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

一、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年,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專行迫害法輪功

(一)位置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西山坪勞教所成立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七大隊(教育大隊),處在原整訓隊(十一中隊,現是關封閉關小間的中隊)的下面,一九九七、八年時,這裏曾是駭人聽聞的魔鬼車間--玻璃二廠。後來又在包裝廠後面設了個七大隊二中隊,中隊長雷科金,零二年底全部撤回,七大隊約零五年初搬到新所(請查詢具體時間),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八日,從新所搬到現在的七大隊(原來的駕校),一共兩層,底層是整訓隊(七大隊一中隊),二樓是迫害法輪功的專管中隊(七大隊二中隊)。

(二)七大隊一中隊迫害大法弟子簡述

新入所的先在七大隊一中隊「整訓」一個多月,然後再分到其他中隊(法輪功學員只能轉到七大隊二中隊)。整訓的內容有:穿勞教服、背規範(五要十不准,勞教人員行為「規範」,八榮八恥)、唱歌(五要十不准,沒有××黨,八榮八恥)、上課(入所教育)、走操、罰站、俯臥撐、疊被子等。

每個項目都可成為一種整人的方式,比如疊被子,在大熱天的中午,把被子抱到操場去放在地上折,每一條稜都要折出來,折不出稜,就用水澆濕,用板凳面子來壓。一床被子幾個人弄,要折騰二、三個小時。折成標準形以後,很多地方都已濕透,折好後就一直當擺設,也不用來蓋,幾天後被子就發霉了,上面白白的一層。下雨後操場上全是水,同樣叫放在地上折,絕大多數的項目都不是警察直接管理(強迫勞教人員對警察統稱「幹部」),而且把指令下給值班勞教,由他們來操作實施。特別是在操場訓練時,四、五個值班的在隊列裏穿來穿去的吼叫、訓斥、打罵、體罰混在一起,這些行為當然也是警察看得見和默認的。警察最擅長的手段就是用一部份人來管制、打罵另一部份人。

值班人員為了敲詐新教(新來的)的錢財,更是用各種藉口製造壓力,特別是新教剛踏進七大隊一中隊的那一刻,一定要讓他們感覺到進了人間地獄。所以剛剛聽到送人的押解車在大門外一叫,七大隊就開始製造恐怖氣氛了,把老教全部趕入舍房關起來。每個組要向值班人員交四、五百元代金券,如果不交,便找各種機會給組上找麻煩。各組的組長都是警察或值班人員指定的組長,要求每個組員下帳後,都把代金券交給他,搞「統吃統管」,有的人能用到一部份,有的一點都用不到。

零七年四月左右,七大隊一中隊開始搞奴工賺錢,把三個舍房都變成了車間,其餘舍房人數爆滿,多的達二十四、五人,每個舍房只有十二個鋪位,超了一倍的人數。新教入隊幾天後,就開始搞奴工生產──打磨鋁合金鑄件的毛邊稜角(各種機器的外殼,如摩托車的發動機外殼)。車間的噪音非常大,一個車間在工作,整個大隊都聽得見。工作時間很長,從早上八點開始工作到晚上九、十點,特別是中午,噪音吵得二樓的睡不著午覺。很多人因為長期握銼刀,手臂腫了,手指硬了。原件一車一車的拉進來,打磨完後又一車一車的拉出去。六月初,七大隊一中隊又增設了穿彩燈的工種,每天穿八百顆,車間沒有位置了,就在操場上或走廊上操作。整訓隊警察王幹事上課時講:勞教人員必須參加「習藝」勞動,但時間每天不超過六小時,而且勞教所正在走向對勞教人員發放最低工資。從早到晚在壓力下疲憊的重複相同的動作,這不是「習藝」,是折磨,是榨取。法輪功學員也要參加奴工生產。勞動時間十小時以上,沒有任何報酬,只有訓斥、打罵。

在整訓期間,七大隊二中隊長雷科金要下來找每一個新來的法輪功學員「談」一次話,了解「思想狀態」。在七大隊一中隊搞奴工生產以前,沒要求和強制法輪功學員在整訓隊寫「三書」,整訓隊的警察也不關心這個事情,只是要求同吸毒勞教同樣的整訓項目。搞奴工生產以後,整訓隊共來了五名法輪功學員,他們留在七大隊一中隊的時間較長,主要是奴工生產缺人,但被要求在七大隊一中隊寫「三書」。六月二十五日以前,這五名全部轉入七大隊二中隊,整訓隊就沒有法輪功學員了,所在的多數都是吸毒勞教。

七大隊一中隊中隊長:孟術平(現任,零六年二月底接任),四十歲左右

陳世發(前任,零六年二月調走),五十歲左右

七大隊一中隊「幹部」:龔幹事(營長轉業,三十多歲,零七年四月從七大隊二中隊調到七大隊一中隊管奴工生產)

郝幹事,零六年上崗,二十多歲,零七年四月從七大隊二中隊調到七大隊一中隊管奴工生產。

彭旭輝,三十多歲,零七年初從七大隊二中隊調到七大隊一中隊。

詹教,三十多歲,師範專科,九七年在潼南塘壩中學高中部實習過,零二年邪惡氣燄囂張時就在七大隊,約零六年底從七大隊二中隊轉到七大隊一中隊,北碚三聖鎮人。

餘波,三十多歲,外號余胖娃,惡習深,思想變態,以整人為樂,零六年底因打傷新勞教人員而賠款一萬元,現調到封閉中隊當隊長,整訓隊的很多爛規矩都是他弄出來的。

王幹事,五十多歲,在整訓隊呆的時間較長。

七大隊一中隊值班組長(勞教):現任:胡兵,三十歲,吸毒,多次勞教,零五年就在整訓隊。

前任:羅蘭江,三十多歲,吸毒,多次勞教,零五年就在整訓隊,零七年初因幫助餘波打新教,被轉到七大隊二中隊,後又轉下去,現被轉其他隊。弄些爛規矩出來,把整訓隊搞得很嚴,最愛打人、罵人。

再前任:曾宇科,三十多歲,吸毒,多次勞教,零六年約八月轉到七大隊二中隊四組,後調七組當組長,零七年三月解教。

七大隊一中隊值班人員:徐中波,(勇娃子,三十多歲,潼南人,前額髮際線處有二道疤等。

(三)七大隊二中隊迫害法輪功的勞教人員

從零六年到零七年五月初,七大隊二中隊共九個組,每組十到十三人不等。零六年共一百人左右,現有九十人左右。零六年三組,法輪功學員有三十人左右,目前有法輪功學員十六人,其餘基本是吸毒勞教。二、三組是嚴管組,十組是農業組,沒有法輪功學員;一組是封閉組(吸毒勞教有違規的,就關封閉,現撤掉,送專門中隊,關封閉),從整訓隊上送來的法輪功學員,都要先進三組,強制「轉化」,若寫了「三書」,一個月之後,再轉到普管組,若「轉化」不了的,就長期留在三組或轉到二組(法輪功學員古香林、陳昌均一直留在三組,亢宏轉到二組)。各組組長都是「警察」指定的。三組又叫「攻堅組」,從零六年初到零七年六月經歷了三個組長,都參與了「轉化 」迫害,犯下大罪。

三組組長:付亞強,三十多歲,身高一米六,體重四十五公斤,瘦小個子,初中文化,有紋身(背上是老虎,一前手臂上是「飛龍纏劍」),住址:長壽某地,吸毒,上次勞教也是在迫害法輪功中隊。付亞強惡習極深,罪行極多,頭腦中裝著七大隊二中隊以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整套邪惡手段,製造著一種邪惡的氣氛,被吸毒勞教取名為「法輪功殺手」、「毒素強」等,普教組的很多吸毒勞教都為他的殘忍感到不齒,說他是「損人不利己的爛賊」,都知道他被上了明慧網。古香林、陳昌均,白天時,都被他迫害的很嚴重。付亞強因給雷科金賣力,後被提為值班人員,搬到值班組。零七年三月解教,據新入整訓隊的吸毒勞教說:他出去不到一個月,又被抓了,這次是販毒。

勞教人員封新:三十六歲,身高一米七,體重六十公斤,初中文化,有紋身,(胸背上有「過肩龍」,上臂有「飛豬」),住址:南岸南坪長江村132-5#,吸毒,二次勞教,是付亞強的朋友,剛入七大隊二中隊時在七組,後要求到三組,付亞強出去值班後,他當組長,在付亞強那裏學了很多迫害的手段,他自述學生階段就是學校的搗蛋鬼,打架、逃學、偷摸,成績最差,初中混完就在社會上混:偷盜、打架、吃喝、吸毒。後也被提為值班人員,零七年十二月解教。

馬剛:約四十歲,身高一米七八,體重七十五公斤,大個子,被稱為馬大漢,住址:楊家坪,原單位是交警隊。因在其他中隊搞「所內吸毒」,零六年下年被轉到七大隊二中隊三組,封新出去值班後他任組長,在「轉化」中犯了很多罪,而且愛賭博,因此常敲詐法輪功學員的錢。零七年五月十五日搞奴工生產後,又兼任管車間的組長。六月中旬左右,被轉到康復中心六大一隊(向外展示的示範中隊,實行鬆散管理,想玩就玩,想做事就做事,舍房用品都是統一配置,拿票打飯菜,想吃啥打啥,只有距解教還有兩個月時間的才有資格去),馬剛七月三十一日解教。(馬剛轉隊後,梁谷任三組組長)。

(四)嚴管迫害

在嚴管組,晚上被罰站,到十一、二點睡,有時舍房內值班的吸毒勞教忘了喊「睡覺」了,就一直站下去,早上五、六點起床(有的睡地鋪,早上把被子抱到儲藏室,晚上收捨前,去抱回來)。被嚴管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除了做舍房的各種事務,每天的基本動作就是定點定位的正坐和罰站,做任何事都要打報告,出門就有吸毒勞教跟著、押著。有誰與外組交談,走路要把頭扣起,哪怕手上端著馬桶。並不是認真做事和安靜坐著、站著就完事了,做事中稍有不順眼就會遭到訓斥、打罵,即使沒有不順眼,「幫教」也會大吼大叫,故意製造壓力,讓人感到慌張和手腳無措。

正坐或罰站時,也用各種方式來折磨人,或找些侮辱、戲弄性的問題來問,回答不順他意,便又罵又打。舍房事務包括公共事務和吸毒勞教的個人事務:掃地、拖地、擦門窗、疊被子、整理鋪位、整理碗櫃、倒馬桶、倒髒水、倒茶水、洗衣、洗碗……,凡是吸毒勞教不願做的,都叫法輪功學員做。

飯菜由組長決定分多少,用「飢餓療法」迫害,雖然每天組上的飯菜都多得被倒掉,但卻不給法輪功學員吃飽。在零六年,警察何冬梅管帳發代金券,沒寫「三書」的帳上有再多錢每月也只能下十元至二十元,買必用品,但是被組長安排掉了,連衛生紙都沒得用。

零七年,在警察蔣朝華髮代金券階段,允許下代金券,但都被組長用了,自己能用到十分之一、二就差不多了。也不准到小賣部去買,由吸毒勞教去買。不准看電視,不准到操場開飯,除了做舍房外的事,都在組上呆著。零七年大隊長規定晴天全部到操場開飯,哪組吃完了就打個報告回組,但三組吸毒勞教都把飯端回組吃,因此三組在下面操場吃的只有組上的法輪功學員,吸毒勞教為了早點回組,不斷的催吃快點,剛吃幾口就喊放碗了。

零七年三月陳昌均被解教後幾週裏,三組就沒有法輪功學員了,各種事務都要吸毒勞教自己做,他們怨氣連天,都希望早點接個法輪功學員來做事。法輪功學員洗漱、洗衣、解手、喝水都受到嚴格限制,不准接見,不准睡午覺。

(五)七大隊二中隊三組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吸毒勞教(部份):

1. 管得明,四十多歲,身高一米七六,體重:七十八公斤,大個子,小學文化,吸毒,多次勞教,住址:銅梁縣縣城。手機固定號:15923341622。與組長馬剛一同吃飯,替馬剛賣力,到七大隊一中隊去接法輪功上來,非常兇惡,又吼又叫,把手往後給他們一扭,把頭按得扣起,一路吆喝押上來,製造邪惡的氣氛,到組上後,又是他配合組長打罵,教那些舍房的所謂規矩,法輪功學員出舍房做事,由他押著跟著,又吼又罵……,全力協助組長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如何寫,他在一旁叫喊「指點」,今年六月二十日左右,還到四組來給趙地生幫忙,逼迫程杪寫「三書」,並叫如何如何寫(不是嚴管組的勞教 ,很多已經不知道「三書」如何寫了)。報應:零七年春節期間打牌賭博輸了,激發了高血壓,住院兩個月,回來後不久又患了,又住院幾個月,直到六月上旬搞奴工生產以後才回來,現在也一直在吃藥,奴工生產任務是戴燈帽,家裏人厭惡他,只有他妹偶爾寄點錢給他,零七年九月解教。

2. 任敏,三十歲,身高一米七五,體重五十公斤,瘦個子,盜竊為生,小學文化,住址:(待查),從其他隊轉到七大隊二中隊,被安排帶法輪功學員做事,又兇又惡,不管怎樣做都要吼、打罵。報應:患甲亢病,特別消瘦,脖子長粗,飯量特別大,被稱「九頓飯」,零六年春節期間住院二個月。(已解教)。

3. 陳勇,二十多歲,身高一米七,體重 六十公斤,吸毒,小學文化。住址:潼南。從其他隊轉來的,因逃跑被延期兩次,二年期限變成三年。特別愛出手打法輪功學員。報應:零六年夏天頂撞「警察」被關封閉組半個月。

4. 黃小東,三十歲,大足縣人,特別愛打法輪功學員,已解教。外號「泡沙石」。

5. 卓波,四十歲左右,身高一米七六,體重七十八公斤,大個子,大專水平,不吸毒。號稱「南川黑老大」,在南川混社會的人中有名氣,搞經營與涉黑相結合的方式,這次是「魚霸」的罪名被勞教的,前期在涪陵勞教所,因收買「幹部」出外玩、吃、喝,後逃跑,抓回來後一直關三組(零六年一直在三組,直到現在,今年十月解教)。以前對法輪功學員特別惡劣,常常挑唆其他吸毒勞教打法輪功學員,專用嘴巴製造壓力,製造是非,有時深更半夜把法輪功學員叫起來,特別是古香林在組上時,卓波成天針對他,用語言戲耍他,諷刺他,挑撥吸毒勞教都來厭惡他、憎恨他。現在對組上法輪功學員態度有好轉。五月十五日搞奴工生產後,被提為管車間的組長,專門負責管理庫房,發放原材料,不像以前那樣惡劣。其愛好飲食文化,成天在研究廚藝,在南川開有一個「1937休閒會所」電話:71431937,其妻陳莉手機:13896586999。

(六)普管組迫害法輪功學員

四到九組是普管組,睡覺時間是晚上九、十點至早上七點,中午十二點至二點。但法輪功學員必須把組長的及舍房內的事務做完了才能最後睡。早上中午又要提前二十分鐘起床來做事,如果有哪點被認為做錯了,就會被體罰或剝奪睡眠時間,不許睡午覺或晚上罰站到十二點。一個舍房六張鐵床(上下鋪),組長的上鋪不睡人,放他的物品。所以一個舍房只有十一個鋪位,但一般住十二、三人,法輪功學員多是兩人睡一鋪,夏天特別熱。每天的動作去掉了嚴管組的正坐和罰站,但不准出舍房(除非去做事),不准在舍房隨便走動,不准坐床上,白天做完事也只能在舍房靠牆坐著,不准談大法。

有時可以看一般書報,出門有人跟著,但沒像嚴管組那樣跟得緊,在廁所時,可以找時間與外組交談,洗漱、洗衣、洗澡、喝水沒嚴管組控制嚴。跟嚴管組一樣舍房各種事務都強迫法輪功學員做,特別是組長的大小事務要法輪功學員「侍候」,(洗澡、洗臉、洗腳、漱口、倒煙缸、洗衣、疊衣……常常找很多事來讓法輪功學員做,讓其沒有空閒),不順眼時會被訓斥、打罵、體罰。

每週強迫看兩次詆毀大法的光碟,每週寫一份「思想認識」,組長安排吸毒勞教監督寫,要按他們的意思寫,寫錯一個字都會被訓斥,有些吸毒勞教為了搞敲詐,故意在寫「思想認識」上找麻煩,製造壓力。在這裏飯能吃飽,可以下代金券,但要被組長或組員敲詐掉一部份,組長都是警察指定的,組長不一樣,每個組的環境不一樣。可以寫信,但要經過組長和警察的檢查,可以接見(每週二、五,中午,「親情餐」,一起同家人吃頓飯),家裏可以寄錢寄物品來,但雷科金不准法輪功學員打電話,怕中隊的電話號碼被暴露出去。吸毒勞教人員每月可以打一、兩次親情電話,因為中隊在賣加菜、賣酒菜、餅餞,只有多讓勞教人員打電話,才會讓其家人送更多的錢來。現在中隊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少,只有十六名,各個組長都希望自己組的法輪功學員多一些,這樣才有人做事。

二、重慶市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二中隊正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名單及各組勞教組長

(一) 七大隊二中隊二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1. 亢宏,三十九歲,未婚,文化:重慶醫科大學兒科專業,本科,單位:重慶市教委學生衛生保健所(已開除),勞教期限兩年,起止日期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次數:一次判刑,兩次勞教,住址:銅梁縣農機水電局。

部份情況: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亢宏在重慶某地因被跟蹤幾天,那天出門就被非法抓捕。十二月二十二日被非法關入江北看守所。二零零六年二月初被送到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一中隊整訓隊132批「整訓」迫害。與他同一批的還有李顯朝、潘遠均、鄧柏壽、曾紹文、楊代友五名大法弟子,其中他是被迫害最嚴重的一名,被值班勞教罰站、打耳光、腳踢等,身體狀況很差,臉色蒼白,常嘔吐,曾被罰站昏過去。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六名大法弟子全部轉到七大隊二中隊,亢宏被送入三組(嚴管攻堅組,組長付亞強),遭罰站、正坐、毆打、飢餓療法、縮短睡眠等多種方式迫害,不准交談、不准出舍房開飯,在打罵訓斥中做各種事務。由於他堅定不動,後轉入二組進行一般嚴管,不再逼他轉化,但白天不做事時的基本動作就是罰站和正坐。

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七大隊二中隊搞奴工生產後,全部法輪功學員都參加奴工生產,因二組只有他一名同修,舍房事務全由他一人做:掃地、倒桶、洗衣服、清洗碗筷……奴工生產任務:每天五百顆彩燈。

附:二組組長,現任勞教人員文華果,二十八歲,職校速錄專業,住江北五里店。吸毒四次判刑勞教,同時擔任車間的質檢員,常罵大法弟子,並故意刁難。其女友小鳳是某汽車音響公司質檢員,老實,常來看他,手機:13983738227。前任組長范栓栓,約零七年三月解教。吸毒組員:邵偉奇、陳建新、付伍、彭揚、王成舟、賀良雲等。

(二) 七大隊二中隊三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1. 馮飛,三十九歲,未婚,生於六八年九月十八日,初中文化,無固定職業單位,期限兩年,起止日期: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工資至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次數:一次勞教,住址:武隆縣城車站附近。

部份情況:零七年三月十五日陳昌輝解教後,三組就沒有法輪功學員了,舍房事務就需吸毒勞教來做,因此他們很希望接一個法輪功學員來做事,組長馬剛也說再接一個法輪功來就不逼他轉化了,寫了「三書」過一個月就要轉走,三組沒人做事了。四月初馮飛從七大隊一中隊轉入三組嚴管,做舍房所有事務。進三組時雙腳發腫,不准交談,過了兩星期,雷科金中隊長就給馬剛施壓,叫他必須「轉化」,於是馮飛遭到馬剛、管德明、封新等的毆打,震動的聲音在四組都能聽得見,現奴工生產任務,每天五百顆彩燈。

2. 付生明,六十一歲,出生於四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小學文化,單位:永榮礦務局,期限一年半,起止: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六日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五日,次數:一次勞教,住址:榮昌縣面門橋馬關診所,部份情況:從整訓隊轉入七大隊二中隊三組嚴管一個多月後,轉到七組,王鵬當組長後常受到組長、徐凱的訓斥,五月搞奴工生產後不久轉到三組,奴工生產任務五百顆彩燈,因為眼睛老花,年紀大,動作慢,做到晚上七、八、九點完成。

3. 徐邦成,五十多歲,小學文化,期限一年零三個月,起止:約零七年二月至零八年五月,住址:四川南充南部縣,次數勞教一次,部份情況:他與零七年三月解教的徐邦偉(墊江高安鎮絲廠)是兄弟,但他不知道徐邦偉在西山坪的情況。在六月底以前,徐邦成家人也不知道他這次被抓的任何消息。在被抓前受過工傷,腹部有很長的手術疤痕,在整訓隊期間呆的時間比較長,在六月二十五日才轉入七大隊二中隊。在整訓隊受迫害較嚴重,在車間一人幹兩人的活,勞動量很大。在舍房受到吸毒勞教的刁難和毆打,主要是組長鄭剛和吸毒勞教郭樊華。六月份徐邦成被轉到七大隊二中隊,只呆了一個晚上又轉下去了,因為他是整訓隊打磨車間的奴工生產主力,他走了車間缺乏人手,但是回到原來的組上,郭樊華又毆打他,說他走了再回來又是新來的了。六月二十五日又轉到七大隊二中隊三組,奴工生產任務是戴燈帽。(他姐徐平0817-8090604)。

附:三組組長,梁谷,零七年六月中旬接任,還沒惡行記錄。前任組長馬剛,住楊家坪,原是交警,吸毒,多次勞教,對同修迫害多,再前任組長封新,再前任付亞強,現有吸毒組員:管德明、杜林、周吉兵、陳勇、卓波(南川魚霸,現是中隊車間管理,其妻陳前:71431937,13896586999)。

(三) 七大隊二中隊四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1. 李安榮,六十三歲,中專文化,單位:稅務所,期限一年零三個月,起止日期:約零七年二月至零八年五月,住址:渝北新牌坊,次數一次勞教,部份情況:身體瘦弱,現全身長滿類似疥瘡的濕疹,特別癢,不斷的抓,奴工生產任務,穿燈五百顆,家人來接見過知道他的情況。

2. 況欣榮,四十三歲,高中文化,單位:江津德感鎮涼風埡酒廠(下崗),期限兩年,起止: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至二零零八年十月九日,次數三次勞教。住址:江津德感鎮涼風埡酒廠。部份情況:在嚴管組(三組,組長馬剛)時家人來上的錢被組長敲詐,自己能用到十分之一。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從三組轉到四組(組長劉恆),轉組前家裏來看過他,賬上有二百元錢,組長劉恆就叫他請了一台酒菜,開始一個月內,劉恆處處訓斥他,吸毒勞教黃登明同組長一唱一和,說他做事不順眼,況欣榮上次勞教回家賣掉了房子,買了一處便宜的住下,其妻房代芳被判刑五年(已釋放)。六月十幾日,雷科金說他到處講「三退」,又強迫他寫認識,叫組長特別注意他。

3. 程杪,三十三歲,出生於七四年一月十二日,中技文化,單位:重慶東福零部件製造有限公司,期限一年,起止日期: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至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一日。次數:一次勞教。住址:渝北松石支路468。部份情況:在整訓隊期間開始時是掃操場,經常被值班的呵斥和打罵,後來到車間打磨零件。由於長期拿銼刀和長時間工作,六月中旬轉到七大隊二中隊四組時,手指已伸不直,關節變硬,但馬上又被叫到奴工生產車間穿燈,速度很慢,做到晚上八九點鐘,任務穿五百顆燈。六月二十日左右,他母親來接見他,中午登帳「親情餐」,「警察」問他寫了「三書」沒有,他說沒有,於是過了兩天,雷科金便給組長趙地生下任務「必須轉化」,趙推辭說我們不是嚴管組,有做這些事。雷說:現在沒有嚴管組,分到哪個組就是哪個組的任務。趙地生不敢違抗,回組立即宣布對程杪嚴管,開始折磨他,並將他扣起,組上其他吸毒勞教每天都有奴工生產任務,轉化法輪功對他們也沒甚麼好處,也都不願參與這事,有的只是附和的說幾句,前前後後都是組長一人在實施。第二天頭就在鐵床上撞了道口子。程杪的妻子譚映月現也在女子勞教所(二次勞教)。

4. 向世華,五十四歲,出生於五三年三月二十七日,小學文化,單位:重慶江陵廠,(長安公司,零一年夫妻二人被開除),期限:一年零三個月,起止:二零零七年二月九日至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次數:判刑一次(所外)勞教一次,住址:江北大石壩大路村115-15。部份情況:在整訓隊期間是搞搬運,二零零七年六月中旬轉到七大隊二中隊四組,奴工生產任務是戴燈帽。現在他和程杪身上都長了類似疥瘡的籽籽,很癢,其妻羅某二零零一年被判刑十年,現在永川女子監獄。

附:四組現任組長,趙地生,以前組長劉恆-劉俊-吳月富,吸毒組員:劉波、張學軍、趙小平、曾偉、黎勇等。

(四) 七大隊二中隊五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1. 何永富,六十歲,初中文化,單位:成都溫江711廠(航天航空工業部)工人。期限:一年半,起止:二零零六年九月八日至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現住:成都溫江,原籍:重慶萬州分水鎮。部份情況:他此次被抓是因回萬州老家講真相被舉報。組長屈軍要他把每月的錢交一半給人,不然就找藉口迫害。零七年六月十幾日,有人到雷科金那兒告密,說他在五月十五日搞奴工生產以前寫過經文,有罵「警察是邪惡」的用詞,雷科金於是找他麻煩,並給組長施壓,叫他再次寫認識。他眼睛老花,一隻眼經常出血絲發紅,任務穿燈五百顆。

2. 潘遠均,三十六歲,未婚,出生於七一年二月十八日,初中文化,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次數:兩次勞教,住址:萬州龍駒鎮太吉村四組。部份情況: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左右入七大隊一中隊整訓隊,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轉入七大隊二中隊四組。入所後患脫肛症,掉出來一指長。他多次要求到醫院檢查,所部醫院說很嚴重,需要動手術,但中隊「幹部」不肯出錢,只開了些高錳酸鉀叫他洗,叫他家裏拿錢來動手術。現在連高錳酸鉀都不給了,叫用鹽水洗。他父親六月中旬給大隊長杜軍寫過信,要求中隊給予及時治療,越拖越嚴重,他被送入勞教所時健健康康的,病是在勞教所患的,理應由中隊出錢治療,出所時應是一個健康的人。大隊警察又找潘談話,態度是:勞教所欠了三千萬元的帳,無錢給你付醫療費,家裏拿錢來就醫,家裏沒錢就只有拖著不治。他們想拖到滿期了就不關中隊的事了。潘遠均身患病卻沒減奴工生產任務,仍是五百顆彩燈,而且在奴工生產時間裏,組長和吸毒勞教彭馨在舍房搞鍛練,還要叫他回去侍候:收拾場地、遞物品、提洗澡水……所以奴工生產任務到晚上八九點都做不完,需其他法輪功學員幫忙,因為法輪功學員一人完成了任務不能回去,要每人都完成了才能一起回去。他的父親仍在向有關部門和大隊反映,要求給予治療,中隊不治療就要求接回家治療(保外就醫)。生衛科的陳俊鋒零二年時也是在七大隊二中隊當「警察」,因迫害賣力,被提升,每月都要來一次檢查清潔,他曾在七大隊二中隊辦公室說過:勞教人員的費用是每月一百五十元,其中一百二十元是伙食費,另三十元就包含醫療費。現在七大隊二中隊的吸毒勞教管德明、廖銳、李智帳上無錢卻到醫院住了一月多,而且李智動了手術背上取了一個瘤子,吸毒勞教楊和勝臉上長個瘤子就保外就醫了。(潘遠均哥:58632703)

3. 曾朋英,六十一歲,小學文化,期限:一年半,起止: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至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住址:南川市東勝鄉。部份情況:六月中旬轉到七大隊二中隊,奴工生產任務是戴燈帽,組長屈軍叫他把錢給一半給他,曾朋英拒絕。

附:五組現任組長屈軍,三十三歲,出生於七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小學文化,一次勞教三年,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九日至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住址:潼南縣梓潼鎮大同街117#。

(五) 七大隊二中隊六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1. 楊文宇,三十一歲,未婚,出生於七六年八月七日,初中文化,期限一年,起止日期: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至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住址:巴南石龍鎮白馬村九社。部份情況:奴工生產任務每天穿七百顆燈,還要做六組和值班組的事務。

2. 李德普,六十一歲,出生於四六年六月十日,小學文化,單位:涪陵川東造船廠鉗工。期限:一年半,起止日期: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次數勞教一次,住址:涪陵川東造船廠。

3. 林科吉,五十五歲,出生於五二年五月十六日,小學文化,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五年八月五日至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一次勞教,住址:璧山縣青岡街道大關後四組。

附:六組組長,米賢榮,三十三歲,萬州樂溪(音)人,大隊長杜軍的關係戶,前任組長周光榮,已提為值班人員。

(六) 七大隊二中隊七組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名單

1. 王琦,三十九歲,出生於六八年五月十六日,四川大學碩士,單位:銀行職工(開除),期限兩年,起止日期: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至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次數:判刑一次,勞教一次。住址:南岸南坪五小區二十六棟(或是六棟)一單元4-2。部份情況:從整訓隊上來先轉入三組嚴管,一個多月後轉入九組(組長邵偉奇),這個組一直很邪惡,其它組攻擊法輪功的書都被燒火燒完了,而九組的這些書被邵偉奇保管著。舍房事務做完了,就強迫同修抱著書看。在廁所和電視房不准與外組的交談,被發現了就打罵,舍房事務最多,常常都不准他們看電視,普通電視節目。一到每週寫「思想認識」的時候,就對大法弟子大吼大叫,訓斥、打罵。特別是廖銳是監督寫認識的,不但要按他的意思寫,還常常找各種藉口刁難,用意製造壓力,以此來敲詐錢財,叫給他們買佐料、煙和酒菜。九組的法輪功學員一直不准打加菜,錢被敲詐了自己只能用到少部份買日用品。王琦轉到七組後,又受到組長王鵬和吸毒勞教徐凱的迫害,而且廖銳不久也調到七組,繼續迫害他。有一次「思想認識」被雷科金打回來從寫,王鵬罰他站了兩天,直到臉色蒼白、腳發抖、身體晃動昏過去,而且徐凱對他左右打耳光,打了一中午(十二點至二點),眼睛高度近視沒有眼鏡,所以反應遲緩,洗碗洗衣看不清細節,因此常常受到責難,特別是袁 強,常說他碗沒洗乾淨而打罵他,並罰他喝洗碗水,穿燈任務五百顆,由於眼睛看不清,穿得特別慢,曾經熬到晚上十一點、十二點、凌晨三點,後來「警察」施計,要求法輪功學員全部都穿完了才能一起收工,就是叫先穿完的幫著速度慢的穿,王琦每天都需要其他法輪功學員幫忙。

2. 羅蛟禹,三十七歲,離婚,期限:一年零三個月,起止日期: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四日。住址:梁平縣屏錦鎮明月湖村二組。一次勞教。部份情況:二零零七年四月三日入七大隊一中隊,在他們這批新來的法輪功學員中,他是在整訓隊受迫害最嚴重的,二樓的人都常常看見他在操場上受折磨。值班人員和社房組長常打他耳光、腳踢、罰站、罰扣。他耳朵被組長張元打腫,已經不能復原,至今如此。臉被值班人員徐中波(叫勇娃子,潼南人)用煙頭燙過,腳被值班組長胡兵跺腫過,眼圈被胡兵打腫打黑,二樓的人說他站在那裏像戴了墨鏡一樣;膀子被胡兵用剪刀刺,直到出血,現在仍有痕跡。在整訓隊的任務是穿燈八百顆。六月十幾日轉到七大隊二中隊七組後,又被王鵬、徐凱、曹九等迫害,常常在奴工生產時間叫他回去給他們洗衣做事,而且還要遭到訓斥和打罵。六月十五日,王鵬從封閉隊回來,又叫他在奴工生產時間裏去洗衣服,並說他反應慢了,打他耳光,六月十九日早上也找藉口毆打他。每天奴工生產任務五百顆彩燈。由於要做舍房雜務,耽擱時間,要很晚才能完成,而組長曹九還要叫給他穿二百顆。六月二十七日前,他的家人不知道他的任何情況,也沒人來看他。後來知道情況後,卻不願給他任何幫助,反對他。羅蛟禹每天處在危難之中,他說哪天他如果出了事,希望家人或同修能幫助他扶養兒子。父親羅鵬燕023-53551356。

附:七組現任組長,曹九,三十多歲,前任組長五鵬,三十多歲,開始奴工生產後,他抗議勞動,被送去關了一週封閉。

三、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名單:2006-2007部份

(一)曾被非法關押在二組的法輪功學員

1. 孟雪濤,三十多歲,中國銀行職工,期限二年,起止:2005年6月5日--2007年6月4日,次數:二次勞教,情況:零六年至零七年一直在二組被嚴管,遭迫害中脊柱受傷,行動緩慢,解大便時蹲不穩,必須扶著窗子,眼睛近視,沒戴眼鏡,頭髮花白。解教的前一刻仍在車間穿燈。(解教時組長:文華果)。

2. 伍群,四十多歲,醫生,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至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住址:李家沱陶瓷廠,次數:二次勞教。情況:他同亢宏、孟雪濤在二組一起呆的時間較長。(解教時組長:范栓栓)。

3. 陳家武,三十多歲,初中文化,信渝北,二零零五年解教,情況不詳。

(二)曾被非法關押在三組的法輪功學員

1. 陳昌均,五十多歲,大專文化,單位:江北十八中校長,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五年三月十六日至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情況:從零六年至零七年一直在三組嚴管,三組是「轉化組」,從整訓隊上來的都先到三組強制「轉化」,「轉化」不了的就轉到二組或留在三組,因此他在三組見證迫害例最多。每天除了在訓斥中做舍房事務,就罰站和正坐兩個動作。由於長時間的坐和不准洗澡,身上長了很多瘡斑,普教看了都說很嚇人,長期睡地鋪,早上把棕墊和棉被抱入儲藏室,晚上又去抱回來。吃飯被定量,吃不飽,賬上有錢不准用,每月只准下十至二十元買日用品,而且錢也不能自己支配,被組長安排掉了,他連衛生紙都得不到用,全組的法律作業和週記都他一人寫。他經歷的組長有:付亞強、封新、馬剛。解教前一刻仍在倒馬桶。

2. 古香林,五十多歲,綦江縣某鎮農民,約二零零六年十月解教。在七大隊二中隊,在二零零六年他是受迫害最嚴重的,吃飯、喝水、解手、洗漱、洗澡都被嚴格控制,零六年夏天那麼熱,也被控制喝水,最基本的姿勢就是罰站和正坐,而且組長付亞強找各種藉口,用各種方式折磨他,組上卓波、陳勇、管德明等也常訓斥、打罵他。身體瘦得變形,十分單薄,全身出現骨頭的形狀,連其它組的吸毒勞教都為他的身體吃驚,並稱讚他的意志和鄙視付亞強的殘忍。他和陳昌均在一起的時間較長。

(三)曾被非法關押在四組的法輪功學員

1. 楊代友,五十八歲,出生於四九年一月七日,小學文化,單位:重慶172廠車工,次數:一次勞教,期限:一年。起止: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日至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五日。住址:巴南區萬家街5120-1-22。情況:因到萬盛發傳單被抓,關押在萬盛看守所,十多天後被送到七大隊一中隊整訓隊,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轉到七大隊二中隊四組。在吳月富當組長期間,要他每次下帳後都要交一半代金券給組長,不然就找藉口刁難,吸毒勞教鄧江專門監督寫「認識」,一動筆就大吼大叫,找各種原因製造壓力,並打罵他,目地是為了敲詐錢財。蔣舸、劉俊是驗收「認識」是否合格的,常說這兒不行那兒不行,強制他加某些語句。楊代友經歷的組長:吳月富、劉俊、劉恆。

2. 秦中順,三十二歲,未婚,出生於七五年七月四日,渝州大學九六級儀器儀表專業本科,(九九年開除),期限:二年,次數:二次勞教。住址:璧山縣大路鎮天堂村三組。

3. 高元林,三十九歲,出生於六八年六月四日,初中文化,單位:長壽某轎車修理廠漆工,期限:一年零九個月,起止: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至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次數:勞教一次,住址:長壽區渡舟鎮渡中路九棟一單元4-2。情況:與三組組長付亞強曾在一個單位工作過,認識。

4. 向銳強,三十多歲,小學文化,農民,期限:一年,次數:一次勞教,起止:約二零零五年五月至二零零六年五月,住址:長壽渡舟鎮黃連村八組,情況:組長吳月富和一些吸毒勞教天天把他當作戲弄的對像,「開玩笑,辦正事」侮辱他,打罵他,給他取綽號「潲水強」。特別是吸毒勞教彭馨,把他當作貼身「侍從」,甚麼事都要他服侍,彭每天下午和晚上都要在舍房鍛練,要向銳強陪著他,給他收拾場地,遞物品,鋪墊子,而且還要被訓斥打罵。中午和晚上都是最後一個上床睡覺。

5. 陳宗雲,五十八歲,出生於四九年一月八日,小學文化,期限:一年零六個月,起止: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一日至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住址:長壽渡舟鎮甘蔗村八組。次數:勞教二次。解教前不知在哪組。

6. 易良華,約六十歲,約二零零六年初解教,具體情況不詳。

7. 黃安清,六十三歲,出生於四四年一月二十八日,小學文化,職業:個體賣菜,期限:一年零三個月。起止:二零零六年三月五日至二零零七年六月四日。次數:一次勞教。住址:城口縣葛城鎮商業街25#,情況:轉入七大隊二中隊後先入三組嚴管,再轉九組,後轉四組。

8. 餘光河,五十三歲,出生於五四年五月二十五日,初中文化,期限:一年零三個月,次數:一次勞教,起止:二零零五年十月六至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住址:巴南區李家沱陶瓷廠陳家灣二村四十六號。(組長:大笨牛(璧山)、屈軍(潼南))

9. 鄧柏壽,五十二歲,出生於五五年五月十四日,高中文化,職業:建築業測量。期限:一年。起止: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七日至二零零七年一月十六日。次數:二次勞教。住址:江北區涼水井60-1。情況:二零零六年二月入整訓隊,三月九日轉入七大隊二中隊五組,直到解教。

10. 左國乾,六十四歲,出生於四三年十二月十二日。初中文化,期限:一年,次數:一次勞教。住址:巴南區巴縣大道九號。情況:脊柱受過傷,嚴重彎曲,身體清瘦,每天提馬桶,在組上受迫害較嚴重。組長:白皮(綽號)

11. 周長平,三十八歲,出生六九年十月五日,初中文化,職業:個體餐飲,期限:一年零三個月。起止: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至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次數:一次勞教。住址:江津市蔡家鎮陵園街1#。情況:轉入七大隊二中隊先入三組,後轉五組,直到解教。

(四)曾被非法關押在六組的法輪功學員

1. 曾紹文,三十八歲,出生於六九年十一月十一日,大專文化,單位:長安分局民警。期限:一年半。起止: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次數:一次勞教。住址:九龍坡區馬王鄉村10-1-8-1。情況:曾紹文在看守所被關押八個月,被非法逮捕,準備對他判刑,未得逞,後被勞教。轉入七大隊二中隊先入三組(組長:付亞強)。後轉六組。

2. 鄧雲躍,五十四歲,出生於五三年一月九日,小學文化。期限:三年,次數:勞教一次。起止日期:二零零四年二月十四日至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住址:秀山縣中和鎮勝利路友誼巷。情況:在解教前一個月,雙眼突然失明,到所部醫院檢查完就沒回中隊,後通知家人接回(保外就醫)。

3. 張國富,六十九歲,出生於三八年一月八日,小學文化。職業:鄉鎮中醫。期限:一年。起止:二零零六年四月三日至二零零七年四月二日。一次勞教。住址:渝北區兩路鎮一支路農旺街147號3-3#

4. 李東明,五十四歲,出生於五三年一月十三日,小學文化。期限:一年零九個月,次數:一次勞教。起止: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住址:綦江縣土召鎮躍進村18號。情況:在六組期間,全身長滿瘡,身體虛弱。

(五)曾被非法關押在七組的法輪功學員

1. 李偉,三十四歲,出生於七三年六月二十五日,渝州大學教育專業九六級本科(九九年開除),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五年二月三日至二零零七二月二日。次數:一次勞教。住址:潼南縣太安鎮前進鄉十一村三組。情況:第一次因小泉事件被送勞教,因查出肺結核被拒收,這次是執行上次的勞教期限。其女友譚秀英也被二次勞教,二零零七年初解教。

2. 秦大群,五十五歲,出生於五二年十月一日,小學文化,期限:一年,起止: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六日至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住址:沙坪壩區磁溪口金碧巷115號。

3. 白天時,六十四歲,出生於四三年六月二十七日,初中文化,單位:江北望江廠。期限:一年零九個月。起止: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三日至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次數:一次勞教。住址:江北郭家沱更興村7-8。情況:入整訓隊前關押在江北看守所四舍(舍房管教劉渝昆,三十多歲),轉入七大隊二中隊後在三組受的迫害嚴重(組長付亞強),在二零零六年三月,雖已轉到七組,但腳被打傷仍未恢復,開飯在巷道點名時,只能扶著欄杆走。滿期那天,當地公安沒有按時來接,家裏人來了,中隊不放人,到走那天,已被多關三天,走前他要求大隊長杜軍給他出一個證明,表明他被非法多關押三天,大隊一開。

4. 鄒孝軍,四十四歲,出生於六三年七月二十七日,高中文化,期限:一年,次數:一次勞教,起止: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六日至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住址:沙坪壩新橋三陵雅園C幢7-2。情況:鄒孝軍與餘光河、秦大群是因在重慶平頂山公園聚會一同被抓的,當時一起被抓的共有六人。

(六)曾被非法關押在九組的法輪功學員

1. 徐邦偉,五十七歲,出生於五零年四月五日,初中文化,期限:一年半,次數:一次勞教。起止: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四日至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住址:墊江縣高安鎮絲廠宿舍17棟201。情況:在九組呆的時間較長,由於組長邵偉奇控制很嚴,他與外組交談的時間較少。解教回家不久,又有人來調查他的情況,有傳言說他出了事死了,不知是否屬實。其弟徐邦成正在七大隊二中隊三組。(邵偉奇,二十八歲,高中文化,住址:綦江齒輪廠工人四村287#,家電話:61553516)

2. 伍青山,約五十多歲,期限 一年,次數:一次勞教,起止: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六日至二零零六年十月十五日,情況:入七大隊二中隊後先在三組嚴管,後轉到七組,不久,一隻眼睛失明,保外就醫。

3. 林山青,六十多歲,身體瘦弱,行動吃力,只能小步的慢慢挪動,到六月份時還穿著棉毛褲,健康狀況極差,多次住院。解大便時蹲著也吃力,必須雙手扶著窗子,大便出血,便槽裏常留很大一灘血。二零零六年高溫期間,被熱昏倒,保外就醫。

(七)被非法關押何組不清的法輪功學員

豐盛,三十多歲,大學文化(四川美術學院),二零零五年解教。

三。零六年至零七年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組長及吸毒勞教

1. 劉東:零六年當組長,幾組待查,後提為值班勞教,搬到值班組。三十二歲,身高一米七五,體重七十公斤,文化;人民大學新聞本科,吸毒,多次勞教,有紋身(背部希特勒,胸部盤龍),住址:重慶楊家坪,勞教期限:三年,起止:二零零四年一月一日至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延教五個月)。劉東上次勞教時(零二年至零三年)正是對大法弟子壓迫最邪惡的階段,他被七大隊警察從其他中隊挑選過來,專門協助警察加強迫害。他與吸毒勞教王正鵬(綽號「短腿」身高一米五九,三十歲)協助惡警葉華成立「七大隊廣播」,專門讀攻擊大法的文章,為大隊增添邪惡的氣氛的壓力,從此每個組的法輪功學員又被強迫寫廣播稿。他們兩個是協助迫害的主力,是惡警的「紅人」,被提為值班人員,給「警察」出點子策劃迫害方式,對大法弟子兇神惡煞、拳打腳踢,不可一世,犯下累累罪惡。那時「警察」給他們的獎分極高,平均每月縮減十天以上,到解教時至少縮減期限一年。報應:劉東為了得勢,為了減刑犯下罪惡,又是零三年解教後不到一年又被抓捕送勞教三年;此次在七大隊與「警察」爭執,追打警察,被延教五個月,零七年春節,大隊每天賣酒,正月初三晚上,劉因喝了酒與邵偉奇打架,臉部被邵打出兩寸長的口子,他手捂著頭,滿臉都是血,站在七大隊二中隊值班室哭兮兮的向警察講情況,住院二個月,回中隊後臉上顴骨處留下二寸長的疤痕。

此次勞教期間,在形勢已經逐漸變好的情況下,他又搬出以前的那套模式迫害大法弟子,並不斷的向其它吸毒勞教灌輸以前七大隊的迫害狀況,長吸毒勞教的氣燄,製造恐怖。對大法弟子不但愛動手動腳,而且仗著有文化,對「三書」和「思想認識」的要求特別邪惡。他想讓中隊的氣氛回到以前的狀態,以確立他的地位,但情況沒按他所想的發展,他反而由於處事不好,在吸毒勞教中越來越孤立。住院回來後,很少人與他講話,成天聽MP3,因他上告大隊賣酒違規,大隊長也不喜歡他。

2. 邵偉奇,零七年任九組組長,零七年五月十五日搞奴工生產以後,任車間組長,管理車間,二十八歲,出生於七九年五月八日,身高一米七二,體重:五十七公斤,高中文化,吸毒,三次勞教,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四日至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住址:綦江齒輪廠工人四村287#,家電話:61553516。腦袋狡猾,出手毒辣,對管制上的和思想上的迫害掌握熟練,被雷科金看重。在任九組組長期間,製造的舍房氣氛特別邪惡,常用訓斥組上吸毒勞教的方式來加強對法輪功學員的控制,是四到九組管得最嚴的一個組:思想迫害最嚴重。其他組燒火熱菜時都把攻擊大法的書燒光了,邵卻把九組的保存得很完整,法輪功學員做完事後,就叫他們抱著書看;對自由控制最嚴,在電視房、在廁所都不准法輪功學員與外組的交談,在舍房也不准相互間交談組上事務最多,就洗衣服而言,其它普管組只是部份吸毒勞教和組長的衣服是法輪功學員洗,而他把全組的衣服都讓法輪功學員洗,而且衣服換得很勤;敲詐最嚴重,組上法輪功學員下了代金券從來都不准打加菜,這是其它普管組中沒有的,代金券都被敲詐了,比如登酒菜、買佐料,買日用品。邵最愛賭博,搞奴工生產以前,九組撤消,邵轉到二組,搞奴工生產後任車間組長,臨近解教,態度有些轉變。

報應:零七年春節,正月初三晚上,喝了酒與劉東打架,劉傷勢重,驚動了所部,來人多次打邵提訊,記筆錄,並叫家人立即送錢來,好了再解決。劉住院期間,邵提心吊膽,不知道傷勢如何,害怕被延教,也不知道如何賠償。劉住院回來後,大隊多次叫邵請父親來與劉的父母交涉如何處理,賠款多少,如果不賠,將延教或判刑。其父親坐立不安,多方諮詢,最後賠款一萬多元。

3. 廖銳,九組組員,零七年五月轉七組,三十三歲,出生於七三年九月二日,身高一米七,體重五十八公斤,初中文化,吸毒,一次勞教,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九日至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住址:南岸響水路二號2-2-1,家電話:62833607,在組上專門監督法輪功學員寫「思想認識」,因為家裏厭惡他,很少給他寄錢,煙、作料都不能維持,只能靠敲詐,於是故意在紀律上和寫認識上給製造壓力,以便敲詐,在電視房常打罵法輪功學員,不准他們與外組法輪功坐在一起,不准交談。零六年五月劉恆任四組組長,又叫他監督四組的法輪功學員寫「認識」,硬要求按九組的標準來寫,加些邪惡的語句。還敲詐李顯朝,叫每週給他買阿爾卑斯糖,九組王琦受他的迫害較嚴重,搞奴工生產以後,他與王琦又同在七組,繼續在寫「認識」上給王琦加壓力,目地是敲詐代金券,叫王琦買這買那。報應:零七年六月初胸部漸漸感到劇痛,到所部醫院檢查後便住院,到七月初還沒回中隊。

4. 左拉,降組組員,二十七歲,身高一米六三,體重六十公斤,初中文化,二次勞教,期限三年,起止: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六日至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住址:江津市公安局家屬院,家電話:47502793。對組上法輪功很兇,具體情況不詳,據新入整訓隊的吸毒勞教主:他解教回去幾天後又被抓到派出所(復吸)。

5. 封熙,九組組員,已轉到五組,三十三歲,出生於七四年七月十四日,身高一米六二,體重五十五公斤 ,高中文化,吸毒,三次勞教,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日,住址:大渡口區躍進村30棟28號,家電話:68840830,他上次勞教也是在法輪功所在中隊,在九組時對法輪功很兇,具體情況不詳,現在有些轉變。他與四組組長是朋友。

6. 王鵬,曾宇科解教後任七組組長,三十多歲,身高一米七四,體重六十公斤。他任組長後,氣氛變得緊張,王琦的「思想認識」被雷科金打回來了一次,就被折磨了兩天:打耳光、打腰部、亂罵、罰站、剝奪睡眠,兩天下來,王琦憔悴得變了個人似的。五月十五日,王鵬因抗拒勞動被送封閉隊關小間,六月十五日接回來,由於那裏不能出舍房、不能洗澡,回來時頸部發黑,全身發臭。已撤去組長的職務,但回來第二天就打羅蛟禹,說給他洗衣服時動作慢了(本來就是做奴工生產的時間)。

7. 曹九,王鵬送去關封閉後任七組的組長,三十八歲,出生於六九年一月二日,初中文化,身高一米六七,體重六十公斤,吸毒,判刑兩次,勞教一次,在中隊愛賭博,期限兩年,起止: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住址:南岸區上新街前驅路85-23。他的奴工生產任務是每天七百顆,硬叫組上法輪功學員羅蛟禹每天給他穿二百顆,(至少需二個小時),羅蛟禹自己也有奴工生產任務,這樣只有做到晚上最後走,而曹晚飯前就收工了。

8. 徐凱,七組組員,四十四歲,出生於六三年五月二十日,身高一米六,體重五十六公斤,「幹部」出生,小學文化,吸毒,多次勞教,有一隻眼睛是瞎的,沒眼珠,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五年九月六日至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入所時間,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他在七組呆的時間久,除了組長,他對法輪功學員的吼叫最多,打人、罵人、挑撥是非、製造恐怖氣氛,他自己的甚麼事都叫法輪功學員做,稍不滿意就打罵,特別是常常打白天時和王琦的麻煩,王琦的「思想認識」被退回來那次,他就不停的打了王琦一中午的耳光(十二點至二點)。

9. 劉思意,七組組員,三十二歲,出生於七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初中文化,身高一米七七,體重六十七公斤,吸毒,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五年九月三日至二零零七年九月二日。住址:南岸區上新街塗山路30#。常找法輪功學員麻煩,具體情況不詳。

10. 袁方強,七組組員,四十多歲,文盲,身高一米五七,體重四十七公斤,吸毒,多次勞教,(坐了二十多年的牢),耳朵不靈(綽號「聾子」)無家人來管他,對組上法輪功特別兇,曾強迫王琦喝洗碗水。具體情況不詳。

11. 楊峻,六組組員,三十三歲,出生於七三年一月十九日,高中文化,多次勞教,身高一米七三,體重六十四公斤,期限三年,起止:二零零四年一月十日至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五日,(中途有段時間生病在家沒算期限),吸毒。在七大隊呆的時間比較長,腦袋爛點子多,熟知迫害法輪功的手段,專門監督寫「思想認識」,攻擊大法,表現邪惡,具體情況不詳。住址:合川市東津沱151-6號。

12. 賴永儂,六組組員,在車間擔任發燈泡,四十七歲,出生於六零年三月二十五日,高中文化,身高一米七,體重六十四公斤,期限兩年,起止: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吸毒,二次勞教,住址:渝中區大坪長江二路27號2-3,家電話:67855285,零七年六月十三日在車間用凳子擲羅蛟禹,說他講了話,其它行惡情況不多。

13. 余寧,五組組員,零六年是值班人員,因看到吸毒勞教打架沒有報告「警察」,被撤職,四十三歲,出生於六四年一月十八日,高中文化,身高一米七四,體重七十公斤,多次勞教,吸毒,期限三年,起止: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三日至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二日,住址:潼南人民醫院21幢1-21。上次勞教也在七大隊參與迫害法輪功,雖不是協助「警察」的主力,但打罵法輪功也不手軟,對於同一縣的老鄉法輪功學員李顯朝,也用拳頭擊臉部。二零零三年解教,回去不到一年又被勞教,此次有些轉變,具體情況不詳。

14. 屈軍,五組組長,三十三歲,出生於七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小學文化,身高一米七二,體重六十公斤,吸毒,一次勞教,期限三年,起止: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至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住址:潼南縣梓潼鎮大同街117#。他與三組的陳勇是朋友(陳勇,潼南人,愛打罵法輪功)。屈軍讓法輪功學員何永富每月把代金券交一半給他,其他情況不詳。有紋身,背部到胸部共有三條龍。

15. 吳月富,四組組長,四十三歲,身高一米七,體重七十三公斤,小學文化吸毒,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四年八月至二零零六年八月,住址:重慶土灣,他母親勸他不要迫害法輪功,他對警察的要求幾乎是抱應付的態度。出爛點子的和加強迫害的是與他一起吃飯的兄弟伙:蔣舸、彭馨,三個人在一起給組上訂了許多爛規矩,加上在七大隊二中隊有其他組的兄弟伙支持,因此當時在七大隊二中隊算最大的勢力團伙,在一些方面決定著一個中隊的風氣,當時四組在普管組是最嚴的,當這批人走完後,確實去掉了一層邪惡的陰影。

16. 蔣舸,四組組員,三十八歲,身高一米七五,體重六十公斤,文化,重慶大學機械專業本科,吸毒,多次勞教,零六年年底解教。此人跟劉東類似,既有文化但很邪惡,熟知迫害的手段,並精心研究了強制「轉化」後要寫哪些東西,怎樣寫(一般新來的吸毒勞教都不知道了),咬文嚼字,非常細緻。因其父親是某廠的領導,每月上帳一千多元,所以他在七大隊二中隊又籠絡了一些人,這些人多是其他組組長,值班人員,一談到法輪功他就會傳授那些加強迫害的思維,讓那些本來被逐漸淡化了的邪惡東西從新被注入新的力量,組上新來的吸毒勞教不懂這些有關「幫教」的東西,他到臨解教前都必須在主動傳授,想讓他的邪惡模式傳下去。組上很多事務都是他在出點子、安排,連組上的吸毒勞教對他都只有唯命是從。組上吸毒勞教黃登明因和蔣舸的朋友開了一個玩笑,就被他的一夥人暴打,打得幾天起不了床,眼睛、鼻子、嘴都變形了。

17. 彭馨,四組組員,二十八歲,身高一米七三,體重 七十公斤,初中文化,在少管所改造多年,吸毒,力量型身體,因同組長是一夥的,愛管組上的事務,他的個人事務最多,全部叫法輪功學員侍候他,特別是每天下午和睡覺前要搞鍛練,場子扯得很大,其餘人員連坐的地方都很緊,並且要向銳強專門在一旁為他忙這忙那。鍛練後要洗澡,把組上七、八瓶開水全佔了,喝開水都被他限制。零七年初解教後,出去兩個月又被抓回來送勞教一年半,現在七大隊二中隊五組,有些轉變。

18. 鄧江,四組組員,四十多歲,身高一米七三,體重工十公斤,大個子,初中文化,吸毒,多次勞教,期限二年,起止:二零零四年六月六日至二零零六年六月五日,左手只有拇指和食指,另三個指頭斷掉了。上次勞教也在法輪功中隊。其人本性吝嗇,愛佔便宜,與人交往從不吃虧,愛偷東西,愛用兇狠的語言恐嚇,欺弱怕強,不愛乾淨,吸毒勞教都討厭他,打過他。組長吳月富叫他監督法輪功學員寫「思想認識」,他便以此給法輪功學員製造壓力,不但寫的時候大吼大叫,不斷找藉口打罵,而且在平時日子裏也故意把這事拿出來製造壓力,在法輪功做其他事務的時候,他也故意大吼大叫,製造是非,目地是要勒索法輪功的一些物品,如被套、棉被等,中法輪功學員給他買簽字筆畫畫同鄉會他買小吃或叫拿代金券給他。楊代友受他的迫害較嚴重,鄧自己說上次勞教用鐵衣袈把法輪功學員谷九壽(重慶大學的)打傷,差點被處罰。此次解教時收了兩大編織袋的物品回家。出去幾個月後又被抓到整訓隊,現在到老殘隊去了。

四、七大隊二中隊搞奴工生產後迫害情形變化

從零七年五月十五日搞奴工生產以來,整個中隊的氣氛轉變了一層:由於七大隊一中隊佔去了二中隊八、九、十幾個舍房,七大隊二中隊合併為七個組,一組為勞動組,沒有法輪功學員。撤消了嚴管組,二到七組的所有法輪功學員都參加奴工生產;電視房變成奴工生產車間,不再看攻擊大法的光碟,每週不寫「思想認識」;是午晚上睡覺時不再要吸毒勞教值班看守,沒「轉化」的在晚上收捨後不罰站到十二點了,做完舍房事務直接睡覺。

法輪功學員出舍房、出車間、上廁所、洗衣、洗澡、到儲藏室沒有「幫教」跟著了,自己去,只有下樓去洗碗、洗漱會跟個人下來,但也不是一個跟一個了,一個組派一個「幫教」跟著就行了,應付一下。但這個風氣不是雷科金放開的,而是吸毒勞教自發慢慢不管的。雖然搞奴工生產後,雷仍然在向組長叫囂「要幫教到位」,但是「幫教」也有任務,每天七百顆,他們大呼上當:共產邪黨要人就要人,不要人用尿淋,以前我們那麼電力的當「幫教」,減刑也沒減到,現在搞奴工生產了任務一顆都不少,有啥想頭,以後你們法輪功要做甚麼自己去,我跟你,誰來幫我做奴工生產。法輪功學員接見也不需要「幫教」跟著了,由「警察」直接帶下去接見,中午可以登個「親情餐」,與家人吃一頓飯。但是新轉到七大隊二中隊的,如果雷看其不堅定,軟桃子捏得動,他會給組長下任務轉化他(其他「幹部」根本不關心這個事)。

雷科金本來對七大隊零七年來搞的餵豬、種地、打磨車間就不支持,帶勞教出去打豬草就是消極對待,現在七大隊二中隊有了奴工生產車間,更是抵觸,因為這些對他來說搞不到甚麼好處,反而會淡化大隊原來的工作方向,破壞他維護的迫害模式,影響他現在的地位,但雷改變不了這種趨勢,因為這是從勞教局、所部、大隊部逐層規劃下來的。雷科金是主管迫害法輪功的,而奴工生產是胡中隊長(胡躍進)主管。

零七年六月,由於七大隊二中隊所剩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少,雷科金越感到自己的「地位優勢」越來越小,因為他除了迫害法輪功確實沒有其他本事。大隊長把整訓隊的五名法輪功學員留在下面做奴工生產,不打算把他們轉到七大隊二中隊,但雷科金硬是把五位法輪功學員接到七大隊二中隊,增加法輪功學員的人數。到零七年七月初,七大隊二中隊一共還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整訓隊沒有。

警察之間誰也不認為誰行,相互爭鬥,互相不買帳。大隊長杜軍和中隊長雷科金就不是一條心,杜軍腿得了骨癌(慢性),也許幹不了兩年就離位了,他就想抓經濟,或許也不想幹壞事了,不支持雷科金的搞法,他到七大隊二中隊來巡視舍房,也從不會提「思想認識得怎樣了」的話題,也不提法輪功的問題,大隊長若是有權撤換中隊長,雷科金在七大隊二中隊就呆不下去了,相反雷在七大隊二中隊的時間比杜長。現在迫害法輪功不再是快速上爬的跳板,在七大隊二中隊賣力迫害法輪功的也得不到甚麼,所以中隊長以下的其他警察對工作比較消極,值班時愛玩電腦的玩電腦,愛看電視的看電視,混滿自己的值班時間就了事,誰也不願多管事,對於法輪功是否「轉化」,思想狀態如何,雷科金以下的一般「警察」都是不關心的。零二年時,王成是嚴管分隊的分隊長,積極迫害,毫無人性,現在上班值班也是玩電腦,開飯、收捨也是按程序要求應付了事,成了不吭聲的「冷面人」。雷科金上班板著一張臉,做著「認真負責」的確良樣子,看不慣警察上班打電腦,就把值班室裏上網的線給扯了,結果這些「警察」對他更加抵觸。所以只有雷科金一人還死死維護著這套迫害的機制,而且力量也越來越弱了,只有靠表面兇狠來顯示他的力量。雷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召集組長去強調他的迫害模式:甚麼幫教到位,甚麼思想狀態,但過不了幾天又被淡化了。

零二年傳下來的那套迫害模式與意識在警察和吸毒勞教頭腦裏逐漸淡化,但並不是迫害沒有了,有些風氣在吸毒勞教中一批傳一批,自動在運行。雷科金指定誰當組長,並把指令下給組長,組長再傳給「幫教」,在舍房裏仍然是組長、幫教管制著法輪功學員,訓斥、打罵、體罰,製造恐怖的情況時常還有存在,談話自由,行動自由也都受到組上的約束。雷科金仍然不允許法輪功學員打「親情電話」。

五。七大隊二中隊搞奴工生產迫害

零七年五月十五日,七大隊二中隊開始搞奴工生產──穿彩燈,就是節日期間各單位大門前掛的那種,一串一百顆,燈泡比小手指頭還小,掛許多串就連成一片,各種顏色都有,有人又稱滿天星。沒有車間,就把電視房改成車間,人多,車間很擁擠、燥熱,「幹部」值班室在車間的旁邊,能聽到車間中的喧嘩、吵鬧(值班室電話:89090025)。大的工序有:一,穿燈泡;二,吹燈泡;三,戴燈帽;四,絞繩子。

(一),穿燈泡:燈泡只有綠豆那麼大,把燈腳和銅線連接起來,安上膠塞子把兩個燈腳隔開,再在外面戴上透明的膠套,一百顆連成一串。這個工序的工作量最大,人員最多,奴工生產任務從每人每天二百顆漲到現在最高七百顆。法輪功學員平均每人穿五百顆,但某一人交完任務不能走,必須再幫其他人做,等到全部法輪功學員都交完了任務才能一起走,若一個人交完就想走,那就交七百顆。吸毒勞教每天的奴工生產任務是七百顆,為甚麼法輪功學員的任務要少二百顆呢?因為在不斷漲任務階段,就是「警察」以對速度摸底,吸毒勞教中穿不完任務熬夜的都被調到其他工序去了,剩下的都是在收捨前能完成的。而法輪功學員年紀大的,視力不好的,手腳慢的都沒有調到其他工序,都在穿,在開始半個月的摸底階段中,法輪功學員都熬到晚上十二點或二、三點,還是完不成任務,有的只能完成三、四百顆,「警察」看這樣繼續壓下去也熬不出甚麼效率,所以才換了招術。另外,法輪功學員要做舍房的事務,上午、下午還沒到收工時間就要提前回到舍房做事,有時在中途也會被喊回去做事,雜事的耽擱多,晚上現在要做到八九點才完工。絞銅絲很磨手,常常需要在手指上貼膠布,燈腳是鐵絲的,很扎手,每天手指都會被扎出血幾次。

(二),吹燈泡:第一道工序完成以後,要用電熱吹風把燈泡外的套子吹緊,固定。從事這個工種的只有兩個人,叫質檢員(趙地生、文華果)就是先要大致檢查一下合格了再吹。但甚麼叫合格了呢?這個標準的伸縮性很大,做得不管多標準,質檢員他都可以找茬說要不得,叫拿回去檢查、返工,拖你的時間。文華果就常常這樣找麻煩,對法輪功學員又吼又罵,說這不合格,那不合格,讓其來回跑趟、手足無措。質檢員既要吹燈泡又要收貨,他們要等到每個人的任務都交齊了才能收工,文華果在晚上奴工生產時,想早點收工回去,便對做得慢的法輪功學員又罵又嚷。特別是李顯朝在解教前的一個月裏受他的迫害嚴重,文華果以質檢這一關為要挾叫李顯朝給他按摩手,搞享受(半小時),並揚言他在質檢這關上可以一手遮天,他說要得就要得,他說要不得就要不得。六月初的一個晚飯後,李沒有答應他,晚上在車間就找他的麻煩:燈泡拿去,先是一直不給他吹,站了一個多小時,後拿來的都給吹了,直到沒人拿來了,只有李一人站在那兒了,他才掃了幾眼,說二百顆全部要不得,拿回去返工。還說我要你多久走你就多久走,並打他。做工半個月來,李從來沒返過工,哪怕是在開始初學那幾天。而且就在當天李幫高元林也穿了二百顆,在李之前拿去吹的,全部都合格。李沒拿去返工,要找警察說,三個車間組長阻止他去,把他手上的貨仔細檢查了。都說合格,叫文華果給吹。那以後,文在車間裏天天找他的麻煩,用「開玩笑辦正事」的方式,戲弄他,卡脖子、揪腰桿,在奴工生產時間強迫他回答亂七八糟的問題。(文華果,二十八歲,技高文化,吸毒,四次勞教,住址:江北五里店,女友小鳳手機:13983738227)。

(三),戴燈帽:用各種顏色的膠帽子戴在燈泡上,這樣燈泡射出的光就有了各種顏色,並要在燈帽外再加一層膠套子來固定。這個工序比第一個工序要輕鬆些。

(四),絞繩子:把穿有燈泡的銅線兩股合在一起,用電動機絞成繩子,如果再安一個插頭上去,就是成品的彩燈了。這種一個休閒工種,是幾個吸毒勞教在做。七大隊二中隊地方狹小,根本沒有做奴工生產的條件,絞繩子在走廊上進行,另外還有些前期工序剪塞子、剪套子在舍房中操作。

六。七大隊二中隊搞奴工奴工生產作息時間

早上7:00起床,(法輪功提前二十分鐘起床,起床後做清潔,搞內務、洗漱、吃飯、洗碗……)。

上午奴工生產8:00──11:30(法輪功學員要提前二十分鐘回去做舍房事務,清碗)。

午睡12:10──1:50(法輪功提前十分鐘起床收拾內務)。

下午奴工生產2:00──5:30(法輪功提前二十分鐘回舍房清碗),

晚上奴工生產6:30──9:00(九點是大概結束時間,其實是法輪功甚麼時間交齊任務,甚麼時候收工,開始半個月裏,有時熬到十二點,有時熬到二、三點。整訓隊「幹部」在上課時講,勞教學員的「習藝」勞動每天不超過六小時,這只是說一套做一套,勞教學員做的奴工生產都是超時、超強勞動)。

主管車間的警察:胡躍進(副中隊長),車間組長(勞教):邵偉奇、卓波(負責原材料的管理髮放),馬剛(已轉走)。

據與中隊合作的燈泡老闆(生意人,小張,男,二十二歲)說,他們燈泡公司的總部在深圳,全國很多勞教所都在給他們公司穿彩燈,這種彩燈還出口歐美,八、九月是旺季,到十月就是淡季了,勞教所穿燈就停產了。燈泡老闆付給勞教所的勞動力價格是穿一百顆二點二元。這種勞動密集型的廉價勞動力產品在社會上是找不到人做的,只有在勞教所來無償榨取這些廉價勞動力。

七、有關警察電話

七大隊二中隊警察(七大隊二中隊值班電話:023-89090025)

雷科金,男三十三歲,警號:5033375,主管迫害法輪功,從二零零二年到現在一直在七大隊,是目前七大隊二中隊迫害法輪功的核心人物,電話:(辦)023-89090025,(家)023-89096649,整天板著一張臉,一到中隊氣氛就壓抑,連吸毒勞教都不願他值班。

胡躍進,副中隊長,男三十二多歲,警號:5033032,主管奴工生產,部隊轉業不久,零六年在七大隊一中隊,零七年四月轉到七大隊二中隊。(辦)023-89090025。

王中隊長(副),男,三十多歲,警號5033231,零六年時已在七大隊二中隊,直到現在,是從其他隊的中隊長貶到這兒的,對中隊事務的態度消極。(辦)023-89090025。

王成,普幹,男,二十多歲,警號:5033431,二零零二年是在七大隊二中隊任嚴管分隊「幹部」,十分邪惡,罪惡累累卻沒撈到甚麼職位,現在變消極,表情冷血,雖不愛管事了,但說話傷人、生硬,吸毒勞教也反感他。

顏飛,普幹,男三十多歲,警號:5033500,零五年時已在七大隊二中隊,比較邪惡,他管理的舍房對法輪功學員特別嚴。

秦眼鏡,(名字待查),普幹,男,二十多歲。

包振榮,普幹,男五十多歲,警號:5033131,零六年底從七大隊一中隊調到七大隊二中隊。

蔣朝華,主任,男二十多歲,警號:5033050,現管匯款、信件、帳本,發代金券,原籍湖南。

何冬梅,女,三十多歲,零六年在蔣朝華之前管帳、下代金券,現已調走。

石坤,職務,管教,男三十多歲,零二年時已在七大隊二中隊,邪惡,零七年五月已調其他中隊任中隊長。

詹教(名字待查),男三十多歲,零二時已在七大隊二中隊,邪惡。小眼睛,戴 眼鏡,北碚三聖鎮人,零六年下年調到七大隊一中隊中隊。

七大隊辦公室電話:023-89090037,

七大隊大隊長杜軍,三十多歲,一條腿患慢性骨癌,走路有些跛,每隔幾個月要去醫院化療一段時間,目前病況比較穩定。(辦)023-89090037,(家)023-89096958。

西山坪勞教所所長電話:023-89090015,89090017。

重慶市勞動局勞教法律服務中心西山坪駐點電話:023-89090280,89117004,勞教法律服務中心為勞教 人員及其家人提供有關勞教方面的法律諮詢和服務。

重慶市勞教局局長 塗德語,零二年時任政委,常來七大隊督促迫害。

副局長 戴政平、冉從簡、陳雪龍(原銅梁政法委書記)

政委 余中華,零六年七、八月份到美國、加拿大考察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