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修煉者的正念會有不同的結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我與同修一行四人去農村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舉報誣告,被鄉派出所綁架。到了派出所,他們搜查了我們的包,並錄了像。搜出十幾張真相幣和幾張真相不乾膠、幾張三退卡片、幾張護身符卡片、四張藏字石門票。

在民警搜查時,我們都不同程度的講真相。這時,一個同修的親屬托人來派出所說情。來人讓他認識的同修寫「悔過書」,並對我們四人大罵不止。我們並沒有把他的罵放在心上,只是勸他不要這樣。大約晚七點左右,我們被送到縣國保大隊。

到了國保大隊,那裏的工作人員對我們輪番問話,又從新搜查了一遍包。當時我想:大法資料是救人的,是鏟除邪惡的利劍;我說的話是救人的,決不是被迫害的依據。另一同修堅持「零口供,零記錄」,一言不發。國保大隊的工作人員記錄了我講的話,讓我簽字。我簽上了「煉功人」三個字。當時,我明顯的感覺到我在彌補「七二零」時我在派出所沒做好的過錯。大約後半夜兩點多鐘,我們四人分兩次送往縣拘留所。

在送的途中,同修說:咱倆發正念,讓車出車禍。我沒有認同,也沒有說話。到了拘留室裏,我靜思今天所發生的事,我犯了法輪大法的哪一條法呢?師父講:「而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實你的佛性。」(《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甚麼是魔性呢?師尊講:「人的魔性是惡,表現為殺生、偷搶、自私、邪念、挑撥是非、煽動造謠,妒嫉、惡毒、發狂、懶惰、亂倫等等。」(《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當時只想起這些)那麼,我一定有魔性,我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狂妄自大的魔性,覺的自己一直都做的挺好,不知不覺中滋養了這種狂妄自大的魔性。我馬上結印清除,並想:一定要「身神合一」,不能讓舊勢力把肉體與神隔開。我是為正法而造就的生命,本性的一面一定要正法。魔難是魔性的難,一定要清除魔性,歸正自己,在魔難中救度眾生,不讓眾生對大法犯罪而被淘汰。法怎麼正一切,我就怎麼說,怎麼做。這也正是我徹底走出人的好機會,心很坦然。

第三天,國保大隊工作人員又來問話,一同修哭著講了我們是救人的好人,天地良心。叫我時,我覺的同修已經講了,僥倖自己不需要再講甚麼了。他讓我坐在椅子上。我說:我本不想跟你說甚麼,但是我覺的生命是珍貴的。你穿上這身衣服是警察,脫去也是百姓。你不要在那些單子上簽字,你得解脫出來,否則,這些記錄會成為你將來的罪證。他說了句甚麼,我沒聽清。他說我很容易「轉化」,使我驚醒,問甚麼,我不再回答了。他讓我站起來,我兩手抱在胸前,輕蔑的看著他。他被我的行為激怒了,大吼著讓我放下手,並把我的一隻手銬在椅子上,讓我站著。我不停的發著正念。他抄寫著甚麼,讓我回到了拘留室。我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不善。

第四天,我丈夫帶著幾個親屬來了,還是勸我寫「悔過書」。我只是感謝他們來看我,並讓他們回去。回到拘留室,我想:師尊講:「相由心生」(《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我還有情沒放下,想依賴於人溜過這一魔難。我發正念要求自己必須放下人的一切,從人中徹底走出來,不採取任何人的辦法,人怎麼能解決神的事情呢?我是為正法造就的生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正念法力搗妖穴」(《洪吟二》〈圍剿〉)。這正是鏟除邪惡的好機會。我們加大力度,正念搗毀迫害大法、迫害眾生的邪惡機制及邪惡程序,並請師尊幫助善解與我們相關的一切生命的怨緣。我們都不同程度的感受到師尊的加持和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幫助。在此,向師尊和大法弟子表示誠摯的感謝。

第八天,國保大隊工作人員送來了兩張勞教通知單。接到通知單的同修情緒不太穩定。其中一同修以前被迫害過,時不時的按照邪惡的迫害程序思維;另一同修怕心及情反應較重。我們一起背《洪吟》,背《論語》,能想起的法,儘量背,並發正念廢除與舊勢力的一切約定,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接到通知書的倆個同修,似乎總是從法中找解除迫害的辦法,並希望外面的同修及家人聲援,而不是用法歸正自己,好像藏在法裏就可以免去一切災難。

後些天,我們一直堅持背法、煉功、正念除惡、唱大法歌曲,並與同監室的其他人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十六天先後進來了八個人,只有一個人不太認同,其他七人都不同程度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殊勝,並感謝大法弟子的善良,後悔認識大法弟子太晚,否則就不會犯傻。

看到她們,我感到講真相救人的重要。我清理了自己空間場與她們相同的魔性,深感自己講真相的力度小而慢。

這期間,同修送來了師尊《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但是沒有保護好,被惡警搶走扔掉了。這件事使我非常慚愧,認識到自己在護法方面的不足。

另一同修,零五年得法,非常堅定,從綁架到正念闖出,每次問話,都是「零口供,零記錄」。回答只有一句:信仰無罪,法輪大法好,我有權保持沉默。

第十六天,我與那位堅定同修正念正行闖出拘留所。(丈夫將我接回)正如師父所說:「用人的觀念還是用修煉者的正念,做出的事情結果是不一樣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