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同修少的鄰縣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回想起十幾年的修煉路,有該去人心卻放不下時的痛苦,有在法中昇華的喜悅,有理性不清時的人心難斷,也有證實法中的正念正行,還有離開法時的痛苦無助、蹣跚不前,就這樣坎坎坷坷的一路走來。

前年一次去外地辦事,路過鄰縣縣城,我想把隨身帶的幾本《九評》送給在路上偶然遇到的人,他們都不敢,也不想要。我暗下決心,一定要想辦法把真相講給他們、救他們。後來才了解到:鄰縣有二十多萬人,但只有幾十位同修,其中還有一些只學法不講真相的,長期以來做事的就這十幾個人,要救度這二十多萬人,可想同修們肩負的責任有多重。

我一開始到鄰縣發資料是在晚上去發的,由於地理位置不熟悉,有時白天也出去,有時也和其他同修一起出去,有時也到和鄰縣接壤的橋頭上去發。我縣某鄉的農貿市場,鄰縣的百姓很多經常來趕集,我把光盤、傳單、《九評》等發給他們,很多人都高興的收下,當然也有扔的,那我就從新撿起來給別人。一次,弄了一箱《九評》,快到麥熟時節了,來趕集的人不如以前多,稀稀拉拉的,發了一個多小時,還有十多本就發完了。這時從橋那邊來了兩輛黑轎車,過了橋就開始減速,在離我十多米處前面的車打開了轉向燈,緊接著,後面的車也打開了轉向燈,可是前面並沒有路口。這時有一個念頭「不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迅速離開,脫離了險境。

有時我也和三兩個同修配合著到鄰縣的農貿市場去發,幾天前我們就往目地地發正念,臨行時再往那裏發正念:清除那裏干擾師父正法,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我們心懷善念,面帶祥和,一般都很順利。一次,我和一位同修帶著八十本《九評》到某集市去發,很多人都搶著來拿,有人說:這可是好東西!僅僅十多分鐘,我們就發完了。我們騎著電動車想離開時,一個人叉著腰擋住了去路,他說:還有嗎?給我一本。我見此人嘴唇發抖,知道他是被邪惡操縱了。我一邊請師父加持發著正念,一邊說:沒了,發完了。他又問書裏寫的是甚麼,我說寫的是事實。他又問:發這個想幹甚麼?我說想讓人學好。我禮貌的稱呼他為大叔,並請他閃開,在這期間同修也一直發著正念,就這樣我們安全的離開。回去後我們就總結經驗,以後再出去的時候先把車子安頓好,然後從另一頭往車子這邊發,發到這邊騎著車子就走,即使沒發完,也不回去再發了,就發到周圍的村子裏去。因為集市上幾百上千的人,甚麼心態的都有,有時我們可能還帶有一時意識不到的執著,達不到那麼純淨的心態,那麼就多採用一下人這方面的安全措施。

今年夏天,我想去某個集市發神韻光盤,本來早就想去,由於種種原因使時間往後一拖再拖。以前和我配合的同修沒有時間,我就找了另一個同修,希望同修能和我一起去,給我拿著東西並幫我發正念,同修一口答應。到了約定的時間我去找同修,她正在和家人爭論家庭瑣事,爭的臉紅脖子粗的,氣氛非常不好。後來我們發了一個正念,就騎著摩托車出發了。由於這個市場比較大,有時人們問我就給其介紹,這樣從西頭到東頭,也發了有半個多小時。同修只是彎著腰,一副受氣包的樣子。發到頭時,對面公路那邊開來大約四輛汽車,我們馬上迅速的離開了。回來的路上,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幾經周折,擺脫了邪惡的跟蹤。在這過程中,也充份的暴露出了我的怕心,別看平時如何,關鍵時刻還是穩不住心。我也發現了自己的依賴心,明明看到同修狀態不好,卻還要她跟我去,修煉不是大幫哄,不能憑著人多勢眾而混事。其實,證實法的路上我們並不孤單,有神在,有師父的法身,還有我們修好的一面在。證實自我,幹事心重的時候考慮問題不周全,協調不好。其實我應該告訴同修,發正念的時候請師父加持,那個正念的場應該比那個市場還要大一些,滅盡這個場中的一切干擾眾生得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這樣就不至於出現被惡人誣告的情況了。

有時,我也和鄰縣的同修配合,共同去做證實法的事,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同修人手少,我們就應該去支援。當然我也希望更多的同修能去支援他們,由於他們力量有限,有一部份世人到目前還沒能看到資料。眾生都是為法而來在這個世上,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又經歷了那麼多的苦難,我們應該把這件重大之事告訴給他們,這是他們等待已久的事,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

本來不想寫稿了,覺的自己人心太重,修的不好,證實法的事今年和去年做的差不多。想想寫下個人修煉心得體會,也是按師父所要的來圓容,也是修煉,也是走在神路上的其中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