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走正路 為眾生負責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

師尊好!
同修好!

我是九六年末得法的老學員,自大法蒙冤後,失去自由的修煉環境,我迷惘了幾年,那幾年雖說也在學法,也在發正念,經常一天也學不了一講,到了發正念的幾個整點,不是錯過了就是躺著發,一會也就不知入夢到哪裏去了。真相資料很少見到,有就發點,沒有的時候也曾手寫過兩次。對邪惡的這場迫害認識不清,顯得無可奈何。

遍地開花

直到零五年的時候,正法已到後期,我猛然醒悟,看清了自己這幾年一直在浪費生命,感到失去的和要做的太多了,為了儘快趕上正法行列,除了認真學法外,對真相材料的渴求到了一定程度,同修每次給我的資料遠遠不足,我就在心裏想自己甚麼時候能做資料就好啦。就是這渴求的願望,師尊就幫了我。有一天,一同修找到我,問我是否願意自己做資料,當時把我感動的不知說甚麼好,立刻就答應了。當時只有一台複印機,每週同修送來版本,我們就做成百上千的材料,一部份分給同修的同時分一部份我和妻子出去發,開始的時候到附近的平房發放,後來了解到平房發放容易,我們就自動的到縣城的各所住宅樓去發,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倆就把縣城所有的樓區都發遍了。這個時期同修發真相資料的越來越多,我就選擇到農村去發,白天忙,只有晚上出去。晚六點發完正念,把事先準備好的近千本小冊子、《九評》及不乾膠傳單放在自行車上,帶上瓶水和麵包就出發了。出去多遠自己也不知道,都是從來沒去過的地方,只要有村屯,有住家都是我要去的地方。為了不至於迷路,從哪個方向進來就從哪個方向返回,再進入另一個方向。在農村發真相資料有一個不方便,就是幾乎家家都有狗,往往你一進村口狗叫聲就是一片,只有輕手輕腳的走,但還是不行,所以就一邊走一邊發正念,讓它們別叫,我是來救眾生的,這樣就好多了。有一次,我剛到村頭的一戶人家,從門裏就竄出一隻狗猛的撲到跟前,我脫口而出:「閉上你的狗嘴!」它只是「吱吱」兩聲灰溜溜的轉頭回去了,這讓我體會了眾生都在等待我們去救度的含義。

到農村去發真相資料,往往就是這樣一個屯一個屯的走,一家一家的發一直到天亮,雖然很累,但想到將有那麼多的人能看到、明白真相,也就不覺的累了。

技術問題

資料點成立之後,一直在良性運作著,隨著形勢的發展,越來越覺得自己的這責任重大,也越來越覺得救人的神聖。隨著資料點的擴大就涉及到打印機、複印機、硒鼓的維修問題,一開始有問題就找同修去維修,但時間一長就覺得不妥了,出問題就去找同修,這不但給同修增加了負擔,耽誤了同修的學法時間,同時也沒有做到獨立。這時有一個技術同修主動教我怎樣拆卸、排除故障,我認真的學,經過自己幾次的拆裝、試驗,一切都能獨立操作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有師父在沒有甚麼不行的,因為一切都是正法的需要。

這樣一來送到我這來的打印機、硒鼓等其它需要維修的設備也就越來越多,我也就越來越忙。師尊看到了這一切,又安排了我的工作環境,使我在單位可以學法、煉功,這樣就彌補了八小時以外沒有時間學法、煉功的問題。

本地技術同修少,各地遍地開花需要技術支持的不斷增多,我在幫助他們解決問題的同時也把技術教給他們,這樣他們不但能獨立了,而且也讓技術同修有了學法的時間。在同修的幫助下,很快我又掌握了電腦的知識和簡單的故障排除等,接下來幫助其他大法弟子繼續遍地開花。有一農村同修想建資料點,可對電腦一竅不通,他到縣城的同修那裏學了一天,甚麼也沒學會,大腦中一片空白,在回家的路上哭了。我知道情況後,到她家去,首先克服自己的急躁脾氣,一遍遍的耐心的慢慢的一步一步的教,一天下來,上網、下載、打印就都學會了。這使我認識到,傳授技術本身也是修煉,它的背後不但是為了救度眾生,神聖無比,而且是修自己去執著心的過程,我一定要為想遍地開花的同修創造、提供有利的條件。甲是一位老年同修,想建立家庭資料點。有一天她跟我說要買電腦,可又怕學不會,我就鼓勵她說:「咱們都是神,不是人,有師父在,有法在,甚麼都擋不住咱們」。

她確實學的比較吃力,教她,不僅要有足夠的耐心,說話還要語氣緩慢。由於有很多事情要做,總是很忙,但不管怎麼忙,她一打電話我就馬上去,除非在外地,我也怕她失去信心啊,就這樣我接二連三的往她那跑了近二個月,終於她能獨立了,而且還同時用二台打印機工作。

建立家庭學法點

零六年我和妻子決定在家裏成立學法小組,使附近的同修有一個學法、溶於法中的環境,這時有的同修認為資料點不宜建學法小組,這樣會帶來不安全因素,我倆是這樣看的,集體學法交流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最珍貴的環境誰敢來破壞?關鍵是我們的基點如何擺放,我們不是走形式,而是真正想在這個環境中共同提高上來,跟上正法的進程,只有學好法,做好三件事才是最安全的。師父講過:「誰能夠在常人社會這種形式的修煉中保持穩定的狀態,那就是真正的在這個修煉形式中做的最好。」(《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我們的學法小組一直發展的很順利,由原來的三人增加到近十人,由原來的每週一次增加到每週二次,大家在這裏共同學法,比學比修,共同提高,有問題互相切磋,遇事都能向內找,在這裏大家增加了整體的凝聚力。

做整體協調

零七年冬我縣大法弟子決定首次面對面向邪惡的公安局講真相、救人(帶著被綁架大法弟子家屬),那天,有一百多人在公安局附近近距離發正念,而與家屬在一起的只有我和一位老年協調人,大家都明白與邪惡面對面講真相要人,不僅需要大法弟子的慈悲和正念,而且需要勇氣,同時也存在不安全的因素。當時我就想,我不能把不安全因素留給老人家,一切由我來擔當,我帶家屬去闖這個黑窩。在師父的呵護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們很順利的到了局長的辦公室,在沒來之前大家都說他很邪惡,邪惡劣跡斑斑,見面後證實了這種說法。

見到他時,他就氣勢洶洶的問我們幹甚麼?家屬說明來意,他之乎者也的推托一番,家屬有些動搖,我馬上接過話題,指出「我們家人沒有犯罪,我們信真、善、忍沒罪」,一提「真、善、忍」他就受不了了,極力的向外推我們,我們誰也沒有動,他更急了吼了起來,並瘋了一樣的向外推。這時走廊裏站滿了人,我知道這正好是講真相的好時機,也提高了嗓門講起了真相,一直講到一樓的信訪辦,那裏同樣邪惡,根本沒有說理的地方。從黑窩出來,同修給我指出要慈悲,不要有爭鬥心,我也認識到由於我的爭鬥心使這次結果不盡如意,但是這個過程卻極大的震懾了邪惡。從這之後我就參與了整體協調的工作。

在奧運前後的揭露邪惡,制止迫害上自己能做甚麼就做甚麼,收集惡警的資料,製作真相傳單並張貼出去,從來就沒有想到誰應該做誰不應該做的問題。有重要事情經協商後馬上行動,總是在第一時間把該做的事做好。

我們是雙修家庭,我和妻子都很要求精進,其他同修也比較羨慕,可是我們之間也有過不去關的時候,有時也吵、生氣、互相不理對方。有一次下載、排版師父的講法,我急著要快點印出來,可她卻怎麼也排不好版,她嫌我急,我說她不配合,就這樣爭吵起來,過了一會,妻子平靜下來(我還在那生氣)回到電腦上工作,突然一切都順利了。師父的講法也順利的印出來了。誰錯了?我們都錯了,都沒有向內找非要說服對方的心被鑽了空子,心性提高上來一切環境就都變的順暢了。這使我感到修煉太嚴肅了,師父講過:「修煉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對自我的執著」(《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由此想到兩個人沒配合好都出現干擾,如果整體配合不好會如何?所以我們要以修好自己為前提,時刻想著為修煉負責,為大法弟子的環境負責。

借用法律系統救人

維權律師的出現,使我地區的形勢發生了變化,對是否請律師為受迫害的而被重判的大法弟子作無罪辯護,這是一個大問題。我們協調人進行了交流,一致認為應該請律師,無論是從震懾邪惡、揭露邪惡上,還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形式上都應該請。但這裏也存在不同意見,我們從法理上與這些人進行切磋,有的認識改變過來了,有的還是堅持自己的觀點,並有意無意的說了些不利大法的話,甚至散布說我們在集資。請律師得需要一大筆費用,然而大法弟子受到了迫害,他們的家裏有的只剩下孩子,有的只剩下老人,有的剩下病妻帶著孩子,他們自己生活都有困難,拿甚麼請律師呀?而我們這個地方又比較貧困,大法的資源很有限。經商議決定讓同修自願資助,有錢的就幫助點,沒錢的就發正念。就這樣沒過幾天,費用就湊齊了。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法院在沒通知人和家屬的情況下秘密對七名大法弟子進行了一審,這時律師只能在二審中為我方辯護了。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法院要秘密開庭對上述的七位大法弟子進行宣判,得知這消息後很多同修來到了戒備森嚴的法院,那裏拉起了近百平米的警戒線,警察、便衣、警車把法院圍了起來,妻子帶著家屬就在法院門前和警戒線邊上講開了真相,當時有一個警察過來說,你們別說了,他們在裏面也挺好的,不打也不罵的。妻子立刻揭露了被關押的同修是如何遭到迫害的經過,那警察無聲的回去了。這時有幾個便衣拿著錄像機、照相機藉機偷偷的給她們拍照,她們毫無懼色的一邊講一邊指出他們的醜陋行徑,他們只好溜到一邊躲了起來。

還有一件事,前一段時間,有一個在我家開過法會的同修遭到綁架,我與妻子交流,無論誰說甚麼我們心裏都不能隨著動,我們向內找的同時認為我們做的事不是為私,三件事我們也堅持做,邪惡沒有權力動我們,它也不配動我們,有師父在,我們以「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我們是神!我們這個點一直很平安。

律師的出現,極大的震懾了邪惡,在當地也引起了轟動,老百姓認為,這麼多律師敢為法輪功說話,看來法輪功不像說的那樣。

「你們做的這些事情能夠使今天邪惡受到震懾,能夠使邪惡大量的減少、抑制住它們,使邪惡害怕、迫害不起來,最後使這場邪惡的迫害不得不結束。」(《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同修啊,正法留下的時間不多了,能否走正千萬年等待的正法的路,就看自己如何去修如何去做了,越到最後就越嚴肅,對我們的要求也就越高,時時事事都存在我們行與不行的問題。趕快放下人心,想一想你為甚麼而活著,你就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要被人和神看不起,做好自己該做的,你才不愧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

認識層次有限,請同修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