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信師信法 越來越堅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四川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五月得法。在得法的初期,激動的心情無言以表,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時的心情,至今印象很深刻,我花兩天的時間一口氣看完。看書的前兩天,無比的激動,非常興奮,晚上一點睡意也沒有,並且只要一閉上眼睛,便看到滿天的星星,感到全身上下均有東西在轉,當時我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有些緊張,後來找到同修交流,才知道是我一看書,師父就管我了。

由於大法洪傳開始在一九九二年,當時我覺的得法晚,並且修煉過程中出現的狀況又比較多,每次遇到問題都要去問老同修,所以我下決心要抓緊時間學法,遇到任何問題從法中找答案。從修煉起,我就養成了抓緊時間學法的好習慣,這給我以後的正法修煉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才使自己能經的起大風大浪,自始至終堅信師父,一直信師信法走到今天。在此,我從心底感謝偉大的師尊,感謝我身邊與我一起頂住壓力走過來的同修,以及我們可貴的明慧網,沒有他們,便沒有今天的我。

一、得法初期

我得法前後變化比較大,認識我的同事和朋友都能明顯的看到我的身體方面和心性的變化。

得法前由於我的工作比較輕閒,這時的我眼裏只看重利益,認為自己付出的與得到的不成比例,就無心好好工作了,在工作上給領導擺攤子。當時正是當地炒股高峰,我把精力用到了炒股上。這樣一來,與領導和同事的關係更緊張了,矛盾也日益激化,自己心裏也不好受,不是滋味,心情也不好。

面對這內外的多重矛盾,我的精神狀況極差,脾氣變的越來越壞,經常發火,身體狀況也很差,非常消瘦,經常生病,常突然人事不省的昏倒。三十歲的人就得了高血脂,抵抗力下降極快,幾乎每個月都會感冒、咳嗽,都得吃藥打針,吃藥多了又發生過敏現象,最後打針也打怕了。特別是面部出現了很嚴重的黑眼圈,這對於一個愛美的年輕女人來說,這一連串的現象幾乎使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氣。我很迷茫,也很煩惱,不知道怎樣走完以後的人生?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徘徊時,我找到了《轉法輪》這一寶書,通過看書學法,我清醒了,明白了人生當中很多做人的道理,從此堅定的走上了修煉大法的道路。

由於我的工作比較閒,家裏也沒有干擾,我每天用大量的時間學法,每天學法時間可達十小時。我個人的情況是,消業、淨化身體來的比較猛。一上來先去執著於吃肉的心,每天要拉肚子幾次,但精神仍然很好;消頭昏的業力,身體在煉功過程中又很敏感,常反胃,乾嘔。由於自己從沒盤過腿,為了趕上同修們,我抓緊時間煉盤腿,開始修煉的頭幾個月,我走路時腿基本不能伸直。由於多種消業同時進行,本來就很消瘦的我就更瘦了,同事們勸我去醫院檢查,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消業,不是病,沒有關係的。

那時大法書比較缺,我開始抄書,然後背法,我把老師所有的講法都抄了一遍。修煉不到兩個月抄書時,讓我經歷了生死的考驗。記的當時開始是發燒,嗓子疼痛難忍,很難受,那滋味就別提了,我一直相信這是在消業,不是病。剛好此時我在抄書,因為我得法晚,大法書比較缺,所以每天上班就抽時間抄書,有時抄著抄著書,就忘記了嗓子疼了,可是回到家裏,就疼痛的特別厲害。無論疼痛怎麼難忍,我堅持要吃飯、喝水,我沒把它看成是病,消業就不應該影響正常的生活。中午在家裏難受時,就想下午請假休息吧。說來還真的奇怪,每當我午休時,總會出一些汗,一到上班時間就沒那麼難受了,所以每天正常上班工作,抄書,煉功,料理家務,大約一星期時間消業症狀就過去了。我知道,其實當時我的嗓子已經化膿了,我信師信法走過了這次消業的考驗。

我清楚的記的,在我得法的前一年,也正好是這個時候,我同樣嗓子化膿,發燒,去醫院看病醫生讓住院輸液治療,當時的我身體很弱,輸消炎藥液,又輸氨基酸,生活也不能自理,輸液一個星期才出院,走起路來身體仍然是飄飄的,風都能吹倒一樣。通過這兩次同樣的症狀,修煉前後身體兩種不同的反映,使我更加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修煉大法以後,身體很快得到淨化,讓我體驗到沒有病的感覺,體重也增加了十多斤,再沒有人說我消瘦了。

在性格方面,變化也比較大。由於明白了法理,明白一切都是業力所致,在常人中的很多恩怨是非就看的比較淡了,不再計較了,馬上像變了個人一樣,工作上態度端正了,告訴領導我煉法輪功了,以後不再炒股,認認真真的工作,服從上級的安排,不再講條件。從此領導放心了,對我負責的工作滿意了,與同事間的矛盾也小了,長期的家庭不和得到了解決,並且把以前當常人時利用職務之便領取的一些單位的物資當面退回給領導,這樣,重新得到領導信任。

剛得法時,心無雜念,特別的靜,對人世間的一切都看的很淡,在修煉的路上做到勇猛精進。我是個做事很認真的人,只要我決定要做的事,就會盡自己的最大努力,做到最好,所以很快我成了我們煉功點的一名骨幹。儘管我不是輔導員,但我把煉功點的事,當成了自己的事,記在心裏,有甚麼認識和建議及時與輔導員和當地站長切磋交流,以至我後來有更多機會參與到當地大法工作中,得到了很多提高心性的機會,也為以後我在正法修煉階段,遇事從整體角度考慮,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二、風雲突變

正當我沉浸在得到大法的喜悅之中,每天準時參加集體學法、晨煉,每星期日到偏遠的郊區或者是公共場所洪法,向人們傳頌著大法的美好,突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迫害開始了。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晚上在家裏想著想著不由的失聲痛哭:這麼偉大的師父,這麼好的大法,凡是修煉大法的人,無不身心受益,對自己、家庭、單位和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教人做好人的大法哪裏錯了?當時還在想,可能是中國最高當局不了解大法,從而才做出了錯誤決定。

我和煉功點的同修們在一起互相交流,互相鼓勵,由於對法理認識不清,當時不知道該怎麼做好,但是我們一直堅信大法,根本就不相信媒體的謠言。直到九月份,我們終於得到一點外地同修的消息,外地同修到北京去上訪了。我們把這一消息迅速傳達給同修們,在一起商量著,從法理上交流著,並於一九九九年九月初,我和當地幾名同修,克服了重重的困難,終於實現了進京證實法!

我們幾名同修從成都坐火車直奔北京,一路上,心性上也受到很大的干擾,但我們最終都能以法為師,意見一致,一路上得到師父的點化和鼓勵,我們堂堂正正的順利到達北京。這時單位的人員早已到北京火車站堵截我們,其實就在我們從北京站出站時,單位的人就在出站口堵截我們,可是他們沒有發現我們,我們也沒看到他們。後來,在一家地下旅館,北京的公安發現了我們,深夜以查房的名義騙走了我們的身份證,北京公安和單位人員強行把我們帶到了駐京辦事處,限制了我們的人身自由,強行讓我們坐飛機押送回當地。從此只發給每月一百六十元的生活費,多次被非法抄家,領導談話,強迫彙報思想,限制人身自由等等,受到一系列的迫害。

我利用每一次跟領導談話的機會,講大法的美好,談我身心受益的事例、過程,利用彙報思想書面反映修煉大法於國於民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上訪是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也沒有錯!

我們知道,去北京證實法,是每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是我們的責任,同時體會到從中能找到自己的執著,從而去掉它,做事情不應注重結果,更重要的是過程,「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

我和同修們沒有被迫害嚇倒,仍然在一起互相交流,在法上認識法,鼓勵更多的同修走出來,到北京去證實法。我們在大法中都是親身受益者,維護大法是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決不容許邪惡破壞大法,誣蔑誹謗師父!

我參加了當地幾十人的心得交流會,會上交流了外地同修進京證實法的體會,我們也講出了去北京證實法的一些體會,同修們很受鼓舞,當場就有不少同修表示要進京證實法。終於在二零零零年的過年前後,我們當地又有近三十名的同修走出家門,進京證實法。

為了更好的配合同修們,我們在家起草了《致當地政府的公開信》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堂堂正正送到了當地的信訪辦。我覺的只是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一切,是合法的,並沒有違反憲法,但仍然受到迫害。

三、正法修煉

由於失去了工作,經濟上得不到保障,我一直四處找工作,希望能解決生活問題,利用應聘的機會講真相講迫害,不執著應聘結果。有時找到了工作,因單位害怕受到牽連,很快又失業了。丈夫在外打工,又沒有穩定的收入,不能每月寄回生活費,並且時常幾個月沒有他的消息,幾年不回家,經濟上一直比較緊張。儘管有時感到生活壓力極大,但我始終堅信大法,任何時候也沒有一絲的動搖!我相信大法弟子決不可能餓飯,師父安排的路一定是能讓我走過去的,每次壓力大時,就反覆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加強正念。

隨著師父陸續發表的新經文以及看到各地同修的交流,更加明白了我們的責任,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我和同修們在大街小巷張貼真相資料,四處發放真相資料,面對面講清真相,我們結合當地的情況,一邊做一邊摸索和總結經驗。

記的第一次張貼時,心裏也沒底,有點膽小,不知如何做,但我想,無論任何時候,只要大法需要,我就會克服困難,就一定去做好,而且要用心去做,所以越做越理智,方法也越來越多,到最後完全成熟了。我們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當前最好的事,最大的一件事,只有邪惡才最怕世人知道真相。我們把真相資料發遍了周邊所有的地方:車站、菜市、公園、廣場、居民樓、單位宿舍、機關辦公室,以及用張貼的方式讓更多的世人看到真相,在人民幣上寫三退真相、面對面發放資料、《九評》、多種形式發放神韻光盤、勸三退……。

剛開始發放真相資料時,由於沒有經驗,考慮問題不周到,也造成很大的損失。記的有一次我們有幾人帶上大量的真相資料,去一個較遠的廠礦宿舍發放,當時路途中發生了一些狀況,且一個老同修反應失常,打招呼提醒也沒能阻止,以為一定是邪惡干擾和阻止我們去講真相,所以仍然照計劃行事。當時只是想,等這次發完資料回去後一定得和同修交流,互相找一找心性上存在的不足。可是我們四人出門,其中兩個同修沒有按時返回,在發資料過程中,被邪惡抓去非法關押,其中一個同修被非法勞教四年,以至於在迫害中邪悟了。

這次沉痛的教訓,我心裏很內疚,也很自責,考慮不周,我有很大的責任,去單位宿舍發放資料,一次不能貪多,要少量多次,發完後得快速離開。以後,我們一邊做一邊不斷的總結,現在已經得心應手,正念越來越強了,時常以法理作指導,「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同時,我把自己摸索到的一些方法,及時跟同修們交流,並帶著剛走出來的怕心重的同修一起發資料講真相。越來越多的同修逐漸成熟了,我們無不感謝師父,是大法開啟了智慧,是大法給予我們正念,是大法讓我們越來越清醒,越來越信師信法,越來越堅定!

由於我所在地區沒有資料點,真相資料一直是協調人到外面找複印店複印,數量與質量上得不到保證,也不能按時拿到,有師父新講法時是靠一個同修在單位四處找地方打印,很不方便。成立大法弟子的資料點,這個問題迫在眉睫。

終於我突破了種種干擾、克服了經濟上的困難,買了電腦,裝了寬帶,在同修的配合下買了打印機,成立了第一個家庭資料點,由於我不懂電腦,還需克服技術上的種種難關,每天都從明慧網下載真相資料,從購買打印機那天起,每天精心的選擇、製作著各種真相資料,打印《明慧週刊》、《明慧週報》、明慧小冊子、《九評》、不乾膠、掛曆,刻光盤、購買有關的真相資料所需物品……只要同修們需要的真相資料,我都儘量滿足需求。並且及時上傳三退名單、同修的投稿,利用各種方式收集到上千個真相電話、郵箱並及時上傳,同時個人也積極投稿、寫揭露邪惡迫害文章等並及時發往明慧網。後來第二個、第三個更多的家庭資料點成立了,我因種種因素,暫時結束了真相資料的製作。

正法也越來越接近尾聲,我們除了做好三件事外,更多是在日常生活工作中修正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體會到師父所講的環境越寬鬆的時候,修煉就更難了。我決心修掉自己的陋習,達到大法弟子最好的狀態──神在人中。

我所在地區大法弟子比較少,堅定實修做好三件事的同修不多,少部份同修身兼多項工作,有部份同修沒有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有同修掉隊的,有認識不清的、只躲在家裏看書的,也有脫離了大法的,還有邪悟沒有清醒過來的,所以在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們肩上的擔子還很重。

我個人和整體還存在著很多的問題和不足,怎麼樣結合當地的實際情況,在證實法中走好走正,走到最後,除了自己做好「三件事」,讓自己一言一行達到一個修煉人的標準,更重要的是怎樣在整體上,同修們能共同提高上來。所以常與同修們一起切磋,法理上交流,讓更多的同修儘快提高上來,跟上正法進程。遇到問題互相向內找,多包容同修,互相關心互相幫助,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同修的安全就是自己的安全。怎樣達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整體協調配合一致,是當前最關鍵的一件事,以後我會在這些方面多用心,盡自己的所能,使我們地區的同修形成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整體共同提高上來,跟上正法進程,信師信法走完全過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