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婦女見證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日】我是個家庭婦女,今年六十歲。十二年前體弱多病,渾身難受,越是晴天越是難受,不難受是個甚麼滋味根本不知道,四處求醫問藥都無濟於事,整天昏睡抬不起頭來;還有心臟病,風濕病,腰椎盤突出等等。不能掙錢還要花錢治病。丈夫一人養家,兩個孩子上學,日子過的特艱難。

正當我每天掙扎著求生的時候,鄰居送我一本《轉法輪》,我一看這寶書就想睡,我就閉一會眼再堅持看,一天一夜看完了這本書。鄰居同修問我看得怎麼樣?我回答說「好」,到底怎麼個好法我說不出來。同修說煉功能祛病還不要錢,我想累點苦點我也跟著煉。正月十八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從這天起,我便走上修煉這條路。

按「真善忍」做人 身心淨化

我開始煉了三天動功,靜功還沒學,身上就奇蹟般的不難受了,走路腿飄輕。丈夫問我煉的怎麼樣?我說太好了,我算是得了福了。丈夫說好就煉,我給你買錄音機,請書。當時所有的大法書我在一個星期內看完了,越看越愛看,初步認識了這是修煉。晚上我做了一個夢,看見一隻大手沒有邊緣。我想師父一定是個大佛。

隨著不斷的學法,逐漸的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到:「要想好病、祛難、消業,這些人必須得修煉,返本歸真,這是在各種修煉中都是這樣看的。」

我悟到:我渾身都是病,這不就是一個業力滿身的人嗎?生生世世造下的罪,此生不得大法會是甚麼樣呢?今天我修煉了,師父把我身上的病根都拿下去了,又教導我們怎樣修煉,在社會上、在家裏、在單位裏處處都要做個好人,更好的人,事事為別人著想,有矛盾向內找。師父講的法理一點一點使我的心胸開闊起來了,我決心走師父安排的路。可是修煉是嚴肅的,過心性關是剜心透骨的。

有一次我去姑娘家,姑娘的婆家離我們家萬里遠,我很難得去一趟,我是去給小外孫女過生日的。本來是高高興興的,誰知道第二天傍晚小外孫女摔了一跤,女婿就當著我的面又吼又叫,朝我姑娘發火,又打又鬧。我心想為了這點小事當我的面這樣子,我不在這,我姑娘不是更受氣嗎?我的心那個難受勁呀,親家一言不發,這不是打給我看的嗎?為了你們這個家,我給了幾萬塊錢……我心裏那個冤屈勁呀,真想發洩出來。可我是個煉功人呀,得忍,我得聽師父話。這可能就是提高我的心性吧,我穩了穩神,靜了下來。他小倆口也不吵了。我差一點這一關沒過去。第二天天剛亮,女婿就哭著過來道歉。

還有一次,晚上吃晚飯去找兒子,我順著馬路邊走,後面上來一輛自行車把我撞倒在地上,不知多長時間,當我醒來時,就聽有兩個人說「你先別走,老太太都叫你撞昏了」,我睜開眼看,撞我的是個姑娘,她嚇壞了一個勁的說:不是我撞的,不是我撞的。

我慢慢地坐起來,當時感覺大腦裏有法輪在轉,我知道是法輪在調整我的大腦。我說:姑娘你別害怕,我不會訛你的,等一會幫我送回家就行了,我是煉法輪功的,我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

我站起來,活動活動腿看看能走路,就說:那個姑娘你走吧,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得福報的;今天要不是我煉了法輪功你可得花錢了。姑娘點點頭,騎上自行車走了。

十二年的修煉路我走的平凡又艱難。每一關每一難,我都堅信師父堅信法,思想境界提高上來了,身體也得到了淨化。

大法的神跡在我身上體現

去年四月十五日晚上,我們三個同修到離家四十里外的山村發資料。去的路上我就說我膽小從來沒晚上騎過車,人的東西冒出來了,走路忘了正念。

走在一個水庫邊上,北風吹著,波浪拍打著堤岸,發出的聲響使我更加緊張,兩個同修都看不到影了,我又著急又不敢騎,只好推著自行車過了大壩,同修在對岸焦急的等著。發資料的時候我正念很足也就不害怕了,我們都安穩的做著。

騎上自行車,我就忘了發正念,總覺得身後有車過來,正下大坡時,我心想:靠邊走,後邊可能來車了。這一念我就摔在了三米多深的溝裏(石頭多的流水槽)我全然不知怎麼回事,只聽同修在喊我,漆黑的夜晚也找不到我,我坐起來想我在哪裏?嘴裏答應著,順著聲音她倆好不容易下到溝裏把我扶到路邊,看看摔壞沒有。這時我心裏很坦然,摸摸滿臉粘糊糊的,額頭上撞了一個洞,像開花似的,但一點不覺的痛。甲同修把布包套在我的頭上,脫下她的衣服給我披上,騎上車子去打車了。說是打車,半夜了上哪打車,其實是敲門求救。乙同修看我這樣子嚇得掉了眼淚,問:「大嫂怎麼樣?」我說沒有事,有師父保護咱,你看我都不痛。

甲同修找來車子,司機一看不敢拉,我說走吧,我精神著呢。到了家裏丈夫看我這模樣二話沒說就看傷口,他說裏面全是髒東西,說去醫院清洗,咱自己做不了。去了醫院急診室,值班的大夫說到腦科吧,我沒動,過了一會看看我的表情讓我過去,開始清洗縫合。按說這是很痛的,同修有搓我手的摁腿的,轉過臉不敢看的。我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不會讓我痛的。大夫碰碰我,你怎麼沒有動靜,真有抗性。他哪知道我一點也不痛。

我數著縫了十針縫完了,我一下子坐起來,神志更清晰了,我就直接奔車去了,我以為同修交了錢就可以了。大夫說,「回來!就這麼走了?還要做CT化驗,打破傷風針,打點滴。」我說不用了。大夫愕然,「沒看見你這樣的人,出了後果誰負責,你自己寫吧。」我拿起筆來寫了幾個不字,大夫感到太奇怪了。我心想:人怎麼能知道神的事呢!

隔了一天我去揭紗布,這麼簡單的事把我痛的直鑽心,出了醫院我才悟到:不該來,那叫換藥,後來縫傷口的線叫丈夫給拆下來了。

當天晚上做夢,清楚的看到三個像人樣的爛鬼站在懸崖邊上,背後有一個人用手槍頂著它們的後腦,我悟到是邪惡鑽了我怕心的空子,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用語言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只有精進!再精進!

我和同修都按「真善忍」做好人,從不和鄰居鬧糾紛,周圍的人都知道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有的人跟著學煉法輪功,有的人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師父慈悲苦度,震撼著有良知的人,越來越多的人走進法輪功,相信善惡有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