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思榮生命垂危 西山坪勞教所圖謀卸責(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成都法輪功學員尹思榮2009年7月31日在重慶萬州區被綁架、後被秘密勞教、現被非法關押於西山坪勞教所。為抗議迫害,50歲的尹思榮現已持續絕食近三個月,情況危急。

勞教所欲推脫責任,妄圖誘騙其家人在寫有「後果自負」的保證書上簽字。由於當局的刁難與阻撓,尹思榮的兩位代理律師至今未能與尹思榮見面。


尹思榮

尹思榮生命垂危 勞教所妄圖推脫責任

10月15日晚,家屬接到西山坪勞教所電話,說尹思榮仍然不吃飯,要家屬前去。尹思榮的妻女立即乘坐當晚的火車趕往重慶,輾轉奔波到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後,等了兩個多小時,才見到「專管」尹思榮的獄警。勞教所獄警告訴母女二人,尹思榮已出現鼻出血、胃出血、嚴重胃萎縮、血管硬化等等症狀,並威脅說,若尹思榮繼續絕食,後果自負。

在對家屬一系列的欺騙恐嚇之後,勞教所第一次「破例」讓尹思榮的妻子與尹思榮會面,目的是要其勸說尹思榮放棄絕食、放棄以絕食的方式維護自己的權利和尊嚴。但仍對整個見面的過程進行了攝像。

最後,勞教所還妄圖讓尹思榮及家屬在一張寫有「後果自負」的保證書上簽字,以推脫責任。「保證書」描述了尹思榮現在的身體狀況(如:胃出血、血管硬化等)之後,要尹思榮和家人保證「要吃飯」,否則「後果自負」。

尹思榮表示自己肯定是要吃飯的,因為他珍惜生命,尤其修煉法輪功之後,更懂得了生命的寶貴和意義。但他決不吃勞教所的飯,因為他只是在做好人,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根本就不應該呆在勞教所。他不會配合當局的違法行為和對善良的迫害。他表示,絕食是在被剝奪了最起碼的說話的權利的情況下,不得已的一種表達的方式,他希望,自己身體的巨大承受能喚起人們的善心,以及社會對這場迫害的關注。

尹思榮1996年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身心受益。1999年7月之後,因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屢遭迫害。2000年3月左右,尹思榮被迫流離失所。2000年12月,尹思榮在公交車上再次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三年。在新華勞教所受盡各種摧殘、折磨。非法勞教期滿,回家僅幾個月,2004年4月一天,尹思榮正在上班時,包括成都市國安、府青路派出所戶籍等十多名警察到尹上班的陽光住宅,妄圖再次綁架他,尹思榮再次被迫流離失所。2009年7月31日,尹思榮再次被綁架。

遭迫害 尹思榮要求撤銷非法勞教

2009年7月31日,尹思榮在重慶市萬州區一位法輪功學員家中被綁架。萬州公安局一方面對尹思榮申報了勞教,一方面卻以其「身份未確定」為由故意刁難,不給家屬法律文書,致使律師無法介入、會見。

經過家屬和律師的多方奔走,萬州區公安局終於在9月3日給了家屬律師會見所必需的「拘留通知單」,卻就在當日,又給了家屬一張對尹思榮非法勞教一年九個月的「勞動教養決定書」,將尹思榮匆匆塞到臭名昭著的西山坪勞教所。但家屬和律師與尹思榮的會面卻一再受到阻撓。後經一系列的申請等多方努力,家屬才於9月中旬第一次見到尹思榮。但其妻子因同樣信仰「真、善、忍」,被禁止與尹會面。

在律師的援助下,尹思榮向重慶市勞教委等相關部門提出了行政覆議的申請,要求重慶市勞教委撤銷對其非法勞教的決定。行政覆議申請書指出,重慶市勞教委2009年9月2日對尹思榮作出的《勞動教養決定書》在程序和實體上都存在重大違法,《勞動教養決定書》提到的證據至多能證明尹思榮攜帶有帶有法輪功內容的移動存儲器,並不能證明其有任何擾亂社會治安的行為。更何況法輪功的內容,比如《轉法輪》,是關於教人如何修煉氣功,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尹思榮是一個善良守法的公民,既沒有聚眾鬥毆、尋釁滋事、煽動鬧事,也沒有任何其它破壞法律和擾亂社會治安的行為,重慶市勞教委對尹思榮作出勞動教養的決定明顯的根本就於法無憑。應當依法予以撤銷。勞教委現尚未給予回覆。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野蠻的迫害性灌食

為抵制當局肆意的違法和迫害,尹思榮自被綁架之日起,就絕食抗議。迄今已三個月,情況非常危急,希望社會各界能予以關注。

對於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中共曾採用各種殘酷的方式進行摧殘和折磨。許多曾絕食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過野蠻的迫害性灌食,這種迫害性灌食不同於正常的人道主義醫護援救,它是當權者打著人道主義的幌子,對絕食抗議者進行肉體上的殘酷折磨以期達到迫使受刑者屈服於邪惡勢力的淫威為目地的;還有很多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被以「輸液」的名義注射破壞神經中樞的不明藥物。

作為重慶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黑窩之一,西山坪因其迫害手段的極其慘烈、恐怖而臭名遠揚,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手段包括:「飢餓」折磨、不准洗漱、「打貝母」「站軍勢」「扣起」、暴打、電棍擊打、「打鴨兒棒」、冬天受凍、夏天曝曬、挨餓、受渴、吊銬、「紮繩」(將人壓在地上,兩手反起來用指頭粗的棕繩五花大綁,並將繩扎入肉中15分鐘或半小時)、「關雷峰塔」(一種全封閉的石頭屋水牢,牢內漆黑,水淹半腿,關入者兩手被銬在鐵欄上站立,惡警並在裏面放上蛇、鼠)等等。今年新年,重慶江津大法弟子、原江津區稅務退休幹部江錫清,就是在西山坪勞教所被迫害離奇死亡,此事在海內外引起廣泛關注與震驚。就在2009年9月22日,西安交大研究生、原中鐵十一局五公司工程師、重慶大法弟子湯毅就是在西山坪勞教所遭到強行灌食、毆打等摧殘後,被迫害致死。

五年前,明慧網從各種渠道揭露出來的事實統計,在大陸有幾十,甚至上百的法輪功學員因非醫護人員(包括在押囚犯)野蠻灌食而導致死亡,更多被野蠻灌食者則導致了各種相關的後遺病症。在灌食過程中許多人還遭到被灌以高濃鹽水、辣椒水、高度白酒、洗滌用品甚至糞便屎尿等進行凌辱、摧殘和迫害。甚至有惡警指使犯人以折磨被灌食的法輪功學員為樂,如灌濃鹽水後用打氣筒向學員胃中打足空氣,然後用腳踩學員的肚子以致濃鹽水從胃中反噴出來,嗆激人眼鼻、氣管為樂;還有對灌食後失禁要拉肚子的學員強制不讓上廁所,並將人倒掛在牢房鐵門上以取樂的種種惡行。

呼喚良知 停止迫害

西山坪勞教所對於絕食抗議的尹思榮,到底是怎樣對待的,我們現在還不得而知;但我們知道的是,三個月的持續絕食,尹思榮現在已生命垂危,而且情況非常危急。希望社會各界予以緊急關注,並伸出援手,營救無辜的好人尹思榮回家。

對於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尹思榮,西山坪勞教所不但不放人,卻還企圖以「保證書」推卸責任,是否是想為進一步迫害尹思榮「鋪平道路」?但號稱「執法機關」的勞教所的警察們應該不會不知道,無論家屬簽字與否,這樣的「保證書」是沒有任何法律效力的,根本無法為參與迫害者洗清或減輕任何罪責。

中共從前蘇聯共產黨引進的勞教制度,因其嚴重的違反了《憲法》、《立法法》、《行政處罰法》,並與中國政府簽署的人權公約相背,一直受到各界有識之士和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要求廢除勞教制度。呼籲廢除勞教制度的呼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

所以,對於參與迫害者來說,最明智的做法就是立即停止迫害,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這是最後的唯一生機;從放出尹思榮做起,用行動贖回自己和家人的未來。


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

醫院三大隊

相關責任單位和相關人員:

重慶市勞教委
西山坪勞教所部份電話
七大隊二中隊電話:023--89090025
中隊長雷科金家電話:023--89096649
副中隊長:胡躍進、王忠
七大隊電話:023--89090037
大隊長杜軍家電話:023--89096958
勞教所電話:023--89090015
所長:羅平、李世澤、江所長

萬州區公安分局,電話:023--58233933
所謂辦案警察:鄧波(警號:116852)、王紅潔(女):13709434949
萬州區公安分局:吳曉靜(警號:116857)
重慶市萬州區國保:唐偉銘
重慶市公安局局長,公開電話:023--966555
重慶市公安警務督察電話:023--63758111
重慶市公安局紀檢督察電話:023--6396100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