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嚴格要求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借明慧網的機會,從兩個方面向師尊彙報,並與同修交流修煉的點滴體會,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一、修好自己 讓資料點遍地開花

二零零五年我也成為這萬花叢中的一朵小花,開始做資料時用量很大,很忙。明慧網提倡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就和周圍的同修交流,不等不靠走出自己的路,有條件的,自己買電腦,沒有經濟條件我們幫買或把舊的電腦修理一下給拿來用,一個一個的教上網、下載、打印、刻錄等。她們都是老年人,很能幹,比如有個老太太六十七歲了,是外地來的,和老爹在這住,老爹八十多也修煉,跟同修接觸不上,很著急。偶然的機會接觸到我,我給他們送正見、明慧及真相資料,給了幾期後,發現她家環境很好。我就和她交流讓她學做資料,她同意了。我就給她借來筆記本電腦等設備。教她上網下載,剛學時她連鼠標都不會拿,點不準,點錯地方就變格式,就不知是怎麼回事,怕弄壞了。我說不會壞,一恢復就好了,放心的練,咱們有大法作指導,師父的呵護,你一定能行,大法弟子是超常的。老同修學得很認真,用筆一步一步記,一步一步操作。教她的過程也是自己修心的過程。有時教她半天也記不住,還不停的一遍一遍的問,我心就煩了,說話聲也高了。她很吃驚愣愣的盯著我,我意識到自己不對了,是急躁心上來了,一定修去它,慈悲的對同修。我就耐心一遍一遍的教,她邊記筆記點擊練習,非常認真。兩天後到大姐家一見面她就說,都忘了。第二天有事沒練上,再拿起來就不知點哪了。我馬上就教她,告訴她多練習,就不會忘了,過兩天我又去大姐家她說會上網,但下載的東西不知道下哪去了。我又從頭教。學會了上網、下載,就學打印。有時我在,機器就好使,我一走就出毛病。就教她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干擾:打印機也是生命,是咱的法器,也要正念加持它,更好的發揮它的作用。過些天我去看她,她讓我把東西都拿走,不幹了。她說有時下載真相資料下不來,(因是無線上網),我動員大姐安寬帶,無線的貴,寬帶還快,花錢少,看看明慧,修煉園地多好啊,她說我去面對面講真相一樣救人。我知道她有顧慮。那我還繼續給你送明慧,沒有任何想法。又過了兩個月大姐讓我到她家去,大姐說讓你老給我送資料,我都不好意思,你那麼忙,還看孫子,還是我做吧。她告訴我說兒子給拿來電腦又安了寬帶,並讓我幫她找人裝系統,又讓我給她買打印機。一步到位,又一朵小花開了。到週五我去看她,她已經打印出《明慧週刊》,小冊子等資料了。她看到自己做出的資料美觀,很欣慰。現在她自己也能負責身邊幾個同修的真相資料了。大姐說她的小彩噴機跟她到法正人間那一天。打印時她就發正念,心裏有法,甚麼邪魔爛鬼也不敢動我們。

後來我再去大姐家時,見大姐變化很大,大姐說在明慧網看到有的同修被綁架,她就發正念,加持同修正念,解體邪惡。八十多歲的老爹也不落後,他把《與中共保持一致的悲劇》的單行本用大信封裝好,往公、檢、法、政法委、「六一零」、各個派出所送。他說能找到的地方他都送,目地是讓警察了解真相快覺醒,停止迫害法輪功。裝好封上後,在信封上寫幾句勸善話,他就去送,這樣做比郵信更好、更快。大姐說我們以前缺少交流環境,上網後看明慧同修的交流文章可好了,照同修比我差遠了。大姐通過上明慧網,提高很快。看到她們的變化,我深深的感到在同修中推廣人人來上明慧網勢在必行。所以同修家有電腦和寬帶,就鼓勵同修上網,裝兩套系統教上網看明慧,自己需要啥就做啥。也減輕資料點同修負擔。幾年來在師尊無微不至的呵護下,我不僅幫助市區很多學員學會了上網或建立了資料點,還去農村幫同修建點、教技術、維修設備。

我雖然是一個沒有甚麼文化的老太太,可是在幾年的正法修煉實踐中。自己摸索出了一些維修彩噴打印機小竅門,所以經常有同修讓我給修打印機。家裏最多有六、七台,有同修說;你家都成了修理部了。我心裏也沒有甚麼「敏感日」,也有同修提醒我注意安全,不要大包小包的出出進進的,有時我也想這是住宅樓,不是市場,真得注意些。可同修把機器大老遠的拿來了總不能再推出去吧,再說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幹誰幹,既然找到我了,那就是我應該做的。也許那就是我史前發的願。說來也奇怪,那些大大小小的機器一到我手,搗鼓幾下子就好使了。就連同修淘汰的機子給我拆件的,我都覺得它還能用,有時只換一個件就好使了,然後再把它派上助師正法的大用場。回想這幾年裏經我手修好的機器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同修說我真行,其實我心裏明白:這些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有這個願望。讓我說,我還真說不出來甚麼,在我心裏,它們都沒有毛病。也許就這純淨的一念吧,師父就把那些毛病都處理了。修煉就是這麼玄妙。我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慈悲呵護和加持,才使我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平穩的走到今天。在正法最後我會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以法為師,不斷向內找,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情,救度更多的眾生。

二、去掉怨恨心平衡好家庭關係

兒子六歲時我就和丈夫離婚了,我和兒子相依為命二十多年,兒子孝順,我希望兒子能找個會生活乾淨利索的媳婦,可找個對像,就不是我希望的那樣,我不滿意,兒子同意,我也知道是緣份。

我是修煉人,就聽師父的話轉變人的觀念,一切都由師父安排。推遲了兩年多的婚事終於選定日子了。我的原則是儘量從儉,只通知雙方親屬大約四、五十人。在飯店訂了五桌席。我又和同修商量好了利用兒子的婚禮講真相救人。在婚禮上我還講了話:自古以來婆媳關係不好處,可我能處好,因為我有顆真誠、善良、寬容的心。一定能讓他們生活得更幸福,也祝願所有來賓擁有美好幸福的未來。同修說你也沒按稿子講,這不都明講了你是修大法的嗎,那還等甚麼,救人吧。十來個同修分工有序,講的講、發的發,就連飯店的服務生、攝像師、主持人都人手一份真相資料。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兒媳婦雖然不修煉,但非常支持我做三件事。還幫我打字,我打印小冊時,有事要走,就告訴兒媳把剩下的打印完,可時間長了還是有矛盾。有時兒媳婦對我不滿意,說我愛嘮叨,說我只關心兒子,不關心她。為甚麼她能這樣說呢,反思自己,做事考慮不周到。比如做好飯了,先叫兒子,後叫她就是沒像對自己孩子一樣對待兒媳婦,我一向內找,兒媳婦態度就變了,像沒事一樣,我有時就像師父說的那種人,學法煉功時是修煉人,放下書就不是修煉人了,像常人一樣把自己當成老婆婆了,就看兒媳的缺點,甚麼不愛洗襪子了,不愛收拾屋子,怨恨心上來了憤憤不平,這哪像修煉人哪,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做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多看別人的優點,何況兒媳婦呢,我可不要這怨恨心,滅掉它。

自從有了孫子,矛盾就突出了,是我該增加容量了,可我不悟哇,還跟兒媳婦斤斤計較。兒媳婦在醫院生小孩,她媽來護理她,第三天的時候,讓我去護理一宿。半夜我給小孩換尿布,兒媳婦讓把小毛巾被也換了,馬上洗了。我說早上再洗吧。她說不行!你等我媽來洗呀?我說我洗呀,她說你想氣死我呀!我說你咋用這個口氣跟我說話呢,沒老沒少的,她一聽就哭開了,我想,這不行啊,她坐月子呢,這對她身體不好。我用人的理而沒有站在法上去考慮問題。違心的說我不對了,你別哭了,我嘴上說不對,心裏還憤憤不平,我沒錯呀。心性沒有提高上來,給日後的修煉帶來了許多麻煩。從醫院回來以後,兒媳婦看我幹啥都不可心了,可兒子還讓我幫媳婦照看孩子,給孩子洗澡。我還有大法事要做,有時回來晚點,兒子對我也有看法了,讓我安排好,兩頭都別耽誤。我心就不平衡了,心想一走了之。我說:兒子,媽不在你這住了,也不用你養護我,我自己能生活。(因我沒有工資)兒子說不行,那是你孫子你得看。兒媳也說,你是他奶奶你就得管。媳婦在家看孩子,兒子還讓我也跟著在家看,說一個人忙不過來。我心想躲還躲不了了,不情願的答應了。每天真是難過極了,只要一離開家,我的心就想放飛的小鳥一樣自由自在。沒有想到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環境。

我孫子八個月了,兒媳婦上班了。我跟兒子、媳婦說,看孩子行,不能影響我做三件事。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不修大法就沒有我。我嚴格要求自己,早上三點五十時起床煉五套功法。發完正念學一講法。他們倆上班把孩子交給我,我就給孩子念法,孩子非常聰明,也願意看神韻晚會,樂的直拍手,我學法孩子也愛看師父的法像和法輪;我發正念他也跟著學,他小手立的可好看了,看來他真是來同化法的小弟子。現在都十五個月了,兒媳婦說週五再給你一天假,我加緊學法,還要協調好幾個資料點的事。原來有事我就去,不論是市內還是農村的,隨叫隨到。現在我看孩子走不了,就讓同修來我家。人來多了,兒子媳婦有想法,我就用修煉人標準要求自己,儘量把事情分開不集中在一起。有時安排不開,我就帶這孫子走出去。現在我的心態端正了,其實甚麼事也沒耽誤。兒子兒媳都知大法好,可我在修心這塊有時做不好,不能時時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向內找,我還有爭鬥心、怨恨心、不讓人說的心。我就加強學法。

法理明白了但有時還受觀念的干擾。有一回我給孫子餵飯,媳婦說少餵點。我說孩子吃多少我知道,兒媳婦說,我一說你,你就跟我劈哩啪啦的。真像師父說的那樣,不刺激到你的心裏都不算數,我嘴上沒說甚麼,但心沒放下,心想你怎麼這麼跟我說話呢?這怨恨心直往上翻,越想越氣,氣得夠嗆,兒媳婦這不好,那不好念頭上來了,就跟著想。不對呀,這不是滋養這不好物質嗎?我是修煉人,她是為了提高我的心性來的,是我應該擴大心性容量了。當我這麼一想,兒媳婦馬上像沒事似的。有時明顯感覺到師父用她的嘴在點我,比如我給孩子洗衣服,兒媳婦回家就說沒洗好,我說哪件沒洗好,她說,我說你就不服,你還是修煉人呢?你提高不上去了,我就笑了,我到廚房她追到我面前說,你還笑呢,我下班時往家走心就難受,我就想跟你幹仗!我說,我知道是怎麼回事,是我沒做好,你心才難受的。我得謝謝你呀!媳婦頓時煙消雲散。

現在我更加珍惜我所擁有的修煉環境,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方面距離師父的要求差的很遠。今後更要嚴格要求自己,記住向內找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修煉的路。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和眾生的期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