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實修走正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河北農村大法弟子,九八年三月十六日經同修引導有幸得法,現把自己的親身體會向師父彙報一下,和同修切磋一下。

得法前後

我走進大法修煉是抱著祛病健身,試試看的想法走進來的。因為二十年的勞傷折磨的我沒有一點好的地方,還染上了打麻將的惡習,有時連飯都忘做,自己也感覺不對,幹活的回來了,上學的回來了,可我這做飯的還沒回家,他們準得發脾氣,但是我不給他們時間,進門我先鬧他們。多麼骯髒的一顆心,連家人都算計。

我第一天從煉功點回家,晚上就睡了一個安穩覺,這種感覺已經二十年沒有過了,我發自內心的說了一句:我找到了真正能救我的師父,這條路我走定了。把所有的藥全部扔掉,戒掉打麻將,逐漸把所有大法書請到家,當看書時又有了困難,我只上過一年半學,書上的字認識不了幾個。師父給了我智慧,生字越來越少,法理越看越明,身體變化越來越大,信師信法也越來越堅定。後來同修推薦我當輔導員。

堅信師父堅信法 正念顯神威

「七﹒二零」後,我和同修聯繫上,把師父的經文送到每一位同修手上,並告訴我周圍的同修從明天開始誰都不去報到了,我們沒有錯。那天我在村邊幹活,大喇叭就叫,我心想,不用叫,今天一個都不去,大喇叭叫了一會兒就停電了。

有一位同修遭到迫害,從二樓跳下來不能動了,我聽說後就去看她。她婆婆和我說:這人永遠站不起來了,神經線摔壞了。我說:沒事,她能好,因為她是大法弟子,師父一定管她。我鼓勵同修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別忘記自己是大法弟子。同修的丈夫聽見了,用手指著我說:「你給我走,你怎麼那麼討厭,你以後別來了,我一聽那個就來氣,你還老來」。我說:「你怎麼和我說話呢?連個做人的標準都不懂,不用說我是你的長輩,要是個過路的還怎麼著,我們不就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嗎?我們錯了嗎?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來不是為了給你找麻煩,因為我們是同修,她離不了我,我也離不了她。現在你比我更了解她的情況,說是摔壞了神經線,不管怎樣,在我們修煉人面前甚麼也不是,你也不要失望,我們要配合好,不要冷言冷語對待她,給她增加壓力,我這是為你好,她要恢復不過來,受害的是你家,現在是十月,頭過年我想讓她站起來,過個痛快年。你現在的付出不會白承受,以後你就知道了,你做飯吧,孩子們回來就餓了,我也該回去做飯了」。他把我送出了大門。

在回家的路上,我回憶事情的經過,為甚麼說了句頭過年讓她站起來,其實是師父利用我的嘴在告訴他們,做甚麼事情我們只是有這樣一個願望,都是師父在做。同修一個多月就能扶著椅子走路,兩個多月也就是頭過年,完全恢復好,也能幹活了,她的家人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同修又加入到證實法的洪流之中。

助師正法 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在零八年陽曆一月,聽外村同修說:有一批掛曆印的都是邪黨魔頭,發給了我鄉各村黨員,說是你們村印的,是村支書家印的。他們家串門的又多,又打麻將,一時半會兒也說不到位,乾脆寫封勸善信說的更全一些,告訴他不要再印大魔頭掛曆了,現在全世界都在搞退黨團隊大潮,這是天意,解體邪黨是天定的,也是歷史的定數,你這麼做是逆天意而行,無知中在犯罪,是在散布邪靈害眾生,做了好事得善報,做了壞事得惡報,我是真心為你好。裝了兩張真相材料,告訴他按上面的網址用電腦把黨退掉,自救保平安。剛過完年,他們家兩位老人歲數都不大,煤氣中毒,先後都去世了,鬧的一個大家族,一個正月都沒安寧。

在邪黨開奧運前幾天,鄉村幹部到我家對我迫害,要身份證,一千元押金,報到簽字。因為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說我頑固,把我和另兩位同修列為重點。在奧運開始的那天都不叫回家,讓送飯,我說不是我做的飯都不吃,我家有的是活兒,我還要抱孫子呢,沒時間在這陪你們。說完我就走,他們說:你真走啊,查崗來怎麼辦。我頭也沒回就走了,剛到家就打電話,說你快回來吧,查崗來了,支書到家去找我,我邊走邊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弟子,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院子裏有兩輛車,滿屋的人,我一進門,找我的那個鄉成員就說,這是書記(我知道這是警告我),我沒說話,邪黨書記馬上問我:還煉沒煉功。我笑著說:我沒見過這場合,不知道怎麼說。村支書說不知道怎麼說上裏屋呆著去,以下的問話他們就回答了。

他們走後,找我的那兩個鄉里的人就叫我,他說,你剛才多玄吧,你說句不煉不就得了嗎,要把你帶走,你把大家都連累了。我說別怕,這不躲過了一劫嗎?他心情好是我對他沒惡意,我誰都不恨,包括你們,你上報給我們掩蓋那是你在選擇美好未來,會得福報,所有替我擔心的人,美好的未來屬於你們,大家都笑了。

在回家的路上,同修說:「你沒說『不煉了』是屋裏亂,不然不會放過你」。我笑著說:「我覺的這話沒在法上,師父不是時刻在我們身邊嗎?師父見我真的不想說不煉了。師父能叫邪惡把我帶走嗎?我們不是光喊口號,關鍵時刻師父就看我們的心」。

我們也有許多不足,尤其是農活一忙,四個整點發正念都保證不了,稍一放鬆就趕不上晨煉,學法也少,三件事就做不好,尤其是到現在,我們還沒有集體學法。我在遇事過關中也能想起師父的法,但寫的時候又不知道是在哪講的,所以很少引用師父的講法,這是最大的缺點,早就想寫就是下不了決心。後來一想,修煉十二、三年了,就沒有向師父彙報的?寫文章的過程就是去掉人心,純淨自己的過程。利用好師父給我們延續的時間,多學法,學好法做好三件事。

因悟性差,文化低,認識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