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西山坪勞教所惡警罪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下面揭露重慶市北碚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二中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事實:

1、一次有預謀的「轉化」迫害

二零零六年二月,西山坪勞教所七大隊二中隊為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策劃了一次有預謀的迫害。惡警中隊長雷科金先把法輪功學員古香林、伍群、亢紅從嚴管三組調到嚴管二組去,再將個頭高大的吸毒犯范栓栓從二組抽調到三組,集中邪惡力量,暴力「轉化」嚴管三組剩下的唯一的法輪功學員白天時。

二月十五日早飯後,三組的犯人頭、吸毒犯付亞強(人稱「毒手強」)叫人關上牢房門後,逼向白天時問道:「你寫不寫三書?」白說:「不寫。」付亞強吼道:「今天不寫不行,你不寫日子難過。」其他幾個吸毒者立刻圍了過來,兩人抬腳,兩人抬手的將白天時抬到床頭,兩腳分開捆在床當頭的橫條上,臀部坐在矮凳上,雙腳和臀部中間成了空心的。惡人付亞強又問:「寫不寫?」回答:「不寫!」付亞強叫道:「不寫老子今天要你嘗嘗坐『土飛機』的味道。」

於是付亞強和苟長華兩惡人各按住白天時的雙膝關節處,用力往下壓,白天時強忍著疼痛對惡徒們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們不要這樣,迫害好人是要遭報應的。」惡人根本不聽,付亞強和苟長華按得時間長了,累了,兩人便站到白天時的大腿上。此時白天時滿身大汗,巨痛難忍。在兩旁的黃小東、范栓栓按住白天時的肩膀,不讓其動彈,范栓栓時不時的還說:「寫了『三書』就不整你了。」站在白天時大腿上的付亞強吼道:「不寫就往死裏整,整死了大不了算自殺了事。」說完還跳著加力,威脅白不准叫喚。

整個上午的迫害直到中午開飯。飯後邪惡之徒累了要休息,他們把白天時放下後,強迫他正坐,為防止白打盹,黃小東打來一盆冷水,將白的雙腳泡在冷水裏,舀一杯冷水倒入白的脖子裏。當時天氣很冷,屋外還下著雪。黃小東為了不許白天時打瞌睡,又心生邪計,拿來一隻筷子,夾在白天時兩膝處,筷子上頭頂住下巴,一打瞌睡筷子就會頂下巴。黃小東威脅道:「筷子不准歪倒了,不准掉落地上,否則沒有好日子過。」

下午兩點,邪惡之徒休息後,又把白天時強拖到床邊,依舊雙腳捆在橫條上,大腿上兩邊各站一人,繼續折磨,為逼寫「三書」,惡人更加瘋狂,惡徒黃小東拿來鋼針,在白天時腳上、手背上猛刺,迫害一直持續到下午六點鐘。白天時被折磨的無法站立,兩腿毫無知覺,大小便要兩人挾持著。

因勞教所對犯人下了命令,必須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晚上惡徒們讓白天時背靠著牆,坐在小凳上,以挺直姿勢坐,兩腿並攏,姿勢不准變。惡犯黃小東又打來冷水一盆,將白天時雙腳泡於水中,又往白天時脖子裏倒冷水,接下去惡徒又是暴打。大約晚上十點鐘,惡人黃小東又開始用鋼針對白天時滿身猛刺猛紮,范某拿著盛飯的木鏟子,專敲腳踝,敲得骨頭鑽心的痛,沒敲多久肉皮就敲破了。迫害直到深夜十二點,邪惡之徒累的疲憊不堪才收場。這時白天時被折磨已無法行動,被四人抬上床。

第二天,勞教所有預謀的叫來吸毒犯劉東,此犯大學學業,能說會道,他假裝同情的勸白天時要識時務,說了一個上午。白天時在邪惡的軟硬兼施下,動了人心,被迫寫了「三書」。不久,勞教所給惡人付亞強減刑期六天,其他幾名參與迫害者每人減刑期三天。

2、古香林被惡犯按入馬桶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一天,被非法關押在所謂嚴管組的法輪功學員古香林,在廁所倒馬桶,幫教黃小東、苟長華以馬桶沒洗乾淨為藉口,惡狠狠將古香林頭按入馬桶悶水,按下去拉起來又按下去長達幾分鐘。被關在嚴管組,古香林堅決不向邪惡妥協,不寫「三書」,經常遭到幫教的打罵和無理折磨,被迫害得不成人樣。古香林於今年九月份解教離開勞教所後,現情況不明。

3、李冬明被暴打頭部受創

二零零五年十月,法輪功學員李冬明拒絕寫污衊大法的文章,招來幫教余寧、姜曾的毒打,兩個惡人拳打腳踢,余寧一拳又一拳直打李冬明胸部,姜曾用腳猛踢李冬明上半身,李冬明被打得倒在地上,動彈不得,整個上半身全是青紫的。從那以後李的視覺、聽覺、明顯減退,兩腿站立不穩,大腦反應遲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