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歸真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首先感謝恩師慈悲苦度,是恩師用宇宙大法把我從茫茫苦海中救起,引導我踏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一、得法、洪法

我於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這是我人生中一個重大轉折點。得法前我是一個名、利、情、色、賭很重的人,是大法從本質上改變了我,使我去掉了所有的惡習,真正改變成一個思想道德高尚的人。

我知道這個法的珍貴,就想:這麼好的功法,我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所以我經常用休息的時間到周邊地區洪法、送書、送講法帶。幫助有緣人學法,建立學法小組。記的當時有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大娘駝背,學法不到兩個月就直了。有一天老大娘夢中夢到有七個神仙從天上下來,第二天有七個大法弟子到那兒洪法。

二、證實法

「四﹒二五」頭一天晚上,我得知中共政府有個別人誹謗、污衊大法。我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我要告訴他們我們修的是正法。就這樣我和幾十名同修連夜進京上訪。當時國家領導人答應我們可以煉功,我們就高興的凱旋而歸。但事不到兩個月,「七﹒二零」大規模迫害就開始了,警察非法抓捕了我們很多大法學員,當時我感到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就這樣我和幾名同修一起又到政府要人,而當時政府正派很多防暴警察抓人。我家人怕我受傷害,全家出動勸我回家。當時我心裏只想著被抓的同修,邪惡不放人我就是不走。

這時家人把我團團圍住,七十多歲的老父(在文革期間被迫害過)含著眼淚說「兒呀!回家吧!他們甚麼事都能幹出來呀」。妻子拽著我右手哭著說:「你出事了,我和孩子咋辦啊!」兒子拽我左手喊:「爸爸回家吧!」親侄「撲通」一聲跪在我面前苦苦求我:「叔叔快回家吧!警察要抓人了!」大嫂上前搧了我幾個耳光。幾位哥哥焦急的望著我。當時我心真的不好受!我也擔心,擔心我們這一個和睦的大家庭就要因為我的堅持而破裂。是回家?還是維護法?當時的情況我只能選其一。忠孝不能兩全,最後我選擇了大法。因為是大法開創了一切,不修大法就沒有一切,護法是我的責任。後來幾位大哥見我執意不走,一擁而上把我抬走送回家。從此家人輪班看著我,我在屋裏也急的團團轉。越急看的越緊。當我穩下來的時候他們也好像放鬆了對我的看管。就這樣我穿著背心、短褲就跑出來了。當時公路、鐵路全都設卡阻止上訪,我就爬山路。山上的荊棘劃破我的兩臂兩腿我也不覺的疼,因當時一心想著進京護法。沒有怕心,順利通過各個關卡直到京城。

北京惡警見大法學員就抓,大客車上塞的滿滿的,我也被抓在大客車上,車子圍京城轉了轉然後押在豐台體育場。在體育場裏我看到那麼多的大法學員都撇家捨業、冒著風險,為證實大法無怨無悔的。我看到他們的不屈更加堅定了我對大法的信心。看到持槍的武警兇狠的態度蠻橫,不知道要把我們送到哪時,我也不驚不怕。後來惡警把這一列車的大法學員押在錦州一學校院內不讓出入。當時我就想:不能讓他們任意擺布,就和一同修登上樓頂躲了起來,我倆又渴又餓,太陽曬在樓頂上像火爐一樣的熱。同修有點受不了,我勸他堅持到晚上我們就能出去了。晚上十一點多我倆正念闖出,又踏上了進京的火車。

從北京回來後單位又開始找麻煩,以辦班、罰款的形式來威脅我,逼我放棄修煉。我沒有妥協,我認定的路一定要走下去,我開始公開煉功,因而又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最後單位以我「太頑固」為由把我開除了。從此我沒有了經濟來源,再加上親人的埋怨、同事的不理解和社會的壓力,真的感覺矮人一等,心裏不是滋味。有理有苦又無處訴。有一種失落感。在這種情況下,我知道只能在大法中找出路,除了師父誰也幫不了我。我一下明白了我是為啥來?為啥苦?都是因為我沒有真正放下那顆心才覺的苦,沒做到「吃苦當成樂」(《洪吟》〈苦其心志〉)。修煉人就應該有大慈悲心,大忍之心,捨常人難捨之事。師父的大法又一次給了我勇氣。

三、跌倒了又站起來

二零零零年邪惡迫害又升級,作為大法弟子維護大法是我們的責任,不能讓邪惡再逞兇,我不能坐視不管,我要進京護法。在幾十名同修達到共識後,擺脫了家庭與單位的重重阻攔一起進京護法。在天安門廣場上,一輛輛的警車、一群群的便衣特務,看到有很多大法學員打著橫幅喊著「法輪大法好」!面對蜂擁而上拳打腳踢的警察,我打開橫幅,毅然的站在了天安門廣場上,在那一瞬間好像甚麼都沒了。這時我突然感覺自己已被打倒在地,手中的橫幅也被搶走了。

我被押回本地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期間由於我人心重,不想承受、正念又不足,加上邪惡謊言的欺騙走了一段彎路,給證實法帶來了損失,給自己造下了深深痛悔和永遠也抹不去的污點。

從勞教所回來,知道自己做錯了,並寫了嚴正聲明:表示「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新跟上正法進程」。為了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就想多做些大法的事,撒傳單、掛條幅、往周邊地區運送資料。由於學法少,慢慢的起了幹事心。又為了維持生活忙於掙錢。結果學法時心不靜、煉功少、發正念少。在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又一次被邪惡鑽了空子,遭綁架。

這次惡警用各種酷刑逼我招供。最後殘忍的將我雙手反銬,上來四個惡警劈我雙腿,我拼力抗爭,這時又上來四個幫兇,劇痛使我撕心裂肺,我咬著牙挺著不出一聲,用力忍著不掉一滴眼淚,只有在心裏求師父救我、救我。很快惡警住手了。表面現象我好像昏死過去了,但我心裏非常清楚我沒有事。也就在這時我一下感到正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就是人在死亡的那一瞬間沒有害怕的感覺,恰恰相反卻突然感覺到有一種解脫感,有一種潛在的興奮感;有的人覺的自己一下子沒有身體的束縛了,輕飄飄的非常美妙的飄了起來」。當時我感覺自己真的起來了,沒有痛苦的感覺,甚至沒有人的思維,完全是一種妙不可言的意境。

這次之所以能在酷刑中闖過來,我認為在關鍵時刻能不能想到師父與大法,能不能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在面對死亡怕不怕是關鍵問題。怕死不等於不死,不怕死不一定真死。其實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放不下自己,放不下人心,放不下就是人,人就是生、老、病、死。「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只有真正做到才能真正體悟和感受到大法的玄妙體現,也證實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的法理。沒有師父的呵護,我走不過來。

四、反迫害也是為了救人

在勞教所裏,它們強制我執行監規,強制我做奴工。我就在心裏想:我沒犯法、我不是犯人。於是我不穿號服、不站排、不做奴工。我向它們講真相,要它們不要像對待犯人那樣對待我們。它們不聽還派幾個普犯看管我,不讓我煉功,還連打帶罵。惡警也天天盯著我們。動不動就挨打。

一天勞教所指導員跟我們十幾名大法弟子說:有一批手工活讓我們去幹,幹一天減一天刑期。我們抵制不幹,惡警開始打我們,用電棍電擊我們,我們集體絕食反迫害,惡警以為是我帶的頭,就用了三、四根電棍擊我,後背被擊焦了。這時才想起來師父救我。立竿見影,馬上他們就停手了。師父又一次幫了我。(過後後悔沒有想到師父的經文「無論惡警用電棍或是壞人用藥物注射迫害,都可以用正念使電流與藥物轉到施暴者身上去。」(《正念制止邪惡》)關鍵時刻沒有想到這段講法,又白白遭了不應該遭的罪。)

後來副所長偽善的對我說:你不吃飯會餓壞的,我給你買好吃的,你不帶頭「鬧事」,我給你減刑期。我說:「我不要你的這些,我要回家,我要煉功」。他生氣的瞪眼說:「這不是你家,你想回就回,你想煉就煉?」然後就走了。後來,我向內找,認為是我的自私和不善使他產生了惡,是因為我的爭鬥心,使他對我蠻橫無理。修煉人應該善待他人。我的心一變他們也跟著變。再談,他們也承認打人是錯的了,看到我們煉功和發正念也不像以前那麼兇了。從中我領悟到向內找是法寶,形成整體抵制邪惡才能真正震懾邪惡。後來我們在勞教所裏又開創了講真相的環境。當我得知三退的事後,自己退了隊,在勞教所裏我勸退了五十多人。

二零零七年一月,我堂堂正正的走出勞教所的大門。北方的冬天很冷,當時我穿著單鞋,身上沒有一分錢。妻子在外面打工已有兩年沒見面,回到家才知道房子已讓妻子賣了供孩子上大學,一時間我連自己住的地方也沒有,而且還有近兩萬多元的債等我還。我人心上來了,感覺好淒涼、好苦!這時師父的經文《精進要旨》〈真修〉中的一段話一下打入我的腦海:「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我一下驚醒了,我這不是求常人中的福了麼?常人不就是在人世間的物質利益中追求享受嗎?就算我常人間的物質沒有了我就不修了嗎?修不修不在物質的本身有與無,而是我要放下的那顆人心。想到這我的心逐漸平靜了,感覺身心輕鬆。在以後的日子裏我的工作與經濟條件也逐漸好轉。更體悟到了師父「無求而自得」的法理。

五、協調好、廣泛救人

我們這個地區沒有具體的負責人,就是有幾個精進的、有熱心的同修常常和學員接觸,只要是做大法的事他們都走在前。他們對大法對同修那種責任心也帶動我在做這項工作。在證實法與救人的過程中。我發現光有熱心還不夠,還得有包容心、責任心、遇事穩、和對大法法理要有清晰認識。我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看到同修有不足先查找自己,看到同修之間有間隔及時切磋溝通。當「三件事」被干擾,在短時間內儘快弄清解決。有一次本地同修遭綁架我們馬上召集同修到位,有寫揭露惡警惡行,查找惡人名單的,有向遭迫害同修家屬講真相,要同修家屬協助我們去警署要人的,不久這位同修就被要回來了。體現了修煉的整體,和整體配合的重要。

還有兩次,曾經有兩位在監獄很堅定沒有向邪惡妥協的同修很快就要從監獄出來了,可是我們本地「六一零」夥同本地派出所惡警,密謀要把同修用車拉回後送往洗腦班轉移迫害。這次我們早有準備,召集一部份同修在家高密度發正念,另一部份同修很早和被迫害同修的家屬趕到監獄門口等待接人。這期間我們早已向被迫害同修的家屬講好真相,告訴他們不要再相信邪惡「六一零」的騙人伎倆,不能讓邪惡流氓繼續迫害我們的同修了。在我們的感召下同修家屬正念也很強。這時我們看到邪惡「六一零」的車也趕到了!不一會同修出來了,這時「六一零」人員對監獄警察說我們要把人接走。這時我們上來對同修說,不上他們的車。我和你家的親人也來接你來了。說話間「六一零」的人上來就要搶人。這時同修的家屬上來,把惡人推向一邊說,這是我們的親人,不用你們接。很快我們就把同修奪了回來,同修配合很好快速上車後我們馬上就開車走了。這時邪惡「六一零」望著我們像傻了一樣,呆呆的站在那裏,一會才反應過來說:不能讓他們走啊!可是已經甩它們很遠了。像這樣的事我們本地已經經過了兩次,所以不能讓同修和他們的家屬聽從邪惡的安排,不能讓同修被邪惡隨意的擺布。

在救度眾生方面我看到還有一些同修走不出來,有的學員只在家看書,不做「三件事」,也有因怕心而不修了的。我看在眼裏也急在心裏。為了幫助他們走出誤區,我先找自己,然後再找他們一次次的談,鼓勵他們到學法小組,漸漸的他們也能按師父的要求做「三件事」,陸續的回到正法修煉中來了。

我個人認為,只顧個人修煉圓滿那是為私的,大家心性提高上來那才是整體的昇華,才能夠更好的救度眾生,這就需要我們同修之間互相協調好、配合好,那整體的力量才會強大,得救的眾生會更多

人神一念,有人心就苦,沒人心是無為的狀態,修煉中執著越少越好、生活中吃甚麼都香,在人中沒有敵人,看誰都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