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實實修煉 實實在在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回首十一年的修煉歷程,師父和同修們給予我的真是太多太多,而我做到的距離師父的要求實在差的太遠。懵懵懂懂浪費了很多時間,好像近年來才真正體悟到甚麼是正法修煉和作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責任。我悟到:修煉其實就是要做到「踏踏實實修煉,實實在在救度眾生」。因此用這個題目對我的修煉歷程做一個回顧吧!

一、跟上同修的步伐別落下

我和媽媽在一九九八年底先後得法,不久「七﹒二零」就開始了,我們也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在那段黑暗的日子裏,電視媒體裏是一邊倒的謊言,周圍的輔導員和老學員一個個被非法抓捕,有的甚至被「轉化」,家裏更是一片反對之聲,沒有新經文……

我和媽媽抱定「大法是絕對正確的,這是師父說的考驗來了」這一念,但具體怎麼做,沒有人告訴我們,覺的很苦也很彷徨。所幸我在公司能夠想辦法上明慧網,就堅持天天看網上文章,打印一些好的文章帶回家與媽媽分享。就這樣,我們兩個新學員,在師父的指引下、明慧同修的扶助下,努力跟上同修的步伐。看網上同修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踉踉蹌蹌踏上了正法修煉回歸的路。

二、從「看別人怎麼做」到「主動做」

因為個人修煉階段打下的基礎差,不能真正理解甚麼是證實法,所以剛開始的路走的很被動,私心也很重,帶著「為圓滿的心」、「怕被落下的心」去做大法的事。就像師父《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舉過的例子那樣,看到同修們都到天安門去證實法,我和媽媽也趁著爸爸出差的機會,到天安門廣場轉了一圈,帶著很重的私心和怕心,效果很差,干擾也很厲害。一看沒有別的同修打橫幅,我們也遛一圈回家了。

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師父發表了《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其中師父講到:「經過了這一年以後,我發現大家完全變了,你們沒有了原來的那種想法。無論為大法做甚麼,無論你在幹甚麼,你們都把自己擺到大法當中,沒有原來的那種我想要為大法幹點甚麼、我想要如何提高。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

我從中找到了與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的差距,努力學著把自己擺在大法中,主動去做證實法的事──在自己所在的不同環境中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等。在這過程中,修去怕心、幹事心、急躁心等。我發現,只要能經常保持正念,就能體會到師父在時時看護、加持著弟子。在發放真相資料的過程中,有好幾次都是在師父的護持下有驚無險。在製作真相資料的時候更是如此,如果著急的執著於解決技術問題,結果總是越著急越沒有辦法,相反,如果放下那顆急於做事的心,靜下心來,問題就能在師父的加持下得到了圓滿的解決。

早期我的電腦技術,如突破封鎖上網、下載、刻錄光盤等,都是在應用的過程中一步一步學習摸索出來的。當我想學甚麼與證實法有關的技術,都是「偶然」出現公司中常人的幫助,或在網上看到相關文章,或明慧同修寫的技術文章等。當製作出來真相資料時,我又往往容易升起歡喜心,其實現在回想起來,有甚麼可歡喜的呢?這其中哪一步不包含著師父的苦心哪,就像網上同修說的:「沒有師父我們又能做得了甚麼呢?」

三、學會真正向內找,踏踏實實溶入正法修煉

因為在個人修煉階段得法較晚,也沒有很好的修煉自己的心性。在證實法的過程中,總是在做事的忙忙碌碌中以為做事就是修煉,做事就能修煉提高,而沒有真正踏踏實實的在做事的過程中從心性上提高自己。在家裏,因為我是最小的,受家人寵愛,因此滋生了很多不好的心,而我卻不自知,還以為自己悟性好,常人都在迷中,不如我。在日常和常人發生矛盾時,也不知道修自己,一度讓爸爸指著我說:「你這個樣子還算是個修煉人?!」我居然還不服氣的還嘴說:「你別總拿大法來壓我!」想想真是慚愧,一點都不像個修煉人的樣子,給大法抹了黑,自己做不好更別說證實法了。

後來,我慢慢的在學法過程中和看網上同修文章中意識到,修煉就得紮紮實實的使這顆心得到提高,要在矛盾中找自己的心。所以在以後的日常生活中,不再放任自己,就是在自己的家人面前,也開始注意克制自己,在說話的語氣上儘量保持善,不再想發火就發火了。在講真相過程中遇到不理解和惡語相向的人,也不再帶著很強的爭鬥心和他們爭論了。

隨著修煉的深入,我還是感覺提高的很慢,遇到事時總是常人心很重,很容易就事論事,很膚淺的去分析矛盾、找自己的執著心,過後又像狗熊掰棒子,掰一個丟一個,並沒有注意在日後的修煉中修去那顆心,修煉上總是拖泥帶水。網上同修的文章總是適時的給我啟發,記得正見網上有位同修寫的《滄海拾貝》的修煉日記,給我的觸動很大。看到老同修能夠在日常點點滴滴的生活中如此踏踏實實的修自己,一思一念中都在注意抑制不好的想法和觀念,深感差距太大了。也意識到,修煉是沒有捷徑的,只有學好法、踏踏實實的提高自己這顆心,「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洪吟》〈法輪大法〉),這是能夠做好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基礎。

四、在不同環境中魔煉自己

記得師父在《曼哈頓講法》中說:「不管怎麼樣吧,作為修煉的人,你們既然知道自己現在在社會中所做的這一切,甚至於包括你的個人生活,都在修煉範圍之內,那大家就更應該嚴肅的對待你們身邊所發生的一切,更嚴肅的對待你們這種沒有形式的這種形式的修煉。」

既然所有的環境都是自己修煉的環境,而且師父也講過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那麼在各種環境中怎麼符合、如何做才能算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在實際修煉中,我體悟到其實這是沒有標準答案的,別的同修的路可以提供參考,但是每個修煉人都要走出、走正自己的路,沒有順風車。

在我的修煉環境中,爸爸對我是個很大的挑戰,「七﹒二零」後,他反對我們修煉,受邪黨毒害很深,我和媽媽多次給他講真相都是以生氣的爭吵而告終。後來,我們意識到,是我們帶著很強的對邪黨怨憤的心、爭鬥心講真相,身體散發出這樣不好的物質,怎麼能在講真相中用慈悲心去感動人、救度人呢?!

作為大齡青年,我也像網上同修討論的那樣,面臨過是否要組織家庭的問題。那時家裏給我的壓力很大,再加上家人對修煉的不理解,只要我還沒找到對像,他們就怪大法。我就想,隨其自然吧,見不同對像的機會也是講真相的機緣。後來他們給我陸續介紹了不下幾十人,我就都給他們婉轉的講真相。有一個男友在知道我煉功後,因懼怕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在和我相處一段時間後分手了。我也曾傷心過,但我想,難道煉法輪功就不能找到對像嗎?我一定要把這條路走正!

最後,我認識了現在的丈夫,婚後我的修煉環境改變了,和公婆及小姑子住在了一起,人際關係也變的複雜了,這使曾經養尊處優的我感到莫大的壓力。我暗下決心,所有的環境都是我修煉的環境,我一定要做好,證實法,救度他們!環境變了,在日常生活的摩擦中也暴露了我很多的執著心。人最難改變的其實就是觀念,雖然也知道師父要求我們:「做事想別人,遇到矛盾想自己」(《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但在日常矛盾的處理上,還是總是有個觀念在執著的想別人的不對。我就努力排斥它,這不是我,都是觀念和思想業力在干擾,鏟除它。

在公司工作中,經常能遇到名、利、氣之爭的事情,我也經常想到自己是修煉人,克制自己的不好的想法和執著心。在接觸到不同的同事的時候,有機會就和他們講真相。有時講著講著,就出現了爭論,就不知如何講下去,也很苦惱。

記得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談到了關於慈善的法:「所以這個慈善一出來啊,他的力量無比,甚麼不好的因素都能解體。慈悲越大,那個力量就越大。因為過去人類社會沒有正理,所以人是不會用善來解決問題的,人從來都是用征伐的手段來解決人的問題,所以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狀態,那就得放下這種心,得用慈悲來解決問題。」

回想起來,我自己的修煉沒做好,沒有修出慈悲心,所以在講真相或面對問題、解決問題時,沒有足夠的慈悲,用人的理去解決問題,自己已經降到常人這一層次上來了,「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轉法輪》)那怎麼能改變人呢?!怎麼能救度了人呢?!其實,我們所處的各個修煉環境的狀態,也真實的反映出了我們自己的修煉狀態。它是一面鏡子,照出了自己真實的心性層次。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就得在各種環境中魔煉自己,去掉執著心,提高上來,才能更好的助師正法。

五、每個人都是協調人,實實在在救度眾生

我們處在的城市,邪惡控制的很厲害,同修以前靠輔導員相互聯繫,迫害後互相聯繫變少了。我悟到雖然修煉的環境變的惡劣,輔導員不在了,但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是協調人,應該利用我的條件幫助上不了網的同修,共同精進。

邪惡就是想把我們拆成散沙,使我們整體的力量不能發揮,因此,我們在無法公開聯絡更多同修的情況下,傳看明慧網上的文章成了聯繫更多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的紐帶。

想到了,師父就會幫助我們。那些平時只見過面,但並不認識的同修,在「偶然」的機會碰到了,取得了聯繫。在明慧網沒有出《明慧週刊》的前期,我就從網上摘下好的文章,打印出來傳給其他同修看。後來又在明慧網的指導下,做真相傳單、光盤等。媽媽作為協調人,傳遞給一些能聯繫上的同修,一個傳一個,一個傳幾個。後來,我家裏買了一台打印機,就這樣,家庭小資料點在我家也開花了。媽媽雖然是老年同修,但是克服了畏難的觀念,努力學習電腦技術,很快就能獨立打印和上明慧網了。天天能夠看到網上同修的心得交流文章,和網上同修交流,覺的修煉路上多了一雙輔助的手。

救度眾生的過程也是不斷修煉自己、不斷純淨自己的過程。在講真相證實法的初期,帶著想圓滿的心、怕心、爭鬥心等執著心,講真相的效果可想而知。有時面對不理解的常人,甚至想,反正我把道理講給你了,選擇甚麼是你自己的事,再執迷不悟就自己承擔後果。缺少一種對眾生真正慈悲的心,對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缺乏清醒的認識。隨著不斷的學法,我常常被師尊的慈悲胸懷所感動,想想自己走過的路,師尊不辭辛苦的把我從地獄撈起,又在修煉的路上,時時警醒著我,我還有甚麼理由不做好呢?!再以後,我在講真相時,都先發正念,讓所有的眾生都能夠明白真相得救度,即使一時不能明白真相,也要為他以後聽真相得救打下好的基礎。講真相時,不圖數量,講一個就要讓他實實在在的明白,這樣才能真正的使眾生得救。

另外,我覺的,要盡到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責任,就不能僅僅滿足日常所做的這些發發真相資料甚麼的,要時時清醒的問問自己:我對救度眾生竭盡全力了嗎?我還有甚麼可以做的?明慧網是修煉中一面最好的鏡子,他能時時映射出我們修煉中出現的問題、不好的苗頭。看同修交流的文章就是一個自我檢查的過程,看看自我是否有類似的執著,從而修掉它。

我很慚愧,修煉至今,自己所做到的和師父要求的差的還很遠。在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的路上走過不少彎路,愧對師尊的慈悲教誨。覺得自己修的太差,羞於拿出體會來給同修,一度想放棄投稿,但最後想到目前時間已經很緊迫了,師父一再延遲著結束的時間,就是等待著我們這些還沒修好的後進弟子快些跟上來,更多救度世上的眾生,以免他們被淘汰。面對師父這開天闢地從未有過的慈悲、面對這創世以來從未有過的修煉機緣,我們有甚麼理由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呢?!

謝謝師尊的慈悲苦度、謝謝明慧及所有同修的辛苦付出,希望我們都能在最後有限的修煉道路上勇猛精進,不辜負師尊及眾生的期盼!

個人修煉體會有限,不對的地方,懇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