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眾生神路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作為老弟子的我,很慚愧,修的再不好也要總結總結了。下面寫出幾點體會,不敢說向師尊彙報,就算是與同修交流,悟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圓容補充,慈悲指正。

一、講真相,救眾生

我於二零零四年從黑窩出來,開始時很茫然,不知從何謀生。後來通過學法知道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悟到應該回家鄉跟鄉親們講真相。因我二零零零年被邪惡綁架時正好在老家開診所,鄉親們一直不明白為甚麼好人也要坐牢,法輪功究竟是甚麼,所以我就抱著向鄉親講真相這一念,又回家開診所了。

由於有想救人這一念,所以各方面工作開展的都很順利,很多病人來我這兒看病,我悟到這是師尊安排有緣人來聽真相了。我們村有十幾家診所,到我這裏來打吊針的病人很多,少的一天有幾人,多的一天有十幾人。因為打吊針的病人要坐一個多小時以上,一般都能給他們講清真相。而且我家有新唐人電視節目,讓病人邊看電視,我邊講真相,這樣講真相,勸「三退」效果比較好,一般人都能「三退」。

特別是那些癌症晚期病人,他們的精神和肉體都很痛苦。在他們明白真相和「三退」後,都有奇蹟發生,有的身體不那麼痛了,比較平靜的離世;有的症狀大為改善,甚至滴水不進的病人又會吃飯了;那些垂危的病人到最後都不找別的醫生,專找我去輸液和打針。我想是他們臨走時要得到大法的福音,這也是師父的慈悲。看到那些微弱的生命的求生慾望,人世間命運的反覆無常,想到自己是多麼的幸運,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的要精進、再精進,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趕快搶人、救人,圓滿隨師還。

二、發真相資料,從開始的膽膽突突,到現在的平平穩穩

我們地區有十幾萬人口,幾十個自然村莊,卻只有同修四人。兩位老年婦女,一位年近八十歲,一位年近七十。我算比較年輕,也五十出頭了,還有一位帶修不修的男同修,幸好他講真相很熱心。我和男同修約定,無特殊情況,每週一次帶上真相資料(有《九評》、小冊子和神韻光盤等)到每個村莊循環去發。第一次發真相資料時只帶了十本《九評》,心裏膽膽突突的,緊張的不得了。以後就慢慢的二十本、幾十本,到現在每週能發上百份資料。我們一般都選在晚上發資料。先把資料用防雨的塑料袋裝好,一人開摩托一人發。我們一般都是把資料放在人家門口的自行車車筐裏,或放在門口,門開著的話就直接把資料放進去。一百份真相資料大約半小時就發完了。現在發真相資料心情很穩,出發時坐在車上閉眼發正念,請師尊加持,陣陣涼風襲來,舒服極了,就像去兜風一樣,心裏沒有一點壓力,有的是想到眾生被救度的那種喜悅。我知道那個時候是師尊在加持弟子。我們在師尊的呵護下,幾年如一日,順順利利的做著我們該做的事。所到之處都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

三、和家人講真相,家人明白真相後支持大法

幾年前我從黑窩回家時,一家人都很高興,父母、子女對我寄予厚望。由於幾年的被迫害,幾個未成年的孩子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寄人籬下,承受著非人的壓力和痛苦。因我是單親家庭,他們盼望著我早日回來能給他們一個溫暖、安定的家,怕我因煉功再遭受迫害,再給他們帶來苦難。所以兒子看到我回來後繼續煉功就哭了,老父親也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我,一聽我還要給人講真相、勸「三退」就更急了,氣的不行。我便和同修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邪黨迫害的邪惡,講大法洪傳世界各地,講善惡有報的道理,給他們看真相資料,看新唐人電視節目,慢慢的他們有了正念,不再反對我了。現在我給他們同學、朋友講真相、勸「三退」時,他們也在旁邊幫我講,有時還幫我傳遞真相資料。晚上我出去發真相資料時,兒子笑笑說,媽要早點回來。

四、修去怨恨心,師尊為我善解冤怨

我在修大法之前便離婚了,十多年來我和前夫沒一點聯繫,幾個子女由我一手撫養。

在我遭迫害之前,前夫對子女沒盡一點責任;在我遭受迫害後,我老父親要他承擔大女兒的學習生活費用,他也只是勉強答應,所以我一直對他存有怨恨之心。三年前,前夫和他再婚後的兩個兒子突然到我家拜訪。開始我感到有點意外,但馬上想到這事一定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師尊為我安排的有緣人來聽真相了,所以我以一個修煉者無怨無恨的心態熱情接待了他們,給他們講大法真相,並給他們父子做了「三退」,還囑咐前夫回家後一定要給他妻子講真相、勸「三退」。前夫感動於我的真誠和善良,說對不起我和孩子們,更對不起我的父母和我的弟妹們。因為在我遭受迫害這幾年中,我的子女基本上靠我的父母和弟妹們撫養。他在自責之餘,總想彌補我們。去年我兒子腳骨折,他主動來護理,使我能脫身不耽誤做好「三件事」。有一次我和同修晚上要去比較偏僻的地方發真相資料,前夫開車技術好,我便叫他帶我們去,他很高興為我們開車,還說以後有好事安排他來做。這就是一個生命明白真相後樂於為大法做事的善舉。

我們離婚時協議裏兒子歸他撫養,兩個女兒歸我撫養。因為他再婚,我怕他帶不好兒子,就要過來自己帶。他說每月給兒子生活教育費一千五百元,但從未見他付過。我找他要,他不但不給,還無理的與我爭吵。當時我想通過法律途徑去解決,便到市婦聯諮詢,市婦聯的工作人員對我說,你去告他,我們這裏保護婦女兒童的合法權益,幫你提供免費律師,你一定勝訴。第二年我得了大法,就想算了,可能是以前欠他的,而且打官司也很麻煩。去年前夫拿了十幾萬元給我買房。當時我想他連兒子十多年的撫養費都未付過,這些款應該是他欠我的。他這次一次性付來,我想也是合理的,而且他自己承擔責任對他也有好處,不失不得嘛。以前我想要把他告上法庭他都不拿來,現在不要他的錢了他又主動送來,真是《轉法輪》裏講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

以上是我個人的幾點粗淺體會,悟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今後我會更加嚴格的要求自己,在正法的最後時期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