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大法學員亢宏遭嚴重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西山坪勞教所邪黨惡徒正在加緊迫害重慶大法學員亢宏,目前亢宏處於極危險的狀況中。緊急呼籲外界用各種方式營救亢宏,制止西山坪各勞教所邪惡之徒對亢宏和對其他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

重慶大法學員亢宏約在8月底或9月初(準確日期待查)被劫持至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整訓中隊的。當時亢宏的兩腿脛骨雙雙被骨折,完全無法站立,更無法行走,他是被抬下車後抬到整訓中隊的。

據惡警稱,亢宏的骨折是他在被押運途中,跳車時摔骨折的。而傳出的所謂逃跑事件的經過是:重慶勞教局下屬的轉運站當時同車押送數十人,準備分別劫持往位於北碚西山坪的三個勞教所──西山坪勞教所、北碚勞教所與戒毒勞教所(原稱為康復中心)。惡警通常用手銬將兩個人各銬一隻手的銬在一起,使其無法逃跑。當時與亢宏銬在一起的人是被送往戒毒勞教所的,比亢宏要先下車。當在戒毒勞教所停車下人時,因另一人要下車,亢宏的手銬就被解開了,當其他人正在下車時,亢宏從車窗跳車逃跑,據說剛跑了十多米就被抓住了。

從這個所謂逃跑事件的經過與亢宏的骨折傷勢相比較,就能發現其中存在的重大隱情與疑點:一般的車窗到地面的高度最多不過兩米多高,車輛處於靜止狀態,一個人從兩米多高跳下就能摔成雙腿同時骨折嗎?另外,如果亢宏當時已經摔成雙腿骨折,怎麼還可能再跑十多米遠呢?顯然,亢宏的雙腿骨折很可能是被邪惡的警察打成骨折的。正因為存在這個隱情,惡警怕被曝光,才更加瘋狂的迫害亢宏,使他與外界隔絕,給他施加壓力;或讓其精神失常;將亢宏拖垮或拖死,無異於殺人滅口。事實上惡警就是這麼幹的。

亢宏雙腿骨折後,惡警並沒有把他立即送到醫院去,而是依舊把他劫持到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的整訓中隊。亢宏絕食抗議。整訓隊又過了一天才把亢宏拉到西山坪中心醫院,該醫院除了對亢宏迫害有加之外,至今沒有對亢宏採取任何有效的治療手段。同時派人24小時看守亢宏,不讓他與外界接觸。

到十一月中旬以後,亢宏在痛苦中開始成天喊叫,手臂不停舞動。邪惡的警察卻幸災樂禍的說:亢宏的精神崩潰了!據有關人士分析,邪惡極有可能給亢宏注射了精神藥物,有意使其頭腦不清而無法說出真相。

邪惡的西山坪中心醫院對所有住院病員本身就毫無人道與人性可言,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更加肆無忌憚。該醫院院長是勞教局局長的姪兒塗某某,自是有恃無恐;副院長孫平曾經在七大隊參與迫害大法學員,帶頭行兇。

西山坪中心醫院吆五喝六的人一大幫,幹正事的沒幾個。舉個例子,上面撥給住院的勞教人員的伙食費比普通勞教要高出每月約70元(據說:普通勞教伙食費每月125元,而住院病人的伙食費是每月195元)。但住院的病員普遍反映:醫院的伙食還遠不如普通勞教好,而所謂比醫院好的普通勞教的伙食也是被邪惡剋扣過的,病人吃的是甚麼可想而知!病人要想補充營養,就得花錢買加菜,而加菜又非常貴。邪惡的警察簡直是鑽到錢眼裏了,哪裏還想到病員的死活與疾苦?今年11月的某一天,該醫院一天就死了兩名病員,醫院竟若無其事。醫院為了怕自己的醜事被曝光,每當有上級檢查時都如臨大敵,事先都要把正義人士(如住院的法輪功學員等)騙走或藏起來。

亢宏在中心醫院的處境就更差,給送去的飯不是冷的就是沒有菜,所以亢宏幾乎不吃飯,想吃也吃不飽,營養嚴重不足。陪護人員為了怕麻煩,讓其屎都拉在床上,滿屋臭氣,陪護人員自己卻搬到別的屋去住。目前,亢宏已經被強行送離醫院,據說還是被送到原來的整訓中隊。當亢宏被抬走時,口中不斷喊叫,此時邪惡的副院長孫平還在喊:打他龜兒(重慶罵人方言)幾下!

亢宏的母親是吃低保的,每月只有不到三百元的生活費,11月22日(週六)是醫院接見日,亢宏的母親從百里之外趕去醫院,醫院卻不讓接見;11月26日亢宏的母親再次趕去醫院,醫院警察都知道亢宏被轉到了甚麼地方,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告訴亢宏的母親亢宏在甚麼地方,使焦急的母親再次撲空。像這樣的警察簡直是人性全無!

從種種跡象看,邪黨惡徒正在加緊迫害亢宏,而且在沒有外部援助情況下,邪惡極有可能將其殺人滅口,甚至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緊急呼籲國內外大法學員及正義人士用各種方式營救重慶大法學員亢宏,堅決制止西山坪各勞教所邪惡之徒對亢宏和對其他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

重慶市勞教局電話:023-67502021
西山坪勞教所管理科電話:023-89090028科長劉華,副科長毛某某;
西山坪勞教所整訓中隊電話:023-89090061
西山坪勞教所整訓中隊中隊長孟樹平電話:15922611118
北碚勞教所(中心醫院)電話:023-63173016;023-63173057
所長:鄭小軍
副所長:葉新,劉某(女)
院長:塗某
副院長:周某,孫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