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點滴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多種疾病纏身,尤其有幾種頑固的慢性病,如氣管炎,胃病,婦科病等。修煉兩個多月後,我身上的疾病奇蹟般的一個一個的好了。我不知用甚麼語言來感謝師尊,是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於是我心生一念,想把自己修煉好的這顆心獻給師尊。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團開始無理的打壓法輪功,利用電台報紙等肆無忌憚的誹謗大法,給大法造了許多謠言。那是我感到真像天塌了一樣壓的透不過氣來,就在路邊上呆坐著,眼望著天,茫然不知所措。這時走過來一個熟人,他知道我在煉功,就問我:「他們說的你們煉功是那麼回事嗎?」我說:「不是那麼回事!」他說:「放著貪污的不抓,管人家法輪功幹甚麼?!」看著他那憤憤不平的樣子,我心裏很感動,在那時能為大法說句話實在了不起了。到三退的時候,我想這樣的好人不能落下,就去他家給他退了黨,並告訴他妻子要常念「法輪大法好」會有福報,她很高興的答應了。

我丈夫看我整天發愁的樣子說:「別煉了,看看都這樣了。」我說:「不是這樣的,你看看我們這麼多煉功的人有這樣的嗎?」他說:「沒有。」我就把我修煉後的體會寫出來念給家人聽,一邊念一邊流淚。其實丈夫和孩子們心裏很明白怎麼回事,丈夫說:「一說法輪功不好就像割了你的肉。」我說:「不是割我的肉,是在挖我的心。」從那以後他們再也不看誹謗大法的宣傳了。我暗下決心,我一定要煉下去。就憑這一念,總覺著師父在時時呵護著我,每當我放鬆和不想煉下去時,就有同修來鼓勵我,或師父在夢中點化我,鼓勵我修下去,不然就回不了家。

記得剛修煉不久,我跟丈夫發了一次脾氣,一賭氣把自行車推到台階下了。丈夫說了我一句:「你八輩子也學不好。」我心裏吃了一驚,這還像甚麼修煉人啊,覺著自己太不好了。從那以後,我暗暗下定決心,一定更要修好自己。這次做不好,找原因下次做好,時時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就按師尊要求的來做。

有一次,我夢到考試,得了九十五分,扣的那五分是卷面模糊。醒後悟到,是師父鼓勵我,叫我多學法,卷面模糊是法理不清。看了師父的所有經文後,我發現師尊的每一本書都在不厭其煩的教我們多學法。於是我每天除了做家務,就是學法,抄法,除特殊情況外每天堅持煉功。那時我家還開著小賣部和理髮店,遇到有緣人,我就給她們講大法真相,祛病健身如何神奇,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

有一次有兩個做傳銷保健品的人來找我,她倆是有工作的熟人,叫我吃她們的保健品。我想了一會,是否把大法真相告訴她們。那時打壓的很緊,心裏有點害怕,可她們不走,總說保健品好。我把心一橫,說:「我真的不用吃保健品,我是煉法輪功的,以前的病都好了。」還把煉功的動作演示了一下。她們說:「動作很好看。」後來,她們倆其中的一個常來找我說說話,另一個人有一次在街上碰到,很順利的幫她三退了。有時同修找我,我就把店門關了,就和他們出去發資料,貼真相標語。

後來兒子有了孩子,我就去保定市看孫子了,這一去就是將近三年的時間。後來我母親摔壞腿後,我回家侍候母親。母親因此得了法,糖尿病等幾種病都好了,特別支持我做講真相的事;父親也順利的三退了,婆家三退的人也不少。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和母親配合先做了《九評共產黨》裝訂成書的環節,以後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開始做大法資料。開始是黑白的,後看了《明慧週刊》,同修們說,眾生比較喜歡看彩色資料。我思考了一下,就拿出一千五百元錢,叫同修幫忙買了彩色打印機。幾經周折在正月我們就正常打印了,母親幫我折資料裝資料,配合得很好。我上街買菜時就帶上資料、護身符和神韻光盤等,買菜的時候就給他講真相,講大法傳一百多個國家和三退。有時用輪椅推著母親上街講,給人們護身符,母親總是對她們說,要珍惜,要珍惜,裝在錢包裏,錢丟不了,護身符就丟不了。

回首自己的修煉路,有苦有甜,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摔摔打打,跌倒了爬起來再繼續修,就這樣一步一步的走過來了,想起來真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記得有一次做夢,夢見自己在厚厚的冰下呆著,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這一切都離不開師尊的呵護。在師尊最近的經文《再精進》的鼓舞下,我決心一定要修好自己,配合同修做好三件事,讓師尊多一點欣慰,少一點操勞。

另寫上一件事,我女兒小時候出了一次車禍,做手術的時候缺了一塊頭骨,因我常叫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頭骨奇蹟般的長平了。我代女兒再一次深深感謝師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