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煉中走過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弟子,過去幾年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都沒參加,原因是認為自己修的不夠精進,也沒怎麼做好師父交給弟子的三件大事,和前幾次參加法會的同修相比還差的很遠,更別說師父和大法的要求了,覺的很慚愧。

可是前幾天看了明慧網很多同修對這次法會非常的重視,以及本地甲同修的鼓勵,自己也覺的這樣的機會也不多了,終於鼓起了勇氣,回想從修煉之初到現在,所走過的路,向偉大的師父和各位同修彙報。

一、有緣得法

得法前我是東北一個小縣城事業單位的一名廚師。今年四十二歲。在沒得法之前,是一個常人中的常人,由於重名重利,把自己的搞的一身糟。整天不是這不舒服,就是那不舒服,不管有甚麼流行感冒的保證是頭一個得,整天渾渾噩噩,不知所終。

一九九六年秋天,我三姨(她此前不久得了大法)見到我之後就和我說有一種新傳出來的修佛大法叫法輪功,如何好,大法師父如何好,和一些大法的法理。我頭一次聽後不以為然,還笑她迷信。後來,她看到我一次就和我說一次,把我說的很煩,於是我對她很鄭重的說,你說的那些甚麼我都不信,我這人只求今生擁有、不求天長地久。她一聽我這麼說,就說我不是讓你和我一樣修煉,我讓你了解大法,是對你有很大好處的。

我一看也不好推辭,就第一次拜讀了《轉法輪》。我看這本書覺的很神奇,那種愉悅的心情無以言表,他解答了我想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改變了我的人生。從此以後我在心裏再也沒有放下大法,就這樣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的修煉之路。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二、迫害來臨

剛開始只知道大法好,根本也不怎麼會修煉,只是跟隨同修集體煉功,然後自己回家讀《轉法輪》,對大法的理解也是只停留在表面,不知深層內涵,只知道做好人,與人為善,也算不上甚麼精進。後來隨著學法的深入,我和同修比學、比修,也感覺自己心性和原來有了很大的提高。在單位髒活累活搶著幹,不拿單位的任何東西,且能看淡名與利,改變了自身的一切不良嗜好,單位領導和同事也看出了我的這種變化,也改變了他們從前對我的不好印象,他們從我身上也看到了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和江某某開始對大法弟子瘋狂迫害,很多大法弟子衝破重重阻礙,到天安門廣場為師父鳴冤,為大法鳴不平。我地也有很多大法弟子進京,但是我由於自己多年養成的觀念、怕心的作用下,以及家裏的親人、朋友、同事等以各種方法讓我放棄修煉,當時的方方面面的魔難可想而知,而我沒有能衝破自心的牢籠,沒有想到大法的救度之恩,對大法和師父蒙冤不敢說句公道話,不敢為大法和師父鳴不平。現在想起來真是慚愧之至。

從此以後邪惡鋪天蓋地的壓下來,單位的人也受邪黨電視媒體的毒害。單位領導問我說上面不讓煉了你就別煉了,我說煉。後來他們按共產邪黨的無理要求找到我,給我一張寫有不修煉的保證讓我簽字,當時我心裏很難過,在巨大的壓力與名利面前違心的簽了字,沒有做到堂堂正正證實法,給自己的修煉抹上了污點。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的保證書並沒有交到邪惡那裏,表現為單位的領導考慮我還年輕,平時工作表現很好,怕我因為此事影響前程,所以把我單位的大法弟子寫的保證在統一上交前,把我的拿出來還給了我。

雖然在以後的日子裏,我並沒有受到邪惡的任何騷擾,但是失去了所有的修煉環境。我在家不能學法(家人看的很緊,因妻子尚未修煉),在外不能煉功。慢慢的變的懈怠了,從此一蹶不振,一晃就是四年,自身的一些不良嗜好又回來了很多。

三、回歸正途

慈悲的師父並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二零零三年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回到大法中來,由於相隔四年,在常人中加重了執著,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魔難也相當大,主要是來自家庭成員以及親朋好友、單位同事等。由於他們對邪黨的恐懼,使舊勢力鑽了空子。他們一聽我還要煉,就動用所有的招數,那真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當時我並不知道怎麼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發正念,但是我堅修大法的心從沒動搖過。所有的招數用盡了之後,家人一看也不起甚麼作用,慢慢的就不了了之。

我首先請同修在網上給我發從新修煉的嚴正聲明,之後開始大量學法、煉功,知道了做三件事的重要,並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同修又給我送來了《明慧週刊》,當我看到《明慧週刊》上的同修無論風霜雨雪,不論嚴寒酷暑,他們都堅定的走在證實大法的路上,無私無畏,生死無執,正念正行的走在救度眾生的路上,這些給我的震撼實在太大了,我和同修的差距太遠了,於是我下定決心,要迎頭趕上。

就這樣我聯繫了同修甲,我們想了很多辦法,買了很多彩色粉筆。到了晚上,我和同修甲就從城市到鄉村,大街小巷的各個角落,很多的地方都有我們的身影。到了第二天早上,人們看到了自家的牆上都寫上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等,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同修甲又買了很多的黃顏色的布,我們把布剪裁成條狀或旗狀,然後條狀的做成條幅,旗狀的安上旗桿,都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等,天黑後我就和同修甲到處去掛、去插,後來我又買了自噴漆,然後找到防水材料,用刀刻出想要噴的字(最好用醫院給患者拍片的底片,把字描好後,把字刻空),做成模具,電線桿上我們就用模具噴,寬敞的牆上,我們就不用模具直接往上噴字,每個字都剛勁有力,比人都大。據我單位一同事反饋,說某地牆上噴的「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文化能寫出來的,後來我又到文化用品商店買來很多書籤,後面都寫上洪法文字,如寫上:「人生幾十年,猶如一瞬間,百年入土後,往事成雲煙,今生逢大法,已是福無邊,趕快學大法,珍惜好機緣。」等等,送給附近學校的學生和老師。

一天上午,我在一居民房前撿到一本小冊子,一看是真相資料,就想肯定是其他同修放的。我拿回家和同修甲、乙等一起仔細的從頭看到尾,感覺寫的太好了,可惜就這一份。這麼好的真相資料一定要讓更多的眾生看到。

我決定拿到街上打字複印社去複印,到了第一家複印社,她反覆看我要複印的資料說,年初公安局告訴我們複印社不要給法輪功印資料,我說,我給錢,她說不敢。我又去了第二家,和第一家說的一樣,我想不能放棄,總會有人給我印的,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我又去了第三家。他看了看我要印的資料,問我印這些幹甚麼,我說給別人看,他沒說甚麼,問我印多少,就給我印了。印完後他說我幫你裁好,我說那好,但不用你幫我釘,我回家自己釘。我又說這小冊子寫的可好了,給你留一份,沒事的時候你也看看。

回來後和同修切磋,感覺做的不理智,不符合法的要求,向內找發現自己有較強的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

四、建資料點

二零零四年,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走出來證實法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多,我地當時還沒有資料點,都是靠同修從外地(鄰近縣市)背資料,《明慧週刊》也只能半個月才能看到,這些已遠遠不能滿足當地同修證實法、講真相的需求,明慧網也提倡資料點遍地開花,本地小資料點也遲遲未建立起來。

當時我很著急,有建立資料點的心,我找到甲同修,和他交流建小資料點的想法,他說我們一起幹。經過我兩人的切磋,和看《明慧週刊》上同修介紹的很多好的經驗,於是我們就行動起來,首先甲同修聯繫省城的親屬買了台小型一體機(複印、打字、掃描),我購買耗材,把機器放在我家,由我和甲承擔做資料。我倆還都不會用,就通過看說明書逐漸的會用了。當時還沒有電腦,也沒有原稿。

有一天,同修甲拿來外地傳來的一本小冊子,經過我倆的研究,把小冊子上有用的文章用剪子剪下來,再用透明膠粘在A4紙上,兩面排好版之後,再用一體機複印,第一份真相資料終於做出來了,雖然質量不太好(複印時由於沾了透明膠複印出來的資料粘透明膠處有黑線),可是我倆也很高興,做完就出去發,發不完就給附近其他同修送去。後來本地的協調人看了我們做的資料後很認可,就給我們拿來各種傳單和小冊子的樣稿,我們就大量複製後給同修散發,這樣也滿足不了同修的需要。後來同修給我們送來了電腦,又上了寬帶,同修甲又學了一期常人辦的電腦學習班,就這樣小資料點已經逐步健全,趨於完善。

由於資料量越來越大,我們淘汰了一體機,又買了一台激光打印機,這樣速度快了很多,可是時間一長還是滿足不了需要。就這樣一直堅持做著,打印機也從一台到兩台,從兩台到四台,從四台到八台,由激光的到彩噴,從黑白到彩色,各種各樣精美的真相資料從我們的資料點源源不斷的走向城市鄉村、千家萬戶。

我們從剛開始對電腦和打印機是一竅不通,最後到打印機的一般小毛病都能修理,比如從彩噴機連供的平衡處理,到激光機換定影膜等……但是也有我和甲同修解決不了的各種機械故障,那時就請外市縣的同修來幫助。不管怎麼忙,他們都抽出時間來幫助我們,在這裏感謝鄰市縣同修無私的幫助和大力支持,在這裏我也想感謝本地同修對資料點的資金支持,你們很多生活並不富裕,可是你們為了救度眾生,你們把省吃儉用、口挪肚攢的錢拿來作資料,真的感謝你們!

經過長時間的摸索和實踐,我和甲同修都可以單獨做電腦系統,安裝軟件、編輯本地傳單、當地小冊子。上網、下載、做《明慧週刊》、《明慧週報》、《九評》、經文、不乾膠、真相護身符、刻錄光盤、裝mp3等等。其實,我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在幫助,我們只是在師父安排的路上努力前進,所以一直運行很平穩。

五、不再執著夫妻情

在正法時期,資料點一直是邪惡最怕的,在另外的空間緊盯著的。二零零七年,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我和妻子本來感情很好,從沒有想過她會這樣。在社會道德下滑的今天,常人有幾個不吃喝嫖賭的?但是我對她從沒懷疑過,在這件事情發生前幾年,她網上有幾個網友,沒甚麼事時就聊天,越聊越歡,結果她和其中的一個網友去省城見面,讓我知道了,使我一時難以承受,陷入一種低落的情緒,無法自拔。

當時心裏真是感覺到暗無天日,憤憤不平。像天塌了一樣的感覺,我一下被擊垮了。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我吃不下飯,也無法靜心學法,精神低落到了極點,資料也不想做了。但我還有清醒的一面,我就向內找,我也知道對她的關心和過去比少很多,我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我是修煉人,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要振作起來,有師在,有法在,我一定能走過去。

我反覆的學師父的法:「不管我講多少,修煉的這條路得你們自己走。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通過學法,我的正念一點點增強,心裏也不那麼翻騰了,可是這不好的東西還不時的會往出冒,攪的我心煩意亂。修煉是嚴肅的,這一關過不去,下一關就上來。由於自己心不靜,機器老是出毛病,不是半個字就是卡紙,今天修好了明天還一樣,做資料的質量也在下降。

我知道邪惡就是想干擾資料點,想干擾救度眾生。我又找同修甲切磋,他說:「都是魔的干擾,師父說不管你遇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這更使我增強了正念,我就學師父的法,使不好的東西不斷的往下消,邪惡想讓我修不成,想把我拉下去,可是我是最偉大的師父的弟子,我堅信我一定能走過去,我一定要配合好同修,做好救度眾生的資料,我心裏輕鬆了很多。

通過學法,增強正念,使我就像卸掉一個大包袱一樣,對夫妻情不執著了、放下了,心裏也平靜了,機器也正常了,我很快過了這一關。

我修煉的不夠精進,但我決心以後做好。

在此感謝師父的佛恩浩蕩,感謝同修的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