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迫害中 心心念念在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首先感恩偉大的師尊大慈大悲,惦記著我這個在久遠年代隨師下世度人的人,喚醒我走入法輪大法中修煉,喚醒我履行自己的使命,兌現自己的誓約。在此衷心感謝師父!

我永遠也難以忘記那個看似偶然的機會。在一九九六年春天的一天,我正在上班,跟一位同事聊天,她問我退休了幹啥?我無意中說退休修佛,因為我年輕時就常想進山修煉,跟佛緣份很大。在一旁一位素不相識的婦女告訴我,她就是修佛的,是修煉法輪功的。當時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法輪功。她跟我說,我要想學就送給我書。她很快地就從家裏拿來了兩本書,一本是《轉法輪》,一本是《轉法輪》(卷二)。當我看到《悟》這篇經文:「人世渾渾,珠目相混。如來下世必悄悄然。」當時身體為之一震,佛緣已到,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佛法啊!

我通過不斷的學法,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法輪大法那博大的法理句句打動了我的心,越學越想學,師父講的咋那麼好啊!句句是真理,字字是天機,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是甚麼,人生的真諦是甚麼,甚麼是修煉等高深法理。身心在不斷的昇華,就像是那灌滿髒東西的瓶子,不斷的往外倒,瓶子在不斷的往上浮,過去舊的觀念,以及對名、利、情的執著在不斷的放棄。我常記師父講的:「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從此以後注重心性修煉。

我想這麼好的法要是能讓社會上的人都來學該有多好啊!使有緣人能走入大法修煉,就是他不修煉也會做一個好人,利國利民。我就找來師父的講法錄像在家裏放,邀請街坊鄰居都來看,後來乾脆在大門口放,因為我家緊鄰大街。這樣使很多人得法修煉,救度很多有緣人。如有一個信其它宗教的人,思想很頑固,當看到師父講法後,觀念發生了很大變化,從此也認同法輪大法好。

那時經常和同修在一起奔波在各煉功點之間,到處去洪法、輔導新學員煉功。記得一次我高燒四十度,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當醫生的女兒給我準備了藥、針,勸我吃藥,但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消業哩;我一直燒了四天四夜,茶飯不進,到第五天,同修喊我出去洪法,我一骨碌就從床上爬起來出去洪法了,甚麼事情都沒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出於妒嫉心,利用手中的權力,對法輪功進行瘋狂迫害,一時間黑雲壓頂。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麼好的功法,利國利民,怎麼就不讓煉了?那些天我不知流了多少淚,心裏總是沉甸甸的,像壓塊石頭一樣。我再也不能沉默了,噙著眼淚告訴同修,要上北京,就這樣從此走上了維護法的路。在國家信訪辦,我和成千成萬的同修被綁架,被關在一個地方。我給警察講真相、背《洪吟》、煉功。這期間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在一次人群擠壓中,我的肋骨被擠斷,只聽「咯」一聲,我當時說:「這塊業力留給惡警吧。」師父的法身馬上就給我身上罩個東西,緊繃繃的,當時心裏也不怕,也不怎麼疼,好像沒事一樣,就這樣很快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

我憑著對大法的堅定信念,又一次到天安門廣場打橫幅,在金水橋上,我流著淚大聲呼喊:「善良的人們啊!趕快清醒吧,法輪大法好!」那聲音響徹雲霄,震撼大地。當時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無比巨大,連在場的武警和警察都受感動,我看見一個警察也流著眼淚。警車在北京的大街上奔跑,我透過車窗向外面的路人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

在這魔難期間,是師父的兩篇經文在一直不斷地鼓勵著我,一篇是《大法堅不可摧》,一篇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常記得:「作為大法弟子,堅定正念是絕不可動搖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師父這句話一直鼓勵著我,到哪裏我就把師父的這句話告訴同修:要正念闖關。

在北京的拘留所裏,我給審我的警察講真相,警察說:「你這老太太不在家享福,到這裏來鬧啥?」我理直氣壯的說:「我來這裏主要是告訴你法輪大法好,一點也沒有胡鬧,我們都是好人,也沒犯法。」警察說:「算了不審了,你們都是這個說法。」就這樣不再審我了。

在這期間我心想:作為一名大法弟子該怎麼辦?能為大法做點甚麼呢?我認為,一是自己要堅定的走出來,進京維護法、證實法。二是要找同修切磋,提醒同修們走出來,在法理上讓同修們認識上來,心性上提高上來,並在經濟上大力幫助同修。我把自己多年的積蓄拿出來,作為同修進京上訪的費用,同修們需要多少我就給多少。經過努力使很多同修走了出來。我家是一個普通家庭,收入一般,但自我修煉大法後,不管是上訪,還是做資料,我都大力付出。丈夫也很支持,我把大量財力投入到證實大法中,積蓄用完了,就跟丈夫商量準備賣掉僅有的幾間房子(後因其它原因未能成)。只要大法需要,只要是救人需要,我都毫不吝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的一段時間裏,有幾個城市缺真相資料,我就和同修去送資料。有一次到一個城市送資料,被早在那裏蹲坑的警察綁架,他們把我視為重點人物,秘密綁架到另一個縣城監獄裏。在那裏我守口如瓶,任憑惡警怎麼誘惑和威逼,我就一個信念:信師信法。我給警察講真相。我悟到大法弟子就要聽師父的話,在任何環境、任何壓力下都不配合邪惡,堅定的正念絕不可動搖,否定舊勢力一切安排,抓緊救眾生。無論是六一零、警察還是犯人,都是我要救度的對像。他們如何干擾、恐嚇和折磨我,我也要講。他們把我轉到哪裏我都要講,他們想「轉化」我,絕對辦不到!我還要利用這個機會反轉化他們。我處處都以善來感化他們,處處替別人著想,一言一行都以真、善、忍來要求自己,面部表情、說話語氣、包括說話內容,都要把大法弟子的善展現出來,用真誠、善良和樸實的語言來講大法好,他們對我說:「老太太你也別恨我們啊!我們也是履行公務,也是身不由己,你不『轉化』是你的事。」我很清楚的知道他們認同法輪大法好,只是心照不宣罷了。

有的幫教比較邪惡,逼我轉化,不讓我睡覺,日夜輪班監督我,我大喊:「我七十多歲的老婆子你們不讓我睡覺,真是傷天害理!」他們以為我恨他們,我對他們說:「我救你們還來不及呢,怎麼會恨你哩。」我的善念打動了他們,他們只好讓我睡覺。我的反迫害起到了作用。我看到他們那麼迷糊,心裏很難受,覺得他們太可憐了!心生慈悲,不由得哭了起來,他們以為我被他們轉化了很高興,我一看他們這樣就不再哭了,讓他們高興不起來。我心想他們這樣迫害我,是不是他們從根本上還不了解法輪功,應該救他們呀!我就這樣堂堂正正給他們講真相,講大法好,講了好多好多,最後他們很歉意的說:「我們都明白了,可我們跟你不一樣,我們還得養家糊口,不幹也不行啊!」他們明白真相後從此不再來當幫教了。

不管是甚麼人,都是我要救度的人,不管是幫教、警官、一般警察還是犯人,我都以一個長輩的身份,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孩子,用自己的善念去撥去他們的無知,不管他們有多大的罪、多惡的言行,總是覺得他們實在太可憐了。我曾發誓要救這裏所有的人,既然他們到這裏,就是讓我救度的,我就見一個救一個,新來的、還是別處轉來的,我都要救,不放過一個,不能讓一個生命有遺憾。

有的犯人在社會上養成了很多壞毛病,有的對人生失去信心,破罐子破摔。我就用大法真、善、忍去開導他們,規勸他們,讓他們知道怎麼做人,人生是甚麼,將來往哪裏去等,讓他們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升起善念,唾棄惡性。例如有個死囚犯,她是因為一氣之下殺死了丈夫情婦的孩子,聽說再有幾天就要執行死刑。我想也要救她,要讓她知道「法輪大法好」,就是她死了也會有一個好的去處,就教她背《洪吟》,心念「法輪大法好」。有句話叫「朝聞道,夕死可矣」。不管她有多大的罪,只要她認同法輪大法就能得救。那幾天她就不停的念,結果就在執行死刑的前一天早上,管教突然進來宣布她改為死緩,號裏所有的人都激動了,她流著眼淚大聲說:「是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將來出獄也要煉法輪功。」有的犯人噙著眼淚說:「法輪大法太好了,念念就能改變一個人的命運,真是太神奇了。」

二零零三年,我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三年,我不配合邪惡,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放下生死,修去執著,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在省女子監獄,幫教整天放邪惡光盤,以達到「轉化」我的目地,我就不停的發正念,邪惡利用任何手段都打動不了我,我還要轉化幫教,幫教換了一個又一個,都在我的正念下,一個個的被改變。如我經常跟隊長講真相,一次她笑著對我說:「你都快把我拉過去了。」我也笑著說:「把你拉過來,那是你的福氣。」我說:你們幹警察的也得救,請告訴你的同事要善待大法弟子,記著法輪大法好,這樣你們都會幸福的。

這些年我五次上訪,三次被綁架,蹲了好幾個監獄,到那裏我都要求要見他們的領導,跟他們談心,實際就是和他們講真相,不管他是多高的官,有多惡,我都心存善念,不驚不懼,不急不躁,心平氣和地、耐心地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大部份都被我救了,有的雖然沒明確表態,但內心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有的警察得救後,還經常告訴我今天要來幾個(犯人),明天要來幾個,提示我給新來的犯人講真相。

我雖然經歷了舊勢力的所謂考驗,在肉體、精神、經濟和家庭,受到嚴重的摧殘和損失,但我無怨無悔,看是壞事也是好事,這把我魔煉得更加成熟了,心性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不管是在哪個監獄、看守所、拘留所和「轉化」班,都無法改變我對法輪大法的堅信正念。無論邪惡怎樣逼迫,我都不寫甚麼「三書」、「保證」等,堂堂正正、無悔無憾,讓我欣慰的是:我在黑窩裏面救了很多人,也徹底否定了舊勢力企圖轉化我的安排。

出獄恢復人身自由後,我回到了家鄉,繼續做好三件事,抓緊學法,趕快把師父早幾年的經文全部找齊,每一篇都認真看幾遍,抓緊彌補前幾年學法少的損失。同時和同修一起經常到農村去講真相,一去就是幾十里地。我和同修配合的很好,到哪個村莊我們兩個都是輪著發正念、挨家挨戶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也配合的很默契,酷暑嚴寒都堅持不斷。我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婆子,騎車出去來回百十里路,累不累?真累。道路坎坷,崎嶇不平。苦不苦?真苦。但我們心裏樂意。有時候順利的話,一天可以救幾十人,最少也能救幾人。救的多了不顯示、不驕傲、不滿足;少了也不洩氣,找出差距,繼續努力,這也是我修煉的一部份。

放下生死,去掉怕心,這些年不管是所謂敏感日,或是甚麼風吹草動,我都心不動,就信師父講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煉,誰也不敢來輕易動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危險。」(《轉法輪》)這些年我把師父的大型法像堂堂正正敬在客廳裏,來的客人都非常敬仰,親戚朋友都很敬佩,這些年我的親朋好友幾乎全部做了三退。

想說的事太多了!在修煉的路上還有很多地方不夠法的標準,還有不易察覺的執著,但我要時刻記著向內找,要勇猛精進,和同修比學比修,共同提高,三件事要做好,哪一件也不能懈怠!

回顧這些年的修煉歷程,有苦也有甜,雖然做了一些救人的事,但還遠遠不夠,還有很多眾生在等著救度,我的使命還大著呢!

這篇文章是由我口述,由同修幫我整理寫出來的。有的事情由於時間長了,回憶起來可能會有一些出入,但我儘量寫真實,一是為了鞭策自己,二是找出差距,以後做的更好,有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