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二歲,在我才四十多歲的時候,就得了一身的病,最嚴重的就是風濕。從頭到腳,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疼的地方,而且每天都疼,一疼起來,甚麼都做不了,連上下樓都困難,還常常摔跤,一跤摔下去,自己都昏死過去,失去知覺了。那時幾乎所有的醫院都跑遍了,一天三餐飯,一天三餐藥,多少年了,打針吃藥無數,但是一點好轉都沒有。在病痛中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精神也每況愈下,脾氣也異常暴躁,在這樣的痛苦中,我常常想:生命的意義究竟是甚麼,有沒有甚麼能夠解脫我的病痛,救贖我心靈的方法呢?

一、「悠悠萬世緣,大法一線牽」

一九九九年四月,是我人生中真正的春天,我家理髮店的一位顧客(大法弟子)第一次向我介紹了法輪大法,並將我帶到了附近的一個煉功點。這是我永生難忘的一個日子,師父傳給我們的宇宙大法第一次讓我看到了生命的光明,第一次打開了我這些年來沉重的心鎖,指給了我一條希望的路。

第二天,我就請回了師父的《轉法輪》,師父在長春講法的光碟、師父在各地的講法以及五套功法的煉功磁帶。在此之前,我是不識字的,也就只能夠寫寫自己的名字,但是當我第一次捧起《轉法輪》書時,大法的神奇就在我身上展現了,書上的每一個字我都認識,跟著同修們我都能讀下來,我當時激動的熱淚盈眶,無法言表對師父的感激。

從那開始,我每天早晚各去一次煉功點和大家一起煉功,早上煉完功就和同修們一起學法,下午我就自己在家裏學,晚上吃過晚飯就又去煉功點煉功,煉完功大家在一起學法,學完法後我才回家。那段時間是我這一生最幸福的時光,每天除了三頓飯之外,我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學法煉功。在我煉功一個星期之後,折磨我幾十年的風濕病全好了,渾身上下再也不疼了,一身輕鬆,精神百倍。

不識幾個字的我能通讀師父所有的大法書籍和經文,以及在我身體上出現的奇蹟,使我的家人、親戚朋友、左右鄰居、單位的同事們都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直到現在,他們都很佩服法輪功,從沒阻止過我修煉。

二、法光驅迷霧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我們原先煉功點的同修們就都失去了聯繫,那時我都不知道同修們的情況,也聯繫不上他們,一下子整個人就像陷入了一條死胡同,找不到出路。但我唯一堅信一點:師父傳的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千年、萬年不遇的佛法真理,無論如何我一定堅修到底,決不放棄。

雖然當時鋪天蓋地的輿論造假宣傳,我依然如以前一樣,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從未鬆懈。沒多久,我單位的書記、保衛科來我家找我,叫我交書。我就和他們說:「你們知不知道這書對我而言,有多重要嗎?我的生命就是大法賦予我的,你們都知道我以前的身體是個甚麼樣,你們看我現在修煉了法輪大法,我再沒吃過一片藥,是大法救了我的命,這些書比我的命還重要,今天,你們可以把我的命拿去,但這書我是絕對不會交給你們的。」就這樣,單位的人不再叫我交書了,從此以後也再沒來過。

接下來的幾年,我心裏真的感到好孤獨好難過。除了師父的大法書,我一位同修也聯繫不上,一篇師父的新經文也沒看過,也不知道整體正法修煉的形式如何,有時候急的想哭。唯有每天堅持學《轉法輪》學師父早期的各地講法,每天煉功,心裏默默的求師父能夠找到一位同修,能夠和同修們在一起。那段時間裏,我主動去我的親戚朋友、老鄉、同事家裏,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的美好,向他們說我自己修煉法輪功以後身體健康、心性提高的例子,讓他們不要相信電視報紙上污衊法輪功的謊言。

一直到二零零四年過完中國新年,有一天我帶著孫子去公園玩,正巧碰上兩位同修發真相資料給我。我一看那資料,那個激動啊,眼淚不自主的就流下來了,拽著同修的手,半天說不出話來,當時的心情,就像是失散多年的孤兒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父母一樣,喉嚨哽咽,不知道說甚麼好。我的孫子看到我當時的樣子都嚇哭了,問我:「奶奶,你見到誰了,那兩位奶奶(指同修)是做甚麼的呀?」街上的人也都看著我笑,不知這老太太是怎麼了。

我當時就迫不及待的請同修給我資料,多多的給,好彌補我這麼多年來心裏的空缺。同修給了我好多資料,還給我留了電話,讓我以後就找她去拿資料。師父再一次慈悲的指點,又一次驅散了我心中的迷霧,讓我和同修們又聯繫上了,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同修們!

三、奮起直追

從和同修聯繫上以後,我就參加了同修們的學法小組,和大家一起學法。那感覺真好,像又回到了以前,同修們坐在一起學習師父的經文,交流切磋。學完法以後,我就請同修給我一些真相資料,像單張的真相、小冊子之類。當時看了師父的新經文,看了《明慧週刊》同修們的切磋,看到了同修們都做的那麼好,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在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中,盡職盡責。我深深感到了自己的差距,於是心裏暗下決心:一定要做一個爭氣的大法弟子,不讓師父操心,走出去救度眾生,完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我想,自己也沒有甚麼特長,就發真相資料吧,這也是證實大法。

剛開始出去發真相資料時,心裏有點害怕,沒有底。也會遇到一些不理解的人,說些難聽的話。當時聽著心裏很難過,但也不去和人爭辯,我想:他們這樣說,是因為他們不知道真相,如果他們明白了真相,一定不會這樣說的,這正需要我去把真相資料送給他們。

有一次,我發真相資料給一個年輕人,她把我送給她的真相資料丟在地上,說:「你都那麼老了,還幹共產黨不讓幹的事,我要告你!」我心裏真心疼,趕緊把資料撿起來,心裏發著正念,對她說:「你不要丟這真相資料,這都是用大法弟子自己省吃儉用的錢做出來的救人的資料,是真正為你好的,你不要相信共產黨的謊言,要為你自己和你的家人想一想,你看現在這麼多天災人禍,都是天要滅中共給人的啟示,你好好的看看這份資料,就會明白了,明白了真相神就會看護你,就能避開這些災禍,擁有美好的未來。我都是白髮蒼蒼的老人了,不會騙你的。」她靜靜的聽我說完後,又把我手裏的資料拿過去,並向我道歉說對不起,還說謝謝。我跟她說:「不要謝我,這都是我們師父的慈悲。」

另一次,我在街上送給一個中年男子真相資料,他接過資料,看了看後對我說:「你們法輪功的真相資料我以前就看到過幾次了,我也相信,我是一個公安局的科長,從來沒有迫害過法輪功,對你們煉法輪功的人也都是很尊敬的。」我聽後很感動,覺的同修們做的真好,早已在世人心中埋下了使他們得救的種子,我又進一步問他說:「你有沒有入過共產黨?」他說:「我入過共產黨,我已經退了。」我真為他高興,對他說:「你明白了真相,又退出了邪黨,以後就會幸福常伴了。」他很謝謝我,也收下了我送他的真相資料。

還有一次我和老伴上街,我看見街邊有一個塑料袋鼓鼓的,我走過去一看,裏面全是一些證件、戶口本,我想失主一定很著急,於是就按照證件上的地址打電話去派出所,派出所找到了失主的單位,聯繫上了失主本人。失主是個年輕的小伙子,那時還正在外地出差,自己還不知道自己的東西丟了。當時他聽說有人撿到了自己的東西,十分感激,給我打了電話,兩天後出差回來就來到我家裏。我將他的東西給他,他看後說:「甚麼東西都沒丟,連一千塊錢都還在,真是太感謝您了,不然我這些證件要補辦起來至少要半年!」他堅持要給我那一千塊錢作為答謝,我跟他說:「小伙子,這錢我不會要的,我是修煉人,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們的師父教我們要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我們不收人家一分錢,你要謝,就謝謝我們的師父吧。」他聽後,非常的感動。兩天後他又來我家了,買了好多水果來感謝我,還告訴我他是特警隊的隊長,那些證件對他來說非常重要,多虧是我撿到了。我又對他說:「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你以後在你的工作中要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功法,你在工作中要儘量的給予方便。」他也點頭同意,說他明白了,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會善待大法弟子的。

從二零零四年開始,我就幾乎每天出去發真相資料,一出門就帶上幾份,基本上都是在街上面對面的送給有緣人,有時放在自行車的車筐裏,有時放在汽車裏,警車上我也放,沒有怕心,心裏發著正念,請師父加持。在街上擺攤做生意的、店鋪、門市裏,我也將真相資料送給他們,從一開始的單張資料、小冊子,到後來的《九評共產黨》、《神韻》光碟,我都堅持面對面的送給世人,有時也配合著講真相,讓世人都能明白真相。在我發真相資料這麼多年裏,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一直都很平穩,偶爾遇上不理解的人說些不好的話,我心平氣和的解釋清楚,也就沒事了。

在發資料的過程中,漸漸的修掉了我的怕心,也越來越堅定我緊跟師父做好三件事的信念,我堅信:作為師父的弟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救度世人是我們肩負的歷史使命,不可推卸,不能懈怠。所以這些年來,我一直堅持,不管颳風下雨、風吹日曬,我從來沒停下過,我清楚的知道: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給予我們弟子的太多太多,自己唯有更加精進,在三件事中做的更好,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才不辱沒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稱號。

四、堅信師父與大法,勇闖病業關

今年五月底的一天,我去接孫子放學,在街上一個膀大腰粗的中年男子迎面衝過來一下就給我撞倒了,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覺得腰椎錯裂開了,頓時疼的我眼淚直掉,心想:是不是哪一世欠了這個人的?才被他撞倒的。於是請師父加持,不管怎樣,一定得爬起來回家去。我在地上坐了半個多小時才爬起來,接著孫子,在孫子的攙扶下轉了車又走了路,最後終於回到了家。到家躺在床上就起不來了,心裏在默默的求師父:請師父救救弟子,弟子不能就這麼倒下去,還要出去救度眾生,如果是自己欠下的業,該還的一定還;如果是舊勢力的迫害,絕對不承認。

當天晚上,我忍著劇痛堅持煉功,雖然疼的我淚水、汗水一起流,但我還是堅持煉完了。第二天早上依然早起煉功學法,不管多疼,我都咬著牙,心裏念著師父《轉法輪》裏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這樣一直堅持到第四天,我到同修家去取資料,轉兩趟車,一個多小時,因為實在太疼,在車上我沒法坐,就扶著座位站著。到了同修家,同修看到我當時的樣子都說,要不你以後一個月來一次吧。我說:「有師父在,過兩天就好了。」當天拿了資料,第二天我就佝著背出去發資料,走幾步站一會兒,又走幾步,堅持著發完了。在第九天的時候,我上了次廁所,已經八天沒排便了,之後就像換了個人一樣,甚麼事都沒有了,哪兒也不疼了,就像完全沒被撞過似的。連家裏人和隔壁的鄰居都驚訝怎麼好的這麼快,簡直不可思議。我就告訴他們這就是我煉法輪功的奇效了。他們再一次在大法的神奇面前,佩服的五體投地。

在修煉十年多的經歷中,我深刻的感受到:返本歸真路上,每往前邁出的一步都是多麼的不易,沒有師父這樣慈悲的呵護,自己寸步難行,沒有同修們一直在身邊的鼓勵與支持,單憑自己,無法精進的走到今天。在此,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所有的同修們,以後的路,我要走的更好,更加堅定、更加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