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倒了爬起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修煉的老弟子。這次徵稿本不想寫,覺的自己和修的好的同修對比差距太大,文化又低,又浪費時間,自己就默默的修吧。靜下心來向內找,這是一顆嚴重的求安逸心、私心。同修也在鼓勵我。作為一個修煉人,就應該把自己的修煉過程寫出來,向師父交一份答卷。

一、摔倒了爬起來

一九九九年大法蒙冤,為了證實大法好,在外面堅持煉功,被拘留十五天。出來後為大法進京上訪,又被遣送回當地,被關進看守所一個半月。二零零三年在家被綁架,被勞教三年。在遭到非法勞教期間,由於法學的不紮實,又有人的執著,被邪悟者所帶動,摔了個大跟頭,給自己修煉道路留下了抹不掉的污點。

但是慈悲的師父沒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用各種方法多次點化我,同修也在幫我,終於在二零零六年中旬,我又從新回到大法中來。每當回想起自己走錯的路,真是懊悔不已。但是不管咋樣,這千萬年的等待,我就是為了這個法來的。自己總不能背著包袱,在地上趴著不動,我要爬起來,卸掉包袱,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怎樣彌補,就是要從新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要想做好這三件事,可不是嘴上說說而已,就是要實修,怎樣能做到實修,一切來源於法中。

回想自己摔的跟頭,就是因為法沒學好。決心在學法上下功夫,也像同修那樣背法,把這部大法裝到腦海中。在背法時干擾特別大,滿腦子不好的思想,我知道這是邪惡怕我回到大法中來,干擾我學法,我就堅定正念,一定要把這本書背下來。

發正念也干擾很大,胸疼,冒汗,累的不行,但是我也堅持每個整點都發。解體自己空間場干擾我學法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知道從新回到大法中來是多麼難。你看往下掉容易,往上修就難,就有干擾,還要彌補以前造成的損失。要想跟上正法進程,就得比別人多付出。

二、在講真相中昇華

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現在做了二件,還有一件也是三件事中最難的一件事,就是講真相。難也得去講。到市場買菜時,我就試著去給別人講真相,由於心態不穩,又有怕心,又講不到點子上,買完菜回家,一個也沒講退。回到家心裏別提有多難受了,心想這講真相怎麼這樣難,感覺修煉真難。

靜下心來想,這是救人啊!能不難嗎?想到這,反思自己為甚麼就講不退呢?覺得救人心切,又講不到點子上,腦子沒東西,所以就講不出來,講出的話自己都不愛聽,我知道要想多救人,就得在法上下功夫。多看《明慧週刊》,吸取同修經驗,看到有關於同修講真相方面的文章,就把它抄寫下來。師父也看到我這顆救人的心,把我智慧一點點打開,現在再講真相,不用想張嘴就講,講多長時間都能講,是師父在幫我。

到農村去講真相,因為老伴的家在農村,我是下鄉青年,在農村生活十幾年,每家每戶我都熟悉,我就挨家挨戶的去講。農民特別樸實,當我把真相告訴他們,他們聽了都很震驚。我說:我為了告訴你們真相特意回來的,他們都很相信,也很感動。馬上打電話把兒女都召集回來聽我講真相。因為環境和時間的允許,所以講的特別到位,都是一家家的退。也有難講的,有一個村幹部是黨員,我給他講了半天,他就是不退,但他不阻攔家裏人退。我不放棄他還給他講,因為他有善念,也是害怕。我說:大叔(我稱呼他叔叔)你不用怕,就你們自己家人知道。我這方面你放心,我是為你負責任的。我說:你應該怕的你不怕,甚麼比命更重要,現在你上的那條船要沉,你是它船上的一員,你不下來,你不得跟它一塊沉嗎?到後來他聽明白了,做了三退。最後他說,我是真服了你了。這一趟回來講退了幾百人。

一天一個外地同修打來電話說:叫我跟她到她的老家去講真相,我馬上答應下來,因為是救人到哪都應該去。同修的老家離我住的城市有千里的路程,不是三天二天能回來的,所以我把老伴安排好了,我們就啟程了。在去的路上,我們不管是坐火車,坐汽車,還是換拉腳車,遇到有緣人,我們都不放過。給他們講真相,在路上就講退三十多人。到了她的親戚那裏,同修把我介紹給他們,都很熱情。我們是中午到那的,吃完中午飯,我們就進入正題。當聽到三退,就有了顧慮心,對我們馬上不冷不熱,我們沒被常人所帶動,進一步把真相講給他們。到後來聽明白了真相,不但做了三退,還能誠念「法輪大法好」。把護身符送給他們,他們都很珍惜,用小紅布縫個小口袋裝起來再把它戴在身上。她的親戚是個大家族,有遠枝的,有近枝的,不在一個村,有的離十多里地,又沒有車,我們就騎自行車去,再遠的,他們用拖拉機送我們去,就這樣我們不停腳步的從這個村到那個村,路上遇到有緣人我們也講。最後再給她的同學講,能想到的都不落下。因為太遠了,去一趟不容易,這樣我們奔波了十幾天,一路回來也講退了二百多人。

三、到新的環境去講真相

有一天老伴回來說:有個同事又給他介紹個工作,他一個人幹不了,叫我去幫忙。我一聽就急了,心想這不是干擾我做三件事嗎?當時說話的時候,聲音也高了,也忘了守心性。老伴看我急了,就說,白天沒你的事,就早晚你負責給開一下門,因為老伴半夜上班,所以早上就得我去開門。當時我聽到這,眼睛就亮了起來,我悟到是師父給我換了新環境。

第二天簡單收拾一下,就到了新環境。到那一看,是個地下存車場裏邊又冷又潮,夏天都得穿很厚的衣服,環境是很艱苦。我在修煉前有嚴重的風濕,對我是個考驗,心想我是個修煉人,只要不影響我救人,吃點苦算啥?就這樣在新的環境開始了我的修煉過程。發完中午十二點正念,就到市場去講真相,去了兩趟市場,講退了四十多人。歡喜心也冒出來,但馬上就警覺了,發正念清除,告訴自己沒啥歡喜的,實質上的變化都是師父在做。

就這樣每天到市場,一個菜攤一個菜攤的去講。不管是賣菜的,還是買菜的,還是走路遇到的,都主動打招呼給他們講真相。在講的過程中,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有要惡意舉報的,有謾罵的,還有說我是賣國賊的。當時心裏也很難受,這時調整自己的心態,擺正與人的關係,換個地方照樣講。

有一次給一個賣菜的男士講真相,剛說幾句,他就說我知道你是幹啥的。他反過來對我說:我不管你是煉大法的也好,煉甚麼的也好,汶川大地震你們捐了多少錢?我當時一聽,知道有人給他講過了,他沒有接受。我沒有急於給他講,他聲音越說越大。這時圍過幾個人來。我對他發正念,我把語氣放穩,我說這位兄弟,你聽我說:是啊!有很多人,很多單位,各階層都捐了錢。文藝界有捐十萬的、五十萬的、還有捐一百萬的。他們捐了那麼多錢,人都死了,給誰花?我們修大法的是從根本上救人。我說:救一條生命值多少錢?救十條生命值多少錢?救一百條生命值多少錢?何止是五十萬,一百萬。可是他們不相信我們能救人。在講真相中這樣的人碰到很多。

這一年多,市場都講遍了,甚麼大超市、小超市、小賣店、電話亭,都進去講,遇到有生面孔的就不放過。

以前講真相,多半面對女人去講,面對歲數大一點的去講。現在講真相沒有男女之分,沒有歲數大小之分。每天路過馬路邊有等活的,都是乾裝修那些活的,三五個人坐在一起。我過去和他們打招呼,我說你們好。他們以為我找他們幹活呢,都起來了。我直截了當的說,我不是找你們幹活的,大姐今天來告訴你們一件事情比幹活重要的多。都問我甚麼事。我說:好事,我每次都從貴州省那塊石頭講起,因為它是真實存在的。我說:石頭都說話了。不是人想把共產黨怎麼樣,這是天意。為甚麼近幾年出現這麼多天災,就是人的道德太敗壞了。為甚麼三退,退能保平安。再講預言,再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把事實講給他們。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是修「真、善、忍」的,我們說的都是真話。如果時間允許再詳細的講,一般都能退。最後再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有很多次在道邊給人講真相,巡邏的保安一排從我身邊走過去。所以這幾年我在那都在師父的呵護下,有驚無險的走到了現在。

四、成立學法小組,帶動大家整體提高

集體學法是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因此我們地區先後成立了許多學法點,我在我住的地方也成立了學法點。因我住的地方太小,又是一個公共場所,說不定就有人闖進來,因此我們學法小組共有四人。我和幾位同修切磋,我們必須嚴格要求自己。來學法時,不管是在路上,還是學法時間,都一律不准嘮常人磕。我們學法時間是三個小時,到整點發正念,學完一講,再學點經文。學法時一定要認真,有念錯字的,別的同修給指出來,要從新念。頭幾天學法時,學累了就把腿伸出來。後來我們也嚴格要求自己,把腿盤上,不能雙盤,就單盤,再以後沒有伸腿的了。學完法,再擠出點時間在一塊切磋切磋,都在法上說,圍著講真相,或者是心性關那地方沒過好的,我們都互相鼓勵,共同提高。

學完法,下午我們一同去講真相。有兩個同修在講真相方面一直沒突破出來,所以就在這方面互相借鑑,互相帶一下。

我們在去講真相的路上也要求與講真相無關的話少說,一邊走一邊發正念。解體一切干擾我們講真相,干擾眾生聽真相、退出邪黨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到了市場,同修都問我還有哪個菜主沒聽過真相的,因為我住的地區市場哪個菜主已經聽到真相,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還有哪個菜主沒聽到真相,我大概都能記得。要是沒聽到的,就過去買他的菜,不管菜好與不好,也買他的,菜的質量好壞不重要,為的是給他講真相。一面買菜,一面發正念,由我去給他講,有講不到的地方,她們再補充。不能光給賣菜的講,主要是給買菜的講,我們都知道,賣菜的今天沒講到,還有明天,可這買菜的要是沒講,就錯過緣份了。有時買菜的要是人多,我們就分開去講,效果特別好,越講正念越強,人多場也好,也都敢張嘴去講了。

有一次,我們幾個人,進到一個糕點店,店裏有六七個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有兩個男孩,剩下的都是女孩。這時我過去給那幾個女孩講真相,兩個男孩一聽就出去了。我們其中有一個甲同修跟出去了;這些事情我都沒在意,還給那幾個女孩講,有兩個同修發正念。這時跟出去的那個甲同修進來叫我們走吧,看出來是很急的樣子。我也沒多想,還在說,一心想把這幾個女孩講下來,好得救。這時一個女孩說:阿姨你上次來已經給我們講過了,還給我起了名,她這一說,我才想起來,給她們講過了。這時甲同修說:我們走吧,我們出去之後。甲同修對我說:春苗(化名)姐你以後在講真相一定要理智點。我聽到這,我問她們,我有不理智的地方嗎?我問她出了甚麼事?甲同修說:那兩個男孩出外面去打手機要舉報,知道我們是煉法輪功的。

我們就以這個問題在法理上切磋,我說:這兩個男孩要誣告,我問甲同修你當時不跟出去了嗎?你給他們講真相了沒有?發正念了沒有?我善意的指出,為甚麼叫你看到了?我們幾個人為甚麼都不知道。我說:你可能當時心態不穩,可能就衝你的心去的。我說:講真相時遇到甚麼突發事,一定要把心態放穩,馬上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就能化險為夷、有驚無險,就看你第一念是甚麼。遇到突發事是跑掉還是怕他誣告,這是人念。馬上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控他的邪惡生命、邪惡因素,求師父加持,這是正念、也是神念。就這一念之差,就會帶來不同的後果。所以在法理上切磋,我們學法小組從整體上得到了真正的提高。現在每個人都能獨立去講真相了,做救人的各種事了。

五、結語

這三年多從不間斷在講真相,自己的體悟太深、太深。這講真相的過程,實質就是修煉過程。有多少執著心是在這個過程當中,實實在在的,一點敷衍不了的去掉了。如:怕心、爭鬥心、顯示心、歡喜心。慈悲心也是在這個過程當中產生的。沒有慈悲心你怎能救人呢?你在講的過程中,常人說兩句難聽的話你就走了,把他放棄了,他不但沒得救還造了業。現在講真相,不被常人的語言所帶動,常人說甚麼難聽的話,或者誹謗、惡語中傷的,心態都很平穩,最後把慈悲留給他們,還說一些祝福的話,這樣能給下一個講真相的人做鋪墊。

有同修總是口頭談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實質真正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就是否定舊勢力的一切所謂安排。有時安逸心往出來時,就想起自己的責任重大。師父最近的一篇篇新經文,就好像一聲聲的棒喝!推著自己往前走,不允許再倒退、停頓和放慢腳步。

現在最多時一個星期能講退二百多人,這三年多來,經我講退的大概有兩萬多人吧。當然在個人修煉這方面,有太多的不足,用師父的法去衡量差的太遠。每次過心性關都拖泥帶水不乾淨,不能一次悟到,馬上做好。但也一次次的嚴格要求自己,也知道救的人越多,越要修好自己。把握不好自己的時候,就想起師父的話。師父說:「因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沒有你的提高甚麼都談不上,也談不上救度眾生。沒有你的提高,沒有你的圓滿,你救的眾生往哪去呀?誰要呀?」(《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所以一定要痛下決心,修好自己。

因為文化低,有很多語句不通順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