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邪黨本質 抓緊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六歲,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煉十多年了。我覺得在這偉大的時代,我能成為大法弟子,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這幾年在邪黨政府的高壓下,在邪惡瘋狂的打壓下,有過關的苦惱、甚至是流淚,也有悔恨與自責,也有放下了執著心的平靜。但我更加認清了邪黨的邪惡本質,我要揭露邪黨,清除邪惡,救度更多眾生,才不辜負我是師父的弟子,才不辜負我來時的史前大願。

由於家裏修煉環境不是太好,和學法不夠精進,把自己混同於常人,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兩次被綁架到邪惡的黑窩,遭受非法迫害。

二零零六年七月,我在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惡警非法把我帶到派出所,他們用各種手段給我洗腦,迫害我。接著當地派出所所長帶四、五個警察非法抄家,把我家翻個底朝天,非法拿走了我的大法資料。半夜時又把我非法關押在當地看守所。在邪惡的黑窩裏,我受到了邪惡的迫害,也失去了修煉的環境。我想我絕不能呆在黑窩裏,我要出去救人,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我就背師父的詩《精進要旨二》〈正念正行〉,天天發正念,解體黑窩裏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與黑手爛鬼。

自從修煉以來,我無病一身輕。就在邪惡關押我五十多天後,我原有一些病狀反映出來了,甚麼冠心病、肩周炎、頸椎病等五、六種。邪惡原打算送我去長春黑嘴子勞教兩年半,到長春後,邪惡體檢不合格,邪惡不敢收我。就這樣回家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我又一次遭受邪惡非法迫害。當地國保大隊長、「六一零」書記及四、五個惡警闖入我家,非法抄家,真像一群惡狗,綁架我到派出所。在派出所由於我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不配合邪惡的命令和指使。在邪惡關押我五天後,放我回家了。回家那天,我身上分文沒有,天還下著雨,到家的路還很遠,只好走著回家。可剛走不遠,一個開三輪車的人讓我坐他的車,我說我沒有錢,他說我不要錢。我知道這是恩師的安排。我的心裏暖融融的,真是無法表達我對恩師的感激。但我又覺得對不起師父的救度之恩,恩師為我們操碎了心。我深知我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從那時起我也放下了很多執著。

兩次的迫害經歷,我更加看清了邪黨的邪惡。這個邪黨和政府採用的手段就是欺騙和謊言,就像法西斯一樣,任意拘留、強制勞動、殘酷虐待、洗腦,根本不拿人的生命當回事,任意踐踏人的基本權利。灌輸給人們的是「假、惡、鬥」,摧毀著人們的道德本質。就像師父說的:「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現在,我兒子兒媳都上班,我除了料理家務,照看孫子,我就是發資料,講真相,每天都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因為我始終記著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深知自己的責任重大。我要走好最後修煉這條路,多學法,學好法,在法上認識法。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讓師父多一份欣慰。

我沒讀過幾天書,水平所限,不當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