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正法修煉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法才半年,邪惡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就開始了。在正法修煉的十一年中有過困惑,有過徘徊,更多的是在師父的呵護下走向成熟。

集體學法 轉變觀念

在修煉十年中,經歷五次車禍,觸目驚心但卻安然無恙。是師尊為我承受了我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業。而我卻因經歷過數次政治運動對世人對自己家庭的迫害,對中共邪黨產生了恐懼心,遲遲走不出來證實法。戰戰兢兢的度過了五年,我老伴也成了帶修不修的狀態了。

師尊看我們修煉狀態不佳,把學法小組安排到我家。通過集體學法,看到同修精進實修的狀態。向內找,看到自己的不足,明白了「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一法理,從個人修煉轉向正法修煉上來了。

發放真相資料 救度世人

因「怕心」很重,我發真相資料起步很晚,也很艱難。第一次發真相資料時,看好了一個地方,試著去做,到了那兒沒有敢發又回來了,去了幾次都沒敢做。有天晚上硬著頭皮把真相資料往那一放,慌慌張張返回,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在認真學法中,明白了法理,在做救人事的過程中修去了怕心。

六年來除了夏收秋收那幾天,我都堅持每週兩次發真相資料。每次帶幾十份,不管是嚴冬還是酷暑;不管是狂風還是雨雪天從不間斷。夜靜路遠感到孤單時,我就背師尊的詩「管你大霧狂風舞 一路山雨洗征塵」(《洪吟二》〈征〉)。當雨打濕衣,狂風呼嘯時背起這兩句詩倍感親切,感到一種不辱使命的欣慰,頓時睏意全無暖意盈盈。

我發真相資料,只有我的計劃日沒有天氣的變化日,更沒有甚麼「敏感日」。有時我專選「七•二零」、「四•二五」發真相資料,用這特別的方式否定迫害。

六年來我多次走遍了周邊地區的一百多個村莊的大街小巷,或發真相資料或貼不乾膠傳單。做的過程中保持正念強,心態平穩,沉著冷靜。

每次去的路上發正念:我要去前邊一帶發真相資料救人,清除一切邪惡黑手爛鬼的干擾,使所到之處人不驚,狗不叫,惡人看不見,有緣人能得救。發完資料再發正念:清除操控持真相資料人背後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使他們一傳十,十傳百都能明白真相都能得救。六年來幾乎沒有甚麼干擾。

面對面講真相 勸三退

師父說:「其實,有個別學員一直把破除邪惡、講清真相的事當作一件不情願的事,好像是為師父在做甚麼,好像是在為大法額外的付出。」(《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就是這樣的學員。我的工作很容易接觸到人,可惜前幾年我很少主動講真相,錯過許多機會,現在想起來追悔莫及。通過用心學法明白了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歷史責任和使命。二零零六年以來,我才重視面對面講真相。

一次路遇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同行,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他認同。他說他看過《九評共產黨》,也知道邪黨如何壞,講到三退,連姓都問好了,準備起化名,可臨到分手,他都沒答應退。數月後我又遇到他,談話中我知道他信神,我給他講了貴州平塘縣藏字石的故事,說天滅中共是神要滅它,你加入它,你就是它的人,你不得跟它一塊遭殃嗎?你得聲明退出,神看人心。他說:「行啊,可這麼大的事,還得有人證啊!」我說:「我就是人證啊。」他立刻從口袋裏掏出身份證件遞給我說:「你看,我叫某某,應用真名退吧。」

我有一位十幾年沒見過面的同學,是某中學的邪黨書記,有一次他忽然來訪。我知道他是來聽真相的。我給他講了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講邪黨的腐敗。他認同,我說:「它就像一個壞蘋果,人要把它扔出去,是不是連好的也一塊扔了嗎?天要滅它,你不要被牽連?從心裏退出。」他說:「這行。」臨走時,他特意回身很認真的說:「我會記住你說的話。」

有一位某某教的負責人,過去有同修給她講真相,她以她的信仰是合法的而自居,以法輪功「非法」而不屑一顧。有天我與她坐在一起,我問:「某某事情現在怎麼樣?(指基督教徒近期被迫害的事)她就給我訴說,教堂被砸,負責人被抓被判刑的事。我說共產黨不斷的刷新人的恐懼心,就是讓人甚麼時候都怕它,乖乖的跟它走。有信仰的人看穿了生死,它就失去了控制這些人的著力點,所以它最怕最恨有信仰的人、信神的人。過去它一直在監控和限制你們,只不過是你們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而已。現在明白了吧,其實它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造謠。如天安門自焚案,它找幾個不是法輪功的人在那表演,獨家錄製栽贓法輪功。你入過團吧?你以迫害神的無神論組織成員的身份,去神的世界,你們的神會接收你嗎?聽後,她痛快的退了團。

有一次,和一個女人剛一搭話,她就問:「你信神嗎?」我猜她想勸我信耶穌,於是答道:「我信神。我修煉法輪功。耶穌讓人做好人,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們師父說耶穌是偉大的神。」又談了中共對中國人、對宗教、對法輪功的迫害,講天滅中共時,我說,你看聖經啟示錄第十三、十四章中的抹去獸記,就是指這件事,就是叫人退出它。她好奇的問:「你看過聖經?」我沒正面回答她,說:「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她說:「我入過團,要是這樣,你給我退了吧,我叫某某。」

還有一次,路遇一位六十多歲的男士,我給他講真相,他說看過法輪功小冊子,並說太好了,講的都是真話。我問:「你入過黨嗎?」他說:「入過,早退了。」我問他怎麼退的,他說:「共產黨壞到這種成度,當黨員還丟人哩。他們叫我交黨費,我不交。就不是了。我不能讓他們拿我的錢去禍害老百姓。」我說:「你說的不算,得對天聲明。用化名退也行。」他用化名退了黨。

這些例子很多就不多舉了。幾年來也錯過許多機會,與師父的要求差距還很大。以後會做的更好。

發正念運用神通排除干擾

師父說:「其實我告訴大家,真正修煉的時候,剛一進去就會出現很多功能,你已經進入那麼高的層次了,所以功能是相當多的。」( 《轉法輪》 )我們修煉十幾年了。師父已經給了我們佛法神通。發正念其實就是調用功能。我發真相資料時,有時烏雲密布雷電交加,心想不要下雨,發完再下。就真的兩三個小時後,發完真相資料回到家時,才下雨。有時是正下著雨,心想別下了,我要去發真相資料,當我動身走時,就不下雨了,直到回來都沒再下雨。有時下大雨,心想這天氣適宜去某地發真相資料,披上雨衣動身,從去到回真的下個不停。我想,這就是功能的隨意所用。

有時去發真相資料或去講真相,自行車突然轉不動了,馬上發正念清除舊勢力的干擾,並對自行車說:你要聽大法弟子的安排,不能聽舊勢力的安排,自行車即刻恢復正常。

有一次,看到一家收購站的走廊下,掛著江魔頭的掛曆,馬上發正念清除。幾天後再去看,掛曆已不知去向。我們是有能力的。只要正法所需,證實法救度眾生所需,發正念就能運用功能清除邪惡,清除干擾。功能隨意使用。

十一年來,能從困惑徘徊中走出來,走向成熟,是因為每時每刻都把自己視為大法弟子,緊緊抓住了師尊的手走過來的。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我會做的更好,會更成熟。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尊!感謝同修!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