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恩難報 唯有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聽了同修們一篇篇感人的修煉體會,使我感到極大的差距,鼓舞、激勵,深感師父的慈悲,佛恩浩蕩,和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無限榮幸。

一、在人世的迷中,師父引我走進大法

記得上中學時,不知不覺喜歡上了看武俠小說,如癡如醉,也渴望著自己有一位高德的師父。不曾想數年後,與師尊相遇,巧妙的走進大法。那是九三年的一天,聽母親說起氣功師辦班的事,我本不太關心,修煉──冥冥之中像一個磁石吸引著我。

母親由於身體不好練氣功認識了一些人和氣功協會的一位氣功師,母親告訴我,她聽了一個氣功報告,散場的時候,遇到她認識的那位氣協的氣功師(我們見過一面),是她極力勸說母親,讓我來學這個功法。面對母親的熱情,我誠懇的答應她,如果有這個機會我一定去聽課,但是,因為住校,每天要上晚自習,作為班幹部,要打考勤,當然更不能缺勤。誰知在開班前大約一週,突然學校參加全省同類專業學校比賽,班上有兩位同學代表學校參賽,因此可以不打考勤,其中一位與我同一寢室,關係較好,也都是班幹,由她代我打考勤,於是順利的參加了師父的十天講法。

聆聽了師父的親自講法,調整身體,美妙的心情無法言喻,閉上眼睛,彷彿師父在給我一個人講法,師父知道我的全部,解答了我所有的疑問,終於我有師父了。

二、在修煉路上,師父一路指點、呵護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邪惡製造的烏煙瘴氣鋪天蓋地,同事和我走出來到省政府和平上訪不久,一天單位來了幾個市局的公安找同事和我所謂的「談話」,見面就問我們:是不是去省政府了?然後是不斷的談話、問話,記得那天我上夜班,一早叫到單位一直到晚上六點多鐘,匆匆回家吃過飯,又趕去上班。後來單位所在派出所的警察時常上單位來找我們「談話」,正上班就叫去了,一種文革時期那種政治審查式的問話,給我們製造著一種恐怖的氣氛和壓力,正常的生活被打亂了。

不斷的聽說有同修去北京上訪,心裏像照亮了一盞燈,是呀,我們應該怎麼做呢?同事和我決定去北京,於是各自上路了。從小到大沒有離開過父母,沒有自己出過遠門,真不知路在哪個方向,師父又一次安排了一個去北京出差的人和我同路,回來時又遇到這人出差返回。但是由於法理上認識的不足,使此次北京之行沒能完全達到目地,證實法。回來後,單位在各種壓力下,開除了我們。

隨著正法的推進認識了更多的同修,一次與同修交流時被綁架,在邪惡的黑窩裏被謊言和人情帶動走了彎路做了對不起師父和大法的事,回家後在同修的幫助下,師父的《北美巡迴講法》像一把鑰匙打開了心鎖,像一股清泉,洗刷著心靈的污垢,使我清醒。一天我在鍵盤上隨意敲打著,突然「嚴正聲明」四個大字跳入眼前,嚇了我一跳,千真萬確,我沒有按「五筆」的方法輸入,一定是師父在慈悲的呼喚我「趕快聲明,走回來吧!」看了師父的法我明白了,這在過去的修煉中是不可能的,那一關過不去,就不會再有機會了。寫到這裏也真心希望那些走錯路的同修快快回來,快醒醒,不要辜負了師父的一片慈悲苦心。

以後在又一次迫害中我被關進邪惡的黑窩,迷濛中師父用各種方式鼓勵我、點化我,走過了最黑暗、艱難的幾年。一次警察播放誣蔑大法的碟子,毒害眾生,我很著急怎麼辦呢?突然大法的智慧打入腦中,我收集了一些縫製軍品的綠紗線。這天中午,正午休時,突然大組長集合全部出去打掃衛生,只有我和一個「包夾」阿姨,我靠在桌子上,影碟機就在眼前,我用針把紗線挑了進去,這一下,它做不成壞事了。

另有一次,我想看到師父的講法,在去往小賣店買東西時遇上了另一同修,她知道我的想法後,給我送來了師父的經文,在每天背法、發正念中,心裏充實愉悅,同時加持所有被迫害同修,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在最後的一段時間裏很明顯的感受到外面同修集體發正念的強大威力,半夜十二點時常停電,這在邪惡的黑窩是不允許出現的。

近來師父的講法一篇接一篇,指出了我有的很多執著心。說不得的心,很長時間也認識不到,要到師父講明了,才知道錯在哪,真讓師父操心了;看不起同修的心,有意無意的在證實自己,多可怕呀,這些人心,我不要它。謝謝師父!謝謝給予我幫助的各位同修,讓我們形成整體,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