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煉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大法被迫害的十年中,我時而精進、時而懈怠。總的來說:這十年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成長、在正法修煉中成熟的過程。我經歷了很多很多,明顯的感覺到師父在推著幫助我們在提高。

(1)跳出「情」。通過修煉我體會到,「情」是女性大法弟子修煉的最大干擾。女性重情並執著於情,特別是經過了幾十年的家庭生活,對家人的「親情」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成為自己的全部。「情」這個魔已經根深蒂固的溶在骨子裏。在過關中、魔難中,這個關就過不去。

修煉前我對自己的婚姻狀況不滿意,委屈和怨恨常常伴隨著我。煉功以後,雖然比以前好了,但「情」沒放下,不知向內找,怨恨和委屈還是經常往上返。總是覺的丈夫哪都不好,都不如意。學法和修煉沒能結合在一起。出現問題時,總是用人的思維和方法來對待,用常人之心來強忍。由於根本問題沒解決,所以二年多的時間裏魔難不斷。我與丈夫之間、兒女們之間等矛盾交織在一起,家裏鬧的一團糟。

慈悲的師父看我實在過不去關,早晨煉功時,腦子裏忽然閃出:「修煉的人應該跳出去看常人中的事情,把家裏的事當成別人的事來看、來對待就好了;另外,你是個修煉人,你的家就是寺院,哪有出家人要求兒女們常來看望自己的?」

我頓感羞愧。我哪像個修煉人哪?甚至有的時候還不如一個常人,真是愧對師父的救度!而且猛然意識到:自己修煉了這麼多年,不但「情」沒放下,其實甚麼都沒放下。

經過這段魔難以後,靜下心來從新審視自己:我是否是真修弟子?是否信師信法?答案是肯定的。但為甚麼修不上去呢?就是學法不夠,沒有跟上正法的進程,執著於常人的執著,還感覺良好,真是太危險了。常人中的東西甚麼也沒放下,名也沒放下,情也沒放下,而且從情中派生出來的各種執著,自己還意識不到。通過師父的點悟:修煉的人就是用神念!法理上提高上來了,家庭環境也變了。

(2)修去名利心和妒嫉心。退休前我是一個企業的負責人,從企業的創辦到事業的輝煌,多年來追求的就是「名」。「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已經成為我的座右銘,追求和體現的是人生的價值,在工作中特別注重別人的評價,把名譽視為自己的第二生命。為了名利自己爭強好勝了三十多年,在名利的背後又派生出的虛榮心、爭鬥心和顯示心,還有掩蓋著很強的妒嫉心和貪慾心,並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形成自然。

在修煉中,我著重的修掉自己的名利心、虛榮心、爭鬥心和顯示心,可是太難了。

常人中的各種執著形成強大的業力,對我的干擾非常大,煉功一直都靜不下來。遇到事情不知不覺的顯示心、名利心、各種心都出來了,修的不紮實。

「何為人 情慾滿身 何為神 人心無存 何為佛 善德巨在 何為道 清靜真人」(《洪吟》〈人覺之分〉)

背會了這段法以後,明白了名利心長時間去不掉,是因為有私心,遇到事先考慮自己。常人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不受損失。貪慾的心,而貪慾是最惡毒的魔,多少常人都被毀掉了,修煉的人必須捨棄!

比如:開車時經常搶道。一是感覺自己車開的好且快,嫌別人笨。二是看到別人的好車時心裏不舒服。通過學法認識到,不按秩序開車搶道,實際也是佔別人的便宜。點點滴滴的小事都能反映出來自己的急躁心、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等。修煉就要不斷學法,不斷的修去各種執著,一思一念用法對照,按法理規範自己的行為。

還有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修煉,所思所念都應該以大法為基點。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在修煉好自己的同時,講真相救度世人。而不是在常人中過的好,享受大法帶來的好處。通過學法真正的認識到:人世間的一切都是假相,都是為大法所生所用,所以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

隨著正法進程的不斷推進,《九評》和《解體黨文化》的書相繼出版。而我對這兩本書不願意看,也不想看。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空間場的邪惡因素太多,影響了講真相和世人的得救。所以,在講真相方面做的不好,特別是在勸「三退」時底氣不足,通過看明慧文章與同修的交流認識到:在學法、看《九評》和《解體黨文化》及發正念除惡等方面差的太多。自己空間場中,共產邪惡的因素沒有徹底解體,自己的空間場不乾淨,共產邪靈的那些東西干擾著我正法和救度世人。所以講真相時講不清楚,救度世人救的很少。

認識到這些,從現在開始,加強學法和系統的看《九評》和《解體黨文化》,多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的一切邪惡因素,學法、煉功修煉好自己,正念除惡,講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

還有,在當前修煉人的「睏魔」是必須要清除的。我悟到:「睏」也是一種魔,它叫我們總是睡不醒,不能多學法,沒有時間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

十五年來,師父的救度之恩和洪大的慈悲只有大法修煉者最清楚、最明白、最能感受得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