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執著 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

放下利益之心

得法後,事實證明,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師父給予我的,沒有師父、不修大法就沒有我的今天。當大法需要時,我別無選擇,毅然放下了我們母女賴以生存的生意,做我們應該做的事。開始參加資料點工作時,沒有過多的想法,只是覺得在大法修煉中,就是有先付出的,等整體同修提高上來後,都能擔當起自己承擔的責任時,我再做生意。

天長日久手裏的存錢越來越少,我不得不開始節衣縮食,降到只要能吃上飯、有衣穿就行;女兒經常說:媽,別人的衣服以後不要往家拿,誰的衣服也穿,太難看了。有的衣服我看還行,就對女兒說:這件還行吧,不然去買一件得花很多錢,女兒聽後也就不說甚麼了。自女兒參加工作後,凡是她發的工資全部交給我,幾乎都用在了平日的生活中。讓我感動的是,第一次發工資,發了一千元,她高興地對我說:「媽,這回好了,我賺的錢除去房租四百元,還剩六百元錢,我們三口就夠了。」聽後我當時眼裏都噙著淚。

但看到有的同修裝修房子闊綽、平時在自己身上花錢大方、今天吃這、明天吃那、整天圍著孩子、丈夫轉,我心裏除了為她們耽誤這麼珍貴的時間惋惜外,時常也翻出一些不平的心。尤其看到別人買了新樓房,心裏就有說不出的滋味。最怕別人問我買房子了沒有,那種怕被人說的求名心時常翻出來,並有一種對認識的人不好講真相的感覺。這種想法一直持續好長時間。

在一次瀏覽圖片時,無意中看到了師父在長春住的簡陋的樓房,心裏豁然亮堂。師父沒因房子簡陋而障礙傳法,讓大法傳遍世界,我怎麼能因沒房子就不好向世人講真相了呢?執著房子的心一下離我而去,對錢的執著也越來越淡。

隨著正法的推進,二零零四年下半年明慧網關於小型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文章一篇篇發表,我心裏高興的想,這回好了,等小型資料建成後,我就可以回到正常生活中修煉了。往往有很多事不是想像的,從開始建小型資料點掌握電腦技術到建成資料點後,比沒建前不知增加多少要做的。但心裏總想:快了,總有一天會好的,等忙過了這一段時間再說吧。幾年來如此的想法不知有過多少次。

最讓我擔心的是,因忙於大法工作而放棄了常人中的生意,但師父在講法中讓大法弟子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修煉,每看到類似的講法時我的心總是七上八下的,不知這樣做是否符合法,直到明慧發表師父《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後,看了師父解答關於明慧同修全職的講法,才放下了心。

否定舊勢力安排

走入大法修煉十二年,最大的幸福莫過於從一個心胸狹窄嫉惡如仇的人變為心胸寬廣處處為別人著想的人,每天有說不盡從心底深處發出的那種無限喜悅與修大法後的那種自豪。

修煉後我有意無意的擔當起了部份同修的協調工作,開始無論做甚麼事或與同修交往都非常的順利,沒有遇到甚麼心性衝突,可過了一兩年後,可能需要我加大容量了,需要提高心性了,突然間甚麼變得都不好了。

隨著執著的不斷暴露,那種要強、不讓人說的性格再加上學法少整天忙於大法工作,對於學法實修與做大法工作沒有結合起來,讓舊勢力鑽了空子,造成同修間的間隔。那時總覺得自己沒有錯,我做了我應該做的,你們冤枉我就不行,心裏感到十分委屈。再加上家庭中的女兒、修煉的母親與不修煉的弟弟間,情與利益的事交織在一起,那一陣對我來講就像天塌了一樣,所有的事情撲面而來,黑氣壓頂,真的讓我透不過氣來,裏裏外外沒有一個能讓我安心歇息的地方,我欲哭無淚。我警告自己:只要心性出了問題,就是自己不向內修的原因,決不能向外找!因師父講過韓信受辱於胯下的理,即使自己做的對,無論別人說甚麼,只要心裏不高興就是自己必須修去的執著。雖然時刻用大法要求著自己,歸正著自己,執著也淡化了許多,但心裏好似總有東西堵著透不過氣來,問題出在哪裏呢?在一次和同修交流中突然意識到,我一直在舊勢力邪惡安排中走,在矛盾中就事論事,非搞出個你對他錯,不然就憤憤不平;當我認清舊勢力就是利用我們生生世世的因緣關係與鑽了大法弟子對法認識不足的空子,安排了它們所要幹的、不符合宇宙真正法理的邪惡安排,目地就是讓我們無法同化大法。「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轉法輪》)。堵塞在我心裏無法解開的種種心結瞬間化為烏有,心裏那種亮堂、舒服無法用語言表達。

回頭再看,沒有了先前對同修和家人的抱怨與不滿。相反,再看在邪惡的迫害中堅定走過來的大法弟子都是那麼值得我尊敬。一切又變得那麼美好。

共同提高

十幾年來的修煉,雖然心性不斷得到昇華,但內心深處仍有隱藏著不易覺察的執著自我、改變別人、名心、求回報的心、不讓人說的心、師父一一給我安排機會暴露出來去掉它。

一同修因家人同修被邪惡關押迫害,因被情帶動,當時的狀態,心神不定、坐立不安、脾氣暴躁、根本聽不進別人的勸說,更談不上靜心學法。周圍有條件的同修看著她這種狀態只著急而無人敢接納她。她幾經轉折找到了我,想和我合租房子,我當時搬家找了不足四十平方的房子,現有的三人已很擠了,沒經思考就回絕了她。但馬上又考慮,讓我碰到也不是偶然的,何況又是同修在困難的時候需要我們幫助?對於同修臨時的狀態我想調整一段時間慢慢就會好起來。同修去後我們也正好有一個集體學法的好環境。想了想便答應了同修和我們一起住。

本來打算同修到我臨時住的地方後,一邊學法,一邊做著大法工作。為了使同修能安心學法,我儘量擠出一定的時間幫她做她的項目,同時盡我的所能與她在法上交流,期待著她能穩定下來靜心學法,就這樣忙忙碌碌的過了兩個月。可沒想到同修來後,她被人心帶動的根本坐不下,每天東奔西跑,時常因在外與其他同修心性上過不去牢騷滿腹,更談不上學法,同時對我影響也很大,心裏對她有點著急與失望。

有一天從腦海裏一下打出《洪吟二》〈法正乾坤〉中的一句法:「慈悲能溶天地春」,我一下明白了,師父看我心性不穩點化我該加大容量了。

同修這樣下去也不行,怎樣才能改變這一狀態?有一次同修讓我做一件事,我認為沒必要做,就說了看法,同修一聽大發雷霆,言語中帶有她在難中我看她笑話的意思。當時我很委屈,在這之前此同修和我有過刻骨銘心的心性關,在她無處可去的時候我幫助了她,她不但不為別人著想,還得要我聽她的,只要自己有一點不如意她就發火,還說如此難聽的話。當時我心裏憤憤不平,沒守住心性,過後想起師父的教誨又很懊喪。第二天同修不打招呼就拿著自己的東西走了,我心裏更是懊悔無比,心想同修不會回來了。隔了一天,同修回來了,我舒了口氣,心想還好,告誡自己以後無論發生甚麼事一定要守住心性。

後面又發生過兩次類似的事。「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同修回來後並不買賬,盛氣凌人的說:我住不幾天,找好房子就走,以前俺家裏也住過同修。表現出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看到她的態度我又生出不平的心,這時我抓住這一念不斷的清除它。第二天同修不學法又讓我做她執著的事,被我拒絕,她更是大發雷霆並惡語相加。現在想起來真是衝著我的執著來的。當時我無法控制魔性直往頭上湧,整個頭脹脹的,同修的每一句話直戳我的心,刺激著我每一根神經。我盤腿打坐手結印,心想守住這一念,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被她帶動!截住往外看的心:今天的事就是為我來的,盡力用心清除自身敗壞的物質,同時也清除同修背後控制她、讓她不理智的一切黑手爛鬼。最後讓我發怒的物質清除了,身心有說不出的輕鬆,和當時的我真是判若兩人。事後見到同修時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當我們一起交流的時候,我首先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又心平氣和的說出同修意識不到的執著。同修說:我這些日子讓情帶動的很不理智,也有自己意識不到的執著,給你們添麻煩了……。開始還以為是在幫同修,實際是師父安排她來讓我們互相提高啊。

通過此事我深深體會到,「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

整體配合營救同修

從「七﹒二零」後,我們成立了學法小組,無論邪惡多麼瘋狂,集體學法都沒停止過。隨著正法的推進,大資料點做《九評》,學法小組內的同修就互相配合訂《九評》;小型資料點遍地開花後,小組內的同修又分擔起了做小冊子、刻錄光盤、圖片、護身符等。雖然平時同修間也存在心性問題,但從沒因個人心性關過不去耽誤大法工作的互相配合。每位同修各自利用不同的方式救度著眾生。

二零零八年下半年,我們學法小組內有一同修被綁架,該同修被迫害關押後,為了營救同修,學法小組針對此事開了一次交流會:同修被關押,迫害同修就是迫害我們自己。為了讓同修從新匯入正法洪流中來,能救度更多眾生,有同修找他家人配合要人的,同時我們也互相約定,在不耽誤其它大法工作的同時,無論走路、吃飯、做家務只要沒學法,大腦就不斷的給同修發著正念:清除所有參與迫害他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加持他的正念,讓同修堂堂正正走出魔窟,救度更多眾生。

在得知邪惡要對此大法弟子等四人非法開庭時,學法小組交流了是否針對此事近距離發正念,因為該同修老家不是本地,和我們相距近二百里,對同修近距離發正念就有了難度。但同修們聽後,從七十多歲的老同修到家裏有老人與小孩的年輕同修,沒因個人事情耽誤此事,提前安排好家裏的事情,開庭那天,多名同修參加了一整天近距離發正念。有力的清除了邪惡生命與因素。此同修在法庭上自己做了無罪辯護,震懾了邪惡。該同修最後無罪釋放。其他三名同修被非法判重刑。雖然同修被營救出,我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是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發正念就用心,對不認識的同修發正念就不那麼用心。這是我們必須要修掉的執著。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