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桑榆晚 為霞尚滿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我三十多歲的時候就是一身的病,心臟早搏、長期便秘、腰痛、多種婦科病,當時的我看上去,三十多歲的人像六十多歲。為治病我學過很多種氣功,也沒有效果。周圍認識我的人看到我這樣都覺的我很可憐。

由於身體的原因,我脾氣暴躁,常常愛發火。在家裏夫妻間矛盾不斷;在工作單位,因為總是要請假看病,領導也看不上自己,同事之間關係也不好。那時候我悲憤的想:我父母早逝,過早就失去親情的溫暖,長大成家後自己的家庭又不和睦,再加上工作不順利,自己更是一身的病,怎麼治都治不好,還不如一死了之。如果不是想著自己的孩子,我可能真的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

一、紅塵夢醒 緣歸大法

一九九八年我四十一歲的時候,醫生懷疑我是青光眼,建議我住院治療,我住進醫院二十多天,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情況更加嚴重了,風一吹,眼睛裏就像有沙子一樣。我很怕自己將來會失明,於是想要尋求一門真正的功法來治癒自己身體和心靈上的傷痛。

此時,我以前的一位同事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當時我正在練其它氣功,沒有接受。過了半個月之後,這位同事又來了,再次向我推薦法輪大法,她說:「你不煉法輪大法實在是太可惜了!」我相信了她,第二天她就把我帶到附近的煉功點,兩位同修很熱情的教我煉功動作,還告訴了我集體學法的地點。當時只告訴了那條街的名字,沒說門牌號。之後在師父的指引下,我很順利的就找到了學法點,到那之後,同修們都以為是其他同修帶我來的;當知道我是自己找來的,他們都覺的很驚訝,感歎我與大法太有緣份了。

從那開始,每天一大早我就去煉功點煉功,晚上集體學法。煉功第一天我就不吃藥了。我的單位醫藥費可以全部報銷,以前我就利用這個便利條件為親戚朋友買藥、報銷醫藥費。通過學法和與同修交流,我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在煉功的同時更要注重心性的修煉與提高。我想,不是我的我就不應該佔便宜。於是我毫不猶豫的撕掉了還沒有報銷的一百多塊錢醫藥單,從此再沒有報銷過一分錢醫藥費。

師父說:「心性多高功多高」,由於我在煉功的同時非常注重心性修煉,時時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身體變化非常大,尤其是便秘、腰痛和其它一些頑症,都好了。而且我臉上大塊印斑也不見了,膚色紅潤,渾身輕鬆,比我二十多歲時身體還要好。

我的變化,周圍的人都有目共睹,同修說我是變化最大的了;工作單位的領導和同事也稱讚我性格變好了、寬容大度、好相處了;家人說我通過修煉法輪功,身體好了,更重要的是心態平和了,能夠體貼家人了,一家人也相處和睦了。

那段時間,我覺的自己的生命非常有意義,過的充實、幸福,每一天對我而言都是嶄新的,充滿著希望,我從來沒有對生活這麼積極和樂觀過,我覺的是師父、是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我真切的體會到了生命活明白了的感覺。

二、意志不堅 深陷迷途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動用整部國家機器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進行迫害打壓,在這樣嚴酷的形勢下,每天面對新聞媒體的造假宣傳。我內心明白大法是正的,是教人向善的功法,但是迫於單位的壓力,自己人心泛起,交了幾本大法的書,一想到此心裏就很內疚,很難受。儘管如此,我仍然堅定大法還是要修下去的,沒有一點放棄的念頭。

在二零零零年中國新年之後,我和幾個同修通過交流,意識到必須要走出去證實大法,於是我們決定出去煉功,就和從前一樣,視迫害沒有發生。我們在那個煉功點煉了好幾天的功,都很平靜,也沒有人來干涉。後來的一天早上,我們剛到那,正準備煉功,就被蹲坑的警察帶到派出所了,在派出所關了一天。當天晚上我就被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一個月。初到看守所時,自己還很堅定,叫幹活就幹活,心想以苦為樂,沒有其它的想法。一個星期以後,我單位就派人來了,叫我寫不修煉的保證書,後來又讓我的丈夫、兒子、弟弟來逼我放棄修煉,利用我還沒有放下的親情,叫兒子每天給我寫一封信,讓我寫保證不煉,每次來他們都又哭又鬧,想盡各種辦法讓我放棄。那時我的人心又出來了,被常人的情帶動,又一次做了一個大法弟子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情,寫了不修煉的保證。這份保證當時交給了公安局,我從看守所回家後,單位又逼迫我寫保證交給單位。我雖提出辭職,不影響單位,但還是過不去這個關,最終寫了給單位的保證。我回家後,公安局的警察還經常來單位找我,叫我去轉化其他同修,我知道自己做的是不對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因此不管怎樣,我堅持一點,不能再去帶壞其他的同修。憑這一點,最後警察也不再來了。

後來的三年時間,一顆怕心嚴重的阻礙了自己返本歸真的路,一再使我深陷迷途而不自知,怕心也使我漸漸脫離了同修,脫離了整體大法弟子證實法講清真相的環境。那時除了自己看看書、煉煉功,其它就和常人一樣,過常人的生活。但是內心深處,我很苦很淒涼。我知道這並非是自己所追求的,我始終是在追尋著大法,追尋著真、善、忍,追尋著生命的真諦。

三、佛恩浩蕩 迷途知返

二零零三年中旬,慈悲的師父再一次將我和同修們聯繫在了一起。通過同修之間的交流切磋,最重要的是看了師父發表的新經文,我深深的為自己曾經做過的那些事情感到羞愧,為自己所浪費的幾年時間感到無比的惋惜,在這萬古不遇的正法機緣中,作為師父的弟子,我不但沒有履行自己的誓言、助師正法,反而隨波逐流,甚至為迫害推波助流。與師父的要求相比,與那些做的好的同修相比,我簡直無地自容。我想,同修們都能做的那麼好,我也應該根據我自己的能力,努力的做,努力的彌補。

從那以後我就開始用複寫紙手抄真相資料,通過郵寄的方式寄真相資料,一份資料我複寫三份再寄出去,這樣堅持了大半年的時間,就有了複印的單張真相資料、小冊子,我就開始郵寄這些複印好的資料。到了二零零六年時我自己買了一台打印、複印、掃描一體機,就開始自己複印真相資料,印好了資料,除了郵寄,我也到各個居民點的單元樓裏去發。

才開始郵寄手寫真相資料時,一次我碰到了一個人,和他講起法輪功的真相,他隨手就從包裏掏出一封信,跟我說:「有人給我寄了這封信!」我接過來一看,正巧是我寫的。我當時很激動。後來我就告訴他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夠化解危險,同時帶來福報。

我記的第一次發真相資料時,爬上了單元樓,繞了一圈又下來了,一份也沒發出去,心裏怕的要命,就像有無數的眼睛在盯著。回到家後又覺的自己不爭氣,做的那麼差勁。

後來慢慢的先從一兩份開始,逐漸的發個十多二十份也不再害怕了。發資料過程中遇到過各種情況。有次剛剛將真相資料貼在住戶的門上,這家主人就開門了,自己的心一驚,看到身邊同修依然很平靜,自己也定下心來。這家主人開門將真相資料拿回去又把門關上了。還有的時候是剛發完資料發現背後站著個人,我很平靜的,沒有害怕,他走他的,我發我的,相安無事。有時候晚上我去發資料,單元樓裏黑洞洞的,我也不害怕,從頂樓一直發下來。發完了多個居民區後,怕心也在一次次的發真相資料中一點點的磨掉了,不管白天夜晚,我有時與同修一起,有時我獨自一人。後來獨自一人的時候多了,也沒有了怕心,到現在為止,我發起真相資料可以說是得心應手了,發的又快,選的地方又合適,而且心態很穩。發真相資料時感受很明顯的是師父在給自己加持,渾身發熱,感覺很強的能量。

今年,我開始發神韻晚會光碟,我知道這是師父對還不明真相的世人洪大慈悲的又一次展現,我悟到神韻的意義不同於其它的真相資料,因此我都是面對面送給有緣人。我買菜的時候,買完了菜就問攤主:「家裏有沒有DVD,有的話就送您一張神韻光盤,是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太美了,看了對您有好處,看完傳給親朋好友更是功德無量。」攤主都非常高興的接受。除了日常的買菜,只要我出門,都帶上幾張神韻光盤,在路上能搭上話的人我就主動贈送光碟,有的人接過光碟還問要多少錢,我說不要錢,他們都非常接受,還再三感謝。

有一次我去菜市場,發了只剩最後一盤神韻光碟了,我送給一個菜農時旁邊正好有兩個人看到了,還念出了封面:「神韻晚會!」我看著他們就問:「你們看過沒有?」他們說:「沒看過,想看!」我就告訴他們:「真是太遺憾了,我現在只有最後這一盤了,如果你們想要的話留個電話給我,我跟你們聯繫!」他們說:「不用了,後天一早十點鐘還在這,我們等著你,不見不散!」我說:「好,我說話算數,絕對不會失約!」當時我的心情特別激動,覺的自己做的太差了,眾生都如此迫切的等待著我們,等待著真相。這一念一直激勵著我。可回到家以後,人心又翻出來了,想到同修曾提醒說要注意安全,最近邪黨安插了很多特務、便衣,越想心就越不平靜,上下翻騰。直到約好的那天了,我堅定了一念:不管是甚麼人,哪怕是特務,我也要用慈悲的心去給他講真相,感化他。於是我義無反顧的去了,在菜市場繞了兩圈,最後還是他們先認出我來,「我們繞了兩圈沒看到你啊!」我說:「我也繞了兩圈,這都是緣份啊!」我就將兩盤神韻晚會光碟分別給了他們兩人,其中一個問:「還有沒有,再要一盤,我還有個朋友想要!」我又拿出一盤送給他說:「你們傳著看!」他們拿著神韻晚會光碟,高高興興的就走了。我當時也很高興,一是因為又有有緣人得救了,二是自己在這過程中心性提高了,我終於明白了其實一切都是自己的心促成的,包括世人對我們的態度,我們的念正,世人也會在這種正的場中啟迪他們的善念,若是我們有怕心,自己不穩,看周圍的一切就都不對勁了。

最近一次我去商場裏買衣服,兩個售貨員我曾經給他們講過真相,勸退,但她們因為怕心,沒表態。這次我先把神韻光碟送給她們,問她們看過沒有。其中一個售貨員說:「我聽過了,是法輪功的,太美了,太好看了!」我就將神韻晚會DVD光盤送給她們,她們說沒有DVD機,只有VCD機,看不了,叫我先拿給別人看,別擺在那裏耽誤了。我就又接著說:「以前我跟你們倆說的那個三退,現在你們倆也聽到了吧,共產黨都是在造謠,迫害法輪功,你們都是善良的有緣人,別跟著中共去陪葬,趕快退出,災難來時能保命,神會保祐你們!」她們倆聽完一一的笑著點頭:「好、好、好!」我就問他們的姓,給她倆每人起了個名,幫她們做了三退。

四、更進一步破除私心

這麼多年來,不管發了多少真相資料、光碟,我都是依靠同修給我提供,從來沒有主動自己做過一份真相資料。到今年了,神韻晚會光盤的大量需求,也使的我不忍心再麻煩同修,這也讓我看到了自己長期以來隱藏很深的私心,總是依靠同修,等、靠、要,沒有為同修著想過,忽視了我們是一個整體,如果我也能夠自己刻錄光碟,將會給同修減輕多少負擔!有這一念,在師父的安排下,同修幫助我買了打印機、刻錄機、電腦,空的光盤給我買了幾百盤,連光碟的碟套都給我買好了,我甚麼都不用再操心了。當時我真的太激動了,一切都是師父慈悲的安排,自己是多麼幸運,身邊有這麼好的同修,看到我有一念想要更進一步,就為我做足了一切準備。

設備買來之後,同修手把手的教會了我刻錄和打印光盤封面,以前我覺的做資料對我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但現在切切實實的做下來,才覺的其實很簡單,沒有甚麼難的,就是最容易的幾個操作,都不需要動多少腦筋。這麼多年,就是心性不夠,被執著障礙著,遲遲邁不出這一步,才一直拖到現在。

我家裏也上明慧網,但是在上網方面,我還依賴家人,自己沒有主動的去上,尤其前段時間封網厲害,上不去了,自己又陷入到等的狀態中了,沒想到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神通來突破網絡封鎖,而是承認了邪惡的封網。一直到寫這篇交流稿的此刻,我才意識到,自己該突破人的觀念束縛了,用神念來對待修煉中的每一件事。

現在我刻錄、打印光盤已經沒有問題了,以後還要逐漸的學會打印真相資料、《明慧週刊》,從今天開始,每天都要自己上明慧網,不再依賴同修與家人。我想我不能再忽視了自己身為大法弟子的作用,多一個大法弟子上明慧網,真的是多了很大的力量,加持了整體的正念之場。

寫到這裏,腦子裏突然浮現出唐朝詩人劉禹錫的詩句「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我想這正如傍晚夕陽下落,人們都在感歎一天即將結束,為沒有做好的事情而遺憾後悔時,卻往往忽略了天邊那一片最絢爛的晚霞,即使在生命就要結束的時刻,它們依然不失去綻放自己光輝的信念。而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曾一度為自己沒有做好的那一切悔恨不已,卻沒有想到慈悲偉大的師父從來不曾放棄過我,從來都在我身邊呵護點化著我,不管我曾走的多麼遠,迷的多麼深,師父的洪大慈悲都將我從迷途中領回正路。我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唯有牢記師父的教誨,堅定正念,越最後越精進,越最後越像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同修們!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