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眾生中體悟法的偉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接到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的通知,我就當成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開始在心裏構思,準備投稿,可是無論我在哪一方面都感覺不到自己做的出色,覺的實在沒有甚麼可寫的,但我是大法弟子,明慧網是我們自己的網站,交流會是師父肯定的切磋形式,這就足夠了,我一定要投稿。

一、師父安排好了我的一切

九五年,我大學剛畢業,參加工作不到半年廠子就破產了,沒辦法只好回到山區老家。沒事時就和剛剛開始學法輪功的母親一塊去煉功。當時還沒有書,只是煉習動作,一週後當我拿到《轉法輪》時,越看越想看,中午沒吃飯一口氣飛快的看了一遍,看完後我合起書雙手捧著,心裏不由的讚歎,真是一本好書,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好的書,實在太美好了。而那時我的身體也變的舒服無比。當時我見到熟人就禁不住的說:你也來煉法輪功吧,這是最高佛法,可好了。我認為只要他們一接觸,也會像我一樣感到大法的美好。

兩年後去上班。破產前見過的對像還在等著我。他是教師,人很勤快,而且人品、長相都是公認的挺好;而我工作不穩定,長相也一般,我就不明白他為甚麼等著我,還不顧母親的反對。婚後我才明白,原來他家的大部份親戚都是有緣人,都先後修煉了法輪功,是師父給我成就了世間的這段姻緣。

後來我們到單位去住,那裏沒有了環境,我也就不煉了,整天忙於工作,根本沒有聽說多少迫害信息,當然也不知道去北京證實法,彷彿被封閉了起來。

二零零三年過年時,姑姑說:這麼好的法你還學吧。我感覺到是師父在呼喚我,於是二零零三年春天我從新開始學法煉功。幾次夢到師父給我補課,有一次下課後我有問題要問,就跟在師父的後面。走了一會兒,師父回頭對我說,前面有危險,你別跟著往山下走了。我不放棄,仍然跟著師父走,走到山下的一條河邊,師父上了一條小船,掌起了舵,我就跟著師父也上了小船。沒走多遠,看著不遠處,波濤洶湧的洪水猛的向整個地平面傾蓋而來,說時遲那時快,師父一揮手抓住我的手腕,「嗖」的一躍而起,只見連山頂都被大水淹沒了,整個一片汪洋。我知道師父從渾渾噩噩的亂世中把我撈起來了,師父看到了我這顆要從新修煉的心,無條件的救了我。

沒過多久,丈夫要買電腦。當時我們收入也不高,我還不太同意,買來後才知道,這是為了做真相資料的。之後,一些簡單的真相粘貼、《明慧週報》、集體發正念口訣的通知,就從這裏做出來了。二零零六年,丈夫又要上網,於是我也自然就能夠上到明慧網了。不知不覺中,我這裏已經成了一朵小花(真相資料點),我也根本沒有體驗到建立資料點的艱辛、恐懼,完全在師父安排的路上,悄無聲息而又順理成章的成長著。

下班後,我一邊打印資料,一邊做飯,打開洗衣機洗衣服,還要帶孩子,有時再加上刻錄光盤。五、六樣事同時做,只要心裏穩,樣樣落不下,都可以做的很好。雖然人忙些,有師父照看著,也不覺著累。因為修煉時間太短,哪一樣都不想落下。丈夫見我這樣,叫我「盲」人,因「盲」和「忙」同音。

我感到我甚麼也沒有考慮,大法給我安排好了一切,所以遇到問題不動心,搞不懂或解決不了的事情,心想讓師父安排吧,因為我知道只有師父安排的才是最好的,才是修煉的路,自己想的再多也是人心,也是觀念,不在法上,所以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二、在家裏證實法 圓容家庭環境

零四年,我女兒上幼兒園中班,剛四歲,有一次咳嗽的很厲害,丈夫要給她輸液,我想輸就輸吧,她也沒有修煉,順其自然。輸了三天好了,可是沒過一週,咳嗽的更厲害了。我一下子悟到這是衝我來的,於是我把女兒抱在懷裏說,苗苗(化名)你知道我為甚麼是你媽媽嗎?孩子說因為是你生的我。我說「不是,因為你知道選擇我當你媽媽能夠使你得到這珍貴的大法,我們都是為法來的,知道嗎?」孩子彷彿聽懂了,深深的點點頭。那我們開始煉功吧,孩子乖巧的跟我煉了起來,第二天嚴重的咳嗽就好了,孩子天真的說,媽媽我們上電視上做廣告:「咳嗽不用吃藥,煉功就能好。」聽著孩子天真的童音,我心裏非常高興,這件事我做對了,我把這個故事當成真相講給人們聽,效果很好。有機會我就給女兒講一些法理或修煉故事。後來孩子再有發燒、咳嗽、感冒等症狀,孩子都能堅持,堅定的說不是病,不去醫院,很快也就好了,這讓親朋好友都很信服。

丈夫不反對我煉功是出於情,並沒有認識大法,他反對我出去給人說,經過公司的干擾後他更不願意我講真相了。一次我講真相回來(大多數時間他是不會知道的),他非常生氣的說:「非得到外邊去說,到時把你抓起來。」這些牢騷話,在氣頭上我只是默默的發正念,等過了一會兒,我嚴肅的對他說:「你也是個善良人,如果你知道有這麼多人馬上要遇到危險,失去生命,如果這個生命知道大法好就可以躲過災難,你說你見死救還是不救?」他反駁說:「知道大法好就不死了?」「對!就這麼神奇,你也記住大法好吧!你也不用擔心我,我有師父管,不會有危險的。」

我平時特別注意有適合他的真相就不失時機的給他講,如同修A的丈夫開始挺支持大法,家裏還是學法點,不幸同修A被抓,她丈夫把怨氣都撒在了大法上,把學法時的坐墊都扔出去了,還毀壞了大法的書和光盤。沒過三個月,A的丈夫外出時摩托車硬是鑽到了一輛大貨車的底下,撞死了。講完這個事,我鄭重而關切的對丈夫說:「以後你說話千萬注意,我哪沒有做好是我沒有達到法的要求,你千萬不要說大法不好,『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成就一切的標準,誰敢破壞法是天大的罪呀!老天爺都不留這樣的罪人。」從此以後他再也沒有說過大法的壞話。再者他親眼見證了孩子和我在過病業關時,不管多大的事,從來不用吃藥,他由衷的佩服。慢慢的孩子一不舒服了,他就說「去跟你媽煉功去」,或「看書去」,他自己也嘗到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甜頭,現在只要有時間就念,走路也念。

父親是個急脾氣又頑固的人。因為文化大革命的迫害還心有餘悸,反對我和媽媽向外走動,他自己當然也不想煉功,讓他念大法好根本不聽。今年他突然得了腦血栓躺在床上很難受,於是我回去看他,給他講:「難受吧!你看我婆家的老人,哪個不比你歲數大(因他們都煉功),個個都身強體壯的,就因為你不煉功,連大法好也不記著,可不就你躺在病床上,現在就是一個特殊時期,又有這麼簡單的保平安的方法,誰信誰受益,咱不為別的,就為有個好身體,為舒服,所以你想舒服你就念吧。」他說:我記不住。見他有了活口,我就教他念「真善忍好」。過一會他又忘了。我說:「忘不了,繼續念,我和媽媽也幫你念。」我就在他耳邊一遍一遍說「真善忍好!」當我說到第七遍時,他說記住了,於是我又用同樣的方法教他念「法輪大法好」,念了三遍他說都記住了,我繼續告訴他念大法好的要領:「你不要想病好不好,結果會怎樣,也不要想誰對誰錯,誰是誰非,也不要想家裏外頭,總之甚麼都別想,你就純淨的念這兩句話,效果會更好。」

父親住院十三天時,醫生檢查說恢復的挺好,不用輸液了,於是順利的回到了家。我因工作關係不能經常回去,通過電話我時常鼓勵他:「誰能夠恢復的這麼快,不到一個月就能下地走路了,四十多天就能自己活動鍛煉了,你可千萬記著我告訴你的話,聽媽媽的讓你活動可不要偷懶(指煉功)。」我相信他知道了大法的神奇,會成為一個講真相的活媒體。

三、幫助同修 共同昇華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時不時的會碰到昔日的同修,有的覺的再修已經很難了;有的一直偷偷的在家看書;有的根本不知道大法的珍貴;有的已經斷了線,正在尋找。遇到這樣的昔日的同修,我們都會告訴他大法的珍貴,時間的緊迫,錯過後將失去的是甚麼。

一次,我們遇見一位同修,曾經參加過兩期師父的講法班,而且存有與師父的合影,但因為周圍都是被迫害的同修,根本不敢來往,所以也看不到師父的經文、各種真相資料,為了尋找大法,離開了監視他的城市,來到了農村,師父安排我們在救眾生時遇見了他,於是我們把師父的經文,每期週刊都會送到他手裏。

還有一次,我們知道B同修的兒子觸電身亡,同修再也堅持不住了。經了解,同修是在九七年得絕症、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走入大法的,我們想她是延長來的生命,如果不及時幫助後果會不堪設想,絕不能讓邪惡鑽空子,讓大法受損失,同修的事就是我們大法弟子整體的事。於是我們到同修家,叫她起來,一塊發正念,不要再迷糊了,開始她還坐不住,大約半小時後,「嗖」的從她身上跳下來一個龍頭子、老鼠尾巴的東西(B同修天目看到的)在屋裏亂竄,碰到同修就感覺冷颼颼的,B同修一下子精神起來了,站起來追著就打它,並念著正法口訣,清理了邪靈,同修就慢慢的好起來了,又走入了精進大法弟子的行列。

四、在講真相救眾生中提高心性

我因為上班的緊張,除了上班講真相,休息日就出去大面積的做真相,開始我們只是在沒人的時候把小冊子放到門縫裏,後來有人我們也敢放了,再後來我們可以面對面的給了,現在不但面對面的給真相資料而且還要講三退。我知道同修們都在做,而且比我們做的好的有的是,我只是把過程中遇到的事情略舉一二吧:

我修煉後,膽量也比較大,很願意做三件事,自從勸三退以來,我在公司裏,只要有機會就給同事資料,見人就講三退,在崗位上一人一本小冊子,我自以為這是師父叫做的,因為師父講過「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來講,遍地開花,有人的地方無處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所以公司裏大部份人我都給講過真相和三退。

但因為我沒有注意到安全,有些講的不到位,也不懂得理智、智慧,被公司不明真相的人一連三次舉報到公司,我當時沒有怕心,認為舉報者在造業,給我創造修煉的環境,所以就沒往心裏去,認為這就是正念。

廠領導可嚇壞了,一夜沒睡,因我在公司裏有一定職位,是比較重要的技術人員,老總多次找人給我施壓,企圖逼我放棄,我都沒有答應,其他領導不明白,老總為了一個工人為甚麼費這麼大心思,在大陸一個公司開除一個工人是根本不足為奇的,我知道其實是法的力量,我找到老總講真相,他認為我只說了大法好的一面。後來他給我降職、降薪,讓我去搞衛生,一下子全公司的人都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有些人就不敢和我說話。

環境一下子變了,彷彿我在雲遊一樣,可我知道我沒有錯,大法是最正的,可是這時我學法煉功心就不靜了,觸及到了我的心靈,我知道我沒有做到「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這和《轉法輪》中講的「有個人手裏拿著我的書,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有甚麼區別呢?

找到了漏洞,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讓邪惡摧毀我的意志,一次在夢中,老總指著我對新入廠的一群大學生說,你們不要學她,她的事情已經寫了五六頁紙放到了檔案裏(指我煉法輪功的事)。我當時鎮靜而又堅定的說:寫的再多也是一部輝煌的歷史,將來你們會知道,你們會以我而自豪的。

四個月後,我又恢復了原有的職務。我真正體會到《轉法輪》中「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的法理。

在救人的過程中,講三退時常常會遇到說我們參與政治和反對共產黨的話,我會說:「我們誰也不反對,咱們不管他誰掌權,我們幹活掙點錢不容易,只要咱老百姓認可大法,記住真善忍好就能保平安,掙的錢就不會花到冤枉的地方去。」他再說黨不黨的,我就微笑著強調說:「平安,平安,我們老百姓就要平安,這最重要。」我平和的話卻堅實有力,就像一道利劍立刻解體了他背後的邪靈,使眾生找到了自己,於是聽真相的人高興的說:「對、對,平安最重要。」再也不提邪黨的事了,然後再給他真相材料,為其辦三退就容易的多了。好多次都是這樣,用正念去引導眾生得救,不要陷在邪惡的干擾中去與常人辯論。

有的眾生聽真相聽的多了明白了大法是甚麼,向我們要教功光盤,要大法書,一般我們出去講真相很少帶這些東西,有的給我們留下姓名,告訴我們村名,如何找到他;有時眾生急得讓我在大馬路上教他。我真正感覺到我們是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感覺到眾生了解真相的急切心情。我們明白,我們責任重大。

有一次,我們發光盤給一個老大媽,她說不要,我們沒動聲色接著向前發,有四、五個人正在聊天,都爭著要我們送去的光盤,老大媽見狀追過來也要,並說「我現在就回去觀看」,別人一見她這樣做,都說現在就回去看。剛才熱鬧的場面,一下子靜了,都去看光盤了。

我感覺大法給我的美好是事無巨細的,時時都在感受著大法的恩惠,我覺得事事都是那麼恰當、自然、順心。我感到我得到的太多了,相比之下我為大法無論做了甚麼,做了多少,都是微不足道的,我從內心裏體會到師父說的:「你們付出的再多和你們將來所得到的都不能成正比。」這句法的內涵。(《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我因各方面做的太普通了,那就借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的機會表達一下我的感恩心情,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在這正法的最後關鍵時刻,我們決不辜負師父的殷切期望、眾生的急切盼望,在同修們共同不懈努力下,堅定走好最後的路,越最後越精進,完成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