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師尊呵護我一路走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

偉大的師尊好!
海內外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月得法的大法弟子,身在農村文化不高,寫不出法理認識更深的理性文章。前幾屆交流大會我都錯過了,總覺的自己修的不好沒甚麼可寫的,今天看了明慧發的法會徵稿啟事對我觸動很大,作為大法弟子積極參與投稿也是圓容整體,同時向師尊交上一份自己的答卷,無論寫的如何那也是我的一顆心啊!

痛苦掙扎中有幸得大法

得法前我是一個體弱多病對生活失去信心的人,家裏的農活全靠我丈夫一人去幹。我覺的活著是那樣的痛苦和令人可憐。正當我痛苦掙扎在生死邊緣的時候,有幸走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得法不到一個月師尊給我淨化了身體,使我成為一個健康的人,從此我的家庭又充滿了歡聲笑語。

維護大法是我的責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了瘋狂的迫害,作為大法弟子維護大法是我們的責任,有很多同修走上了天安門去證實法,我想在家也要證實法,於是我提筆給當地政府寫了一封證實大法是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的信,親自送到鎮長辦公室。招來的卻是當地派出所的非法抓捕。

在那裏遭到了惡警的毆打和謾罵,打完後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了呢!一個惡警說:「再煉就打死你」。我引用了師父在《精進要旨二》〈我的一點感想〉中的一句話,告訴惡警說:「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為其捨命而不足惜的。」惡警再無話可說,每天晚上把我們兩個人用手銬銬在一起,使我們無法睡覺。

一天晚上我對同修說這手銬是給壞人戴的,怎麼能戴在我們手上呢。於是我們倆一起把手掙脫出來了。當時我們流淚了,如果不是師父的慈悲呵護,憑我們的能力怎麼能做到呢!在師尊的加持下九天後在沒有寫任何保證的情況下我們安然回家了。

發真相資料救眾生

從派出所回家後,丈夫出於怕心不讓我和同修接觸,在家煉功他不管。但是我是大法弟子,大法蒙冤、眾生迷失,我怎能坐視不管呢!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的責任。於是晚上我就背著他出去發真相資料,或貼不乾膠、掛條幅。隨著發資料次數的增多,我的怕心也越來越少、正念也越來越強,丈夫在正的場中也歸正了,對我發資料不但不反對而且還很支持。有時發《九評共產黨》我自己拿不動,他就騎摩托車幫忙送去,等我發放完了再載我回家。

一天晚上,我一個人出去貼不乾膠,因為雨季山路泥濘難走,一路上跌跌撞撞,雖然很艱難,但是我還是貼遍大半個鎮的村子,回家的路上腿已累的酸痛無力,這時師父的講法打進我腦海:「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背頌著師父的法頓時感覺全身輕鬆。回家已是深夜兩點多了,雖然好累但是心裏很甜,因為這些真相不乾膠能解體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救度好多眾生。

百花叢中的一朵小花

在和同修的切磋中,同修對我說:你沒有想自己做資料嗎?難道一直等、靠、要嗎?是啊!不能再伸手跟同修要了。於是我萌生自己做資料的想法。一天去縣城辦事順路到同修家,進門沒多久,同修便問我想好了要做資料了嗎?還沒等我回答同修又說:把電腦和打印機都給你準備好了。多好的同修啊!我激動的眼淚快流下來了,我不再猶豫了,馬上打電話叫我丈夫開三輪車把設備拉回家。本以為丈夫回家會發火的,因為事先沒和他商量,怕他不捨的這麼多錢。沒想到他高興的對我說:你行嗎?我堅定的回答:一定行。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一切師父都給安排好了,就等我們去做,也是慈悲的師父把建立威德的機會留給了我們,就這樣一朵小花漸漸的開放了。

做資料的過程也是修自己去執著心的過程。剛開始做的時候,我的依賴心很強,一有問題就找技術同修來解決,佔用了同修好多學法煉功的時間;當認識到自己的問題,趕快歸正,不能再那樣自私了。也從週刊上、同修的交流中借鑑了同修的經驗,電腦和打印機出現問題時,不是急於找機器的毛病,而是向內找修自己,修機先修人。當找到自己的執著心時去掉它,再和我的法器溝通,這樣它們就很順利的工作了。

一次在打印《九評共產黨》的過程中,激光打印機突然不幹活了,怎麼擺弄它也不動,沒辦法只能用彩噴機打印,剛打了幾頁彩噴機也不幹了。打電話叫同修來看一看是怎麼回事,同修說一、兩天內沒時間,我這才想起向內找,原來這幾天出了幹事心,忽視了學法,找到這顆心後趕快去掉它。第二天打開機器還是不行,放下心發正念還是不行,又用心和它們溝通,我說:能在這麼多的機器中我選上了你們也是你們的幸運,我們就是不可分割的一體,就有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責任。師父為了眾生、為了我們操盡了心,而我們還有甚麼理有不好好幹呢!好多同修為了助師正法拋家捨業不辭辛苦,為了兌現誓約,我們必須做出更多更好的資料,因為眾生盼得救,同修等著看週刊啊!好了,「老伙計」,咱們開始幹吧!(說這些話時我是流著淚說的)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它們又歡快的打印出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了。

結束語

從放下鋤頭用顫抖的手拿起鼠標,到現在能自己獨立完成上網、下載、打印、刻錄、做《九評》和所有大法書籍,都是師尊呵護我一路走來,如果沒有師尊的加持,我一個農婦怎能做的來這些呢。再一次感謝師尊的一路呵護。

請師尊放心,弟子在正法的最後時刻一定做好三件事,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出更多更好的資料,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父回家。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
謝謝同修!
合十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