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走好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我是一名農村老年大法弟子,二零零三年得法。在走過的六年修煉過程中,經歷了邪惡的考驗、家庭的干擾以及各種病業的魔難。憑著一顆對師對法的堅定正念,在正念指導下正行到今天。按照師尊要求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偉大實踐中的一點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分享。

一、正念排除干擾,堅修大法

二零零零年春,我突然得了腰腿痛病,伴隨筋骨痛半身麻木等症狀。先後到村鄉縣級醫院治療。採取了西醫、中藥、針灸、烤電等方法。經過兩年的漫長治療,花了幾千元錢。結果病不但沒見好轉,由於藥的刺激又增加了胃病。在求醫無果的情況下,修煉大法的親友勸說,於二零零三年初我走入了大法修煉。修煉三天後,腰腿痛麻木症狀明顯減輕;五天後痊癒。

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激動的心情使我久久不能入睡。在老師法像前默默的表達信師信法的決心,決心堅修大法到底。

學法之初,我就按照師父的要求,堅持到學習點上學法煉功。學背師父的《洪吟》。使得自己很快溶於法中。思想境界昇華很快。但干擾也隨之而來。首先是來自邪惡的干擾,我是具有五十年幹齡、四十年黨齡的村幹部,一直任村會計。由於我工作紮實、群眾關係較好,一直連選連任。一些惡人為了達到謀取該職務的目地,向縣、鄉舉報我習煉法輪功,邪黨組織責令鄉紀檢書記找我談話,要我放棄修煉。剛開始由於怕心動搖了,並寫下了不學不煉的文字,回家後感到很對不起師父,就向明慧聲明作廢,並且堅持學法煉功。隨後鄉派出所長帶領四人半夜闖入我家,翻箱倒櫃進行搜查,將我的《轉法輪》等幾本書和煉功帶強行帶走。並詢問我是否煉法輪功。這時我想起了老師《洪吟二》〈怕啥〉中「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惡 就垮」,我坦然面對,把我為啥學法煉功,在甚麼情況下學法煉的功,煉功後的實際親身體驗、效果向他們講了一遍,並明確向他們表示我學法沒有錯,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按書說的去做只做好事不做壞事。多好啊!難道還怕好人多嗎?所長等幾個警察被我講的無話可說,只得說你就等著聽候處理吧!隨之鄉紀檢幹部在我村召開全體黨員大會,企圖讓我在大會上作公開檢查。我把黨員大會當作一次講清真相的好機會,在黨員會上再一次把我為甚麼學的法,煉功後的親身體會原原本本的講了一遍。並將《轉法輪》教人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只做好事不做壞事,在利益上不去爭,不去鬥,做一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法理向全體黨員洪揚了一遍,使全體黨員進一步了解了法輪功。最後使邪惡的鬧劇草草收場。

針對惡警和邪黨人員對我不同形式的迫害,我牢記師父關於「一個不動能制萬動」(《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的法理,深深體會到堅修大法的這顆心能制止邪惡的各種形式的干擾迫害,用神的狀態代替常人心,就一定能排除邪惡干擾。

其次是來自家庭的干擾。家庭中兒子、兒媳都不修煉。由於他們不明白法理,又受邪黨的毒害和常人利益帶動下擔心要煉功會受到撤職抓捕的迫害,就千方百計的阻礙我學法煉功,把書和材料藏起來。為此,發生多次爭執。大聲爭吵,各不相讓達一年之久。後來通過學法,我認識到所有的干擾都是魔難,需要我們用正念去對待家庭的干擾,問題也是自己修心的機會。師父告訴我們遇事向內找,通過向內找發現自己在圓容家庭方面存在著態度生硬、善心不夠、講真相不到位、沒有擺正他們也是需要我們救度的眾生,而是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兒女來看待,態度生硬。找出自己的癥結所在後,我就從講真相入手,講大法洪傳是救度眾生的,惡黨鎮壓是違背天意、逆天而行,是在迫害善良的好人。又從本人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身心受益,給家庭帶來的好處向他們講清楚,並讓他們算一筆帳,如果不煉功病在床上是哪受苦?哪經濟受損失?使他們明白邪黨邪在哪裏,惡在甚麼地方,使他們真正明白了真相轉變了觀念,真正解決了家庭的干擾。

實踐使我深深的體會到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一切干擾就會迎刃而解。

二、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

在修煉過程中,深深的體會到:只要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一、用修煉的人過好名利情關。二零零六年七月下旬,由於惡人的惡意舉報,邪黨人員從中作梗,我從五十多年的村幹部位置上下來了,各種不同議論直指而來,在我的思想中引起了波瀾。對常人中的名利情,我們修煉人應如何對待呢?這時候我想起了師父說的:「有人說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說你壞,你不一定真壞」(《轉法輪》)。我們作為一個修煉人就應該按著宇宙的特性真善忍去衡量。甚麼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壞,按照常人的理認為當村幹部即名利雙收;而對於修煉人名利情算甚麼?恰恰是最不好的東西,正是我們需要修去的。有甚麼能比我得到大法更神聖的呢?因此很快放下當幹部的名利心。雖然當時六十多歲了,由於修大法的原因,沒有白內障,身體健壯,於當月和本村一群年輕人去外地打工,四個月時間掙了四千多元錢。同時利用工餘時間,學法煉功講真相,從沒落下。

二、堅定正念,過好病業關。修煉過程中,原來的病業症狀還經常表現出來,我從來沒有把它當成病,而是舊勢力操縱三界內的黑手爛鬼共黨邪靈對肉體的迫害所致,加強正念清除,每次很快過關。二零零六年在天津修水泵期間,遇到一次較大的魔難。一天在幹活期間,突然一根鋼管從高處落下砸在我左腳面上,當時就砸出血來,整個腳面紅腫,襪子沾在腳上,疼痛難忍。當時幹活的人都勸我上醫院,我心很平靜。按著修煉人的標準,心沒有動,認為這就是對修煉人的考驗。「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不管腳怎樣疼,紅腫的甚麼程度,每天堅持照樣幹活,一天也沒有養傷。幾天後傷好了。如果不是學大法,在常人需住院治療多少天。我卻沒有打一針吃一片藥,很快恢復正常了,使和我在一起幹活的工人都親眼目睹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同時我把大法的真相告訴給他們,使他們明白了真相,齊讚法輪大法好。

三、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實實做事。二零零七年夏季,我被唐山某鐵礦錄用為會計,一去我就公開聲明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用我就不能干涉我做三件事,結果廠方決定錄用我。從家走,我就把大法書、錄音機、真相材料全帶上。在完成好本職工作的前提下,堅持利用業餘時間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取得了良好效果。首先在工作上讓領導放心。來到廠後,由於人員較少,廠長不但要我管賬,還把現金出納、保管員、過秤員等多項工作都交給了我。尤其過秤,有時一連十天白天黑夜頂班,得不到休息。從進料、過秤、開泵到付現金,全由我一人負責。要是常人誰能受的了呢?誰能經受利益、金錢的考驗呢?可我嚴格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一分錢不貪,一聲苦累未叫,圓滿的完成了份內份外的工作,為廠子節約了大量的資金。得到了廠子十個股東老闆和上下二十名工人的一致稱讚。他們真正能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修煉人就是不同於常人的認識。在利益上我從不去爭,幾個老闆通過幾個月的觀察體驗,從每月工資八百元漲到一千元。我通過聲明是個修煉人,同時把修煉人的標準展現給眾生,使他們認同大法,同化大法。

在做好三件事方面,特別是講真相勸三退方面。我認為只要心擺得正,法學的好,做事體現出一個大法弟子的風範,用善念對待眾生,讓眾生感受大法弟子的慈悲,就很容易勸退。在廠內我首先把十個老闆勸退後,通過和工人面對面講真相,多數都同意三退。而且利用工作關係對交礦石的人員、推銷材料的人員,不管認識不認識,一樣慈悲對待。逢人就講三退、散發《九評》,使眾生明白真相,及時得到救度。收到較好的效果。通過紮紮實實的做好三件事,使自己的思想境界不斷昇華,身體狀況越來越好,勸退率越來越高。

通過幾年來的個人修煉,我深深的體會到修煉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樹立正念,就能排除來自家庭、社會、邪黨的干擾。只要信師信法,就沒有闖不過去的關。只有堂堂正正的做一個真正修煉人,才能紮紮實實地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

以上一點體會如有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