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增強正念

——在講真相救人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我雖然已是修煉了十四年的老弟子,但是,總覺的我在修煉很好的同修面前,仍是一個新學員。因為我感到,我無論是在家庭上、單位裏還是在其它方面,心性修的都有很多的不足之處,尤其是在正法修煉,講真相、救度世人上有後補緊跟的狀態表現,有愧於師父的一片苦心!所以,我在這次法會上,真心想與同修切磋,在其中以便共同精進、整體提高。

一、學法中昇華,精進正悟

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歷經了七個月魔難,走出了邪惡迫害的魔圈,回到了如飢似渴的學法中來。回歸正法修煉狀態初期時,由於新經文沒跟上,還不知道「三退」的正法進程,所以,法理上有所認識不清。在單位,又出於證實自己、修個人的狀態表現,差點被邪惡的偽善鑽空子,險些再次陷入邪惡圈中。好在個人修煉時,學法有一些堅固的基礎,也察覺自己的修煉有些偏離整體的地方,但不知錯在哪?

好在我的那股為了修正法一定要緊跟師父走的勁頭,得到了師父的慈悲接納,在師父的點悟和同修的幫助下,抱有一種好似從沒發生甚麼事的心理,不中邪惡下懷,修去了面子心、不消沉,認為我們是修煉大法的人,做的是最正的,別人怎麼看我們不介意,不理解只是暫時的而已,給他們了解的時間,慢慢的醒悟吧。

這樣,我很快的平靜了心態,正常的工作,正常的生活,正常的修煉,正常的告訴有緣人:法輪大法好!教人向善做好人,媒體宣傳是造謠;並用自身受益發生的脫胎換骨的身心變化證實大法好。知道講這些,就是不知道「三退」一事。因此,不去顧及同修怎樣看剛從魔窟裏走出來的我,主動的與他們聯繫、溝通、切磋,但,就有一點:當同修說到「三退」時,我很不理解抹「獸印」的事。

說真的,當時的狀態不知如何是好,想上明慧網不知「自由門」在哪;想緊跟師父走,沒接到新經文。在所接觸同修中,只有一人有「正法修煉」的新認識。幸虧我的那顆堅修大法的心得到了師父的認可,因而及時的點醒我,才認識到雖然一直在學法背法,卻沒在正法路上走,哪來的正悟。直到收到了師父「七﹒二零」以後的新經文,如飢似渴的學習後,認清了邪黨的本質,我的主元神清醒了,立時便投入到傳《九評》、看、發資料、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正法修煉中來。

二、利用多種形式講真相,彌補不足跟上正法途

1、從對家人講真相起步正法實修

丈夫是身邊大法的受益者,也是邪惡迫害期間的直接受害者。由於怕心使然,加上黨文化的多年毒害,外加我的心性沒修到位,因而,他一時接受不了「三退」的說法:「要修修你自己,別去管政治的事,別出去講、傳資料啊。」不管你這麼說,那麼說,只要你一張嘴,他就頂你。

後來,我通過多學法,特別是多學新經文,初步認識到了:丈夫衝撞、反問我的時候都是在我認識模糊不清的地方、回答不明的事情。我豁然明朗,醒悟到了:這不是師父利用丈夫的嘴,在幫我為了做好講真相的救人一事,讓我的家人既在被救中明真相,又在知真相中提高我的認識,而修出生慧增智的狀態嗎?!

有了新的認識後,我又在發資料之前過目一遍,隨之,明白了許多。再和丈夫講的時候,他問甚麼,我都可以說清了,這樣,他還跟著反覆看真相碟,甚至後來,在家族各種聚會、和對他單位的同事講真相時,他都會很智慧的協助我講真相了,他真的得救了。

2、利用工作之便講真相、救世人

走出魔窟,回單位工作初期,我在一人兩屋的工作室服務於全校師生的工作,(在領導沒得救時,他們認為這樣可以避免我和人接觸,阻礙洪法),平時,很肅靜,都是舊書,看書的人很少。工作之餘,我學法看書時間很多也很方便。我知道,這是師尊的巧妙安排,讓我抓緊時間學法,洗刷污濁的腦子,清理自身的另外的物質空間場。

集中一段時間學法後,心態穩定了下來。恢復到正常修煉狀態。

自從得知勸「三退」救世人一事後,我不僅主動去做救人的事,還把工作室當作三退中心,無論教師、學生、外校人員,只要走進來,就有得救的希望。雖說我馬上投入到了救單位同事之中,上至領導,下至師生,(包括退休的、離調的、及所遇的有緣家屬)甚至來校打工的保潔員。

同時,我也沒忘了,做的正就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所以,我正念正行做好本職工作,完全是為了證實大法好,如何在我言行上的體現,說白了,還是為了救人。

為這一念,我抱著一種心理,不管你是誰,甚麼要職,我講真相,勸三退,只是針對你的生命得救著眼。當然,救人的效果與學好法是密不可分的。

例如,自從得了《洪吟二》反覆讀、背下來,不斷的學習新經文,使我平時的心裏只有救人的單一想法,無論去做甚麼,最終只要達到講了真相,把人救了就是目地。

我還把《明慧週刊》、救眾生真相資料、真相光碟等等,尤其是大法歌詞,在講真相的時候能用上的都用上,再加上「明慧電台廣播」,都為我在救人上增添智慧,並起到很大的作用。最讓我清醒的是神韻晚會的光碟,使我有修煉如初、喚醒我真覺,使我有如「回家」之感!

看神韻入心明理,好似回到天國之中。我的眼淚簌簌的流淌,拿起多年未動的樂器彈奏起來。把我的做常人時的文藝特長利用上,教小弟子學彈唱大法弟子歌曲,喚醒他們精進修煉的覺悟,同時用琴聲震懾邪惡。

我所做的都來自學法。法理越來越明瞭。再通過讀《明慧週刊》、看真相資料知真相,自然越來越覺的救人急,救人的責任重大;救人的修煉不可缺少、不可滯留。

師尊看我的修煉心性到位了,偶爾的一次機會,讓動態網在電腦上凸現給我們(我和孩子)。當時,我們又驚又喜,立時悟到這是師尊的點化,讓我們修煉闊大胸懷,擴大包容量。

3、擴大心胸容量,救度眾生

我記得師父講過這層法理:沒有救人這件事,我們的修煉早就結束了。所以我把救度眾生當成是第一位的事情。我把丈夫說通了,還有我們家族人員。他們是公安局、派出所所長、軍人、校長、教師、機關黨辦書記、科員、廠長、商業會計、委主任、基督信徒等各行各職業,其實,就是一個小社會縮影。擴大範圍講真相、勸三退,就從他們每一個人做起,一對一面對面、背對背的勸退,並送《九評》讓他們知道邪黨的真面目,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得救後,便用多種形式幫助我去講真相、救度世人。

A、昔日各屆同學聚會時發神韻晚會的光碟、講真相、勸三退,救度可救度的有緣人。和大家一樣去(自己以前從來不願去的)卡拉OK,輪到我唱歌的時候,大大方方的、堂堂正正的唱起大法弟子歌《得度》、《蓮花頌》等。同學聽了高聲叫「好!」掌聲告訴我,他們明白了真相,生命得救了。

B、利用乘車有利時機以嘮嗑的形式勸三退、講真相。

C、利用路遇同行時機把握好師尊給創造的機會,採取幫助他人提重包裹、小事助人的形式抓緊瞬間勸三退,救人。

D、婚宴上、葬禮上、看病人、接待家長時、與人交往中都不忘大法弟子的使命與責任。

E、乘車投真相幣、電話與同學親友交談、走親戚、遇鄰居等種種方式做好師父指引的正法修煉的三件事,走好師父引領的「歸家」路。

F、為昔日不方便看書的同修買MP3聽師父講法,主動承擔協調工作。

G、修煉中生智慧。我最不感興趣的電腦,為了救人所用,不僅學會了打字,還學會了上網聲明三退,還會刻錄、下載、打印等。

其實,我深深的知道,弟子們只是在人間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其結果效應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在修。

在做三件事時,也遇到了很多不可救度的人:他不僅不聽勸,還背後報警;有的當時說:我是唯物主義者,我不信;有的說:你說點別的吧,不然的話,我們就無法交往下去了。

遇到這樣的情況,我一是,吃點苦後,回來繼續善待他,有的再經一番苦心,他真的被救了;有的也與他善解了;有的經過三次、五次的講真相、最終得救了。

這些都是師父苦心救度我們的恩德!我們只有再精進,多學法,更好的完成史前大願,回報於師父的慈悲大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