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迫害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二中隊是專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方。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教」如下。

二中隊第二組所謂的「幫教」組長是周劍波、周宗潤;「幫教」人員有耿勇、王晉(人稱懶熊)、蔣X平、范栓栓、卓波、付任、孔德瑋、魏強、劉東等(另三人記不清姓名了)。二中隊第三組所謂的「幫教」組長是李洪飛(外號飛機)、付亞強(外號毒素強)、封新、馬剛。「幫教」人員有黃小東、陳勇、管德明、梁谷、廖坤、趙屹楠、王治明、偏腦殼、小王等(還有記不清姓名了)。以上人員除卓波是黑老大,小王是搶劫犯外,其他都是吸毒人員。

當時被強制在嚴管組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伍群、陳昌均。半年後,陸續被強制送來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古香林、孟雪濤、亢洪。以後又被強制押送到這裏來的一些學員,他們都受酷刑折磨。(此處更正:陳昌均(不是陳昌軍),重慶市十八中學一級教師,被逼退休。曾在合川區雙槐中學和天星中學任過校長。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從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到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被勞教期間一直在七大隊二中隊嚴管二組、三組遭受迫害。)

「幫教」組長中最邪惡的是付亞強、周劍波,次之有封新、李洪飛、馬剛。最邪惡的「幫教」人員是:耿勇、黃小東、管德明、偏腦殼、陳勇等。組長付亞強有一根二尺長的打人鐵管,在打人的那端還加上一個彎頭。增大打擊力度。常專打法輪功學員的背、屁股。每天都宣揚:「法輪功隨時可打,打死了也管不著。」自吹:「沒有我轉化不了的法輪功(學員),再兇的法輪功不出三天就要在我手中轉化」。所以他每天都多次無故打法輪功學員,罵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陳昌均被轉到三組,立即被付亞強打了幾十下。他每天還編些語言恐嚇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渣滓洞的刑法我會用,渣滓洞沒有的刑法我還有很多,要弄的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等。他每天煽動其他「幫教」用各種方法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由於他迫害法輪功「有功」,後被惡黨人員提拔當值班的,並提前二十多天解教。

下面介紹「嚴管組」對法輪功學員使用的種種酷刑

一、暴打。所有到二中隊的法輪功學員都必須先進嚴管組「轉化」。

只要踏進牢房,「幫教」們齊聲大吼:「腦殼扣起」,左右兩個「幫教」各反扭法輪功學員兩手,另一人按著法輪功學員的頭向下,拖到後窗口邊,幾人立即圍上打「貝母」,拳打、腳踢,並吼叫:「寫不寫『三書』?!」直打到寫「三書」才罷休。許多人都難過這一關。他們打累了,叫法輪功學員扣起,歇陣又打。不「轉化」的人,前兩月幾乎天天如此。

二、遭餓。被強迫關在嚴管組的法輪功學員,先每餐只准吃約一兩飯,不准吃菜,寫了「三書」後才能多吃點飯(約二兩多點),有一丁點菜。不「轉化」的每天只准吃極少的飯食(全天不足三兩),還常常連這少的飯食也飛了(不准吃),法輪功學員伍群、陳昌均、古香林等常餓飯,不「轉化」的學員都被餓的皮包骨,人已脫形。

三、罰站。強行叫法輪功學員兩腳並攏,腳尖抵牆根,鼻尖抵牆壁,站軍姿,不准閉眼,白牆刺眼,一會兒人就暈了,站不住就被「幫教」一陣暴打,打後又叫繼續站,連續一月一月這樣做。

四、罰扣。臉向下,彎腰,兩腳並攏站直,兩手下垂,手指尖挨著腳趾。動了挨打,昏倒了也挨打,打後繼續扣幾天、幾十天連續這樣,人本身很難忍受了,這時幫教還用肘尖由上向下猛擊法輪功學員的腰、背幾十下,他們叫打「貝母」。古香林在解教的前一刻還被扣著打了幾十個「貝母」。

五、罰正坐。叫法輪功學員端正坐在小塑料凳上。兩手打直平放膝蓋上雙眼平視,不准動。坐久了,一動就挨打,這種坐刑長期使用。

六、坐老虎凳。將法輪功學員用布條綁在鐵床上,用書墊腳跟。伍群被這種酷刑折磨的汗水大顆大顆的往下滴,痛的昏死了幾次。

七、站冷水。冬天,付亞強把法輪功學員衣服脫了,只剩單件,棉衣、毛衣全扔到垃圾桶倒掉,用水桶裝冷水,強迫法輪功學員站水中,水淹至小腿,古香林就被這樣迫害過。陳昌均的棉衣、毛衣都被付亞強扔了。

八、淋冷水,穿濕衣。冬天用冷水慢慢淋在法輪功學員頭頂,少則兩、三大瓢,多則五、六瓢,全身濕透還不准脫衣,直到穿乾。陳昌均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就被劉東這樣迫害過。

九、吃「蹄花湯」。用木棒、竹棍或鐵管使勁敲打法輪功學員踝骨。二零零五年七、八月,陳昌均就被這種酷刑迫害過。兩腳腫的三個多月下不了床。

十、床下受刑。強行把法輪功學員塞進鐵床下折磨,床底柱高約四十公分,強迫法輪功學員身子與腿平行坐地上,然後,點盤蚊香放在法輪功學員臉上。古香林被這種酷刑迫害過,直至昏迷。伍群也受過此酷刑。

十一、火燒「牛肉」。點燃書紙直接燒法輪功學員身體。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下午,法輪功學員陳昌均由二組再次轉入三組,付亞強立即用鐵管打陳昌均屁股幾十下,歇一會兒又打「貝母」,黃小東、范栓栓等五、六個「幫教」圍著暴打,前後打了三個多小時。最後,付亞強就點燃書紙燒陳昌均的胸口,燒傷了皮膚約十公分大小。陳昌均大喊:「法輪大法是正法,反對迫害!」驚動了值班警察龔幹事跑來,才停止下來。

十二、按頭淹髒水。公共廁所有一個約1米高,口徑約七十公分大的塑料桶,用來裝水洗拖把的。洗拖把後的髒水留下,強行拖法輪功學員到髒水桶邊,把頭全按入髒水中浸泡一分鐘,提起來又按入水中,直到「幫教」滿意為止。二零零六年六月,法輪功學員古香林就被黃小東拉去,這樣迫害過。

十三、拔手指甲、腳趾甲。二零零五年,付亞強用鉗子狠毒的拔掉伍群一個手指甲,付亞強還到處去炫耀。

十四、吊鴨兒浮水。用布條將法輪功學員反綁兩手吊在鐵床柱上,兩腳懸吊,再用塑料叉棍叉住法輪功學員脖子,使頭向上仰,叉頭刺入肉中流血,然後邊打邊問:「寫不寫三書?」

二零零五年七月,陳昌均被耿勇、王晉、蔣x平這樣迫害數小時之久。

十五、貼鬼飛蛾。強迫法輪功學員面牆而立,兩腳分開十公分,距牆根二十公分,彎腰下去,頸部與肩抵牆根,臉在兩腿間向外倒向睜眼兩手反向上舉,伸直,掌心貼在牆上,動則挨打,直到昏過去,暴打一頓後站十分鐘,又繼續貼。二零零五年七、八月周劍波用此刑迫害過陳昌均多次。

十六、跪棒。用一直徑約五公分粗木棒橫放地上,強迫法輪功學員光著膝頭跪在木棍上,一會兒就痛得鑽心,二零零五年八月耿勇、王晉、蔣x平用此刑迫害過陳昌均。

西山坪勞教所除唆使吸毒、犯罪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肉體迫害、折磨外,他們還滅絕人性的控制法輪功學員不准洗漱,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覺等。

不寫「三書」的法輪功學員,長期不准洗漱,特別在夏天不准沾水,更不准喝水。陳昌均、伍群被勞教兩年,洗漱沒上10次,在冬天洗過兩次冷水澡。夏天一律不准洗,身上又髒又臭,穿著血跡斑斑的衣服。「幫教」耿勇、王晉、范栓栓又藉口臭了大家,而大打出手,逼寫「三書」。二零零七年一月「幫教」以付亞強為首的,不准古香林解便,多次尿在褲中,又被「幫教」們一陣暴打。不准孟雪濤大便,被迫解在褲中。惡警罰法輪功學員多在午夜十二點甚至兩點才准上床,且每隔10分鐘叫醒一次,凌晨四、五點鐘又叫起床來罰站或「扣」。

此外,牢房中一切事務,「幫教」強制法輪功學員承擔。如倒馬桶,倒髒水、打用水、疊被,掃地,抹門窗,擺放鞋,洗被毯,衣褲,鞋襪,逼為「幫教」洗澡,打香皂肥皂,搓身子,洗頭,洗三餐洗碗筷。夏天每天傍晚抹床鋪等;逼為「幫教」打漱口水,擠牙膏,打洗臉洗腳水,用完倒掉等。由於餓的沒有力氣,做的慢點或提不動水桶、馬桶,「幫教」們就拳打腳踢,

陳昌均、伍群、古香林、亢宏、孟雪濤為此常挨「幫教」暴打。二零零五年的平安夜,不知為何,「幫教」們打斷了伍群兩根肋骨,古香林被打成重傷,雙雙住進勞教所醫院。毆打法輪功學員最愛動手的犯人是:付亞強、耿勇、陳勇、黃小東、江北區一個不知姓名的吸毒犯人、管德明、周劍波、偏腦殼、周宗潤、劉東等,唯有犯搶劫的小王未參與迫害。

西山坪七大隊的「幫教」人員對法輪功學員迫害手段多樣,心狠手毒。生活上懶惰成性,經濟上他們還要強行霸佔。

法輪功學員家屬帳上的錢,卻被組長與幫教人員分用,甚至連勞教所每月發的六元零花錢都被組長奪走了。二零零五年八月,陳昌均賬上的340元被王晉全買煙和食品用了,以後家中每月寄的100元錢先後被李洪飛、周劍波、付亞強、封新、馬剛等佔用了。

以上多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方式和迫害現象,都是在中共邪黨鎮壓法輪功直接操縱的,監獄裏發生的。願世界上所有正義之士及善良的人們都來關注這裏發生的一切,早日結束這場毫無人性的殘酷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