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園內外紮紮實實的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在大學得大法的。得法前我是一個無神論者,根本不懂甚麼氣功、甚麼修煉的。但自從朋友介紹看了《轉法輪》後,就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暗自慶幸自己在畢業前能喜得大法。至今十四個年頭的修煉歷程,我摔摔打打走到了今天,應該是千言萬語訴不完的。所以我不能夠再以「我沒修好、不精進、沒有甚麼可寫的」等等為藉口,一次次錯過了師父給我們提高和證實法的機會。通過學習關於寫法會交流稿的文章後,對我的觸動很大。不能再失去機緣了!即使離截稿的日期很近,我也應該拿起筆來,寫下這麼多年來的一點點體會,以謝師父的無比呵護和慈悲苦度!

一、師父鼓勵,賜我法器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準備去北京上訪,途中被截回當地公安局,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高壓下,我一直處於一種帶修不修的狀態,這種狀態持續了兩、三年。後來在當地大法弟子的鼓勵下,我從怕和同修見面,到敢於去找同修切磋;也從不敢接師父的經文和《明慧週刊》,到主動給其他同修送資料。通過學法和交流,不斷的歸正自己,一步步走了回來,再次匯入到證實法的洪流中去。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為了一部方便攜帶的複印機,我幾乎跑遍了市區所有的電腦店,最後才買了一款合適的。帶著複印機走出商店那一刻,我覺的很幸福,是師父賜給我珍貴的法器,萬朵叢中一朵小花開了。我們複印《明慧週刊》、《九評》等,給周圍的父老鄉親帶來了福音。

由於正法進程的需要,在同年十月,師父又將一切最好的賜予。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安裝電腦並上了明慧網。無法忘記第一次打開明慧網時的心情,激動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不久又添置了打印機,一切來的是那麼自然,那麼的順利──水到渠成。一直都沐浴在佛光中的我,謝謝師父的恩賜!

二、信師信法,開智開慧

雖然安裝了電腦,而對電腦知識一竅不通的我,該如何操作呢?開始時我只會開機、關機。慢慢的我學會了打字和編輯文檔。通過不斷的加強學法,師父為我開啟了智慧之門,使我懂得如何下載、打印和刻錄,每次操作時,智慧源源不斷,隨心所用。

隨著電腦技術的不斷提高,當地所需的真相資料,就不像從前那樣等、靠、要了,製作的真相資料也多種多樣,有《九評》和各種類型的小冊子,有真相資料光盤、神韻光盤。特別是神韻晚會,自己懂得下載製作,就能及時發放,救度世人。

有的同修羨慕我,說我有知識有文化懂電腦,無論是下載、打印、編輯文檔,還是刻錄製作VCD,都是那樣運用自如。其實我們修煉人都知道,修煉是有奇蹟出現的。只要你信師信法,師父會為你開啟一切智慧之門的,很多同修都有這樣的體會,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三、利用各種方式講真相,救度世人

師父說:「大法弟子呢,今天你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可見在正法時期,我們大法弟子身負的重任有多重,我們的使命是要多救度世人。以下是我利用各種方式如何講真相、救度世人的幾個事例,總結出來與大家分享。

復職後我以學校領導扣發我在勞教期間的工資為由,分別向各級部門講真相,並以書信的形式寄給校長及鎮負責教育的領導。明白真相後,他們改變了對大法的看法,使他們後來多次保護了大法弟子,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記得在零三年的一天晚上,我利用晚自修的時間在教室看經文。下課後,有些學生拿我的手抄經文本傳看,其中一位學生見到師父的名字就破口大罵。見此情況,我走過去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並分析了自焚偽案。又讓罵師父的那個學生看了手抄本的內容,然後問他:「我師父是如何教育我們的?」他說:「是教育你們做好人的。」事後給他看了真相光盤,他明白了一切,歉意的對我說:「對不起,老師,我不應該罵你的師父。不過,你以後要注意安全啊!」我微笑著說:「沒關係。你明白就好!」到零八年,他突然回來,見到我就說:「老師,你還記得我嗎?你給我光盤看的那個學生,某某。」並告訴我,他在上海出現險情時得到福報的奇蹟。聊天中談起了三退大潮,他答應退了。我又送他一套神韻光盤。他走的那一瞬,我真正體會到師父救度眾生的苦心,不落下任何一個有緣人。

二零零四年放寒假的第一天,我校三個學生同乘一輛摩托車發生車禍。兩個輕傷的學生進了鎮醫院,重傷的那個學生進了市人民醫院治療。救人是我們的職責,義不容辭。我先是到鎮醫院看望那兩個皮外傷的學生,告訴他們大法的真相,叫他們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會得到福報的,並送真相護身符給他們。接著我到市人民醫院看望那個被醫院定為生還希望只有兩成的幾乎是植物人的學生。我簡單的向她的親人說明來意後,我一邊在昏迷不醒的學生耳邊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一邊在她的手臂上寫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在這期間,我曾給她一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她家人順手放在她床下的小袋裏。這時奇蹟發生了:她的手突然會動了,使勁的抓床單,好像要拿甚麼東西的樣子。我輕輕的喚著她的名字:「某某,你想要甚麼?」她手抓的地方剛好是放護身符的上方。我明白了,就拿那個真相護身符放在她手上,她一下子緊緊的握著。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我依然對她說著和寫著「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憑著對大法的堅信,對眾生慈悲,我沒有一絲雜念,相信只有大法能救度她。不久,她甦醒過來了!在場的親朋好友看到這活生生的一幕,無不讚頌大法的神奇。是師父把她從死神那裏拉了回來,給了她第二次生命。出院後,她的親朋好友到處傳頌著這神奇的故事,大法的奇蹟。

二零零七年八月,新上任的校長在一次教師的會議上傳達了上級有關法輪功的文件。我聽了心裏不是滋味:都甚麼時候了,你還說這些?嘴裏嘀咕著前幾任校長(明真相的)都沒說呢!看來他還沒有明白真相,需要我講呢。會議結束後,我簡單的和他說了一下,他態度比較生硬的說:「不行。上級要求我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這是原則問題。」對此,我並不洩氣。過了一段時間,我找機會和他詳細談了。這次他的態度緩和了,對我說:「你的為人我也聽說過。好,你就自己煉吧。不宜在校對師生宣揚。」我說:「你明知其1+1=2是對的,別人說1+1=3,你認為也對了嗎?」他說:「是的。這是原則問題。因為上級的命令,即使是錯的,我們也得說成是對的。」兩次談話都不能解開他的心結,那麼我該怎麼做呢?

想起師父在經文《走正路》中的話:「無論是救度眾生、個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證實法,走正你們的路才是證實法。」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證實法是師父賦予我們的使命,我們又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應該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常人。在日常工作中,生活中,我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一切,走正自己的路。另一方面我又私下給他寫信並附上真相光盤讓他看,最後他明白真相並三退了,還說:「如果人人都像你們真善忍這樣做,我不用管人了。」去年奧運前,上級要求他彙報我的情況,他沒有配合他們的要求,保護了大法弟子,我為這個覺醒的生命而感動!

去年學校要安排我做印刷教務工作,很多人都覺的奇怪,如何操作都不懂的人,怎麼會叫她做呢?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安排,安排我在此崗位把關並講真相救度世人。我虛心請教懂複印、速印技術的維修師傅。我學習技術和維修機器的期間,我給不同的技術人員講了真相,並勸退了幾人。此後,我就利用這特殊的工作便利,給找我複印或速印資料的師生講大法的真相並勸三退,效果很好。另外在複印把關方面也很嚴謹,有兩次發現化學和政治試卷有誣蔑大法內容的試題,我就找相關的科任老師講真相和勸三退。講明真相後他們主動取消相關內容的試題,因此避免了許多學生受到毒害。

這麼多年來,除了面對面講真相、寄信、發資料(光盤)的方式之外,還積極搜集當地不同部門不同鎮的電話,整理髮給明慧網,供海外同修打電話講真相用,效果反映熱烈,震撼人心。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體會。如有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指正。我終於完成此文了,能不能發表我都沒有任何遺憾。因為在寫稿過程中去掉了不少執著心。寫稿也是修煉,寫稿也能提高。感悟最深的一點就是:書到用時方恨少。看來以後我更加應該多學法,抓緊時間學好法,才能更加的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

謝謝師父!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