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師尊的話 走正回歸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二零零四年的十月十一日,在師尊的慈悲引導和親人的勸說下,我終於邁進了大法的修煉行列。從此,無論是身體還是心理,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在這四年多的修煉中,我越來越堅信師尊所講的每一句法,也越來越堅定的走在回歸的路上。

一、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

得法前,我是一個疾病纏身的人,大約在我四、五歲的時候,我就得了嚴重的牛皮癬,從此踏上了漫漫的求醫問藥之路。在三十多年的時間裏,我的足跡遍及大半個中國,花掉了幾十萬元錢,但可悲的是,因吃藥太多,不但牛皮癬沒治好,反而又將自己毒出了一身病,整個身體從裏到外、從上到下沒有一處舒服的地方,萬念俱灰之下,還曾自殺過。但當我走進大法的修煉後,身體迅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當我煉功還不到一個禮拜的時候,右腿上一個折磨了我好幾年的小瘤子便不翼而飛了;當我修煉剛剛兩個月時,身上所有痛的病症全部消失了,而且面色紅潤,皮膚也變的細膩了,從此,真正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也更加堅定了自己修煉的信心。

二、慈悲眾生講真相

在一遍一遍的拜讀《轉法輪》的過程中,我越來越覺的大法真是太好了,要是人都能來學大法該多好啊!於是,我便開始向親人、朋友、同事洪法、講真相。尤其是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橫空出世後,引發了浩浩蕩蕩的「三退」大潮,我也引導著自己周圍的很多有緣人退出了邪黨的一切組織。但我還有很多親戚身處邊遠地區,那裏人煙稀少、信息閉塞,他們還都處在謊言的矇蔽中,怎麼辦呢?於是,我便萌發了去他們那裏講真相的念頭,之後便積極準備去時要帶的一切資料。

臨出發前,發生了兩件意想不到的事,先是我外出吃飯差一點被車撞傷,接著,騎自行車上輔導班的小同修用手托著摔斷的胳膊哭著進了家門,我知道這都是舊勢力搞的,舊勢力害怕我去講真相、救眾生,所以就想盡辦法來阻止我。但我是大法徒,是師尊的弟子,我怎能聽從它們的安排?我平靜的對小同修說:「不要哭,不要怕!有師父在,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扶他上床躺下,打開錄音機,讓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然後,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說:「師父啊,弟子已經買好了車票,明天就要動身了,求師父幫幫弟子,讓小同修快點好起來吧。」我剛站起身來,就聽小同修激動的喊:「媽媽,我不疼了,我好了!」我跑過去,摸了摸他那完好如初的胳膊,激動的拉著他跪到師父的法像前,「咚、咚、咚」給師父磕了三個響頭。

第二天,我們便如期踏上了北去的列車,到北京中轉時,我和小同修又去天安門廣場發了兩個小時的正念,期間雖然不斷遇到穿著便衣的惡警,但我們兩人心態平穩,毫無懼色。到達目地地後,我時時按「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慈悲的跟他們講真相,使親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共有十幾位親人退出了惡黨的一切組織,同時,體弱多病的姨媽和鬱鬱寡歡的小表妹還得了法。

三、做萬花叢中的一朵

修煉一年後,按照師父「遍地開花」的要求,我也萌生了在我家建立資料點的想法。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我很快便掌握了所需的基本技術,從上網、下載、打印、裝訂,一步到位,這樣,一朵芬芳的小花就在我家安家落戶了。

做資料的過程也是我們的修煉過程,也是我們一步步走向成熟的過程,從開始出現問題時的急躁、無奈,到後來的心態逐漸平穩,技術逐漸成熟,期間無不滲透著師父的慈悲點化和同修的無私幫助。當技術熟練後,我就負責了近百位同修的《明慧週刊》和小冊子,在掌握了排版技術後,我又承擔了向近二百位同修提供師父的新經文和新講法的任務。在做資料的時候,我時時用「要走專業化的道路」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不圖多、不圖快,所以同修們都說我做的資料精緻、漂亮。

去年,邪黨在奧運前,對我地的大法修煉者進行瘋狂打壓,致使我地的大資料點全部遭到破壞,多位同修被非法關押、迫害,斷絕了我們《九評》的來源。師父講:「廣傳九評邪黨退」(《濟世》),《九評》我們還得發,怎麼辦?我不等、不靠,與另一同修商量後,由她來負責向同修提供小冊子,我來製作《九評》,就這樣,同修講真相所需要的一切資料,從光盤到小冊子、《九評》和護身符,我們都能及時的提供。

四、正法的需要 就是我的責任

資料點遍地開花後,又帶來一個問題:由於我地的同修都沒有維修打印機的基礎,更不會拆機,拿到外面去修又有安全隱患,致使一些打印機被擱置,造成了浪費。這些打印機都是我們助師正法的法器,怎能讓它們閒置起來呢?正法的需要,就是我的責任,正法需要我做甚麼,我就應該去做甚麼。於是,在外地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學會了拆機維修。

維修打印機又髒又累,所花費的時間也比較多,因我是上班族,白天還要工作,維修機器只能在晚上或者是等到禮拜天,有時要維修到深夜,真是累的腰酸背痛,但看著又能從新歡快工作的機器,想到它們又可以繼續為正法出力,我覺的再苦再累也值得。在維修機器的過程中,師父不斷的賜給我智慧,使我真切的感受到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只不過是有了這份心而已。

五、學好法是做好一切事的基礎

四年多來,我從打印、裝訂(以前曾多次參加大資料點《九評》的裝訂)、購買耗材(除自己打印和維修所需的耗材外,還負責多個資料點的部份耗材)、建資料點,一直到現在的維修,不顯山,不露水,一路平穩走來,期間雖遭到四次惡意舉報,但每次都有驚無險。這除了師父的慈悲呵護外,與我大量的學法也是分不開的。

師父幾乎在每次講法中都要求我們要多學法,多學法,作為師父的弟子,我們怎麼能不聽師父的話呢?我除了每天早晨背《轉法輪》外,還要找時間看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晚上發完十二點的正念後,我經常還要再學法一到兩個小時。心裏裝著法,就使自己在修煉的路上時時能用法指導自己、歸正自己,不迷、不惑,走正了回歸路。

以前只知道向明慧網索取,而不願意投稿,怕耽誤時間,這也是一顆自私的心,不好的心,也是應該去掉的。今後我都會將自己修煉中的點滴記錄下來,我想這也是師尊所期望的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