。」只見他左手一揮,一下子他的手伸的很長很長,他人沒動位置,一下子抓住我的手臂,輕輕一提,我就上了岸。我剛要說謝謝,抬頭一看,不知巨人哪去了。醒了,我全身已被汗水濕透了。

我知道,在夢中師父點化我,師父沒有丟下我這不爭氣的弟子,自己還不精進,對的起師父嗎?

師父給我祛病業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四點五十分,我正準備發正念,頭一暈,眼一花,自己就失去知覺,一頭栽倒在沙發上,大電扇也壓在我的後腦勺上。不知過了多久,隱約聽到丈夫的喊聲,我慢慢甦醒了。但不知在哪裏,全身乏力,身子像用繩子捆著一樣。心裏還有一點記憶:請師父救我,我不是病,不想死……。又迷糊過去了,直到晚上醒來,整個頭麻木了,舌頭到喉嚨全僵硬了。想動無力,想喊無聲,我用盡力氣睜開眼睛望著掛在壁上師父的法像,淚水直往外流,心裏不停的求師父救我,救我……。我求一次,就有一股涼風在臉上和頭上從左至右拂過,就不麻了。

一會兒又麻,如此反覆很多次。我好像聽床前有人出氣,只聽一個人嘆了一口氣:「唉!太難了。」另一個人說:「太厲害了。」我用力睜開眼,沒有人。我立刻明白了,是師父的法身在給我清理身體,再次救了我的命,祛了我的病業。

第二天下午同一時間又出現了同樣症狀。兒女們都趕回來了,他們要送我去醫院,我沒去,識破邪惡的假相,一切請師父為我做主,全憑師父安排。第三天,身體一切恢復正常。

在做資料 送資料中修煉昇華

我是二零零五年八月與一位同修配合做資料的,並負責傳送幾個小組的資料。這位同修有點基礎,那時週刊、小冊子是另有同修做一份樣品,碟子也是把母盤刻好,拿來照樣子做。大多是同修刻印,我分類包裝並傳送資料。過了一段時間,A同修叫我試著做,先不熟悉,難免出故障,這與心性有關,而且越急越出錯,也少不了受同修的責備,但我不生氣。慢慢熟了,也不那麼費力了。包裝要分數量、種類,我把各項目都背下來,這樣就方便多了。每送一個地方提前到,等同修來取。有時同修誤點了,我也很著急,時間長了,著急的心也就磨掉了。

二零零八年三月,我與另一位同修配合。這裏不要樣品了,打開電腦直接做,這就必須得懂電腦。我不懂電腦,又這麼大歲數了,高科技的東西,這可不行。越想不行,給了邪惡可乘之機,每次該上網下載時,我總有別的事情要幹,等我幹完了事,同修上網下載也完了,我就更談不上有實踐操作的機會了。

有一天,同修不在,我就想試試這電腦好使不,我小心翼翼把電腦打開,試著刻了幾個碟子,完了關機。本來就不太熟練,心裏發慌,更害怕弄錯了,鼠標更不聽使喚,剛一移動鼠標,電腦上的東西全沒了,成了一片空白。怎麼辦啦?惹大禍了。賠電腦事小,可這麼多同修等著要資料,要碟子……我不敢往下想,頭上的汗珠伴著淚水直往下淌。

回家吧,晚飯沒吃,就等著明天同修責罵吧。第二天,我來到資料室,同修來了她問我:「你幹了甚麼?」我直言回答:「我把電腦弄壞了,我賠。」這時懂電腦技術的同修進來了,她很祥和的說:「沒關係,熟練了就不難了,點出來就是了。」她邊說邊拿鼠標在電腦上點了幾下,電腦全恢復正常。這位技術同修話不多,但給了我極大鼓舞。我下決心一定要學會電腦,不能老依賴同修。

沒多久,技術同修幫我買來了電腦,同時教了我技術。可她一走,我腦子又是一片空白,真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鼠標不聽使喚,同修怎麼用怎麼順手,可我就不行,它不聽指揮,分明點這個鍵,它就往另一個鍵移動,又錯位了,還得從來。最後在其他同修的耐心幫助下,記好筆記,一步一步掌握要領,自己操作時,有師父不斷的點化。

現在我可以上網下載,打印資料,小冊子,刻碟子,打印光盤,三退,打字都能獨立完成。當然與同修配合也發生過一些小摩擦,都能向內找,找到自己的執著修去它。師父《再精進》經文發表後,我們配合的更默契了,做事不分彼此,誰有空誰做。互相寬容理解,去掉了依賴心,爭鬥心,求安逸心。

送資料可比學電腦更難,準確時間,隨換地點,嚴寒酷暑,颳風下雨,途中遇到困難要理智,智慧。去年夏天,我把兩袋資料裝好,同修開門一看,「哎呀,下起這麼大的雨。」我背了一袋,胸前抱了一袋,到樓下,傾盆大雨像通了天似的。我急步向前走,並求師父加持,不要把資料淋濕了,這是救度眾生的利器……回到家,袋子上直往下流水,打開布袋子一看,嘿,一點也沒濕,我卻成了一個落湯雞。我急忙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感謝師父。

還有一次去送資料,平時來回需要七十多分鐘。那天,雷聲大作,天黑的像要壓到地面了,幾步遠就看不清。我邊走邊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不能下雨,等我回家再下吧。天那麼黑,雷一個勁的在頭頂上響,可就是沒下雨。我把資料送到目地地,來回只用了三十多分鐘,一腳剛踏上台階,傾盆大雨從天而降。我的淚水也像大雨一樣直往下流:師父呀!謝謝您!

還有一次,我買好耗材,上了公交車。車上沒座位了,我把背篼擱在車頭車箱上。這時我才發現,有兩個警察在注視著我的東西。瘦子慢慢的靠近我,示意胖子也過來。我立刻明白了,立即發正念,求師父幫我,不准邪惡干擾。我面向前方,不驚不慌,沒事一般。又過了兩個站,我馬上請司機停車,車門一開,手一拉,一大包紙輕快的跟我一個箭步跳下了車。兩個警察緊跟著,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只聽「銧」車門關了,車開走了。我繞道安全的把東西送到了目地地。

發正念 顯神跡

神通是我們大法弟子在修煉路上的特大法寶,在證實法救度眾生要善用,正用就顯神跡。

二零零四年三月,我路過居委會廣告欄前,看見黑板上寫著誹謗大法的標語。當時過路人很多,心想:一定把這惡標語毀掉,不准它毒害世人。我到菜市隨便買了點菜急忙往回趕。邊上高梯邊想,我用甚麼擦呢?出門走的急,忘了帶紙,正想著,眼前一亮,我定睛一看,呀!一張嶄新的日報很乾淨,一點泥污都沒有。我覺得這是師父在點化我:一定要擦乾淨,不留一點痕跡。

我急忙拾起來,快步來到廣告欄下,正有五個八、九歲大的孩子在下面玩。怎麼辦?孩子們快走吧,我要把這邪標語擦了,不准它害人。就這麼一想,那大孩子說:「走,我們到上面去玩。」幾個孩子沿路上去了,我剛把邪標語擦乾淨,過路行人絡繹不絕,是那麼祥和。

除四個整點統一發正念外,我自己又增加了幾次。平時走路、坐車、街上、到資料室先發正念,再做事情。今天要做甚麼東西,我與電腦、刻錄機、打印機溝通,做出來的東西質量好。它們做事,我就背法給它們聽。我法學的好,它們工作就順利;法沒學好,它們就出故障。

要寫的很多。我已經七十歲了,深知師父給我延續來的生命是學法、煉功、救人用的。對於常人的安逸生活我無興趣。不久前兒子搬了新家,非要接我去住一段時間,我沒去。九月十七日,女兒出差,想順便帶我去旅遊,我謝絕了,這些不是我要的,我知道我該幹甚麼。

我的時間安排是:每天早上三點二十五起床,洗漱完畢,給師父敬香,再煉功。發完六點正念學一講法。下午再學兩講。在資料室沒時間學,晚上回來補上。我能背誦《轉法輪》、《洪吟》、《精進要旨》的一部份,每天除護理丈夫(他身體不好,兒女不在身邊),我就做我該做的事。

我沒做甚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就在這一件件小事上按師父的要求做,信師信法,師父就在身邊呵護著我。當然,比精進同修差距很大,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很遠,我要繼續努力,完成史前誓約。

借明慧交流,感謝與我合作做資料的同修,也感謝幫助指導過我技術的同修,更感謝慈悲呵護我的偉大的師父。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