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夠精進的弟子想說的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每天都要上網閱讀同修們寫的交流文章,因為明慧網對我來說是唯一可以「比學比修」的地方。每次看到同修們精進的修煉歷程,我都會感到無比激動,有時甚至為他們在巨難中而表現出的堅如磐石而感動得落淚。

相比之下,自己做得很不好,所以,每當我覺的也應該寫點甚麼的時候,卻總是提不起精神來,慚愧之心一直在阻擋著我拿起筆來。可是,很多次在夢中我都夢見自己身處考場,別人都答完了試卷,而我卻還有題目沒做完,時間非常緊迫,每次自己都是被急醒的。此時此刻,我終於明白,其實是慈悲的師父在點悟我啊。

在1999年我就曾經接觸過大法,那時還剛剛學了另外一種氣功。在此之前我對氣功從不了解,因同宿舍同學是法輪大法弟子的緣故,我就也開始接觸法輪功了。看了《轉法輪》,覺的很好,沒有任何觀念上的阻礙,我就接受了。明白了「不二法門」的法理,我毅然把原來的氣功書燒掉了。可是,我才只學會了前四套功法,鋪天蓋地的邪惡污衊宣傳和打壓就開始了,在學法不深的情況下,我再一次落入了常人洪流,直到2006年。

七年的墮落,失去的再也回不來了!即便如此,慈悲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

06年過年後,自己內心深處突然特別想重修大法,我想那是因為大法在我的生命裏已經扎根,我不可能放下。我從來都相信神佛的存在。從小成長的環境從未給過我這方面的啟悟,但是一接觸到大法我就相信。師父說:「造就一個人、一個生命,在極微觀下已經構成了他特定的生命成份、他的本質。」(《轉法輪》)記的還是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莫名其妙的經常在腦子裏冒出一個想法:我要回家。很多年都是這樣。當時不懂為甚麼,如今終於明白,其實我們都是從不同層次下來的生命,大法正是我們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尋找的「回家」的天梯啊!

回到修煉中來以後,有時心性過得好,有時不好,在師父的呵護下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在此過程中,師父給我打開過天耳、天目,很多次在睡夢中聽到另外空間無比美妙動聽的音樂,真實得自己都被驚醒了彷彿音樂聲還在繼續。

一次經歷讓我真切體會到了師父對我們的慈悲呵護。那一切雖然發生在夢裏,但那不是夢,而是真實存在的事實。在睡夢中,我看到一個青面女妖,似乎正準備要謀害我,正要下手,只聽它「啊!啊!」的慘叫起來,然後就被銷毀了,那種極其痛苦的慘叫聲使我驚醒,至今回想起來都讓人不寒而慄。每當有危險的時候,師父都會讓我在夢中看到各種鞋子,我悟到,這是師父利用「鞋」的諧音──「邪」來點悟我要及時發正念清除邪惡因素。

還有一次,我正在午睡,迷迷糊糊中感覺一股股熱流從頭頂灌下來,後來自己已經完全清醒,但仍陶醉在那種美妙的感覺中。慢慢的,眼前彷彿出現了一個大電視機,這時我的元神從電視機的螢光屏裏飛出去了。我來到了另外一個空間,不知是甚麼地方,只看到一隻可怕的怪獸在悄悄接近一些像人一樣的常人,我感覺到了危險,心裏為人們的渾然不知而焦急又無可奈何,這時,這隻怪獸爬到一個孩子跟前開始用刀兇猛的砍他,只聽見一陣陣慘叫!我在那裏看著,卻根本幫不上忙!醒來,我久久的想著夢中的情節,心裏非常難過,師父要我看到這一幕,是讓我去救人啊!明白以後,我就印了很多真相資料。我發現我工作的校園裏有很多自行車,於是就把真相資料放在那些自行車車筐裏,有時還把真相不乾膠貼在校園的廣告欄、超市的商品櫃上等力所能及的地方。此外,我還通過寫真相信、真相幣、發手機短信等方式來講真相。但因為懶惰等各種不好的心,真相工作始終做得不夠多。

師父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可是自己還是有很多不好的心時常反映出來,三件事有時做的好,有時做的不好。

師父在講法中指出了大法弟子存在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不讓人說的問題,一說就炸。我發現自己很多次心性關過的不好時,也都是因為自己那顆不讓人說的心在作祟的結果。在工作單位,同事之間,有時因為自己活做的多了,別人做的少了而憤憤不平。雖然表面上自己沒有怨言,可心裏卻放不下,總會在家人面前嘀嘀咕咕的。自己時常都很清楚的告誡自己要守心性,可是每次自己對自己都不滿意。

其次,一直沒有完全戰勝睏魔、求安逸心。早上三點五十分的集體煉功不能堅持,總怕休息時間不夠,如果在十二點發完正念以後再睡,早上煉功時就睏得起不來,鬧鐘響了,可是自己卻又睡過去了。

在正法的最後時期,我還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好,今天寫出一部份,希望以此暴露、警醒自己,也給像我一樣的同修們提個醒,以後一定要努力做好,不要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

雖然我的身邊沒有同修,可是每次看到同修們的文章,我就覺的自己並不孤單,見不到你們,那就讓我們用筆做個交流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