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見證大法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步入大法修煉的,今年六十一歲,在修煉十一年過程中,我見證法輪大法超常神奇,飽嘗大法給我家帶來的福份,感受到師父對我的慈悲呵護。

一、信師信法顯神奇

修煉前,我體弱多病,每年需要大量的醫藥費,活的很艱難,修煉一個月,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無藥而癒。脾氣暴躁的性格變得遇事冷靜了,真正體驗了無病一身輕的幸福和身心健康的快樂,全家人無不感謝師父!

二零零一年,家裏剛裝修完房子,因飯廳天棚電線短路著火,早晨五點多,家人都沒起來。我看見火苗從裝修的扣棚中竄出來,嚇得我一聲尖叫,老伴跑出來,把天棚塑料扣板打開,六米長的扣板中,火連成一片,家人嚇呆了。這時我想起師父,請師父幫幫我們吧。一會兒火自滅了,我告訴家人,是師父把火熄滅的,要不是師父的幫助,損失不堪設想,家人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零四年春天,我孫女出生了,臉部下巴上帶一塊長十公分寬十五公分的紅色皮膚,醫生說這是胎記,得帶終身,兒子兒媳很發愁,我告訴家人,孩子投胎來咱家不會帶終身的,我每天對著孩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漸漸的紅皮膚淡了,逐漸紅色皮膚變成正常皮膚,家人都很高興,親眼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二零零八年元旦,我和老伴、女兒、女婿、外孫女晚上5點從我母親家出來坐出租車,剛走出五百米,從對面開過來一輛黑色轎車急拐彎。眼看一瞬間要出大事,我高喊一聲:「法輪大法好!」我坐的出租車把黑色轎車前面的車門撞進一個大坑,「噹」的一聲,出租車前面的玻璃被我女婿的腦門給撞碎了,腦門撞破一點皮,女兒胳膊被撞到車門的把手上,只是疼,我甚麼事都沒有,我喊「法輪大法好!」司機也聽到了。

此時司機嚇的渾身發抖的看著我,我告訴他,我們不會訛你,他堅持打車送我們去醫院,我說沒事。我們回家後,司機不放心,怕老伴和女婿過後出麻煩,非讓去醫院檢查,老伴和女婿去了醫院,檢查骨頭沒事。大夫說,需要服藥治療,家人說不用開藥,當時醫院也有不少出車禍的人在場,醫生對在場的人說,這家人真好,給錢都不要。你看那人連皮都沒破,還要車主六千多元錢的醫療費。

要換個常人家,後果不知有多可怕,很可能是車毀人亡。在道德下滑的今天,我的家人雖然不修煉,但遇事能為別人著想,能做個好人,是大法對人心的歸正,是因為支持大法,相信大法好!真是誰信誰得,信多少得多少。

二、找出根本執著

一次,我帶著孫女趕坐公交車,走平地突然摔個大跟頭,把孩子壓在我的身下,孩子沒摔壞,也沒哭,可我臉部蹌掉一塊皮,孫女問我咋摔的?同修也心疼的說,向內找找自己,這一跤使我猛醒。我是該反思自己修煉以來心性提高不上去、自己修不好的主要原因是忙做事,沒以修為主,總想做大法事,抱著一種常人的思想觀念,覺的以法為大,以整體為重,為大法付出了。其實是以常人心做大法的工作,像常人為大法做好事一樣。

要從根上挖出來。這些年是在人中修,而沒有真正的在法中修。所以心性提高不上去,遇到矛盾不向內找,還愛看別人的毛病,不管對方能不能接受的了,看到同修心性上不來,就著急,這種狀態干擾我很長時間。帶著各種執著,反映的都是人的思想觀念,而舊勢力就利用它起干擾破壞作用,用各種方式迫害你。

看到同修背《轉法輪》十幾遍了,可自己一遍也背不下來,心裏很著急,同修告訴學法時一句多讀幾遍,我覺得這個學法的方法很好,我擠時間每天必須堅持學法兩個小時,自己學確實不如集體學的效果好,我除參加我們小組集體學法外,還參加別的小組集體學法,把學法放在首位,把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放在第一位,把常人的生活溶於法中,這才是師父所要的,基點做到溶於法中修,就能保持強大的正念,救度更多的眾生。

三、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快,主動做真相的同修越來越多。幾年過去了,可我傳送資料還是等、靠、要,依賴心嚴重,幾十人用的真相資料依靠同修供給,應該自己承擔的推給了同修,給做資料的同修增加了很多壓力。

同修忙的學不上法,心性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被綁架,看到同修被迫害,電腦、打印機損失,我很痛心。向內找出事的原因,主要責任在我這兒,沒有用慈悲心去關心同修,同修跟我說過學不上法,可我聽了當耳邊風,我沒有及時的減輕同修的壓力,依然等、靠、要,致使導致同修被抓。

這慘痛的教訓使我清醒,不能再依賴做資料的同修了,自己把做傳單和小冊子部份承擔過來,從同修手中接過一台惠普一體機,我的家庭資料點開始運作了,這過程確實是修心的過程。不幹不知道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當邁出這一步時,困難隨著而來,每到敏感日或邪惡綁架資料點同修,我的怕心就起來,就把機器藏起來,通過和同修切磋,有師在,有法在,邪惡甚麼也不是。只有保持正念,學好法,心性到位,師父就保護我們。

隨之而來,各地要光碟的人也多了,當時《九評》、《告訴未來》光盤在我們周邊很少,零七年我拿到一台一托三刻錄機,在同修的幫助下,先學會正確使用,逐漸的學會做光盤鏡像,調刻錄質量,作出來第一張《告訴未來》第一集,自己先看一遍,覺得很好。就這樣一連刻十幾套,檢查完給同修,同修看後都認為可以傳送給外地,使我更堅定的做好刻錄光盤的工作。

因我住在孩子家,邪黨迫害法輪功,家人一直為我擔心害怕,所以我做真相從不讓孩子知道,一次孩子上班時間回來被她發現了,說咱家住單位家屬區,你做資料聲音這麼大讓鄰居發現舉報,咱們家全完了。我告訴她們,我做的事是為了救人,是最神聖的,一定注意安全。

隨著正法的深入,要光盤的同修不斷增多,需求光盤的數量也不斷的增加,晚上和週日我都刻不了,心裏想自己要能單住就好了,不就能自己說了算了。在師父的精心幫助下,我住上了屬於我自己的房子。我又換一台一托六的刻錄機,電腦、打印機同修也幫我搬來了,做真相,集體學法都很方便,謝謝恩師的苦心安排。

神韻晚會是慈悲的師父以文藝形式救度眾生而主導的世界一流的高水平藝演,有著豐富的內涵和深遠的意境。是對變異文化的歸正,是清除惡黨的邪靈附體。

神韻藝術團的同修用心在文藝藝演上喚醒世人的一面。面對這樣純善、純美的晚會,做好晚會的光盤是助師正法的一個重要環節和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同修都主動的從人力、財力、物力方面積極配合,用純淨的心態製作出更多、更美的神韻光盤,讓更多眾生都能得救。

在製作過程中,由購耗材到刻錄、噴盤面、打印紙袋、糊紙袋、檢驗、包裝、傳送到發放,每個環節都用心做好。檢查好、包裝好,常人接到光碟說做的這麼精緻,回家好好看看,看完轉告我們說:「法輪功根本不像電視說的那樣,看完心特舒服。」還退了團。

反饋回來的消息多數人認為晚會太好了。一名文藝界老演員接過光碟說:「我不聽它共產黨的,我看法輪功的,共產黨一貫說謊,有腦袋的人都不信它。」

「修煉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在師父的呵護中,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家的小花也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綻放了。

四、責任

二零零五年,孫女、外孫女都需要我帶,老伴退休不給開支。母親雙目失明得我照顧,這雙層壓力,我意識到是舊勢力想利用這種無形的形式迫害我,想拖垮我,我心裏又急又難受,我不能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堅持發正念,清理我空間場和另外空間黑手爛鬼、共產邪靈、亂法爛鬼操控邪惡生命對我的干擾。

看到國外同修為了減少大陸同修的迫害,冬天坐在冰天雪地上發正念,顧不上吃飯、睡覺。幾年來堅持用電話講真相,為證實大法、救人付出的比我們付出的多的多。大陸有很多同修為維護大法、證實大法失去生命。很多同修在獄中受著酷刑折磨。

我走師父安排的路,有師在、有法在,再難也要走過去,我和老伴商量,我說咱別忘了,從我修煉大法以來,家裏事事順,我的身體無病一身輕,怎麼幹活都不累,是師父給我淨化好的,是大法給的,我們到啥時候,都不能忘恩負義,家裏的事再大也大不過大法。希望你支持我。白天,你幫我看外孫女,我帶孫女,晚上我去母親那兒陪護她,家裏活我擠時間多幹,老伴只說你總出去,可不能再出事了。我說你放心吧,有師父呵護,不會出現危險的。

需要協調和傳送資料、講真相、勸三退,我都背著孫女,同修看我背孩子做大法工作,一次給我拿兩千元錢,讓我做打出租車的車費,能節省出的時間學法。看我忙,同修有幫我帶孩子的,幫著陪護我母親的,這無私的幫助,只有修大法的人才能做到。我把兩千元錢送給了資料點。有時孩子鬧病,我出不去,同修幾天看不到我,就說你一來,我就精進。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是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集體切磋。我先後幫助同修組合成六個集體學法小組,為能讓後走出來的同修儘快跟上正法進程,我把同修請到家小範圍的交流切磋。

同修有困難,需要甚麼,都願找我,只要是大法修煉的事,我都熱心的幫助解決。幫外地來的同修引進學法組集體學法,為了安全起見,學法組人多就分兩個組。

能參加學法組學法,同修經常一起切磋,比學比修,心性提高的比較快,現在六個學法小組二十多位同修都能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救人。

一次在城裏打工的新同修找到我說,一年前他家鄉資料點同修被綁架後,他們就斷了真相來源,看不到師父新經文和《明慧週刊》,在正法洪勢關鍵時刻,是師父不落下一個真修弟子,讓同修來找我,讓我去幫助協調。我和同修先後三次去鄉下,想幫他們建立資料點,但是還不成熟。

看到有的同修因曾去北京證實法被抓進拘留所,違心的配合了邪惡的要求,現在從新走回來,還沒發表嚴正聲明。大家在一起交流切磋中,都悟到了慈悲的恩師一等再等沒修好的弟子,同修激動的流下熱淚,當時表態寫嚴正聲明。看到同修家的院子裏、牆上、門上、帳子上、水果上都開了優曇婆羅花,是師父鼓勵弟子走好修煉路,儘快的成熟起來。

我每週六早六點多準時出發,帶上《明慧週刊》和真相材料,倒三次公交車,行程四十里,與此同時農村同修騎車往這邊走四十多里的路,和我接頭,每次都是同修先到,在那兒等我。

那片同修能精進的按著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有兩名同修寫了嚴正聲明,每週都遞上三退名單,多時能退幾十人。連續給資料點拿錢,有的同修參加了集體學法,都能跟上正法進程。

一位同修看我家裏家外忙,主動騎摩托把資料送到鄉下,往返需要三個小時,此同修白天還要賣貨維持生活,同時講真相、勸三退。

每個同修都很忙,忙是證實法的需要,是圓容整體的需要,是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需要。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講:「不管最後怎麼面對正法、面對自己,做不好真是有責任哪。」

我深知按師父的要求相差甚遠,和同修相比,差距很大,各種執著心、幹事心、顯示心、爭鬥心、名、利、情固守著不放,我必須站在法的基點上修去它,在一思一念上用大法歸正自己,從根本上把修煉環境當作實修自己的環境,遇事向內找,多學法,在心性的提高上下功夫。協調工作中做正、走正,以身作則,師父說:「能夠持之以恆啊,不斷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