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提高與不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我應該向師尊交一份答卷,在答卷中總結一下自己在做好「三件事」的實修中有哪些提高與不足,使自己在走向神的修煉路上更加精進,走好最後的路。

一、我的提高

1. 我明白了許多法理。學大法後我知道了做人的目地不是為了當人,而是為了返本歸真,要想返回去就必須走上一條修煉的路。只有在大法中修才能真正的修上去,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去人執著心的過程;我知道了大法弟子修煉不僅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肩負著歷史的重任,助師正法,要做好三件事,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知道了世上的人絕大多數都是高層來的,都是為法來的,救度他們是我們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一定要儘量去救;我感受到了師尊的佛恩浩蕩,沒有師尊的正法就沒有了一切,我為能成為師尊的弟子而感到無比的榮幸。大法的法理使我活的輕鬆、樂觀、灑脫,不斷地精進著。

2. 學會向內找。師父講:「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我理解只有修自己的那顆心才能提高,才是一個修煉的人。可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學法時,都是對照別人,甚至直接就對同修說:「你看這不是說的你嗎!你應該如何如何!」好像與自己沒有關係,好像自己比別人強。我這樣做是自己在修嗎?這不是幫別人修嗎?不修自己那顆心怎麼能說自己比別人強呢!正說明自己修的不好。後來再學法時就注意對照自己了。當學到師父講的:「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曼哈頓講法》)時,我馬上對丈夫(同修)說:「你說的我不符合實際的事,我跟你爭辯是不對的,是我動了心了,沒有做到師父要求的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坦然對待。」他點了點頭,表示認同。向內找真是一個法寶,以後不管和誰發生矛盾,就找自己哪裏不對,保證就沒有矛盾了。師父不是講:「心性多高,功多高」嗎!(《轉法輪》

3. 丈夫的發火是我的不對。我得法以來很重視學法,為了學法有一段時間家務事很少幹,有時到了中午也不去做飯,丈夫做好飯還得請我去吃。自己還認為這麼抓緊學法是精進的表現,別人伺候自己也是應該的。心想我修圓滿了丈夫也沾光,那就讓他幹吧!誰知道有一天丈夫買菜回來,(快中午了)一看我還在裏屋看書,氣就不打一處來,大喊著:「我看你成了專業修煉了,上深山老林裏去修吧!在家還得有人伺候。」我一下警醒了,這不是用丈夫的嘴在點化我嗎。師父不是講過我們的修煉形式是大道無形的嗎,是在常人中修煉得符合常人的狀態才行。我這種讓別人伺候著修,這不成了獨修了嗎?我這種只顧自己圓滿,而不顧別人的感受的做法不是太自私了嗎,這怎麼是精進呢!我錯了。從此好以後我變了,做事先想到別人,勤快的做家務,並處處關心他,後來我又善意的勸他又回到了大法中。現在我們夫妻學法小組堅持天天學法、煉功,遇事向內找,比學比修,努力的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感謝師父的點化,師父的呵護,使我明白了學法的目地,知道了怎樣才能符合常人狀態的修煉。

4.我在去掉不能被人說的習慣。現在人一般對我的評價是脾氣好,能寬容人,能忍。可原來我是一個一說就炸的那種人。剛得法一年左右,有一天我在看法,女兒在裏屋看電視,我看她去了涼台就把電視關了。女兒過來對我說:「媽,你真霸道。」我聽後馬上就炸了,開始是訓斥,最後是哭訴自己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才把你拉扯大的,你竟然說你媽「霸道」。直到女兒認了錯才平息下來。從那以後我的腿就疼了一星期,厲害的時候蹲下起不來。有一天晨煉不知怎的從樓梯倒數第三登台上滑下來,坐在了地上。後來我悟到:讓我腿疼是消去自己魔性大發時造的業,從樓梯上滑下來說明我心性沒守住,層次掉下來了。

從那以後我知道了我錯了。不讓人說其實就是沒做到忍,更做不到師父提出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要求了。從此後我重視了這方面的修煉。一開始別人批評的對時能接受,當別人冤枉自己時也能做到冷靜,但心裏想:你冤枉我了。逐漸的做到了坦然地對待別人批評,有時心在笑,心想提高心性的機會來了,我要守住心性。

有天下午丈夫游泳去了,我在家用暖瓶的水燒稀飯,心想丈夫游泳回來喝上稀飯會高興的。可沒想到他回來一提暖瓶是空的就朝著我喊:「暖瓶裏一點水都沒有,我就是十惡不赦的壞人也要讓我喝水呀!」我聽後很冷靜,沒有爭辯暖瓶裏為甚麼沒有水,而是向內找。用暖瓶的水做了稀飯,為甚麼不再燒水呀!如果暖瓶裏有水,他會發那麼大的火嗎?是我想的不周到,怎麼沒想到丈夫回來時先喝水而不是喝稀飯。我趕快燒上了水。

我們一塊學法時提到此事,他不好意思的對我說:「我那天是說的有點過火。」當我讀到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的:「不會有人告訴你我是來考驗你的,我是為提高你心性來給你提出批評的。其實矛盾的對方自己也不清楚,是相互在過心性關。」我明白了,原來是我倆在相互過心性關呢!要想過好這一關就要做到忍,做到向內找,做到要讓別人說。

5.執著於同修的執著也是執著。師父講:「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第一講〉)可我在一段時間裏卻執著丈夫的執著。丈夫執著打羽毛球、游泳、看電視,我心裏就不悅,表現出來時不願和他說話。憋不住了就給他一頓:「打羽毛球、游泳是修煉人應去的執著,你還這麼執著,還像修煉人的樣嗎?電視有甚麼好看的,都是人的東西,不好的信息。」他急了就對我說:「你做到了,我做不到。」產生了間隔。

學了師父的法我知道我錯了;不能強迫別人修,只能勸善,修不修是他個人說了算。再後來我對丈夫的執著不再動心,在共同學法中提高認識,因為法能去一切執著。現在丈夫在大法中不斷的去執著,不再那麼強烈的執著,同時我也去掉了對丈夫執著的執著。

所以執著於別人的執著也是執著,也是應該去的。

6.信師信法過好病業關。我真修後一個星期血壓由低壓120高壓150恢復到正常的低壓80高壓120。我當時認為法輪功太神奇了,堅定了我信師信法的信心。於是我把家中原來的藥全扔了,心想我從此以後不吃藥了,真正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我明白了真正修煉的人病根已經摘掉了,所以沒有病了。以後在修煉過程中在不同層次中承受那點難,遭的那個罪是讓剩的黑氣往外冒,是在一邊提高著心性,一邊在不斷的淨化身體。我明白了法理,所以在修煉過程中闖過了一次又一次的病業關,業越來越少,身體越來越輕,變的也越來越漂亮。

對我考驗最大的一次大概是在九八年,單位組織旅遊來到劉公島在海邊上游玩時,我感覺肚子不好受,先是不斷的吐,隨後就見廁所就上。單位領導一看我病的不輕就提前把我送到了旅館,到旅館後上吐下瀉的更厲害了。第二天我在旅館裏休息了半天,同事後來一看到我就驚訝的對我說;「你可能發高燒,你的臉色像喝了啤酒一樣的紅。」我到鏡子前一照是挺嚇人的。心想:「沒事,我這是在消業呢。同事又接著說:「你快吃藥吧,我這裏有。」我說:「謝謝,我不用吃藥,不會有事的。」我堅持著,忍受著。

在回來的路上同事都認為我病了,幫著我拿背包,我謝絕了他們的好意。因為我從思想上沒把它看成是病,承受的痛苦是消業,是淨化身體。上車時我仍讓給別人先上,我坐在了後面。領導關心我非讓我坐在前面,不好推辭和同事換了個座位。

回到家已是晚上,第一件事就是讓女兒給我讀師父的經文《病業》。我自己也學了好幾遍。等睡到半夜又開始發高燒,渾身發冷,就蓋上了暖被。(當時七月份)不多時又發汗,衣服都濕透了。只睡了三、四個小時。凌晨三點半照常起床參加了晨煉。後來就像甚麼事沒發生一樣,一切正常。

我的病業關闖過去了,心性提高了,身體輕了,功也長上去了。我謝謝師尊的呵護。

在以後過病業關時,一次比一次輕,身體也越來越好。現在常人見到我都說我不像六十多歲的人,皮膚真的是白裏透紅,有光澤。我體會到:要過好病業關就必須信師信法才能關關都能闖過去。

7.在講清真相中走向成熟

<1> 逐漸去掉了怕心。開始講真相只限在親朋好友中,認為在親朋好友中講真相比較安全。再後來周圍的人也能給他們講真相了。接下來有能面對面的給陌生人講真相;最後不但能為陌生人講真相而且能勸三退,有文化的有緣人再送上一份真相資料。起初晚上貼不乾膠真相時,腿在抖,心跳的厲害,第一次出去當天晚上都沒睡著覺,因為太緊張了。再後來去挨家挨戶送真相資料,心裏雖然有點緊張,但回家後能睡著覺了,現在能像平常做事一樣的自然了。回來後感覺心裏很愉悅,認為自己在做最神聖的事,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

去掉怕心的過程也是在法中不斷提高心性,思想昇華的過程。去掉為私變為為他的過程。為甚麼怕,說白了不就是怕自己受到迫害嗎,為了保護自己嗎?可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擔負著歷史的重任,肩負著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只想自己那不是為私的嗎?去掉怕心,多救度眾生才是為他的,記住師父講的:「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怕啥〉),我們是神在世證實法,怎麼能怕世上的人呢!

<2> 智慧的講真相。我講真相一般用聊天的方式,用親切的話語親近他們,而後給他們講故事。第一個故事是講一個農村老大娘得了癌症,醫院不給治了,回家後煉法輪功的親戚讓她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結果身體逐漸在康復。告訴世人你們也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對身體有好處,並帶來福報。第二個故事是講煉法輪功的人在路上撿到三千元錢送到派出所的事,說明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再通過明真相的警察的對話,說明煉法輪功是合法的,他們迫害大法弟子是執法犯法,大法弟子是被迫害的。有時間再講一下迫害法輪功是有罪的,為甚麼有罪。還有邪黨的腐敗,人不治天要治,三退才能保平安及怎樣三退。時間允許就多講、講透,使其真正明白真相並三退。時間短可以靈活掌握,抓住重點講,儘量叫對方明白真相並三退。實踐證明我這樣智慧的講真相效果比較好。

例:有一位賣水果的中年人,我給他講了真相,勸了三退,送給他一本真相小冊子。再一次見到我時,他親切的叫我大姨,並說:「大姨,你那天給我那本小冊子我回去看了十遍,我就看著大姨人好,我就相信。」我說:「真相小冊子是要珍惜,上面都是真事,都是煉法輪大法的好人用自己的工資,自己的錢做出來的。」接著我又問他:「你看過《九評》嗎?」他說:「沒有。」我說:「人家送給我一本,我看完了,太好了,簡直是天書、奇書。你願意看,我回家給你拿去。」他表示願意看,我又把《九評》送給了他。

還有一位賣菜的中年男子,我給他講了真相,勸了三退,送給了他一本真相小冊子。當我想要離開他時,他自言自語的說:「我的孩子也不能讓他們入黨入團呀!」我說:「是呀,可不能讓孩子入,那不是跳到火坑裏去了嗎,你就告訴孩子別讓他們入,你最好把我剛才給你講的真相給他們講一講。」他點頭答應著。我想他能想到他的孩子,說明他真的明白了真相,同時說明我們大法弟子不僅是講真相,要講清真相才能救更多的人。

在講清真相中有時也有不聽的或說不好聽的,我不動心,不生氣,仍用微笑對他們,因為我們的心是慈悲的,是救人的一顆心。他們不能被救度心裏真有點不好受,覺的有點可憐,有點遺憾。

二、我的不足

在講真相中對陌生人有分別心,對親人講還缺少耐心,有時還會產生怕心;有時不能修口,背後議論同修的不足;有依賴心,至今仍等、靠、要資料點的同修供給資料;有安逸心,午夜十二點發正念不能保證。講真相不能做到風雨無阻,怕吃苦;有利益之心,做不到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更做不到損失了利益付之一笑。

總之,我的提高來源於大法,是宇宙大法使我明白了部份法理。是宇宙大法使我去掉了不少執著的心,是宇宙大法使我知道了肩負的神聖使命,助師正法的重要。感謝師父的呵護,沒有大法也就沒有我今天的提高,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的不足是因為我還不那麼精進,做不到溶於法中。在最後的路上,我要堅定的走下去,學好法,和同修們比學比修,在自己修好的基礎上,做好三件事,最後隨師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